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2-20 13:27:08

作者:破水逆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介绍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主要说的事情,看看破水逆是怎么讲的:林淮的话真有点吓着我了,好不容易有点忘掉的可怕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也顾不得难闻了,憋着气,一口干了。 结果没想到这药还有“回甘”,腥味儿比之前还要浓,搞得我又开始反胃。 忽然,嘴里被塞进了一粒酸甜的果脯,瞬间压制住了那股子味道。 “服了你了,女人就是矫情。”林淮撇撇嘴,往洗手间走去。 说完,他还踉跄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稳住了。

书友点评:

首先感谢作者破水逆让我们免费看完一本完整的小说!其次我想说,作者是一位描写虐恋的高手,尤其是看前半部分的时候,虐得我整天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开心不起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好在故事情节设计的不错

章节试看: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梦境还是现实

 

  白皮肤大妈话落,周围空气好像突然降了二十度。大夏天的,我裸露在外的胳膊肉眼可见的迅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阵凉风袭来,好似什么东西趴在我身后轻轻的冲我吹了一口气……

  我“嗷”的一声撒腿就跑!

  跑回家后我甩了鞋子就往被窝里钻,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心脏剧烈跳动着,感觉下一秒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可能是因为许久没有运动,很快,一路狂奔的疲倦冲上脑袋,我抖着抖着,睡着了。

  然后,林淮再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

  梦里是在林淮租的小蜗居里,是了,我突然想起来,林淮当时为了跟我在一起,也是抗争过的。

  并且为了显示自己的决心,主动不再花家里一分钱。

  那会儿我们俩都穷,不过我好歹早工作一年,多少有点积蓄。可林淮拒绝了我要付房租的要求,他觉得身为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的女人过好已经是很丢人的事儿了,如果再让她为自己花钱,那他就更没脸见人了。

  于是,他跟人合租了一个房间,三室一厅,房子年纪大概是爷爷辈了,他的房间是最小的那个,没有空调,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一共也就十平方,简单的放上必备的家具,剩下的空间一个人还能凑合,两个人就有点显得拥挤了。

  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富二代,面对着这样恶劣的条件,愣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我想搬过去跟他一起住,也被他拒绝了。我当时在私立学校当小学老师,也算是个贵族学校,老师都有自己的独立房间,设施比林淮租的房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个地方,我不会住很久,等我混好了,有钱了,立刻去租个好房子,再接你过来,咱们俩一起住。”林淮是这么对我说的,随后,不管我怎么死缠烂打,好说歹说,他都坚决的表示,不接受我的“同居”请求。为了拒绝我,他甚至拿出了撒手锏,说我太胖了,要是住一起,这个小单人床,他翻身都难。

  当往日的一幕幕仿佛电影般跳跃着展现在我面前时,我忽然有些搞不懂这到底是梦境还是只是我的回忆。又或者……单身太久,身体又自动的靠回想当年的一个月勉强能过上几次生活的我,聊以慰藉。

  突然,梦境如同镜子一般被打碎,我的心莫名的慌了,下意识的伸手。

  可依旧阻挡不了林淮那张英俊的小脸被分成一片片散落在我眼前……

  那一瞬间,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传来,脖子仿佛被人紧紧扼住,我无力的张大嘴,却依旧没办法呼吸。

  “赶紧醒过来!不论谁敲门,都不要开门,切记!”伴随着这一声音,我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我竟然是蒙着头睡的,没憋死我算我命大。

  把被子扔一旁,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上也不知道是闷的还是吓的,全是汗,便伸手去够床边桌子上的纸巾。

  擦着擦着,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我下意识的往桌子上看去,桌子上东西略多,但是也算乱中有序。

  纸巾,口红,面包,快递单,笔,指甲刀,卸妆水,化妆棉……

  看起来跟平时没有什么差别,但我总觉得不对劲儿,就好像,本来应该出现的某个东西,忽然之间不见了……

  对了!是香包!香包不见了!

  明明我出门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那会儿它还在的!

  是被谁拿走了吗?

  我吞了口口水,心跳如擂鼓,太阳穴都开始一抽一抽的。一个荒唐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有没有可能是……它自己走的?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扑通”一声巨响,吓得我一个哆嗦。紧接着,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一声接着一声,仿佛直接敲在我的神经上。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你有本事开门呀!

  房间里漆黑一片,我突然开始庆幸幸好我没有开灯,这样就可以假装没人在家。

  明明是大半夜,门外敲门的声音可以说是震天响,扰民程度已经完全可以报警了。可是整栋楼却没有一点抗议的声音,安静的……仿佛除了我之外,再没有别的生物。

  之前参加了林淮葬礼后做的恐怖的梦再次被回想起来,我吞了口口水,干脆鸵鸟一般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许欢,开门!”

  突然,我隐隐的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仔细辨别了半天后,我确定了,那声音就在外面,伴随着急促的敲门声,呼唤我名字也呼唤的越发急促。

  就好像门外有人,正在一边叫我一边很着急的敲门。

  即使隔着被子,声音听着隐隐约约并不清楚,但是却很熟悉……

  那是一个本不该再在这个世界上出现的声音……

  不,我不可能听到他的声音。我肯定是在做梦,或者是幻觉。

  我不断的自我暗示着,手握拳紧紧缩在胸前,可依旧控制不住手的颤抖,脖子上也突然开始痒,痒的我抓心挠肝又不敢动手挠。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叫着我名字的声音音调也越来越高,带着一股撕裂的感觉。

  “许欢!”当一声带着极大痛苦几乎是绝望的嘶吼般的声音响起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跳下床,拉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间,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朝我扑来!我定睛一看,那分明是一颗泡的肿胀泛白的人头,他甚至龇着参差不齐的尖牙冲我笑!

  “啊!”我吓得失声尖叫,刚要躲,脖子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我晕了过去。

  “许欢我特么就没见过比你再蠢的女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被骂醒的还是被痛醒的,反正耳朵里钻进这声音后,一睁眼,就见胸前埋了一颗脑袋,正啃着自己的胸。要不是这脑袋我看了好几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还真以为自己被外面那颗死人头给非礼了。

  “耍流氓就请闭嘴安静的耍,瞎叽歪什么。”

  “你以为老子稀罕你那点小笼包?”林淮冲我翻了个白眼,起身端过来一碗汤,“喏,喝了。”

  我有些无力的撑起身子,靠在床边,汤刚刚凑到我嘴边,一股浓烈的腥味传来,我赶紧捂嘴扭头,差点吐出来。

  “这是什么?太难闻了!”

  林淮一只手有些别扭的收了收,面上的表情也是不好看的:“药上哪儿找好喝的?赶紧的,你差点被那阴物咬到,喝了这个能定魂。不然你魂儿都吓没了,我看你还嘚瑟什么。”

  林淮的话真有点吓着我了,好不容易有点忘掉的可怕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也顾不得难闻了,憋着气,一口干了。

  结果没想到这药还有“回甘”,腥味儿比之前还要浓,搞得我又开始反胃。

  忽然,嘴里被塞进了一粒酸甜的果脯,瞬间压制住了那股子味道。

  “服了你了,女人就是矫情。”林淮撇撇嘴,往洗手间走去。

  说完,他还踉跄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稳住了。

  我以为他被什么绊到了,还有些幸灾乐祸。这货向来嘴毒,这下,遭报应了吧。

  林淮回来后,脸还是湿的,他好像去洗手间洗脸了,不过看起来依旧很困的样子,甚至脸色还透着一丝苍白。

  林淮本来就很白,现在一看,脸色简直跟白纸一样,白的吓人。

  我有些慌了:“你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脸色这么不好看?”

  “你傻啊,我都死了脸色能好看?”林淮没好气的回了我一句。

  我:“……”我特么竟然无言以对。

  “今天有点累,我就不陪你玩了。还有,许欢你这个蠢女人给老子记好了,长点脑子,老子说的话都要听!再不听打死你!”

  林淮估计是真的生气了,一口一个“老子”,连“打死我”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可能因为他脸长得太好看了,我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这样子有些孩子气的他,还有点可爱。

  便笑笑,摆摆手,示意他赶紧回去休息吧。

  林淮瞪了我一眼,下一秒,便原地消失了。

  现在面对这种“灵异”戏码,我已经波澜不惊了。

  反正也是在做梦。

  不过说来也奇怪,喝下那碗汤后,我的精神状态真的好了很多,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突然,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还来?

  梦里也搞这一出?

  我索性再次钻进被子里,蒙住头,眼不见为净。

  但是没想到,门外的敲门声再次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好像笃定房间里有人一样。

  我有些烦躁的拉下被子,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只求这个梦赶紧醒过来。

  “许欢!别装死!我知道你在家!赶紧开门!”

  我惊悚的望向门外,完全不敢置信。

  门外那颗脑袋为了害我,连房东的声音都模仿出来了?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