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8 12:10:30

作者:知秋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介绍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小说情节波澜壮阔,知秋主要说的是:“你又不知道要放到什么程度,万一没毒死反而被自己放血过多而死,多冤!”红雪毒舌的说。“可这里这么黑,你也看不清楚啊!”男人并没有生气,反而好心情地多说了几个字。“我有办法。”红雪还是惜字如金,又过了一会儿,男人只觉得伤口上凉凉的,浑身也轻快了很多。“草药我敷上了,你自己包扎。”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红雪就坐到一旁,用刚才采来的止痛和止血的草药在自己身上包扎,反正天已经黑了,别人也看不到自己在干什么。

书友点评:

第一次给一本书写书评,看了不少小说,但是,作者知秋写的《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这本书像一股清流,超甜但又很细致,人物感情刻画都很真实,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

章节试看: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狡炸的男人

突然,一道冷洌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谁?”

“你受伤了?还倒霉地被毒蛇咬到了?”红雪并不回答对方的问题,语气间尽是笃定和幸灾乐祸。

“你怎么知道?”陈鹏飞讶然,这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稚嫩,年纪应该不大,却连看都不看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伤?是蒙的?还是……

“现在只有我能救你!”红雪狂妄地宣布,依旧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等了一分钟左右,没有听到男人的回答,红雪冷然地一笑,转身打算离开。

心里不禁有点鄙视自己:江红雪啊江红雪,你怎么变得多管闲事了?难道是穿越让你连性格都改变了?

正想着,手腕上突然多了一只粗糙的大手:“你怎么救我?”

“放开!”红雪狠狠地一甩,冰冷地吐出两个字:“等着!”

不一会儿,她重新回到男人身边,准确无误地把一株草药递到他面前,没好气地命令:“吃下去!”

“什么?”

“解毒的草药。”

“……”

“拿来!”

“什么?”

“匕首。”红雪说话极为简略。

“干什么?”男人话气中有了一丝谨慎和防备,说话却也简略之极。

“放毒血!”简略到没有一个字的废话。

男人的嘴角在黑夜里忍不住抽了抽,从身上抽出匕首递过去。他是第一次遇到比自己说话还简单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听上去很小的女人或者说是女孩子更为恰当一点。

红雪接过匕首,准确无误地在男人被蛇咬过的地方划了个十字,双手用力的按压,只是她这一用力,全身上下都疼了起来,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你也受伤了?”男人疑惑地问。

“外伤,死不了。”红雪没好气地说。言下之意,你这伤是要死人的。

“的确。”男人的语气里似有一丝笑意:“我自己来吧。”

“你又不知道要放到什么程度,万一没毒死反而被自己放血过多而死,多冤!”红雪毒舌的说。

“可这里这么黑,你也看不清楚啊!”男人并没有生气,反而好心情地多说了几个字。

“我有办法。”红雪还是惜字如金,又过了一会儿,男人只觉得伤口上凉凉的,浑身也轻快了很多。

“草药我敷上了,你自己包扎。”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

红雪就坐到一旁,用刚才采来的止痛和止血的草药在自己身上包扎,反正天已经黑了,别人也看不到自己在干什么。

男人包扎好自己的伤口,只听空气中传来布帛撕裂的声音,忍不住问:“你在包扎伤口吗?”

“不然怎么样?还要劳动你的大架么?”红雪呛声。这男人就算会包扎,也不知道自己伤在哪里,有什么用!

“……”这小姑娘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叫陈鹏飞,你叫什么?”

“江红雪。”

“江红雪?红叶村的江红雪?”男人的声音再也保持不了淡定了,几乎是惊叫出声。

“应该没错吧。”红雪不在意地说。没想到原主的名字还挺有名的,连这个异常冷静的男人都不淡定了。她有点恶趣味地想。

“你怎么会在这儿?还受了伤?”男人这会儿好像跟刚才判若两人,话也多起来了。

“被人打的!”红雪只回答了后半句,包好最后一个伤口,站起身道:“我走了,你要是不怕再被蛇咬,就继续呆在这儿吧。”

说完转身就走,许是她转身的副度太大,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送你回去吧!”男人也站起来,也不等红雪同意,就把她甩上的背。

“哎,你这人……”红雪挣扎了一下,浑身就更痛了,忍不住心里把张,林,李,包括眼前的这位陈家的祖宗问候了一遍,这些人下手也太重了。

“又被家人打了,这回是因为什么?”刚才的冰山男化身成了八卦小分队队长。

“半路逃婚。”红雪没感觉到男人的恶意,正好也需要个渲泄口。

“是不愿意他们把你卖了吧!”男人显然很了解江家的那些人,轻描淡写地说:“你反抗,所以他们打你。你娘她们应该还不知道吧!”

“你——是什么人?”这回轮到红雪谨慎了。

“你家的事,村里人都知道。”

“你也是红叶村的?”红雪眉头微皱:怎么这么倒霉,竟遇到一个同村的,他不会把自己的事说出去吧?

“我是村里的猎户,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陈鹏飞像是会读心术一样:“我倒是很奇怪你怎么能在黑夜里判断出我中了蛇毒,还能精确地找到清毒的草药和我的伤口?”

显然,陈鹏飞是想拿这个作条件。

红雪暗骂了声“奸诈”,无奈地说:“我闻出来的,你身上还有别的伤口,不过已经上过药了。”

“从没听说过,江红雪居然长了个狗鼻子。”男人调侃道。

“……”红雪满头黑线,狗鼻子?谁家的狗能分辨蛇毒和草药?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死男人居然骂自己是狗,真是婶婶能忍叔叔也忍不了了。

“我也没听说过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坏人呢!”红雪顶了一句。

其实原主的记忆里是有个以打猎为生的外来户,而且还是个伤兵。只不过她故意那么说:“坏人又不会承认自己是坏人!”

当即从男人的后背上跳下来,也顾不得摔疼的屁股,气鼓鼓地说:“我不要你送了,只要你记得刚才说过替我保密的话就行了。”

“哼,我可不是那些长舌妇。”此地离村子也不远了,陈鹏飞也没执意要送,只站在原地轻哼了一声。

红雪暗暗抽了抽嘴角:不是长舌妇?也不知道刚才是哪个男人那么八卦!

不过现在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还是先回家要紧,这么晚都没回去,不知道原主的娘急成什么样了。

这时江家的大门早已关了,不过红雪在原主的记得周氏住的厢房后有一段围墙塌了一个角,自己可以从那里直接进去。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空间初现

陈鹏飞站在原地,看着红雪有些坚难的步子,忍住上去帮忙的冲动,不错眼地看着她瘦小的背影,直到目送她钻进江家,才举步离开。

红雪一进房间,就听见妇人的压抑地哭声。

循着声音走过去,细小的胳膊搭在周氏身上,小声地唤道:“娘,我回来了。”

“雪儿,是我的雪儿吗?”红雪立即被一双粗糙的大手紧紧拉住,仿佛不这样,下一秒她又会不见了一样。

“是的,是我,娘我回来了。”红雪庆幸现在屋里的一片漆黑,要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陌生的妇人。

突然,红雪觉得脸颊上一痛,有点不可置信地捂着脸问:“娘,你干嘛打我?”

“说,你怎么会这么晚回来?知不知道娘会着急啊?啊?”周氏厉声说,语气里还带有哽咽。

当她听自家婆婆说,雪儿自愿嫁到洪老爷家当通房时,她觉得整个天都塌了,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为了贪图钱财这么糟贱自己。

可是婆婆和两个嫂子的言词凿凿又让她心中不安,更可怕的是,雪儿那么晚了还没回来,她的心也随着天色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娘,他们怎么对你说的?”这个他们当然是指江老太几人。

“你奶说你自愿嫁给洪老爷当通房,娘心里自是一百个不信,可是你这晚都没回来,娘心里……”

“娘,您相信他们说的话吗?”红雪心下冷笑:自愿?自愿用得着绑着进花轿?若不是原主自己藏了块尖石头,这会儿她恐怕真的被送进洪家了吧!

周氏摇头,又想到女儿根本看不清自己的动作,便说道:“娘当然不信。”

紧接着却又谨慎地问:“那你去哪儿了,傍晚你奶让你姑姑叫我一起去菜地帮忙,回来就不见你了,娘心里慌啊!”

原来如此!

红雪心中了然,调开周氏,其他几个孩子就不足为惧了。

张氏真是计算的好周密啊!只是她千算万算也不会算到,原来的懦弱没脾气的江红雪会半路逃走,更没想到,阴差阳错间会把原主打死,换来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

当下,红雪一字不漏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其中省略了与陈鹏飞相遇的事。

“什么?三十两!”周氏听了两眼冒火:“我嫁过来给他们当牛做马,现在居然还想把我的女儿卖了,不行我要找他们算帐去!”

周氏激烈的反应倒是把红雪吓了一跳。

一脸懵逼地看着周氏:这是什么情况?

穿越小说里不是都说,穿越女都有一大帮极品亲戚和一对包子父母的吗?怎么她现在的娘亲却有这么火爆的脾气?

红雪初来乍到,还不了解周氏。

其实若到红叶村打听一下,谁家的媳妇脾气最好?没有一个人不说是江家的周氏,人家不但脾性好,还认文断字。

要不是江家的老三江在安也是个秀才,大家都会说是江家高攀了周氏。

只是有一点,几个孩子是周氏的逆鳞,若是有人欺负她的孩子,她立时会化身最强悍的泼妇。当然,这也不能说她不讲理,至少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她不会管。

“娘,现在都那么晚了,就别去了吧,我身上还疼着呢,肚子也饿了。”红雪无法,只好拉着周氏撒娇。

天啊,地啊,原谅她一个大龄女汉子说出那么肉麻的话吧,实在是这个娘亲给她的震憾太大了。

周氏一听这话,立即化身最温柔的娘亲,扶红雪躺下:“你先躺会,娘去打点热水来给你捂一捂,再给你弄点吃的。”

“怪不得今天晚饭时,他们送来三大碗面,原来是心虚了啊。”周氏冷笑道:“雪儿别怕,有娘在,谁都欺负不了你们姐弟。”

红雪心中暗自苦笑:我亲爱的娘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怕他们了,我明明是怕你好吗?你这画风实在是……不过有这样的娘,应该不是坏事情!怪不得那陈鹏飞会说那样的话。

周氏出去之后,红雪躺在床上,看着有些破的屋顶,再转眼看看空荡荡的屋子,叹了口气。

这床板好硬,她好想念前世松软的席梦思大床,还有柔软的棉被,哪像现在自己身上的这条,盖得住头,盖不到脚,还又硬又薄。

只是来都来了,又不能回去,只能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点……

想着想着,红雪慢慢地睡着了,梦境中,她感觉身下有泥土,不止这样,她甚至觉得自己能清晰地闻到了泥土的味道!

怎么回事?

红雪瞬地一惊,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真的躺在一块土地上!

她一骨碌坐了起来,好奇怪!连身上的伤也不怎么疼了!要不是还有一些青紫的痕迹在,她几乎以为那顿打根本就没有挨过。

自己身下的这块土地是黑色的,大约有十平方左右,土地的一头有一个小小的水池,也就五六平方那么大,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这……这是……”

红雪的智商瞬间彻底离开出走了,“不会是又穿越了吧?”她苦笑着低喃。

脑子里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眼前的景物又一变,这回她仍旧躺在破败的屋子里,身上还是那条又硬又薄的被子。

“还好没有再穿到什么莫明其妙的地方去。”红雪一脸庆幸,不然真要穿到那个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撑几天。

等等!不是穿越,那刚刚的梦境怎么会那么真实?

红雪甚至还在衣服上发现一些属于那块土地上的黑土。

那是……那是真实存在的?

那难道那里就是网文小说里杜撰出来的空间?

是了,原本自己以为穿越这种事也是那些写小说的人杜撰出来的,现在还不是真的碰到了!那这个空间为什么就不可以真实存在呢?

只是自己怎么才能再进这个空间呢?她仔细想着之前发生的每一件事。

可是想了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自己睡着之前想的是前世的床和被子,之后就模模糊糊睡着了,然后就发现在空间了。

难道每次进去都要想原先的床和被子?这也太奇怪了点吧?

而且现在自己也想了,可是人却还是好端端地躺在这木板床上!

不是这个,那是什么?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