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中邪
中邪

中邪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2-05 16:07:49

作者:超级卡路里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中邪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中邪介绍

《中邪》的主要情节是:我叫了出租去医院,在门口又遇到那个要饭的破烂男人。真是会挑地方,我叫你离开殡仪馆,你就跑医院来了。碗里一分钱都没有。“喂,快点走,待在这儿小心轧死,”我丢了一张票子给他,“来医院的人不是看病,就是探病,心情不好,不会施舍给你地。”男人抱着破碗,当成个宝贝,“他们都冷心,一个个从我旁边走过去,都假装没有看到我,只有你给我钱。我的手断了,要找回来。”

书友点评:

最喜欢这种灵异科幻书,《中邪》此书很有故事有情节,很有味道。

章节试看:

6-诬陷

等到天亮,我搭了公交回到鬼街。

店铺前掉着纸灰,里面有个脚印。嘎嘎,三两只乌鸦飞过来,聚在上空啼叫不休。乌鸦鸣丧,这可不是好兆头,看的我眉头大皱。

有个男人猫着腰过来,说道:“乌鸦叫丧,说明要死人,晦气啊。”

我一脚踹过去:“万大,你胡咧咧啥呢,过来干吗?”这人是鬼街一个算命地,没有真本事,就靠嘴皮子吃饭,爱占小便宜。

“我来买香,要勾魂香。”

“什么勾魂香,我不知道,滚蛋。”勾魂香是我家的独门秘方,能牵引亡魂怨鬼,用的好能救人,若是落在坏人手里,那就是害命的毒物。

“别呀,我是正事要用,你就卖我一根,一万?还是两万,我有钱。”见我不搭理,万大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道,“听说你卷进韩家的事情了?韩老爷子诈尸跑掉了,你不想知道为什么,然后找出真相。”

我狐疑地望着他,“你知道什么,说。”

万大无赖地将一扎钱放在桌上,我拿了一根勾魂香给他,“你要是作恶,我自有法子收拾你。”

“不敢,不敢,”万大谄笑道,“韩老爷子死那天,我正好去医院,有孩子出生找我算命。当时我听说韩家人也在,还想去讨个彩头,结果这帮人生着狗眼,居然不识真人。我离开时,恰好看到韩家老大坐车来了。”

“别废话,韩老大去看老子不是很正常?”

“儿子看老子正常,可还带着个道士就不正常了吧。而且那道士没去高级病房,反而是躲在下面,鬼鬼祟祟,肯定不是好东西。”

我心头一惊,韩老头的魂魄被人半路劫走,还抹去了灵识,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干地。想到老头临走前,指着韩大欲言又止,难道另有隐情?

是了,是了,韩老爷子被抹去灵识,浑噩蒙昧,只能凭着本能回到死掉的地方徘徊。想要调查清楚,还得去医院。

我叫了出租去医院,在门口又遇到那个要饭的破烂男人。真是会挑地方,我叫你离开殡仪馆,你就跑医院来了。

碗里一分钱都没有。

“喂,快点走,待在这儿小心轧死,”我丢了一张票子给他,“来医院的人不是看病,就是探病,心情不好,不会施舍给你地。”

男人抱着破碗,当成个宝贝,“他们都冷心,一个个从我旁边走过去,都假装没有看到我,只有你给我钱。我的手断了,要找回来。”

原来不只是身体残疾,脑袋还不太灵光,可怜,我随口安慰几句,“会找到地,会找到地。”

医院里人来人往,谁也不会留意我。这里天天死人,早就习以为常,韩老爷子的病房住进了一个新病人,原来的东西早就被拿走了。

巧的是看护居然是光婶,她见了我,就急急道:“小李啊,人找到没有,你光叔天天在外头跑,家里生意都做不成,我这一天得损失多少哦。”

“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光婶,你把人推出去,我要在这儿找线索。”

病人很快就被推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了,我溜了进去,探头到床底下。只有塑料盆水瓶等杂物,我翻了翻,目光盯住了床脚。

床脚是实心地,藏不了东西,可是靠墙的一块砖好像有些松动了。我费劲挪开一角,伸手进去一摸,拉出个玉石项链。

咔,门突然被推开,我一下子缩回床底下。外面走进来两个人,有人焦急道:“怎么样?道长,有没有找到?”

道长?

“我的罗盘没有反应,应该不在。奇怪,鬼魂走丢后,大多在死时附近游荡。殡仪馆没有,医院也没有,难道是被人收了去?”

“那可怎么办,没了老头的魂魄,那件事不就失败了吗?”

道士嘿嘿道:“无妨,只要尸体还握在手里,肚子里东西还在就行。至于魂吗,没了老头子地,那就拿一个有血缘关系的来凑,效果没有那么好,但是保佑你老板财源亨达,镇宅镇福不是问题。”

“老夫助你们害命勾魂,已经是违反天道,唉,将来必有业报哦。可别忘记把东西拿给我,否则,老夫损失大了。”

“您放心,老板早就将东西准备好了,就等事成后奉上。”

等他们走掉,我迅速爬起来溜走。没想到韩老爷子的死居然是韩家人搞的鬼,被自己儿子弄死,难怪老头死不瞑目。那个老板是韩老大吗?道士想要地估计是这块玉石,老爷子临死前头脑清明,给藏了起来。

等我回到店铺,几只乌鸦停在屋檐上,呱呱叫。

门开了条缝,有人进去过。我急忙进去,屋里有个男人黑影,背对着我。我恼道:“好个家伙,大白天地还敢入室行窃。”

我伸手去推,男人噗通倒地。我急忙把他翻过来,吓了一大跳。

居然是韩老爷子。他的尸体早已僵硬,脸上露斑,肚皮鼓胀如孕,死的不能再死。奇怪,他怎么会跑到我家里来。

砰,门被撞开,韩老大领着几个人冲了进来,叫道:“果然是你,是你偷走了老爷子的尸体。”

我大叫不妙,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有个三角眼的道士踱步进来,冷冷道:“果然是你这个小贼做的手脚。哼,韩老爷子家财双全,儿孙满堂,是寿终正寝的命。他死不瞑目,肯定是有人捣鬼,嘿嘿,你设的局自己解,真把人当傻瓜了。”

我怒道:“胡说,我根本不知道韩老爷子的事情。医院的事是有人找我帮忙,我就烧了一根香,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害人。”

道人义正言辞道:“休要狡辩,如果不是你做的手脚,韩老爷子的尸体怎么会在你家里?”

我哑口无言。

“我不知道,肯定是有谁在搞鬼。”

道人拿着个罗盘,在店里转来转去地,最后来到我跟前,叫道:“去翻他的口袋,证据就在里面。”

我急忙往外跑,韩大带着人守着们,叫道:“给上我,去按住他,别让他跑了。”七八个粗壮保镖冲过我,按住我的胳膊。

道人从我口袋里掏出个一块玉,高举起来,叫道:“这就是证据,哼,这玉沁是韩老爷口中所含之物。肯定是你贪财,偷拿了这东西还不满足,居然偷走尸体想要敲诈韩家人。”

韩老大啪地扇了我一巴掌,“呸,你这个不要脸地,拿了玉不算,居然连我老子的尸体都要偷。”

“胡说,尸体根本不是我偷地,玉也不是我拿地,是光叔店里的伙计偷地,不信你打电话去问问。”

道人得意地走过来,听韩老大的称呼,他姓齐,以前为韩老爷子服务,如今为他服务,看起来很是倚重。“如今尸体和玉都在,任你巧舌如簧,也不可能脱罪。韩先生,不用多说,送他去警局。”

我心里一阵绝望,太大意了。

韩老大说道:“我打个电话给陈光问个清楚,他一个人怎么能把尸体偷走,说不定还有同伙。”

齐道人有些焦急,“我肯定是他,没错。”韩老大坚持打了电话,他眉头阴郁,眼神有些诡谲。

“喂,韩光,是不是你店里伙计偷了我爹的玉?哼,呸,还不说实话,什么?”韩老大狐疑地望着我,“你说是李霖偷地,跟你没关系?”

我一下子挣脱保镖,抢过手机,叫道“光叔,你为什么要撒谎,明明不是我拿地。”

陈光很无奈,声音苦涩道:“韩先生说尸体在你那儿,肯定跟你有关,你就承认吧。要是被人知道我店里伙计拿了玉,我在这一行就混不下去了,小李,再加上一罪业没啥。李霖啊,你是好人,叔会记得你地。”

嘟嘟嘟,手机那头传来盲音。

我捏着手机,指尖发白。我好心帮陈光处理事情,他却反过来攀诬我一口,还把王禽的过错推到我头上?现在不但不帮我,反而跟着落井下石。

爷爷叮嘱我不要接二手单,被我当成耳旁风,总觉得自己能干,没想到被所谓的熟人给坑了。

齐道人眼神阴险,”怎么样,没话说了吧。警察来了,等着被抓走吧。”

外头警车来的很快,看着他们得意的表情,估计是来之前就已经报警了。车上走下来两个年青警察,简单说了几句,就把我带走了。

警局拘留室里,男警察拍着桌子说道:“说吧,你是怎么把韩老爷子的尸体偷走地?”

这就定罪了?“尸体不是我偷地。”

“不是你偷地,尸体自己跑到你家里的吗?你以为偷了尸体,就能敲诈韩家一笔钱是吧。告诉你,韩家可不会吃这种亏,老实交待。”

“我真没偷,说不定真是尸体自己跑到我家地。”

警察一拍桌子,“放屁,你耍我呢。”

“韩老爷子死的不太平,殡仪馆里就诈尸跑掉了,当时在场那么多的人都看到了,你不信可以调查。鬼街入口有摄像头,如果真是我偷的尸体,肯定有录像留下。”

男警察狐疑地看着我,年青女警凑过来,“难道是有鬼?”被男警察瞪了眼,“你说的我会去调查,你先在这里待着。”

还没多久呢,警察又回来了,说道:“走吧,有人保释你。”

7-扑朔

保释我?爸妈都在老家,我在这儿没有熟人?

保释我的是个出乎意料的人,居然是韩家老二。看他脸色发白,眼球遍布血丝,估计这几天过的不好。

韩老二开车来地,走的时候,还多了个跟屁虫。那个年青女警跟过来,靓丽的面孔红扑扑地,眼睛狡黠,“虽然被保释了,但是你还是嫌疑人,为了防止你逃跑,我要跟着你就近监视。”

我她她眼眸灵动,恐怕是看热闹的心思更多,故意说道:“喂,我得罪了韩老大,要是他派人收拾我,你会不会保护我啊。”

女警撅着嘴,鄙夷道:“一个大男人居然要小女子保护,真是不羞。放心吧,我带着枪呢。我叫林鹭,不叫喂。”

到了高档的御景花园别墅,里面装设辉煌,养鱼养草。只是弥漫着一股香火味,雾霭霭,像是阴天起雾,熏得鼻子眼睛难受。韩老二神色激动地跟我说:“李霖,你可要帮帮我啊,要不然我这一家子就没活路啦。”

他老婆和孩子跪在一个佛像前磕头,神色惶恐。

“你是韩家的二少爷,有钱有势,还有这么多的保镖保护你,我能帮你什么?”

韩老二激动道:“都是没用的废物,害我的不是人,是鬼,他要我的命啊。我知道你肯定行,有人跟我说,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就去找你。”

韩老二情绪平静后,跟我说了起来。韩老爷子死后,一开始还很平静,谁知道等他尸体没了,他的宅子里就开始闹鬼,到了夜里,他就能看到老头子的鬼魂来索命。不止他看到,老婆孩子都看到了。

林鹭嘀咕道:“听说韩老爷子死不瞑目,说不定是被你气死地,回来索命了。”

韩老二红着眼睛,狠狠瞪着她,我急忙说道:“会不会是你看错了,你是韩老爷子的亲儿子,他怎么会来害你呢。”

“就是啊,老头子死了,我虽然能分到股份,可却是公司的二把手。他一死,我反而要看老大的脸色,我倒希望老头活得越久越好。”

“昨晚呢,昨晚老爷子有没有回来?”

“有啊,天天在外面闹腾,我搬了几次家都躲不掉。”

昨晚我和韩老爷子在一起,他在矿洞里烟消云散,怎么可能回来祸害?这是有人弄鬼。我几乎立刻就怀疑上了韩老大和齐道人。

“难道真是闹鬼?”林鹭眨着眼睛。

韩老二怒道:“这肯定是老大在搞鬼,他为了霸占整个公司,想要害死我呢。哼,那个姓齐的道人现在听他地,肯定是他。李霖,我听人说,你能够捉鬼是不是?只要你帮我搞定这件事情,我给你五十万。”

五十万?我想了下,说道:“现在我被诬陷,肯定要查清真相,和韩先生的目标一致,我自然竭尽所能。”

到了半夜,外面传来啾啾的叫声,凄厉刺耳。

韩老二吓得大叫道:“来了,他又来了。”

窗户外浮现一个黑影,嗒嗒得扣着窗户,这里可是二楼,普通人怎么可能浮空,难道真的有鬼。

他的脸映在窗户上,惨白发皱,真的是韩老爷子。他冲着屋里人笑,“儿子,快来,我好寂寞,你来陪我啊。”

“装神弄鬼,姑奶奶抓住你,”林鹭冲过去推开窗户,发出尖叫。鬼影真地悬在空中,她连忙拔枪,却被鬼影一拽,从二楼窗户摔了出去。

鬼影冲进屋,就朝着韩老二抓过去,“下来陪我,陪我,我好寂寞。”

我从香炉里抓起一把香,撒到鬼影上,烫的他发出惨叫,浑身冒出细小火苗,像是一张纸烧起来的感觉。香是祭神拜鬼的东西,本就通灵,这是我家铺子里特别配制地燃魂香,烧的就是鬼物邪祟,阴气越重,烧的越旺。

鬼影尖叫着,拼命拍打,越拍火越大。

“快点,把黑狗血泼上去,”怕他逃走,我急忙叫道。

外面传来一声冷哼,像是有人在黑夜中念咒,鬼影唰的凭空消失了。

我急忙冲下去,就看到一辆灰色轿车驶入黑夜中,鬼影也被汽车里的人给带走了。林鹭爬起来,活动身体,看起来没有受伤。

“不愧是干警,能干不怕鬼,身体强壮,佩服。”

林鹭刚露出笑容,就板起脸,凶巴巴道:“你这个混蛋在笑我皮糙肉厚缺心眼吧。没想到世上真有鬼,哈哈,开了眼界。”

“刚才车里的人看清了吗?”

林鹭摇头,“天太黑,看不清里面,不过车牌号我记住了,这就让人去查。”

别墅里,韩老二一脸兴奋地抓着我,“李霖,多亏你了,你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

“韩先生,我怀疑韩老爷子的尸体被你大哥弄走了,你这里有线索吗?可以会藏匿在什么地方,只要将老人家入土为安,鬼魂也不会作祟了。”

韩老二咬牙切齿道:“嗯,我这就派人去找,你别急,我跟老大没完。”

“今晚鬼魂被打跑了,估计暂时不会回来,我想回去一趟,准备一些东西。”

我告别了韩家别墅,被林鹭跟着,回到鬼街。今晚倒是安静,门前没有留下纸灰。林鹭在店里转来转去,好奇道:“看你这儿也没什么稀奇地,居然能捉鬼?唔,你的香呢,很神奇呢,快给我看看。”

“独家秘密,恕不外泄。”

林鹭哼哼两声,忽然哎呦叫唤了一声,说是手疼。

“给我看看,”我抓起她的手腕,白皙光滑,皮肤保养地不错。林鹭撅着嘴:“小子,你又不是医生,看得懂啊?哼,别是想趁机占姐的便宜吧。”

我白了她一眼,“刚才鬼是不是抓的这只手?”她点点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地?”

我从货架上拿下一面八卦镜,对准手腕一照,让她自己看。镜子里白皙的手腕上赫然多出几个漆黑的指印,肉眼却看不清,吓得林鹭一声尖叫。

“那个鬼魂根本不是韩老爷子,应该是被人操纵饲养地,阴气很重。他摸了你这下,如果不注意,渐渐就会溃烂,等到渗入骨髓,这条手臂就算是废了。”

林鹭气得鼻子都翘起来了,想要服软,又拉不下面子的样子,最后凶巴巴道:“你快点给我治,治不好都赖你。”

“赖我一辈子?”

看林鹭被气红脸,我也没有继续撩拨她。用艾叶烧水,将半根镇魂香点燃,让她熏着伤口。然后取灰和水,调成泥敷在手腕上,“今晚别用力,到明天早上就能恢复了。”

“录像怎么样?有线索吗?”我问起了案子的事情。

林鹭说道:“很奇怪,殡仪馆里的录像记录了韩老爷子诈尸的过程,可他跑出去以后,我们就失去了线索。至于他怎么到你这儿地,鬼街路口的摄像头什么都没有拍到,没法给你证明清白。”

我有些恼火,“难道我一直是嫌疑犯?如果我能找到证人呢?”

林鹭看出我的心思,“你是想说陈光吧。没可能,他跟韩家老大说过,是你偷拿了玉沁,还说你可能偷了尸体,还到警局做了笔录。”

“韩家老大呢,他的嫌疑很大啊,为什么不去调查他?”

“韩家是县里的大户,韩老大现在是家族掌门人,没有确凿证据,根本不可能展开调查。”

我气道:“如果我有法子找到线索呢?他和那个齐道人狼狈为奸,韩老爷子死的冤枉,连鬼魂都没了,我能确定是韩家人在搞鬼。”

“你想自己调查韩老大?”

“你想拦着我?”我反问道,故意激了她几句,“想不到你也害怕韩家的势力,眼看着凶手逍遥法外,居然不敢去调查?”

林鹭拍了下桌子,脸蛋生气变红,道:“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警察,将坏人绳之于法,保护好人的安全。哼,我知道你是激我,我不想拦着你,只是我觉得,你就算调查韩老大,恐怕也查不出什么。”

“为什么?”

“你为什么觉得韩老大是凶手?”

我想了下,说道:“韩老爷子的魂魄是我送走地,他临走前,指着床脚,我拿到了这个玉。他还指了韩老大,肯定是想说什么?这一系列怪事肯定是懂法术的人在搞鬼,齐道人就是听韩老大的话,肯定是他干地。”

林鹭摇摇头,“齐道人的嫌疑很大,但是他却未必就是听从韩老大的命令。”

“不可能,万大跟我说,他亲眼看到齐道人和韩老大相互勾结地。”

“万大?”林鹭打听清楚后,说道,“走,咱们去见见那个万大,要是他撒谎,我肯定能看出来。”

万大的店关的紧紧地,怎么敲都没有回音。林鹭打了几个电话,似乎在请朋友帮忙查什么,很快就跟我说道:“这个万大不可靠,他的银行账户最近突然多了笔十万块的收入,打款地是盛然织造。”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