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豪门 > 总裁前夫不卸任
总裁前夫不卸任

总裁前夫不卸任

分类: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22

作者:一心一意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总裁前夫不卸任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总裁前夫不卸任介绍

小说总裁前夫不卸任,是由作者一心一意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凄美的旋律第二次响起的时候,叶艺舒缓缓闭上了眼睛,想象着女主角当时处境的绝望无助,轻启薄唇。她的声音细腻婉转,没有任何技巧的雕刻和运用,干净透亮,像是空谷里回响的绕梁余音,非常悦耳。两人的声线和嗓音各具特色,难决高下,到了第二段转音的时候,原本高潮的节奏戛然而止,她的声音低沉下来,如歌如泣,像是在诉说着自己的不安害怕一般,染着一丝哽咽。

书友点评:

《总裁前夫不卸任》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一心一意不要烂尾。

章节试看:

总裁前夫不卸任:剧组比舞

凄美的旋律第二次响起的时候,叶艺舒缓缓闭上了眼睛,想象着女主角当时处境的绝望无助,轻启薄唇。

她的声音细腻婉转,没有任何技巧的雕刻和运用,干净透亮,像是空谷里回响的绕梁余音,非常悦耳。

两人的声线和嗓音各具特色,难决高下,到了第二段转音的时候,原本高潮的节奏戛然而止,她的声音低沉下来,如歌如泣,像是在诉说着自己的不安害怕一般,染着一丝哽咽。

现场的众人被叶艺舒富有感情的的歌声给感染,不知何时不自觉地湿了眼眶,身临其境般沉浸在她歌声传达出的凄凉里,他们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幅幅画面,女主角知道自己被欺骗后的难过和受伤,被迫沦落风尘时的无奈决然。

一个鲜活有故事穿着一身亮红色纱裙的美丽女人在脑海里跳出来,画面感很足,女主活着每个人的脑中。

叶艺舒却丝毫感觉不到周围人的反应,她完全沉浸在歌词和剧本的意境里,表达着女主角的故事。

易新凯的视线落在女孩精致绝美的小脸上,她的声音感情辗转起伏,微风轻轻拂起她散落在耳边的碎发,她闭着眼睛,唱到动情处时纤长的姐妹微微攒动着,一身青色裙衫让人耳目一新,一股清新脱俗的仙气由内至外散发。

他不禁看呆了,原来她这么会唱歌,他却从来不知道,也对,她从来没在他面前唱过。

直到尾声结束了很久很久,四周都是一片寂静,一群听众的脸上满是疼痛的表情,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人群中不知时拍了下手掌,一群人跟着收回神,纷纷跟着他鼓起掌,是比刚才还要热烈的掌声。

“我都听哭了,她的声音好有感情,让我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跟着颤抖伤心。”

“对啊,听着她的声音我都感觉自己在听着一个故事一般,自己甚至参与到了这个故事里。”

有人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用手抹了一把眼泪。

高低胜负已经可以从听众的反应看出来,一首歌能做到流畅动人已经很不容易,郑蓉蓉就是处于这个阶段。

而歌曲的最高境界就是感情了,毕竟圈内从不缺各种音色和花样的好声音,缺的就是唱歌能真正打动人的歌手,唱歌的技巧后天可以培养学习,悦耳好听的声音千篇一律,而能让人产生画面感、层次感的声音却很少。

郑蓉蓉尽管不甘心,却没有说什么,她知道自己这局输了,还输得很惨。

不过没事,还有第二轮,跳舞可是她的强项,她有绝对的自信可以赢,自小就接受各种的舞蹈培训,加上妈妈是舞蹈老师,和出身名门、自小娇生惯养才学了两年舞蹈的叶艺舒相比,她更有阅历和经验,基础功更加扎实稳固。

紧接着第二轮开始了,抽签顺序已经是郑蓉蓉先开始。

绵长的伴奏音乐开始后,她的身体跟着旋律节奏舞动起来,姿势标准,动作优雅,线条优美,找不出任何毛病。

不过是一段几分钟的音乐,郑蓉蓉却充分展示出了她的多才多艺,在这几分钟里演示了各式舞蹈,她身段窈窕,体格风骚,扭个麻花、翻个跟斗、劈叉轻轻松松,仿若无骨一般舞姿灵活自如,每一个动作撩人而性感,舞蹈结合了霹雳舞、街舞、拉丁舞、踢踏舞等元素的特点,带来了一段精彩绝伦的表演,其中不少高难度动作让人大惊失色。

这段简短的舞蹈足见舞者柔软纤细的身段,过于流畅自然的动作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结果。

“太美了!”

“哇,太厉害了,那个动作怎么做得,感觉好难啊,看来郑小姐很有功底啊!”

郑蓉蓉在众人的夸奖声中缓缓走下台来,朝着叶艺舒的方向露出挑衅的目光。

“到你了。”

叶艺舒缓缓勾唇,脱下自己的鞋子放在一旁,在众人诧异惊讶的目光中赤脚缓缓走向舞台。

台下一时间炸开了,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可视线却不自觉地被女孩裸露在空气中素白纤细的一双玉足吸引。

她的一双小脚洁白无瑕,玲珑剔透,形状美好,指甲是饱满的贝壳形状,原来就连脚都可以生得这么美!

古文有云纤纤玉足,大概就是这样吧!

“可以开始了。”

随着叶艺舒轻点头,工作人员按下了播放键。

旋律一开始,她的嘴角缓缓勾起明媚迷人的浅淡笑意,微微扬起脑袋,一张明媚生辉的小脸沐浴在阳光里。

最开始她只是简单地扭动着肩膀和腰,只算得上特别基础的动作,不过她做得很是顺畅好看,很养眼。

郑蓉蓉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就这种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明明不会跳还非要出来逞强,只会丢人现眼罢了。

随着音乐的旋律变得轻快,节奏开始加快,台上的叶艺舒突然旋转起来,青色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优美旖旎的弧度。

盈盈一握的一张小纤腰旋转不停,细若弱柳扶风,她踮着脚尖,用脚趾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体态轻盈,飞舞一般,好似空中翩翩起舞的蝴蝶,古代有赵飞燕掌中跳舞,飘盈的体态也不过如此。

女孩雪白如玉的肌肤透明一般,暴露在空气中的额小腿和纤纤玉足,皮肤白藕洁白无瑕,宛如诗经中的窈窕淑女。

女孩毫不吝啬地将自己妩媚漂亮的一面表现出来,偶然还会朝着台下俏皮地眨动一只眼睛,脸上的笑容犹如绚丽绽放的娇艳玫瑰,她有种清纯无辜的魅惑,所谓的微微一笑很倾城说的就是这样。

突然一阵大风吹过,一旁的桃花树花斑纷纷坠落,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花香,清爽醉人,让人心旷神怡。

其中不少花瓣被风吹卷在空中一直飞舞盘旋着,跟随着微风的从空中缓缓坠落在地上,仿佛下了一场桃花雨,和叶艺舒舞蹈的动作相得益彰,她的头发和衣服上沾染着桃花,整个仿佛画中走出来的桃花仙子一般,美艳不可方物。

旁边的高级商务写字楼上,正在举行一场重要的国际会议。

中途的时候,任嘉修突然叫停。

他的视线落在某一处,刚刚叶艺舒的表演他都看到了。

她果然很聪明,优秀,他知道她一定会赢。

脑海里闪现出女孩十四寸的小蜂腰,身段柔软,他一只手臂就可以掌握住,突然很想她。

男人骨子里的劣根性被勾出来,她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样子有多勾人,让人想将她压在身下狠狠欺负。

“继续开会!”

他合上了文件,猩红的眼眸闭了闭,再睁开时已经清亮一片。

比赛还在继续中,观看的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呼声。

“哇,好美啊,国民女神啊!”

“是啊,这是什么舞蹈啊,她这样好像仙女下凡一样。”

易新凯的视线定睛在她身上,久久不能移开。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美的,却不想她有如此成熟妖媚的一面,朝着台下的男人不停抛媚眼,有多撩人。

那些男人的眼睛几乎都看直了,脑海里在想些什么,他不会不知道,就连他甚至都有了反应。

“蓉蓉,你输了。”

下台后叶艺舒穿上了鞋子,在大家仰慕钦佩的眼神中姿态高傲地走向郑蓉蓉,语气肯定。

“艺舒,女主角的性格你诠释得很好,不管唱歌的那种无助绝望,还是舞蹈里那种沦落风尘的妩媚都很好,很高兴能和你合作!”

在刚刚的比试中,陆晓对她打心底里欣赏起来。

她很聪明,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点并放大。

“新凯,怎么办,我真挺喜欢这个角色的,可惜艺舒不肯退让。”

输了比赛,失去了这样重要的一个角色,郑蓉蓉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转头见易新凯的视线紧盯着叶艺舒的侧脸,不由得更加恼火,可她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温柔地扯了扯易新凯的衣袖,用一双水漉漉的眸子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易新凯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竟然对着胡梦雪走了神,心里暗暗懊恼起来。

“蓉蓉,这次只是个偶然,别太在意。不管怎样,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放心,就算没有这部电影,你也一样会火起来,大红大紫,以后新凯之星的资源我会优先给你,只要有我在,想要跻身一线女星行列还不是迟早的事!”

他的手搭在郑蓉蓉的肩上,脑海里却不停地闪现出刚才看到的画面。

她真的是一个尤物!

“新凯,你真好!”

郑蓉蓉靠在易新凯的怀里,故作柔顺温和姿态。

虽然一开始她打着主意一定要拿下这个剧本的女主角,有着易新凯撑腰,本以为陆晓一定会买单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叶艺舒,又坏了她的好事。

好啊,她什么都喜欢和她争,不过没关心,新凯之星这几年发展迅猛,平台成熟,资源也是好到暴,有易新凯这么一个大树在,她不怕自己火不起来。

“傻瓜,你是我女朋友,我不对你谁对你好,以后别说这种傻话了。”

易新凯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

叶艺舒在刚才的比试中出了一身汗,她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抬头时却从镜子里看到郑蓉蓉的身影。

“叶艺舒,你别得意,别以为你可以赢得了我,今天不过是侥幸罢了。”

郑蓉蓉直接走了进来,在她旁边的位置站定,一反常态,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情绪。

总裁前夫不卸任: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是吗?既然是这样,你又何必这么大张旗鼓地过来警告我呢?听说人越是心虚的时候就越喜欢逞强来掩饰内心的惶恐不安,郑蓉蓉,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在害怕,难道你真的是?知道自己什么都比不过我,所以才这么恨?”

“叶艺舒,你给我闭嘴,不准再说了!别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从前我对你有几分敬意不过是因为你的身份罢了,如今你算什么东西,失去了你爸爸的倚靠在C市名媛圈子里什么都不算,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呵呵,这才是真相吧!

尽管心里早已有了主意,知道从前的姐妹情深都是伪装出来的,可亲口听她这么说,心还是缩了下。

她的眉眼间只剩下了冷意,言语极尽嘲讽之意,挑眉道。

“怎么,易新凯不在就装不下去了?”

郑蓉蓉漂亮的眼眸散发出阴狠恶毒的光芒,想到刚才易新凯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心里恶狠狠地咬牙。

“叶艺舒,新凯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别想再打他的主意,我爱了他那么多年,不会轻易放手!”

原来身边的闺蜜一直存着这种心思,如今总算是承认了,叶艺舒冷笑一声,嘴角勾起傲娇的弧度。

“呵呵,你看上的男人我才不稀罕,再说了,如果我真有心想抢的话,你觉得争得过我?郑蓉蓉,以前是我识人不清,把你当朋友,现在也不过不屑于和你玩那些无聊的把戏。世界上无聊的人太多了,如果每一个我都去花费心思应付,那真是要累死了。我和易新凯中间的矛盾,相信你从中挑拨得应该不少,不过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郑蓉蓉最讨厌的就是此刻她脸上高傲到不屑一顾的眼神,就算她如今早已不是什么公主名媛,却依旧瞧不起人。

她凭什么?

眼看着叶艺舒的身影快要走出洗手间门口,她急忙冲了过去,一把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

指甲深深掐进了她的皮肉里,几乎凹陷了进去,鲜血溢了出来,疼得她眼泪几乎是立马就彪了出来。

“放手,放手!给我放手!郑蓉蓉,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变态吗?”

实在不懂她存的是什么心思,竟然在洗手间直接动手。

叶艺舒甩了几下都没将她成功甩开,疼得整张脸几乎扭曲,鲜血沿着手臂滴落在地上,是真的疼。

郑蓉蓉小脸露出得意的笑容,尖锐的指甲更加用力,配上她眼里阴毒的眸光,似乎要将她的皮肉生生挖下来一块。

“这是你自找的,叶艺舒!”

“滚开~”

叶艺舒看到自己的肉翻了出来,真的是皮开肉绽。

怎么都摆脱不了她这个疯子的控制,为了自保情急之下只得用没有被她抓住的那一只手狠狠甩了郑蓉蓉一巴掌。

“啪~”地一声在洗手间里响起,清脆刺耳,出于自卫心理,那一巴掌用了很大的力气。

郑蓉蓉还想要上来掐她,出于情绪的愤怒和疼痛,叶艺舒将她往地上一把狠狠推去。

后者立马跌倒在地上,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立马就叫喊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

这时,原本紧闭的洗手间门被从外面给狠狠踹开了,轰然倒地。

易新凯着急地走了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郑蓉蓉立马就过去扶。

“蓉蓉,发生了什么事?”

“新凯。”

郑蓉蓉一头扎进了易新凯的怀里,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水汪汪地煞是惹人怜爱。

“艺舒刚才她和我说还爱着你,现在发现了你的号想要和你复合什么的,你也知道的,我一直爱着你,除了你以外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就想让她成全我们,不要再恨我,能原谅我,可她却打了我一巴掌,还将我推倒。”

她的脸上赫然五个手指印,非常显目清晰。

易新凯的眼里没想象中的有心疼和愤怒,反而闪过一丝惊喜,看向眼前的叶艺舒,有些震惊和错愕。

原来她还爱着他是吗?甚至为了他和郑蓉蓉在洗手间里争风吃醋,他就知道的,她肯定还没忘掉她!

女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她也是,还不肯承认!

虽然不屑于和她争论,可正常人都不能容忍自己被这样诬陷,出于愤怒她冷声争辩起来。

“郑蓉蓉,你说谎还真是不脸红,我从没见过脸皮比你更厚的人,明明是你先掐我的手腕,我才动手打得你。”

“不,事情不是这样,新凯,你相信我,我掐她只是出于自卫心理,你不会怪我吧?”

叶艺舒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颠倒是非,扭曲真相,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她刚才就是知道易新凯就在门外才故意上来对她有事掐又是抓的,目的就是逼她动手,然后倒打一耙。

刚才自己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了,这会冷静下来,想想不过是不在乎的人和事,何必嘛呢执着,反而显得自己特别无聊愚蠢,顿时她也没了继续纠缠下去的心思,从鼻腔里轻嗤了一声,捂住自己疼痛的胳膊,决绝地离开。

“新凯,新凯,新凯,呜呜呜,我的脸好疼啊~脚好像扭了,完全都不能动了。”

郑蓉蓉见叶艺舒都已经离开了,易新凯依然望着她离开的方向不动于忠,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声音委屈极了。

“蓉蓉。”

易新凯这才回过神来,收回视线,低头看向她,恍惚明白了什么,抬脚就冲了出去。

“新凯,新凯!”

他竟然就这么丢下了自己,去追叶艺舒,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男朋友该有安慰疼惜,更没有一点对叶艺舒的指责。

而且刚刚他的视线好像一直都在那个女人身上,现在他追出去,两人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行,她不能任由情况这样发展下去!

郑蓉蓉气到不行,艰难地起身想跟上去,可动了动,脚踝处生生地疼,钻心一般,又重重跌了回去。

这次她真的没骗人,脚扭了。

在走廊转交的地方,易新凯追上了叶艺舒,大掌一个用力就将她扯入了怀里。

“艺舒。”

他的视线落在叶艺舒流着血的手腕上,眸光流露出关切疼惜。

“你的手流血了,疼吗?”

叶艺舒不动声色地将他推开,脸色嘲讽。

“易总不陪着你善良干净的宝贝天使女朋友,怎么出来追我这种女人了,也不怕她误会?”

易新凯听她的语气,心里闪现出惊喜,眼神更是变得柔软下来。

“艺舒,别和我闹了嗯?我知道你还爱着我,这酸溜溜的语气这不是吃醋是什么,以前你做过的事我都可以不去计较,娱乐圈本来就乱,你一时禁不住金钱权利诱惑很正常。只要你像从前那样对我好,我就可以考虑去原谅你。”

叶艺舒惊讶了。

难不成他还自以为是地以为她在苦巴巴地祈求着他的原谅,这个男人这种时候,说话还是这么让人恶心!

她嗤笑了一声,语气不冷不热。

“易新凯,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在吃醋了?我叶艺舒再不堪也不会去吃回头草,而且既然决定了分手,就没想过会再和你继续纠缠下去,说实话,你和郑蓉蓉真心挺配的,不做一对简直太可惜了,既然你觉得我这么肮脏不堪,又何必一次次纠缠,我实在是配不上易总这样高贵的男人,不值得你去费心思,麻烦你高抬贵手以后看到我绕路!”

易新凯没想到这女人说话还是这么犀利,句句带刺,一点都不肯低头,立马沉下了脸。

“叶艺舒,我的忍耐也是有尺度的,闹过了就没意思了,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过了以后别再想我轻易原谅!”

她还是不肯服软认输吗?非要和他杠到底吗?

他的视线死死瞪着她。

“是吗?那我岂不是要谢谢易总你的慷慨不计较了?”

“但我好像不太需要,毕竟无关的人和事,何必搞得自己这么辛苦呢!抱歉,我还要去看剧本,麻烦让让!”

以前自己还真是傻,一直苦苦守着这种廉价而不对等的感情,指望着有一天他能发现自己的好。

还好,一切都没有错到底,叶艺舒轻笑了一声。

“叶艺舒!”

易新凯的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恨不得掐死这个嘴硬的女人,她的嘴里说出的话没有一句是他爱听的。

无关的人和事,才多久在她眼里他已经变成了无关的吗?

他的视线无意落在她右手手腕处的手链上,目光猛地顿住了。

之前她跳舞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只是当这是个普通首饰,现在仔细看来并不是,而是很珍贵的珠宝。

手链的材质晶莹剔透,在日光下散发出璀璨绚丽的光芒,这一款他在拍卖会上看到过。

当时主持人说这条手链的寓意是深爱。

不管其中的寓意如何,一个男人送女人手链的意义不言而喻,多少有些暧昧和亲密味道在里面。

“叶艺舒,看来你对付男人果然很有一套,那个姘头肯定被你迷得七荤八素的吧,送你这种东西?为了这个手链,没少上那个男人的床吧?怎么,宁愿讨好别的老男人,也不肯和我复合?”

易新凯的眉头因为愤怒狠狠蹙了起来,整张脸胀红一片,他猛地抓住叶艺舒的肩膀,用几乎要掐断的力道。

“你胡说什么!”

叶艺舒的眼底满是反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条手链是任嘉修送的,她也不知道有什么特别之处。

易新凯嘲讽地勾唇。

“呵呵,真会装纯,差点又被骗了。其实吧,我能给你更好地,只要你好好求我,捧红你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是谁送给她的?她又有了新欢?也对,她的品性本就放浪,早已不足为奇了,可心口却一阵一阵紧缩着。

“易新凯,你特么是不是有病,还是精神分裂?我真怀疑你变态了,一边嘴里说着喜欢郑蓉蓉,一边又对我各种纠缠讽刺,这样是不是很能满足你病态扭曲的心理,如果是这样我建议你去看下心理医生。”

叶艺舒对他的冷嘲热讽已经习以为常,语气也丝毫不以为意。

“新凯,新凯!”

这时郑蓉蓉一瘸一拐地扶着墙壁走了出来。

“你女朋友来了,你应该不想她继续误会吧?”

叶艺舒抽出自己被他抓住的手,往前头也不回地走去。

郑蓉蓉已经追了上来,挽住易新凯的手臂,将眼底的异样情绪掩盖,换上了温柔的语气。

“新凯,我的脚好疼,刚才看你那么愤怒地追出来,生怕你是为了给我出气愤怒之下伤害了艺舒所以就追出来了。刚才艺舒她应该不是故意的,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妹感情,我一直很珍惜这份情谊,不想和她之间的误会更加深。”

郑蓉蓉心里的怒火早已翻涌,很想大声指责他让他给个解释,可还是出于理智强忍了下来。

她太了解易新凯的性格,他过于大男子主义,爱面子,去指责他反而结果只会适得其反,闹得双方不好看。

相反,他很吃小女人一套,只能顺着他才行。

“蓉蓉,她那样对你,你还处处为了她着想,你总是这么善良坚韧,才会总是被欺负,受这么多委屈。”

易新凯果然感动于她的话。

“新凯,我和艺舒这么多年朋友,这点疼不算什么,只是我不想我们三个人之间有什么嫌隙产生才行。”

“你真好,傻瓜!”

易新凯将她搂在了怀里。

想到她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再想到自己刚才为了叶艺舒失控的情绪,心里不由得自责。

这么好的女孩他不去珍惜,为什么总是一次次地想起那个女人!她那么可恶自私残忍放荡!

“我想回家了。”

郑蓉蓉的声音更加甜糯柔软。

“好,我抱你!”

易新凯一个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郑蓉蓉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往他的怀里钻去,装娇羞状。

小说《总裁前夫不卸任》 第14章 剧组比舞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