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
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

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3-25 11:59:50

作者:梦筱宸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介绍

最新小说《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是梦筱宸的书,主要内容为:这一刻的爷爷,彻底颠覆了我对他的认识,站在原地手足无措,老泪纵横,那种自责更是让我感到心痛。“大山子,这女娃阴九历出生注定了是鬼命,就算不嫁给那恶鬼,她也活不过十九岁,不过如果嫁了,那没准还能破了这劫数……”“而且那恶鬼,也不是真恶,否则就凭他的道行,就算我出手,也是白搭!那恶鬼要借着女娃重出活人棺,这女娃要借他续命,其实这冥婚,可以结!”

书友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梦筱宸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章节试看:

4-冥婚

相比起爷爷的反应,老瞎子显得要淡然很多,不过在他的脸上,也透着一丝无奈。

“那大海哥,怎么办?阿瑾可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那孽障给害了吧?”

听到老瞎子的话,爷爷突然变得有些慌乱。

“办法肯定是有的,你忘了这女娃刚才说了什么吗?那鬼要的是这女娃嫁给他,女娃嫁给他,至少不会死……”

拍了怕爷爷的肩膀,老瞎子仰着头,不知在思索什么。

“什么!你让我孙女嫁给那恶鬼!你这个老东西,安得什么心!”

这是我看到爷爷第一次失态,扯着嗓子直接唾沫横飞指着老瞎子骂道。

“哼!大山子,我也给你说实话,这女娃要是不嫁给他,她活不过十九岁!”

对于爷爷的失态,老瞎子的反应虽然很平淡,但是却让我整个人不寒而栗,就连爷爷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

“那怎么办……我白山镇了这么多年的死人,总不能让我孙女嫁给一个死人吧……”

这一刻的爷爷,彻底颠覆了我对他的认识,站在原地手足无措,老泪纵横,那种自责更是让我感到心痛。

“大山子,这女娃阴九历出生注定了是鬼命,就算不嫁给那恶鬼,她也活不过十九岁,不过如果嫁了,那没准还能破了这劫数……”

“而且那恶鬼,也不是真恶,否则就凭他的道行,就算我出手,也是白搭!那恶鬼要借着女娃重出活人棺,这女娃要借他续命,其实这冥婚,可以结!”

老瞎子在说这些话时,我明显注意到,爷爷紧缩的眉头正逐渐舒展开。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但是爷爷和老瞎子的对话,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好像要真的嫁给那恶鬼,如果不嫁,貌似真的活不过十九岁……

“好!”

“这冥婚可以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在老瞎子的话说完之后,爷爷似乎下定了决心,但是语气却为之一顿。

“什么条件?”

随着爷爷的话,一个声音响起的同时,我的脸色却猛地一变,因为这声音不是老瞎子的……

“我要你发下鬼誓,今生今世,忠于我家阿瑾,不得背叛,否则神魂俱灭!”

爷爷看着突然出现的男鬼,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

男鬼在青天白日下出现,面对爷爷和老瞎子,脸上的表情邪肆如往常。

他不用让,直接坐在桌边,姿态高雅,举止有范。

身上还是那身一成不变的黑色中山装。

如果忽略了他脸上的邪肆和冷酷,他倒是一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可是,就算他再怎么掩饰,伪装,都改变不了他为了逼我嫁给他,不择手段的残害普通人性命这件事!

男鬼对于爷爷的要求,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立下鬼誓:“鬼神在上,我封云擎在此立誓,今生今世,忠于吾妻白瑾,如有违背,魂飞魄散!”

见到他这样干脆的立誓,爷爷凝重的表情,放松下来。

人立誓言,哪有几个人能遵守的,大多的山盟海誓,就是一个笑话。

但鬼以鬼神立誓不同,那是下达地狱,直接惊动了阎罗王,不违背不会有半点作用,一旦违背,他必魂飞魄散!

这个鬼的名字,原来叫封云擎。

老瞎子一拍桌子,“既然都同意了,那今天晚上,就给你们准备拜堂成亲。”

“谁说都同意了,我没有同意!”

“阿瑾!”

爷爷对我低喝一声,神情有些紧张的,看着封云擎。

“这不是可以胡闹的事,这门亲事,爷爷已经应下了,今天晚上,你和云擎拜堂成亲。”

爷爷的话音里。对封云擎多了几分亲近,称呼都变了。

“爷爷,他杀了狗蛋!”

我忘不了,李狗蛋是因为受我的连累,才死在了他的手里。

他死了,那我现在答应他,算什么?

为了自己活命,害他人没了性命,我良心难安!

“阿瑾,狗蛋不是云擎杀得。”老瞎子开口说道,“那是狗蛋自己的命,他命中有这一个死劫,如果能够闯过去,就能一生平安,可惜,他没有闯过去……”

老瞎子的语气里,带着惋惜,却并没有太多悲伤的语气。

或许,是因为他曾经经历了太多生死,已经看破。

就连爷爷,也是一样。

对于爷爷的过去,还有老瞎子的过去,之前他们交谈的时候,多多少少的透露出了一些。

或许,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既然知道了李狗蛋并不是封云擎杀的,对这门亲事,我也不再反对。

当天晚上,就由老瞎子和爷爷一起,给我和封云擎举行了冥婚。

我穿上凤冠霞帔,盖上红盖头,然后由爷爷领出去,站在中堂。

身边站着封云擎,就算红盖头盖着头,也能感觉到,他的方位。

他的存在感太强,身上带着一种压迫气息,哪怕刻意收敛,还是有些震慑人。

老瞎子当主婚人,让我们先按照古代成婚的仪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之后,又签下了阴婚文书,在鬼神牌位前焚烧,将阴婚的请求,送达地府。

自此,我白瑾就成了一个已婚人士,而我的老公,还是一个鬼!

我的卧室被简单的装饰了一下,有些新房的模样,但因为时间紧急,并没有太细致。

封云擎掀开我的盖头,我已经紧张的全身都绷紧。

洞房夜,他不会真的要和我‘洞房’吧!

之前他对我做了那么多事,现在我和他成了真正的夫妻,他没有理由再放过我吧……

可是,我真的很怕,一点都不想!

“阿瑾,你在怕什么?”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到换了一身红色新郎装的封云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他结婚,他素来冷酷狠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清浅的笑意。

他本来容貌出色,这一笑,更是俊美的让人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没……什么……”

我脸上一红,暗暗唾骂自己的没出息,就这么被他的一张脸给迷惑了。

“真的没什么?”

“嗯……”

“既然没什么。”他低浅的笑,“那,我们是不是该做洞房中该做的事了。”

他顺势推到我。手放在我的衣服扣子上。

“不要……”我慌张的按住他的手,惊慌失措的眼眸对上他那双暗沉中透着几分戏虐的眼睛,“你给我一个接受的过程,我都是你的人了,你不会急在这一时吧!”

“你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好不好……”

我是真的怕啊。

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希望他能心软一些,放过我。

我以为他不会理我的请求,就像之前,不管我怎么求他,他都不为所动,现在只是有一点侥幸。

没想到,他的手,竟然真的停住了。

“你需要多久的准备时间?”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的意思,是同意了?!

“我没有太多的耐心,等你太久。阿瑾,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们早晚要在一起。”

封云擎的手,没有再解我的衣服,改为轻柔的抚-摸。

“我会很快准备好,你别强迫我!”

“嗯,乖。”他在我的头顶上拍了两下,收回手,身体倾斜,靠在床边,“你睡觉吧,我不动你。”

封云擎闭着眼眸,过分白皙的俊脸,笼罩着一层淡漠,看不出他的情绪。

我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闭着眼睛想要睡觉,可是明知道身边有鬼,我哪里睡得着。

不时的偷偷的睁开眼看他一眼,又马上闭上,如此几次之后,再一次偷偷睁开眼看他,却对上了他那双深邃的黑眸。

“睡不着?”

“嗯……”我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包的尴尬,小声的答应了一声。

“那你想干嘛。”他直起身体,然后倾身靠近我。

我想了想,“你能跟我说说,你的事吗?好歹我们都结婚了,我不能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啊。”

封云擎的表情,在我说完这段话之后,开始慢慢阴沉下来。

身上冒出森然的冷意,空气中的压力不断增加。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你别生气……”

我害怕的看着他,慌张的说:“我不问了……”

封云擎身上的气息,缓缓的收回,他拧了下眉,低声问道:“你想知道?”

“不,我不想知道了……”我哪里还敢有这个好奇心,来问他过去。

只要他不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你想知道,为夫可以告诉你……”

5-公车咸猪手

封云擎淡淡说道:“如果你想知道,为夫可以告诉你……”

“毕竟你和我以后是夫妻,有些秘密,早晚也要摊开。”

我咽了一口唾沫,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容,“如果你觉得为难,就不用说了……我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

就是有,也要掐死!

好奇心害死猫,为了能活的安稳些,我还是不去探讨他的秘密。

那些秘密于我而言,或许就是催命符!

“真的不听?”他冰凉的手指抚在我的眉眼上,一点一点的下滑,直到停在我的嘴角。

冰凉的指尖移开,然后按在了我的唇瓣上。

我眨了下眼,鼓起勇气把他放在唇上的手移开,“那个,我觉得我的承受能力有点差,你一下告诉我那么多事情会吃不消,还是从以后的相处中,慢慢的熟悉彼此的好……”

封云擎顺势把手放在我的胸口,轻轻揉捏,“如此也好。”

咬住嘴唇,才没让那羞人的声音溢出来,我连忙按住他的手,恼怒道:“把你的手拿开,我要睡觉了!”

这几天被他蹂躏,整个身体就像散架一般。

尤其是胸口,那是他的重点袭击的目标,几天拿下来,都肿了一圈似的,又涨又痛,十分的敏感。

封云擎的手抽出来,直接顺着我的衣服下摆钻进去,更加得寸进尺的肆意揉捏,“洞房花烛夜你不许为夫碰,为夫忍了,这点福利若是都不给我,娘子你于心何忍!”

他的手没有轻重,一个大力下,我痛得直皱眉头,抬脚向他踹过去:“滚蛋!”

特么的,痛死了!

“哈哈哈……”

我自然是踹不到他,还没碰到他呢,他的身影虚化,我踢了空。

我都要痛死了,他居然还笑!

委屈的咬着嘴唇,恼怒的瞪他一眼,转过身把后背留给他、

冰凉的身体又贴过来,他没有再乱来,伸长手臂,把我抱进他的怀里,轻声道:“时间不早了,阿瑾你早点休息吧。”

身体微微僵硬,深吸了一口气,我闷声说道:“那你不许再闹我!”

“好……”

……

本以为这一夜会很难睡好,结果一觉醒来,天色早就大量,而我身上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感觉。

原本因为这么长时间的提心吊胆和失眠,休息不好造成的身体不适,经过这一晚,通通消失,整个人轻松的骨肉都轻了几分。

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我向旁边看了一眼。

封云擎人呢?

不对,鬼呢?

他怎么不在?

在房间里扫视一遍,真的没有……

难道是因为白天太阳出来了,所以藏起来了?

不过我记得他好像并不怕太阳光吧,白天他也有出现过……

抓抓头发,穿上拖鞋,揉着眼向外走,却看到外间屋里,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交谈正欢!

“爷爷。”我走过去叫了一声,瞥一眼封云擎那张俊脸,想到我们现在的关系,不情愿的叫道:“封云擎。”

刚刚还相谈甚欢的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一起闭嘴,还同时转头看着我,露出笑容。

爷爷对我笑也就算了,为什么封云擎还对我笑?笑的还那么高深莫测的模样!

被他们两个笑的我有点不自在,狐疑的问:“我脸上有东西??”

一老一少又很有默契的同时回答:“没有。”

“那你们再笑什么?”

爷爷拉起我的手,粗粝的大掌细细的在我的手掌上摩擦,又拉过封云擎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一副把我交给他的姿态,笑呵呵的说:“阿瑾,以后你身边多了一个保护你的存在,爷爷是替你高兴。”

爷爷是真的高兴,高兴的笑开花,连眼角那深深的鱼尾纹都笑的挤在了一起。

封云擎满脸认真的表态:“爷爷你放心,阿瑾是我的妻,以后我会好好的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虽然我有点难以接受,自己嫁给了一个鬼,可这个鬼有颜值,有身材,还许下这样的承诺……

不可能不感动!

本来对他的抗拒,似乎松懈了很多。

爷爷笑的合不拢嘴,不住的说好。

解决了我十九岁死劫的问题,爷爷看起来轻松了很多,脸上的笑容变多,也不催促我离开,赶我回城,大有让我陪他一直到开学的意思。

这么多年没能来看他,我也舍不得这么早回去,反正假期还有几天,干脆一直住到开学的前一天,才从县里返回城里的小姑家。

临走的时候,爷爷欲言又止,目光担忧的看向我挂在脖子上的小葫芦。

小葫芦里面是封云擎。

他是鬼体,不能长时间在人间游荡,尤其是不能在太阳下太久,会对他造成损伤。

爷爷和大海爷爷做法,把妈妈留给我的玉葫芦改成他暂时栖身的地方,这样既方便他保护我,也能让他一直留在人间。

“阿瑾,云擎的事,一定要少让别人知道,大隐隐于世,你不知道哪个人是真正的高人,万一暴露了你冥婚的身份,还有云擎的存在,很可能会给你们两口子带来危险……”

“我知道了,一定会注意!”我握着爷爷的手,不住地点头。

爷爷舒了口气,拍拍我的手背,欣慰的笑了笑。

“爷爷,我不在的时候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太劳累了,您的身子骨不比以前,要多注意休息……”

他打断我的话,“行了阿瑾,你说的这些爷爷都知道,赶紧上车吧。”

“哎……”我答应一声,一步三回头的上了车。

上了车,没多久车子就发动了,透过车窗,看到爷爷在外面对我不断摆手,连忙冲他挥挥手,大喊道:“爷爷,你回去吧,照顾好自己啊!”

视线里,爷爷的身影不断变小,我心情压抑的抱着背包。

如果不用上学,真想多在这里陪他一段时间……

从县里回城里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估计要有六七个小时,很多人都会在车上睡觉来度过。

我也不例外。

只是睡了没多久,就被人摸醒了!

客车上是双人座,我坐在最后面,里面靠窗的位子,外面坐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看起来听老实人的模样,现在他的手,却在我的大腿下面摸索!

我睁开眼,动了一下腿,向里面错了一些。

公交车上咸猪手那么泛滥,我在城里乘公交都没有遇到,在这个小客车上,居然遇上了!

在网上看的实例多,都是提倡女人要学会强势,不能姑息,不能忍气吞声,因为越是这样,就越助长那些坏人的嚣张气焰。

那个中年男人看到我醒了,还向里躲了些,身子紧跟着向里面挤,想要把我挤在里面,靠的更近。

我皱着眉头,大声道:“麻烦你向外面做点,你那么还有空余,别挤我了!”

车里的人大多在睡觉,我这一嗓子,几个睡觉轻的都被惊醒,各种不满的目光全都看过来。嘴里还嘀咕着,似乎是指责我的话语。

不过这就是我想要的,吸引别人的注意,给他压力,让他不敢再胡乱来。

中年男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向外挪了一点,靠在座椅靠背上假寐。

轻呼了口气,从包里拿出手机。

觉是不敢再睡了,万一等我睡着,他又乱来怎么办。

打开手机上的小游戏,低头玩起来。

过了几分钟,车里的人,该睡的又睡了过去。

中年男人从他放在腿上的包里拿出一个弹簧刀推出刀尖抵在我的腰上。

他压低声音,恶声恶气说:“别出声,这刀子可不长眼,敢张扬,就在你身上扎个窟窿!”

尖锐的刀尖抵在腰间,我的身体一下僵硬,把视线从手机转移到他拿到的手。

我不敢大声,怕激起他的凶性,小声道:“你别乱来,这是犯罪,你不怕被警察抓吗……”

中年男人阴沉的哼道:“我本来就是逃犯,你觉得我还怕多一个罪名?!”

我一下急了:“我又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对付我!”

他是在逃犯人肯定不是善茬,如果是普通的色狼,我还有胆子去反抗。

可面对这样丧心病狂的人,有点胆寒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碰女人了,想要发泄。算你倒霉,整辆车就你年轻漂亮。”

他的手穿过我的腰,看似亲密的动作,只有我知道,他这样做的用意。

他的刀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紧紧帖着我的肌肤……

“不想死,就乖乖听话。”他压低声音,在我的耳边凶狠的威胁。

“停车,我女儿肚子疼呢,可能要跑肚,让我们下车!”

客车在路边停下,我被他挟持着,从客车上下来。

无助的看着客车在我们下来之后重新开走,留下呛人的尾气,一眨眼跑出多远。

他把我拖到树林里,猴急的开始脱我的衣服,我想反抗,又忌惮他手里的弹簧刀,只能不断向后躲。

“老实点!”他抡起巴掌在我脸上扇了一巴掌,打得我眼前冒金星,整个人都蒙了。

屈辱和害怕,让我忍不住哭起来。

不敢再躲,可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我几乎要崩溃……

小说《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 第4章 冥婚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