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2-01 10:56:00

作者:圣天道人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介绍

作者圣天道人给大家带来了《我在长安卖正邪牌》的主要情节:只见陈老黑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盒子出来。我好奇的问陈老黑这是什么,陈老黑笑了笑后,把盒子打开,而那个盒子里面有一个小镜子。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问陈老黑拿这个出来干什么。陈老黑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拿着那个盒子里面的那小镜子,接着把镜面的方向对着我。我看到镜子里面的景象后,顿时吓了一大跳,差点坐在地上。那镜子中,我的肚子上有一团黑影,一张婴儿模样的鬼脸对着我龇牙咧嘴,看起来,好像是在嘲笑我。

书友点评:

看了《我在长安卖正邪牌》这本书后,感觉作者圣天道人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章节试看: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陈老黑

我心里那个窝草啊!

滚烫的黄符让我忍不住将其吐掉,赶忙的拿起桌子上面的被子,多喝了几口水。

水喝了下去后,我就感觉肚子里一阵恶心,忍不住就直接呕吐了起来。

等我吐完,满屋子已经被一股恶臭的气味给占据了。

陈老黑捂着鼻子,满脸嫌弃的跑了出去。

就连我,也都是一阵嫌弃。

我看着地面上一坨黑乎乎的东西,感觉到无比的恶心。

不过,当我吐完肚子里的东西后,我就感觉我的肚子,的确好了很多。

我刚想要问陈老黑怎么回事。

陈老黑就让我先将地上的那些东西给收拾掉再说。

我看着那些东西,感觉也是恶心无比,但也不能不清理啊!

索性我就急急忙忙的清理了一遍,等味道消散了,这才和陈老黑重新回到房间里。

只见陈老黑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盒子出来。

我好奇的问陈老黑这是什么,陈老黑笑了笑后,把盒子打开,而那个盒子里面有一个小镜子。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问陈老黑拿这个出来干什么。

陈老黑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拿着那个盒子里面的那小镜子,接着把镜面的方向对着我。

我看到镜子里面的景象后,顿时吓了一大跳,差点坐在地上。

那镜子中,我的肚子上有一团黑影,一张婴儿模样的鬼脸对着我龇牙咧嘴,看起来,好像是在嘲笑我。

这可把我吓了一大跳了,我连忙看了看肚子,一看,却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我大口的喘着气,莫非刚刚是看错了?

正当我再想去看一下那个盒子的镜子的时候,镜子已经被陈老黑给收起来了。

我惊疑不定的站了起来,还问陈老黑刚刚我看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老黑笑眯眯的说:“殷阳啊!你爷爷在去世前,除了教你正邪牌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吗?”

我就回答说,我爷爷的确只教给我了正邪牌而已,其他啥也没,而且,还让我不到万一,千万不能使用正邪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陈老黑听到我的话语后,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说:“成凯,你自己被人算计了,你都不知道吗?”

我一听,顿时脸色微变,被算计?也就只有被陈思雪算计的。

我连忙问陈老黑,他知道什么。

陈老黑眯了眯眼,笑着说:“殷阳啊!我昨天晚上给你算了一卦了,所以我才会打那个电话告诫你,没想到你居然……”

陈老黑的话,让我有些尴尬。

我心说,你用未知号码打过来的,我都差点把你当骗子了,怎么可能会去相信你?

不过,我却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

陈老黑顿了顿,对我说:“我告诉你吧,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一个婴儿模样的鬼脸了?那个是鬼婴,你被人种了鬼婴了。”

我虽然不知道这鬼婴是什么东西,但是那鬼婴的模样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

我连忙问陈老黑,那鬼婴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老黑就说,鬼婴有很多种,但是这种呢,其实是只能下在女人的身上的,而你跟那个女人同房,那个女人就将这个鬼婴给转到你的身上去了。

我听完陈老黑的话,心中那个窝草啊!

我此刻都想要把陈思雪的祖宗一百代都问候一遍了。

去特娘的,我还以为陈思雪那么好,居然会跟我做那啥事,原来是要害我?

我问陈老黑,这鬼婴会对我什么害处。

陈老黑就跟我说,我被这鬼婴附身,只能活五天了。

我一听只能活五天了,目中露出了绝望之色。

我连忙对着陈老黑哀求,让他救救我,我知道,陈老黑一定有办法的。

果真没错,只听见陈老黑对我说:“殷阳,你们制作正邪牌的一脉,不是有一种邪派,叫做恶鬼噬魂牌吗?你用那个就能解决附身你身上的那只鬼婴了。”

我听到恶鬼噬魂牌这几个字,顿时心中一颤。

我可是知道,这‘恶鬼噬魂牌’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属于正邪牌里面,属于比较邪门的一个牌。

而且,制作方法也不容易,需要抓一只恶鬼关进恶鬼噬魂牌里面。

虽然,制作成功后,恶鬼噬魂牌里面的鬼灵就会保护主人,但是,坏处就是,等于自己养了一只鬼,如果不小心,自己都很有可能会被自己的鬼灵给吃掉。

爷爷告诉过我,正邪牌不能乱用,但是此刻,我感觉我已经到了生死关头的地步了。

而且,时间只有五天,我需要五天内抓住一只恶鬼,但是,我又不是阴阳师道士什么的,怎么抓啊?

我下意识的看向陈老黑,我知道,陈老黑一定有办法。

毕竟,我爷爷曾经做的正邪牌的生意,大部分都是跟陈老黑进货的。

好似看懂我心里想法的陈老黑,他眯了眯眼对我笑着说:“殷阳啊!你需要什么样的货源,说吧!不过呢!这个钱嘛……”

我一听到要钱,心中有些不平衡,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我的小命剩下五天可活了呢?

无奈之下,我跟陈老黑说了我要什么类型的恶鬼,他也连连说好,还说绝对会把那恶鬼在三天内拿给我。

至于钱嘛!

特娘的,居然要我一万五rmb,我心里那个雾草了。

陈老黑又说:“这个盒子小镜子你要不要?你如果要的话,一连带的,一共一万八卖给你。”

我一听一共要一万八,我心里咒骂陈老黑奸商。

但是无奈,我还真需要那个小镜子。

之后,我就给陈老黑达成了交易,给了他一万八。

镜子就先给我了,至于恶鬼,他需要去弄,现在他还没有。

我也就答应了。

陈老黑离开后,我正要打算上楼去拿雕刻正邪牌的工具时,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

我心中疑惑,但我还是去打开门。

我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模样二十来岁,身材窈窕,脸蛋娇美,身穿着青色连衣裙的女子。

她看到我,脸蛋有点儿羞红的问我,我这里是不是在出租。

我连忙抛去脑海里的那些龌龊想法,然后说是,不过至少要住半年以上,月租是六百,压四百,半年的话,要先交四千。

女子就点了点头同意了,毕竟我的房租也不贵,在这里,要找到一个月低于八百的,可是很难的。

要不是我这里没摆出要出租的,估计很少人只能,我这里除了是木雕店,还有出租房子。

我在长安卖正邪牌:恶鬼噬魂牌

这个女子名叫陈雅欣,是西川市的人,最近来这边,是来这里工作的。

我带她去看房间,然后她自己选了一间房子后,我拿了合同给她填。

片刻后,她填好了合同,交了四千块后,我也就帮陈雅欣她把行李给带进屋子里。

她一个女孩子,我一大男人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自己一个人提着行李走上楼啊!

放好行李后,陈雅欣突然问我:“小哥,这里原本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吗?”

我就回答说,还有一个男的租客,不过很少回来。

我说:“本来上个月我奶奶还在的,可是……”我说道这里,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她看到不远处的桌子上,有一块牌匾和我奶奶的黑白相片后,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般,连忙对我道歉。

我连忙说没关系。

安置好陈雅欣后,我就自己回到我的房间,搜出了爷爷曾经制作正邪牌的工具,然后开始制作正邪牌。

爷爷的那套工具,他说过,曾经被高人加持过法术,削铁如泥,而且,即便是使用几十年也不会生锈的。

而恶鬼噬魂牌的制作,对我来说也不是很难,只要先雕刻好牌的模样,然后把恶鬼弄进去牌里,最后一步再祭祀,也就是滴血认主,这样就完成制作了。

恶鬼的话,得等陈老黑拿过来。

而恶鬼噬魂牌的外壳牌,就要我自己雕刻了。

我当即拿出其中一把刻刀,拿着一块木头开始雕刻了起来。

这刻刀一共七把,及其锋利,大小不一,别说是木头了,即便是铁块都能切开。

我开始小心翼翼的雕刻着恶鬼噬魂牌的初形。

所以,我拿着刻刀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不小心削坏了木头。

至于削到手,这个几乎不可能,要是这刻刀要是削到手的话,估计手指都很有可能会断掉的。

而且,我练了二十来年了,雕刻个木头,对我来说还是简单。

不到十分钟,我就将恶鬼噬魂牌给的初形给雕刻完成。

接下来,我就等待陈老黑把我所要的恶鬼拿来,然后再把恶鬼噬魂牌和恶鬼放在一起,恶鬼噬魂牌就能将那只恶鬼给吸进去,变成鬼牌的鬼灵。

我把恶鬼噬魂牌收起来后,就去睡觉了,毕竟现在都怎么晚了,明早我还要开店呢!

眼睛一闭一合,就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慢悠悠的爬了起来。

正要下楼去开门时,就看到那陈雅欣在洗脸,那脸蛋,倒是不输给陈思雪呢!

昨天晚上太暗了,没看清楚,这次一看,倒是感觉这陈雅欣也是一个不输给陈思雪的大美女。

不过我没有看太久,看了一会儿我就去开门。

要是看太久了被发现,被当做色狼,那我到时候可就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去开店门,开始营业。

不过今天的生意不是很好,没几个人来买木雕。

到了下午,我接到了陈老黑的电话,他说我要的那种恶鬼,他已经给我弄到了,估计再过一个小时就能送过来。

我一听弄到了,心中顿时欣喜无比。

太好了,本来还以为要再多等两天呢!

没想到这个陈老黑手脚还挺麻利的嘛,隔天就给我弄到了。

一个小时后,天已经有些暗了,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傍晚六点。

我心中疑惑,陈老黑怎么还没来啊?该不会路上出了什么事了吧?

就在我思索间,我看到了远处一道熟悉的人影,怀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那个人我看清楚了,就是陈老黑了。

他怀里,抱着的那个东西,该不会就是我要的那个恶鬼吧?

只见陈老黑跑了过来,对我连忙说:“殷阳,赶紧,把门关上,然后去你的屋里。”

我心里虽然疑惑,但是我看着陈老黑怎么急忙的模样,也就强忍下疑惑,把陈老黑带去我的房间里。

进我屋里后,我关上了门,这才问陈老黑为啥怎么急忙。

陈老黑就说:“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搞来了,你要快点弄好,不然……”说着,他把那个东西放在了我的桌子上。

我问陈老黑不然会怎么样,陈老黑好像在惧怕着什么东西一般,让我别问那么多,还叫我赶紧去把那恶鬼噬魂牌做好。

还让我做好那块恶鬼噬魂牌后,要把这东西给重新包裹回去,然后吊到八卦位的吉位。

我刚想问他吉位在那里,还没等我问出,他就给我指了个位置,我呆愣的哦了一声。

然后他还给我嘱咐了一些事情,比如这几天晚上十二点过后别出门,又或者十二点刚好的时候别照镜子之类的,还让我多上几根香,说完他就离开了。

我心中暗暗端磨,莫非陈老黑又算过卦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陈老黑的话,我还真的听一听了。

我记得爷爷跟我说过,陈老黑的卦,虽然不说百分之百准,但是七八成准还是有的。

想到如此,我对陈老黑的话,又多相信了几分。

我看着桌子上面那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心中有些好奇,陈老黑到底给我找来什么恶鬼。

为了以防万一,我就拿着我雕刻好的恶鬼噬魂牌,拿到那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旁边。

同时小心翼翼的解开包裹布。

我一解开,就看到一个笼子,而笼子里面,有一颗圆形绿色的‘珠子’。

我心中疑惑,莫非这颗圆形绿色的‘珠子’就是我需要的恶鬼。

正当我想要再去仔细的端磨那颗圆形绿色珠子的时候。

突然,我怕感觉到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慕然升起,这可把我吓了一大跳了,我急忙的后退,同时连忙抓起放在旁边的恶鬼噬魂牌,丢进那个笼子里面去。

我把恶鬼噬魂牌丢进去后,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具体要怎么把恶鬼给弄进去,但是我刚刚就那样丢进去了,实在是有点太……

就在我心中纠结要不要再重新做一块时,只见那颗圆形绿色珠子里面,一个黑色影子般的伦端出现,接着,一双眼睛瞪了出来,顿时把我吓了一大跳。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