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2-22 14:22:17

作者:海上生明月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介绍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海上生明月为大家带来的故事:不愧是本王看中的女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说,出手就是干脆利落快准狠!一丝犹豫也没有!本王很满意,非常极其无比的满意!“之前还以为殿下受伤是骗我呢,没想到是真的。”叶笙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萧桓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轻轻游移,萧桓浑身绷紧,冷汗湿透里衣,生怕叶笙再来那么一下。因自幼练习鞭法,她的手指长有薄茧,茧子勾起伤口翻出来的肉,跟针扎似的,疼得萧桓脸色发白。

书友点评: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海上生明月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章节试看: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第12章试读

萧御脸上的霸气狂妄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想起与叶笙的两次亲吻,第一次被她强吻,第二次强吻她,不一样的经历,同样的美妙,平静无波的心不由得微微荡漾。

从前只觉得女人都是俗物,那些女人靠近他三尺,他就觉得自己被玷污了,至于亲吻,哪个女子胆敢碰到他的唇,一掌拍死!死了还要鞭尸!鞭完尸再挫骨扬灰!

要不是他对男人也一样,他真怀疑自己是断袖了。

叶笙跟寻常女子真是不一样,又辣又呛又野又狠又毒,明艳无双,恣意张扬,像火一样热烈,像风一样肆意,又像冰一样冷冽。

十个萧桓,也配不上她一根脚指头!

这婚约,不解也得解!既然他那侄儿宁愿装受伤,也不想娶叶笙,还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那就别娶。

更何况,不解的话,他的童子鸡生涯怎么结束?

想到叶笙肆无忌惮的笑话他是童子鸡,萧御牙齿咬得嘎吱响,冷哼一声,“她,勉强配得上。”

勉强配得上?

看自家主子这言不由衷的语气,那就是配得上!只是不想承认,怕丢脸而已。

影一看着萧御躲闪的眼神,微红的耳朵,整个人如被雷劈一般,他家王爷会羞涩?不可能!

不行!他得立即禀告青山先生,王爷鬼上身了!

“走!带你去看看你的新主子。”

影一一听,刚迈开的脚步立马停下,掉转方向,他绝不承认他是因为好奇那个女人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本领让王爷开窍,他只是忠心耿耿的想为王爷把把关。

对,就是这样。

主仆俩刚走出不远,一个人头朝萧御飞了过来。

“王爷小心!有暗器!”

影一刚要出手把人头踢飞,就见萧御轻轻摇了摇头,影一诧异的退到一边。

萧御冷眼看向不远处的萧桓,他满头满脸都是血污,眼神呆滞,像傻了一般,脚边滚了一个人头,看来,他这个好侄儿不仅遭遇了人头袭击,还没避开,被人头砸了个正着。

他的王妃这般淘气,他喜欢!

萧御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丝笑意。

影一看着萧御唇边发春般的笑容,再顺着萧御的视线看去,这一看,影一遭遇了今天的第二次雷劈!

萧桓?!居然是萧桓?

他家主子喜欢的人竟然是萧桓!男人!

难怪主子那样懒散,万事不理的人,会替萧桓迎亲!还对叶笙被劫这么上心,原来……

影一情不自禁的脑补出了一出人伦性别禁忌之恋大戏。

萧御哪知道自己属下的想法已经歪到天上去了,手指轻轻一弹,一枚玉珠打在人头上,人头发出细微的咔擦声,人头在空中略一停顿,方向偏离,往萧桓的方向飞去。

萧桓还没从前一个人头的暴击里回过神来,又挨了一人头,更恶心的是,这一次人头一砸到他脸上就裂了开来,白色脑浆,红色的人血,红白色的各种粘液喷了他一脸,人头的一颗眼珠子居然还挂在他嘴上,一不小心就要掉进他嘴里。

萧桓吓得大叫,飞快抹掉眼珠,又去擦脸上的那些东西。

等他好不容易擦干净了,压下胃里涌起的恶心感,才狠狠看向袭击他的人,他不能对叶笙怎样,还不能对别人怎样吗?

他可是皇子!

谁知一看见萧御的脸,萧桓一身的狠劲立马焉了,又不甘心这事就这么放过,喃喃道,“九皇叔,你为何……”

“为何什么?为何拿人头砸你?本王也没法子,你看大家都干干净净的,就你一个弄脏了,本王想着与其脏了两个人,不如牺牲你一个好了,因此把人头往你这边踢了。”

萧御微微笑道,萧桓根本不信萧御的说辞,咬牙切齿道,“以九皇叔身边影卫的功力,要一剑劈开人头轻而易举!”

“那样说不定会有一两滴血溅到本王身上,弄脏本王新做的衣裳,不可。”

萧桓被萧御的无耻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一滴血弄脏你衣服就不行,把人头砸我脸上就行?

萧御才不管他有没有气死呢,死了更好,朝正拿剑砍人头的叶笙走去。

“你在做什么?”

地上排了好几排的人头,整整齐齐,除了飞向萧桓和萧御的那两个,其他刺客尸首的人头都在这里,足有三四十个,三十四双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天,骇人得很,影一只看了一眼,浑身的寒毛就唰的竖了起来。

身为影卫,杀人毁尸的事情没少干,但像叶笙这样,杀了人还把人头砍下来摆得整整齐齐,跟艺术品似的,简直可怕!

更可怕的是,他家王爷居然对女魔头笑容满面,说话前所未有的温柔。

影一竖起的寒毛竖得更直更硬了,难道王爷说的新主子不是萧桓,是叶笙?

不!!!

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宁愿王爷是断袖,还不顾人伦禁忌的爱上侄子,被全天下唾弃,也不要王爷看上叶笙!

叶笙太可怕了,简直是个女魔头!

叶笙不知自己已然成了别人眼中的魔头,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些人头,听见萧御问话,也没回答,朝萧桓说道,“殿下,麻烦把那两个人头拿过来。”

萧桓一听,顿时头皮发麻,差点连站都站不稳了,看着地上两个人头,一个还算完好,一个早就爆成无数块,他刚要把完好的那个踢给叶笙,却听到叶笙笑眯眯道,“这样会把人头踢坏了,烦请殿下亲自捧过来。”

她一脸笑容,眼底却凉津津的一片,摆明不容萧桓拒绝。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第13章试读

萧桓看见人头就犯怵,又不敢得罪叶笙,无比抗拒的捧起人头,飞快朝叶笙跑来,连伤腿都忘记伪装了,生怕跑慢一点,人头就在他手上裂开。

叶笙看着他健步如飞的两条腿,眼里寒冰一片。

既想靠着叶家争储,又摆出一副良家妇女被逼卖春的样来,装受伤让别的男人迎亲,委屈巴巴的,简直恶心,当了表子还立牌坊!

“就放这吧。”

叶笙指了指人头堆。

萧桓一对上那些密密麻麻,瞪得老大的死人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飞快将人头往人头堆里一扔,转身狂奔,仿佛那些人头会张开嘴咬人似的。

叶笙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一丝森冷的笑,“三哥,把二哥送你的小十字弩给我一用。”

叶家三兄弟都爱兵器,常互相赠送兵器,尤以叶二为甚,他喜欢自己造些弓弩,送给兄弟们。

叶锏从怀里掏出一张掌心大小的十字弩递到叶笙手里,又拿出一根比手指略长的箭。

叶笙把小箭放在十字弩上,对准萧桓。

刚要扣动扳机,一只手轻轻放在十字弩上,萧御的声音响起,“这样太明显,他会知道是你做的,不如本王帮你……”

叶笙唇角一勾,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一动,小箭飞了出去,叶笙眼看着小箭射穿萧桓的大腿骨,直插入前方的草地,萧桓惨叫着‘我的腿断了’摔在地上,这才笑盈盈的朝萧御道,“王爷刚刚说什么?”

萧御的话被硬生生堵了回去,虽然他脸色如常,护主的影一却气不过,大声道,“我们王爷是好心帮你,你别好心当成驴肝肺,康王再怎么说是皇子,你害他断了腿,皇上定然大怒……”

叶笙似笑非笑的扫了影一一眼,“他的腿不是早断了吗?与我何干?”

影一被噎了一下,却还是梗着脖子道,“不管怎样,康王一定知道是你干的。”

叶笙长眉一挑,霸气无匹,“那又如何?”

她说着,就那么大刺刺的拿着小十字弩朝萧桓走去,居高临幸的看着他,笑眯眯道,“殿下怎么了?”

萧桓看着她手里的十字弩,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咬牙道,“没什么,不小心摔了一跤。”

“是吗?”

叶笙拉长声音,“我还以为殿下惊马摔断的腿,又断了一次呢。”

萧桓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叶笙弯下腰,看似轻轻的在他的伤腿上拍了拍,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法,萧桓痛得嗷的一声,脸上直冒冷汗,浑身发抖,那惨状看得在场的影一,叶锏,萧御纷纷头皮发麻。

影一暗道,若是叶笙成了主母,他一定先听叶笙的话,再听王爷的!得罪王爷只有个死字,得罪叶笙那是生不如死!

叶锏暗道,小妹好可怕,以前爹爹最可怕,手臂粗的棍棒朝他身上招呼,有了小妹做对比,爹爹简直太仁慈了!他以后一定好好孝顺爹爹!

至于萧御,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一眼不眨的看着叶笙,唇角微微上扬,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

不愧是本王看中的女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说,出手就是干脆利落快准狠!一丝犹豫也没有!

本王很满意,非常极其无比的满意!

“之前还以为殿下受伤是骗我呢,没想到是真的。”

叶笙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萧桓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轻轻游移,萧桓浑身绷紧,冷汗湿透里衣,生怕叶笙再来那么一下。

因自幼练习鞭法,她的手指长有薄茧,茧子勾起伤口翻出来的肉,跟针扎似的,疼得萧桓脸色发白。

“看殿下这样,我好心疼。”

她嘴里说着心疼,脸上毫无心疼的表情,说到心疼二字时,还故意用手上的薄茧重重磨了磨萧桓的伤口,疼得萧桓又嗷的惨叫一声。

萧桓听着这口是心非的话,气得冒烟,却又无可奈何。

他知道,叶笙已经知道他装受伤不去迎亲的事,她在报复他!既然他说腿断,她就让他的腿真的断掉!

这个女人,太恶毒!

不仅恶毒,还胆大包天!

她就这么明晃晃的告诉他,对,就是我做的,如何?

她真以为他不敢向父皇禀明一切吗?

叶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嘲讽不屑的眼神似乎早已看透他的心思。

萧桓心里一咯噔,拼命压下满腔的恨意,对,他是不敢!他不敢去赌父皇心里薄得可怜的宠爱,更不敢去赌那些等着看他笑话,如狼似虎的兄弟们。

不仅不敢,他还要拼命讨好叶笙,让叶笙原谅他,相信他只是无心之失。

从前没有搭上叶家,那些争储的兄弟们只会当他是个隐形人漠视他,心情不好时踩上几脚出气,可他搭上叶家了,一腔野心已经被他们看见,若再失去叶家的支持,他立马会被吞得渣都不剩。

他不能失去叶家!

萧桓握了握拳,脸上露出情真意切的表情,“笙儿,是我错了,我……”

叶笙面无表情的看着萧桓东拉西扯,活稀泥的认错,却从不承认错在哪,前世也是这样,他总是说错了,总是拿甜言蜜语来哄她,结果呢?

也许在他心里,他一点错也没有,错的人是她,是她太强势,非抓着婚前他给出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不放,不许他纳妃嫔,就连十年没有生下孩子,朝堂议论纷纷,也固执己见。

还有,错的是叶家。

叶家功高震主,在军中威望太高,以致军队只知叶家,不知皇帝。

可他为什么不想想,父亲也曾因旧伤复发卸下过主帅的位置,本想回京好好休养,可整个朝堂却找不出一个能顶替父亲的人,最后萧桓无奈,又放不下面子认错,还是她亲自去求父亲再扛两年,父亲这才拖着伤回到军中。

没想到才两年不到,叶家就被萧桓连根拔起!

难道短短两年萧桓已经找到能顶替父亲的人,这才迫不及待除掉叶家?是谁?

军队里的兵将都油得很,只服从绝对的强者,一般人当主帅,不仅镇不住他们,还会引起暴乱,谁有那么大本事收拾军队里的烂摊子?

“不,你没错。”

叶笙凉凉的打断萧桓的话,“是我错了。”

小说《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 第12章 她,勉强配得上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