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鬼夫休缠
鬼夫休缠

鬼夫休缠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3-24 17:07:31

作者:黄瑶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鬼夫休缠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鬼夫休缠介绍

鬼夫休缠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我是艺校学生,家里穷,出去做伴游无良上家和金主串通一气,把我骗到偏远山沟里哭坟我战战兢兢的烧纸、磕头,希望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气可该来的还是来了,以致于现在说起,我的腹中还传来一阵阴凉冤有头债有主,为何偏偏要缠着我?午夜里我咬着唇脂,对着镜子一遍遍问我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美?

书友点评:

《鬼夫休缠》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黄瑶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章节试看:

2-横死

我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葛清。

同时心里面懊恼到了极点,我自己不该贪便宜,看着钱多事情简单就来了。

却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丢掉了……

我哭了一会儿之后,就听到了院子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是葛清和那个李先生在说话!

我心里面特别的恨,从床上爬起来之后,穿着睡衣就冲出去了房间。

跑到楼下之后,果然葛清和李先生在院子里面。

我红着眼睛扑到了葛清的身上,在他脸上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就哭着骂他畜生。

葛清的表情有点儿愕然,伸手来抓我,还问我发生什么了?

我哭着说你这个畜生还装么?然后又要去抓他脸,同时我还哭着说我要报警,让他坐牢。

就在这个时候,我肩膀突然被一双铁钳子一样的手给抓住了。我疼得喊了出来,李先生的声音很冷硬的说:“丧事还没有办完,你别胡闹,葛清对你做什么了?”

我脸色涨红,说你们两个人串通吧,我一定要报警,钱我不要了,一定让葛清坐牢。

葛清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说刘怜你说清楚,我对你做什么了?

我喘着粗气,泪流满面的看着葛清,哆嗦着说:“你强暴我,还要我自己说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葛清盯着我看着,他的眉头已经成了一个川字了,接着他摇了摇头,说不可能,我昨天晚上就不在村子里面,回去了县城,你被强暴了?

听到葛清这样说,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我扭头去看李先生了。

葛清却又说了句:“你别看李先生,也别怀疑他,他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高人,不会近女色的。”

我面色苍白了起来,李先生也松开抓着我肩膀的手了。

我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哭,难道是其它村子里面的人来了吗?一时之间,我心里面也绝望无比了。

李先生却声音有点儿僵硬的说了句:“你确定你真的被强暴了,不是做了噩梦?这里办丧事,很容易梦点儿奇怪的事情。”

我抬起头来,说这种事情我会开玩笑么?

葛清也点了点头,对李先生说刘怜不可能用这种事情来骗人的,我现在先报警吧。

说话之间,葛清就把手机拿出来了,我对他的怀疑,也被冲淡了,心里面很痛苦很痛苦。

不是女孩儿,是没有办法体会第一次对自己是有多么重要的,我一直洁身自好,没有谈男朋友,就是想把最好的自己,留给那个最好的人。

可现在却什么都没了……

李先生却已经走到二楼上去了,从这边能听到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他进了我的房间。

葛清已经打通了电话,说要报案。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李先生的声音,让葛清把电话挂了,然后上楼来看。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葛清表情也很疑惑,挂断了电话之后就往二楼走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上了二楼。

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双腿中间那种疼痛感觉也消散了,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熨烫着我的皮肤,让我觉得很舒服。

身体出了有点儿疲惫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李先生和葛清都在二楼的房间里面,我的床上很整洁,只是被子被拉开了而已。

床单上并没有怎么凌乱,也没有血迹。

我看的僵住了,李先生皱眉看着我说:“没什么痕迹,你只是做了个梦,再说这里在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这个房子的。”

我脊梁骨有点儿发凉,僵硬的走到了床边,伸手去摸我之前看到血的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身上也不疼了,难道真的是我做了个梦?醒来的时候还有错觉,一切都是误会?

葛清明显松了口气,告诉我没事儿,做梦而已。

我强笑了一下,对葛清说了句对不起。

心里同时也松了口气,虽然闹了个误会,但是我身子还干净的,没被人玷污,就让我从绝望的边缘把情绪给拉回来了……

为了不让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太尴尬,我就主动绕开话题,去问葛清说为什么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房子,农村里面办丧事,应该有一些亲戚朋友来帮忙的啊。

葛清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我哥哥出意外横死的,按照风俗,横死的人棺材不能进屋,只能在家门口停着,一直到下葬。可我不想哥哥死了以后都没个着落,做孤魂野鬼,就把棺材抬到了堂屋里面。那些村民说我哥哥鬼魂会在家里面阴魂不散,所以他们自然不敢来。”

接着葛清笑了笑,说不过没事儿,他请来了李先生,一切都很平静,也没有闹鬼。

说真的,我对鬼神这些事情总抱有一些敬畏心,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在葛清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就总觉得周围冷飕飕的,外面明明阳光那么大,呆在房间里面,还是从脚底下攒凉气儿。

李先生则是往屋子外面走去了,说早上惊了亡人,现在多烧点儿香纸吧。

我和葛清也下了楼,葛清又离开了,我知道他晚上才会过来送饭。

我也走到了棺材旁边,去烧纸钱。

李先生手里面拿着一把香,一直在棺材周围绕着插香,地上全都是燃尽的香灰。

蹲了一会儿,脚有点麻木了,李先生却突然问我,会不会化妆?

我愣了一下,说会。

接着我就看见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个小化妆盒,盒子明显很久没用了,显得很陈旧,而且还有落灰,他告诉我让我给死者化个妆吧,入殓师听说了是横死的,都不敢来了。

我额头上当时就出来了细密的冷汗了,可葛清给了我那么多钱,今天早上闹了误会,他也没责怪我,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李先生的这个要求。

站起身子,我腿脚有些发软的走到了李先生身边,接过来了化妆盒。

李先生则是去推开了棺材盖子……

吱呀的声响之中,黑棺盖被挪开了大半,我硬着头皮去看棺材里面。

首先看到的是黑漆漆的寿衣,然后才是一具面色发青的尸体。

葛清的哥哥,长得和有葛清有几分相似,不过眉骨显得更纤细一点,鼻梁也高挺的多,生前恐怕比葛清还要帅气几分。

我心里面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出意外就出意外了呢?

一时之间我看的有点儿愣了,直到李先生喊我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

把化妆盒打开之后,就开始给葛清哥哥化妆。

打底,上粉,一系列做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躺在棺材里面的葛清哥哥已经和刚才换了一个模样,现在的他,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脸上的青色也没了。

李先生点了点头,说了句挺不错的,比一些入殓师做的好很多。

我笑了笑,刚要说话,李先生突然就看着我,说了句:“今天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不要睡的太死,如果再做那种梦的话,记得咬破了指尖,把你的血弄在他额头上,明白了吗?”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问李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吐了口气说:“如果再做同样的梦,就是闹鬼了,如果没做梦就没事儿,不用担心,按我说的做就好。指尖血可以驱鬼的。”

我想起来之前看过很多鬼片,的确那些道士驱鬼的时候,都是咬破指尖,然后画符什么的。

现在我已经有点儿后悔了,这六万块钱不好挣,可我又穷,加上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只能够硬着头皮在这里待下去。

继续烧纸的时候,我有了一个错觉,让我特别的害怕,就像是感觉棺材里面躺着的不是一个尸体,就是一个睡着了的活人。

今天一天的时间,过的特别的缓慢,终于熬到了天快黑的时候。

葛清开车送饭过来了,我和李先生在吃饭,葛清则是站在棺材旁边,一直呆愣的看着棺材里面。

蜡烛的光线照射在他的脸颊上,泛着一股特别诡异的色彩,我心想这个葛清真有情义,现在能这么重感情的人,已经不多了……

饭后,葛清走了,临头的时候他交给了我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枚特别好看的钻戒,把我吓了一跳。问葛清要做什么。

当时我脸红扑扑的,心跳都到嗓子眼里面了,葛清却说了句,这是他哥哥生前准备的,想要以后找女朋友了送的戒指,现在也没机会了。我还给他化了妆,让他走的时候也能好看点儿,这个钻戒就送给我了。

我心里面有股子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像是有点儿失望。

我被自己的这个情绪吓得不轻,可就像是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一样,女的看见优秀的异性,自然也会有那种情绪在内。

我再三告诉自己别多想别多想,而葛清把盒子塞到我手中之后,就走了……

我反应过来追出去,跑到了院子门口,结果葛清已经开着车离开了。

视线之中慢慢的全是夜色,车影也消失不见……

李先生叫我回去继续烧纸,我把盒子放进去了衣兜里面,心里面想着明天一定要还给葛清。

我已经拿了很多钱了,这个戒指纪念意义太大,我不能收……

然而,怪事就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发生的……

3-惊魂?

李先生把我叫到棺材前面去烧纸了之后,他就又回到了昨天的那个房间去睡觉了。

我跪在棺材前面烧纸,周围的空气冷的吓人,我缩着肩膀,就算是在火旁都感觉不到一丝温暖,香烧得速度极快,转眼间插在棺材旁边的香支,都已经烧到了尽头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也差不多到了10点钟,松了口气,我又熬过去了一天,明天最后一天就结束了,到时候钱也赚到了……

站起身,朝着楼梯里面走进去。

黑漆漆的楼梯之中,我的脚步都形成了回音,可我觉得很不对劲,特别压抑,就像是身边站着个人,跟着我走一样……

我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其实人人都会在黑夜里面有错觉,比如你一个人在家里面特别安静的时候,你就总会感觉在窗帘后面,沙发后面,床下,或者你身后有人。

甚至于某种时候,还能够听到说话的声音。

这些都是因为极度的安静,还有意识之中的那些对黑夜的恐惧,带来的幻觉而已……

走出楼道,进了房间开灯之后,我松了一大口气。

今天一天烧纸,加上出了不少冷汗,我身上有股子难闻的味道,就去洗手间洗澡了……

微烫的水淋在身上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让我没忍住轻哼了声音。

洗着洗着,我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了,就像是手上多了什么东西。低头看了一眼,我的右手无名指上,竟然带了一枚钻戒。

水冲在上面,又加上灯光,那颗钻特别的炫目,可是却让我身上的热气一下子就没了,我脊梁骨都在发寒,慌张的把戒指拔了下来。

我根本没带过它,怎么跑到我手上了?

关了淋浴,我也顾不上擦水,把衣服套上之后我就回到了房间之中,把盒子拿出来之后,将钻戒放进去了。

难道我刚才带了,自己忘了?不可能啊,我意识乱的厉害,想要下去找李先生。

转身要开门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里的门,是那种木门,很老式。

和防盗门不一样的是,这种木门都有门缝,从下面能够看见屋子外。

我站着的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见门缝外面,有一双黑色的皮鞋,鞋尖都要戳到门里面来了……

李先生,穿的不是皮鞋,我注意到过……

葛清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拿着钻戒盒子,直接就把门拉开了。

可是我看见的,并不是葛清,而是一张和葛清有点儿相似的脸。

他双目圆睁,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头皮发麻,这是葛清哥哥的尸体!

我就要尖叫出来声音,喊闹鬼了!可是他却突然抬起来手,直接捂住了我的嘴巴,把我推进去了屋子里面,他自己也走了进来。

冰凉,刺骨的冰凉,我吓得直接就哭了,他把我推到了床边之后,猛的一把就将我按在了床上,然后朝着我吻了下来!

我胡乱的挣扎厮打着,心中惊恐到了极点,可是他的力气太大,大的我根本就无法挣脱。

而且这个吻,带着一点儿熟悉,就和昨天晚上那个感觉一模一样……

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惊恐,就是昨天晚上做的梦,或者说不是梦,是葛清哥哥把我强暴了?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撕拉一声轻响,我的衣服已经被扯开了。

葛清哥哥按住了我的双手,埋头下来,贪婪的在我的胸口吸允,我刚脱离了他的吻,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声音,就被另外一种异样而且酸麻的感觉侵蚀,尖叫变成了喘息和轻哼。

我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痉挛的挣扎着,头在床上晃动,却看见了床单上面一团殷红的血迹。

那一瞬间,我呆滞了……

早上分明都看不见这些血了,加上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清楚明白,我真的被一只鬼强暴了,而且看不见血的原因,肯定他隐藏了这些东西,他是鬼,能有什么做不到呢?

我心里面痛苦到了极点,眼泪又流了出来。

而双腿间突然一阵充实和饱涨的感觉袭来,让我发出了一声闷哼。

葛清哥哥把我的双手抓住,按用一只手按在了我的小腹上面,他另外一只手就捏着我的脸颊,让我没办法开口喊话,只能够在这种羞耻的死去活来的感觉中闷哼,喘息。

而他那张好看的脸,则是一直看着我……

身体是一种感觉,心里面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这一切都是假的,他看上去脸色没问题,可在我化的妆下面,却是一张铁青的死人脸。

我眼中全都是惊恐,他的动作快慢交替,却给我身体那种渴望和欢愉。

我也没办法咬破指尖,只能够承受着这一切……

不知道他折腾了我多久,我在欲死欲仙的感觉中已经快要昏迷过去的时候,他终于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发起来了最后的冲击。

在这个时候,他也松开了我的双手了,抓着我脸颊的那只手也挪到了我胸前,狠狠的揉捏着我。我极力保持自己最后的清醒,快速的把手指头伸进去嘴巴里面,狠狠的咬了一口。

强烈的疼痛,让我清醒了一瞬间,我把沾着血的手指头狠狠的戳到了他的眉心之上!

他双眼瞪得极大,然后整个身子都把我压住了。

我也重新陷入那种羞耻的欲望之中,然后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次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阳光都已经照射到屋子里面了……

我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浑身都要散架了一样。

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子荷尔蒙的味道,我艰难的拉起来被子,遮住了身体,还是看到了床单上面的血,还有胸前很多清淤的痕迹。

眼泪一直往下掉,昨天虽然把血抹在了他额头上,可我还是被他毁了。

而且还是两次……

我心里面煎熬到了极点,觉得自己脏,脏到了极点,忍着双腿间的酸麻,我爬下床冲进去了洗手间洗澡,拼命的搓洗着身上的皮肤,一直到它发红,红到把清淤掩盖住,变成了暗红的颜色的时候,我才停下来。

让我心里面恶寒的是,我的无名指上,那只戒指又被带上去了。

我伸手想要把它拔下来,可是这一次它带的死死的,怎么拽,都拽不动……

我面色苍白无比,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剁掉。

而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还有葛清说话的声音,他问我醒了没,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烧完纸之后,他哥哥就要下葬了,然后他晚上还要送我回去。

我清醒了过来,惨然的看着手上的戒指……最后一天,可是我已经毁了啊。

可我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被一个尸体强暴,警察会信么?而且我报警了有什么用呢?把这件事情告诉李先生,告诉葛清吗?

可他们又能怎样,我恨不得让葛清的哥哥再死一次,可那个人是他哥哥,他肯定不会帮我出头的吧?

说不定报酬方面的事情还会出问题,之前葛清已经答应了补足十万,我开始还在拒绝,可现在我也想清楚了,自己已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我拿这个钱不心虚。

如果我和葛清争执起来,我不但占不到什么好处,反倒是回去之后,他在飞哥那里把我投诉一下,我工作也就丢了……

一瞬间脑子里面想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外面的葛清还在敲门,我惊醒过来,声音沙哑的说好了,马上就出来。

把身上的水迹擦干,我出了洗手间,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阳光已经充斥满了整个房间,我发现昨晚床单上能看见的血迹,又消失不见了……

就好像天亮了它消失,天黑了又出现一样。

我心里面很难受,一直想哭,低头看手指上,我也得把这个戒指摘下来,不然的话葛清看着,肯定会想其它的。

不过这一次,我一拔,戒指就掉下来了,我怔然的看着它。阳光照射在上面,反射出来特别漂亮的光晕。

可我对它却只有惊恐和厌恶,我没有把它扔了,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我心态变了,将其装进盒子里面之后我贴身放好。

等离开这里,我就把钻戒卖掉。

心里面很疼很难受,自己被鬼玷污了,还是脏了。

打开门之后,葛清的脸出现在我视线之中,阳光给他勾勒了一个很好看的轮廓,我看了一眼,就想到他哥哥了,然后慌张的低下来了头。

葛清声音有些疑惑,说:“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吗,脸色那么苍白?”

我艰难的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儿,走吧,下楼吧。

到了楼下之后,李先生正在钉棺材,一边下钉子,他一边问我,昨天晚上没做什么噩梦吧?封棺钉下去之后,就等下葬了,只要没闹鬼,就没什么纰漏了,可以让亡者入土为安了。

我不敢抬头,一边跪在棺材前面,一边低声说没有。

火光没什么温度,我心里面也没温度了,怔然的看着炭火盆,感觉意识格外的煎熬。

就在这个时候,李先生突然闷哼了一声,我抬头一看,是李先生的手指被砸破了,血流在了棺材上面,李先生声音变得有些惊疑,说了句:“惊魂了?不可能,你哥哥没闹鬼。”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