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异案调查局
异案调查局

异案调查局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1-30 15:24:37

作者:沧浪长歌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异案调查局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异案调查局介绍

在《异案调查局》里面是一波三折,沧浪长歌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刘明点头,“衣物内只有十几元零钱,没发现其他的东西。” “我是说衣服的款式。” “款式?说来也挺奇怪,这天气死者身上穿的是羽绒服,还有点破。” 羽绒服…七米长的电缆…没有被完全消化掉的酒精…… 我立刻说,“我已经推断出大体的经过了。死者在山里居住,现在虽然是夏季,但山里的气候昼夜温差巨大,温度普遍比市里要低上几度,但到了夜间温差就会更大。所以死者晚上穿上了羽绒服,作案工具就是这根电缆,凶手用电缆将死者捆绑住,因为死者穿着很厚实,电缆线只会束缚行动,而不会在死者皮肤上留下任何痕迹。凶手将死者绑住以后,就将死者按在水里,不管死者怎么挣扎也没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被呛死。这也是为什么临死前眼睑呈睁开状态的原因。”

书友点评:

《异案调查局》的文章不够生动,细节描写有点少。故事本身还是不错的,继续努力吧!

章节试看:

案件真凶-沧浪长歌

  听到这里,我心里基本上有了定论,唐依心照不宣的看了我一眼。

  张霞在撒谎,并且有很大可能性是害死周祖的真凶。但是我和唐依通过眼神的交流,决定暂时不打草惊蛇。不找张霞的麻烦。

  刑侦破案,程序是繁琐的。哪怕你可以戳穿嫌疑人在说谎,但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能结案定罪。过去的老衙门的屈打成招,早就已经淘汰。

  不过我并不急,因为文昊和曾泰已经折返到张霞家里寻找证据了,不出意外,现在他们已经在回警局的路上了。

  这时唐依接了个电话,是法医科的刘明打来的,她拿起电话就出去了。

  一会儿,唐依在门外叫了我一声,我起身对张霞说:“稍等下。”

  张霞坐在椅子上点头,表情很不自然。

  “刘明解剖结果出来了,和你分析的一样,他不是醉酒死亡。”

  我并不意外,继续问结果是什么?

  “死者血液中有少量酒精成分,胃液提取物中含有大量酒精,却没有食物残渣,但死因确实是溺水身亡。因为在死者的胸前和气管里有大量水分。”

  “胃里有大量酒精,没有食物残渣,但血液里面没有多少酒精,这代表什么?”

  我眉头皱起来。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死者喝了酒以后,没有多长时间就溺水,人体死亡以后,器官在一定时间内不会停止工作,所以他的消化系统和肝脏肾脏在他溺死以后还分解了小部分的酒精。”

  我点头,对唐依的分析表示认可,“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可能,死者是先溺水死亡以后又喝了酒。”

  我仔细回想着昨天周祖的神态,果断的排除了第一种假设。因为第一种假设是自杀,而周祖昨天的情绪一直很不错,他没有理由忽然喝下那么多白酒,然后跳水自杀。可第二种假设显然也不可能,哪有已经淹死了的人自己又起来喝酒,过一会儿再死的?

  “第一种假设排除,我现在怀疑水库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死者生前有可能是被捆绑住四肢或者控制住了肢体,然后被人强行按在水里淹死,等淹死以后再把白酒灌进喉咙,再丢进水库里,伪造醉酒失足的假象,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他杀,我目前怀疑是张霞。”

  我说出了我的观点,但以下还有几个疑点,那么就是凶手如果是被控制住的,身上一定会有被捆绑的痕迹,但周祖是庄稼汉,张霞是一个女人,不可能有这么大力气能够把周祖的头按在水里,除非是借助绳索等东西来捆绑住死者,但问题又来了,死者身上并没有任何被捆绑的痕迹。

  这时候,刘明和小华又拿着一份报告走过来,说:“唐依姐,那截电缆线的检测结果出来了,上面发现了三个人的指纹,其中的两个来源于死者周祖和死者的妻子张霞,第三个指纹来源不明。”

  “刘明,采录一下张垚的指纹对比一下。小华,去调查这根电缆的来源。”唐依下了命令。

  指纹收集和对比时间很快,刘明说:“第三个指纹是张垚的,你怎么动过这个电缆?”

  我摇了摇头,说我昨天晚上掉水库里了,濒死关头抓住了过这电缆。他问你昨晚去过水库?

  我说这事儿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

  我沉思起来,没想到曾泰从案发现场随手捡到的东西竟然真的成了此案破案的关键,这电缆总长度有近七米,足够捆绑住一个成年男人的胳膊和腿了。上面有周祖和张霞的指纹,证明他们二人都和电缆有过接触。七米长的电缆,去除塑料包衣,里面的铜恐怕就得有个八斤重,卖上几十块钱不成问题,周祖和张霞都是农民,就算将电缆拿去卖废品也不会没有缘由的丢弃,换句话说,这都是钱。

  可我奇怪的是,如果这根电缆是凶手用来捆住周祖的工具,那么是怎么做到让死者身上没有痕迹的呢?

  这时唐依打了个喷嚏,刘明立刻问:“你怎么了?生病了?”

  她摆摆手,“没什么,就是山上有点冷穿少了有点着凉,喝点热水就好,继续分析案情。”

  我灵机一动,立刻说:“死者的衣物检查了没有?”

  刘明点头,“衣物内只有十几元零钱,没发现其他的东西。”

  “我是说衣服的款式。”

  “款式?说来也挺奇怪,这天气死者身上穿的是羽绒服,还有点破。”

  羽绒服…七米长的电缆…没有被完全消化掉的酒精……

  我立刻说,“我已经推断出大体的经过了。死者在山里居住,现在虽然是夏季,但山里的气候昼夜温差巨大,温度普遍比市里要低上几度,但到了夜间温差就会更大。所以死者晚上穿上了羽绒服,作案工具就是这根电缆,凶手用电缆将死者捆绑住,因为死者穿着很厚实,电缆线只会束缚行动,而不会在死者皮肤上留下任何痕迹。凶手将死者绑住以后,就将死者按在水里,不管死者怎么挣扎也没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被呛死。这也是为什么临死前眼睑呈睁开状态的原因。”

  “呛死死者以后,凶手就把白酒灌入死者的喉咙中,扛到了水库旁边丢尸,准备伪造醉酒失足的现场。”

  “那你说,凶手会是谁?”唐依从刘明的手里接过一件外套披上,眼神中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我下意识的扫了口供室的门,口供室有隔音处理,关上门以后,里面和外面就是完全隔绝的,听不到任何声音。

  “首先,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凶杀,因为伪造醉酒自杀,要有准备工具,比如说白酒、一个足以淹死被害者的水盆或水缸、电缆等。其次一定是熟人作案,因为这些东西都可以在死者家中找到,但具体放的位置陌生人是找不到的,就算找到了,杀人计划也会一波三折,倒不如直接一刀捅死死者来的直接。”

  唐依紧接着说,“有预谋的熟人作案,那就是张霞了!而且她还说谎了!”

  我摇头,“凶手就算不是张霞,但张霞绝对是参与者之一。这个案子张霞一个人做不了的,周祖是成年人,张霞只是一个女人,山路难走,天黑,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她无法抬起死者完成抛尸。并且这个案子伪造的几乎完美,作案者是个聪明人,而且文化水平也很高,能够知道人死以后的一段时间内消化器官会继续工作分解一部分酒精,就算不是什么专家教授,也绝对是个高材生。这种智商和知识水平,张霞并不具备。只是我想不通的是,死者是处于一种什么状况下,会任由凶手用电缆把他绑住而不反抗呢?”

  这时,返回周祖家中取证的文昊打来了电话,说有了重大发现:“我在被害人家中只发现了一瓶白酒,应该和死者生前饮用的是同一瓶。还发现了一份保额五十万的人身意外险保单,受益人是张霞。还有一件事,张霞的身份有问题。”

  “什么?”

  “人口普查部门的同事对比了张霞的身份,发现她是今年才补办的身份证,在那之前张霞一直都是黑户,而能够联系到的老邻居说,张霞是周祖20年前花了一千块钱买来的媳妇,应该是被拐卖来的。张霞刚被卖来的时候有好几次都想跑,可是最后都没跑了,后来也不知道是有了感情还是认命了,就这么一直跟着周祖过,一过就是二十年,也没再跑过了。”

  这是一个重大线索,如果调查的属实,那么这很有可能是报复杀人,巨额保单、被拐卖、张霞是完全有作案动机的。可是张霞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报复杀人、骗保,这不应该是她能接触到的玩儿法。我越来越坚定作案人不止张霞一个的推测。

  “好了,调查完了就快回来吧。”

  “嗯嗯好的唐姐,我在等周泰,我在他家里调查取证,附近走访,周泰说去案发地再看看,现在还没回来。”

  ……

  挂断电话后,我问唐依打算怎么做?

  唐依说,作案时间、作案手法、作案动机都掌握了,现在可以抓人了。

  张霞此时正在口供室,我们几个人也不卖关子,直接推门进去。张霞见到我们几个人兴师动众的进来,一脸的紧张。

  “我原以为你和周大哥感情很好,没想到你竟然做出了这种事。”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张霞一口咬定,开始装傻,只是她攥出汗的手已经出卖了她紧张的心理。

  “狡辩是没用的,既然你不肯说,那我来提醒提醒你吧。 二十年前,你被人贩拐卖,以一千元的价格出卖给了周祖,从那开始就做了周祖的老婆。你很多次想逃跑,却没有得逞,周祖曾经对你拳打脚踢,久而久之你心灰意冷,且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便只好认命。这么多年你再也没有逃跑过,但是仇恨却一直记在心里。尤其是最近几年,物价上涨,你和周祖也没有什么本事赚钱,过腻了穷苦日子,更是激发了你心头的恨意。所以你悄悄的给周祖投了一份保单,保额五十万元,受益人是你。并且利用电缆绑住周祖,将周祖淹死在家里的水缸里面,而后灌入先前买好的白酒,又将周祖的尸体扔进水库里,伪造成醉酒溺水的假象,想以此逃避警方的眼睛,并利用警方的权威鉴定来骗取保险单的巨额保金。”

  张霞哑口无言,我看到她紧握的拳头已经松开,这是心理防线被击溃的表现,人做了坏事之后会紧张,会下意识的紧绷肌肉,攥紧双拳,而做了坏事被人发现以后,却反而释然,这就是因为心理防线被击溃,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反而放松了。

  良久,她才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张垚,你的推理很厉害,我很佩服你。”张霞强颜欢笑,对我说道。

  我摇头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再精密的犯罪也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只是那天我觉得,周祖大哥对你不错,我进门问你关于水库的事情,他还下意识的站到你前面,这是一种保护姿态,就算你恨他拐卖了你,不过都一起同床共枕二十年了,也应该有感情了吧?没想到你这么心狠啊……”

  “呵……有感情?你知道吗,二十年前,我想逃跑,他用的就是那段电缆,把我衣服扒光绑起来,挂在山里两天。还说知道我父母在哪,如果我想跑,就去杀了我的父母……从那以后,我彻底绝望了,周祖是一个恶魔,真的是一个恶魔,你不要被他老实巴交的外表骗了……他能有今天,是罪有应得。他毁了我的青春,摧残了我的身体,我的一切……我过够了这种苦日子,你知道吗,我被拐卖过来的时候还在上高中。我早就想杀了他,狠不得抽他的血,剥他的皮,我已经让他多活了二十年,拿他五十万的保险金很贵吗?那是我用青春换来的!是我应得的!”

  张霞的情绪很激动,不难看出,她平日里寡言的外表下,隐藏着对周祖滔天的恨意。

  但从她眼角的泪水中我也看出这些年她受了多少委屈,可这泪水中也包含着某种特殊的感情。

  二十年的感情,说放下就放下?我不信这种说法,硬要说的话,只能说在感情和仇恨之中,张霞选择了仇恨。

  她平息下来,问:“你们是怎么怀疑我的?”

  我答:“钓鱼,从你说周祖喝多了去钓鱼的时候开始,我就怀疑你了。你在那住了二十年,难道不知道水库里面一条鱼都没有吗?”

  她忽然瞳孔猛缩:“一条鱼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我问:“嗯,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的眼神一动,变得木讷,喃喃自语道:“他骗我……他竟然骗我……”

  “他是谁?”唐依立刻追问,可张霞却失神的癫笑起来,像是精神失常了一般。

  我早就怀疑这是两个人合伙作案,除了张霞之外,一定还有一个男人来支撑着她,不然不提作案步骤如何,就连把尸体抬到水库里,对张霞来说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张霞口中的‘他’,很有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犯罪嫌疑人。

  正当我和唐依追问张霞的时候,唐依的电话又响了,还没把电话放到耳边,就能听到电话中文昊着急的声音。

  “唐姐,大事儿不好了!赶快带人来水库!”

  “嗯?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

  隐隐的,我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周泰…周泰掉进水库里了!”

  “什么?”唐依神情一怔,连忙稳住神色,努力沉着的说:“你先别急,现在周泰怎么样了?”

  “被我捞上来了,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嗯,你先把他放平不要乱动,把他双腿蜷起来,两只手有节奏的按压他的胃部,或许能救活!我马上到!”

  唐依仓促挂断了电话,谈话内容我听的很清楚,心里不由咯噔一声。

  周泰为什么在勘察现场的时候,好端端的掉进水里?

  还容不得我继续想,唐依风风火火的报了120,紧接着说:“王野、大勇,你们看好嫌疑人,把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另外审问一下其他细节。刘明把尸检结果和指纹采集结果写一份详细的,张垚跟我去现场!”

溺死之人-沧浪长歌

周泰溺水的消息一出,众人就风风火火的赶往水库。

唐依载着我开着她自己的车,看得出她十分着急,脚下的油门比平时踩深了几分。

车子很快穿过市区,来到郊区的水库旁。

“唐依姐!”

“怎么样了?”

文昊低了低头,转头望去只见现场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周泰……死了!

我和唐忙赶过去,唐依亮了下证件,便带着我来到周泰尸体面前。

我上前仔细的观察了周泰尸体,将周泰尸体的特征看了个遍。

“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

我直起身来应道“我摁了几下周泰肺部,明显有大量积水,应该是死于溺水。”

唐依皱着眉头疑惑道“这怎么可能呢?周泰的水性也不差,就算失足落水也不会溺亡啊。”

“周泰身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他身上的衣服十分整齐,尤其是里面的衬衫,我看了一下衬衫的尺码,相较于周泰的身高体型小了一号,如果周泰生前因为溺水有挣扎或是和人交手,那他里面的衬衫会因此褶皱变形,所以我推断周泰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弄晕,然后被人面朝下扔到了水里。”

唐依微微点头,周围的同事也被我的推论渐渐吸引了过来。

“文昊把周泰捞上来的时候还有一丝反应,也就是说周泰落水时间没有很长,在文昊发现周泰位置的附近,应该也是周泰落水的地点,另外,周泰的手指甲里有绿色的碎末,看上去像是青草的碎末,安排几个谨慎一点的警员,在附近有草丛的地方找一下,看看有没有脚印之类的线索,一定小心别破坏现场。”

唐依立刻派人去附近的地方寻找线索,并且把周泰指甲中的绿色碎末取证调查。

我带上手套,轻轻抚摸了一下周泰的后脑勺,如果周泰是被人敲击致晕,那后脑勺上应该会有受伤的痕迹,但结果却是没有受过击打的痕迹。

那就可能有两种情况,周泰在无意识下服用了例如安眠药之类会丧失意识的药物,或是被人猛力敲击后颈脑干致晕,只不过这两种情况都需要尸检出结果后才能确认。

“唐依姐,找到脚印了,在那边。”

一个警员指着远处一块杂草丛,我和唐依立刻赶了过去,发现杂草从中有一片被踩折的痕迹。

杂草的生命力很顽强,如果不是彻底踩断,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较为直立的状态。

可面前这一堆却弯折的很厉害,很多杂草上还流着几丝青液,明显是刚踩折不久。

我拿出测量尺,记下了被踩草丛的大体长度和面积,随后回到周泰尸体旁,对比测量了一下。

考虑到下脚的力度和连带损伤,这一处脚印明显是周泰留下来的。

我顺着脚印一直往下找,却发现这附近只有周泰自己的脚印,而且从发现脚印的地方一直延伸到河边,这一段完全没有第二副脚印!

“这怎么可能呢……”

唐依看到我表情有些凝重,问我怎么了,我沉声解释道“如果按照我的推测,周泰是失去意识后被人扔下了水,那这附近应该有两个人的脚印,或是拖拽的痕迹,但从脚印上来看,这一路没有第二个脚印,也就是说周泰是从那边走过来,然后自己落入水里溺亡,可是这根本说不通……”

“这……太诡异了吧。”

其它协警一听周泰自己跳进了水里,纷纷感到脊背发凉,脸色也有些惨白。

唐依思索道“有没有可能是周泰经过这里,但并不是在这里落得水?”

我摇了摇头“不可能,周泰在水库边缘的脚印,明显有滑落的痕迹,而且这周围泥沙很多,如果周泰在这附近溺水,一定会有脚印,可除了这副脚印,就再没有其它脚印了。”

周围的同事越听越觉得渗人,嘴上碎叨着“我听说十年前这水库死了一个女人,后来跟着调查的警员全都死在了这水库里面,那传闻不会是真的吧。”

我闷头不作声,看来十年前那件案子不少人都知道。

“就是啊,周泰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溺死自己呢,而且一点挣扎都没有,他该不会是被这水库里的脏东西给……”

所谓三人成虎,我原本还没感觉怎么样,也被这几个人说的后背凉飕飕的。

“都别胡说了,去忙自己的吧。”

不知为何,我感觉唐依每次提起十年前的案子,脸色都会难看不少。

周泰的尸体抬走之后,唐依吩咐他们早点把尸检报告做出来。

我向文昊问了一些话,知道周泰从张霞家里离开之后,去了附近几乎人家走访调查。

唐依准备驾车离开,见我不动便问道“怎么不走?”

“周泰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落水,他溺水之前去了几户人家,我想去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周泰落水的原因。”

唐依点了点头“那我和你一起去。”

除了周祖的家,这水库后的山上有几户散落的人家,但不多,而且居住的也都是一些七老八十的老人家。

周泰临死前一共走访了三户人家,前两户人家的口供几乎相同,他们口中描述的周泰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不过就是例行问话,问完周泰就离开了。

可到了这第三户人家,却出了些问题……

这是一个紧挨着的两户人家,外面用一圈木头栅栏围了一个小院子,房子是土木建成的小房,很小也很不结实,感觉随时都可能崩塌。

小院子里坐着一个穿红色棉袄的小女孩,头上扎着两个马尾辫,在玩铁盆里的水。

我们刚走进院子,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娘就走了出来。

未等我们开口,老大娘便开口说道“那个小伙子是不是溺死了。”

我和唐依互相对视一眼,我忙上前问道“你说的小伙子是谁?”

老大娘说道“就是之前来我这问话的那个穿警服的小伙子,我一瞧你们来,就知道他肯定死了。”

这老大娘的话十分可疑,唐依上前对老大娘亮了一下警徽,说道“我现在怀疑你涉嫌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老大娘慌了神,连忙摆手道“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他被鬼勾了魂,又疯成那样,肯定活不久啊。”

“麻烦你跟我回警局交代清楚,请你配合。”

唐依从腰间掏出手铐,刚想给那老大娘带上,我忙上前摁住了她。

“还是别找这个麻烦了,她不可能是杀人凶手,抓她只会浪费我们的精力。”

唐依回过头问我“你怎么肯定?”

我指了指那老大娘的腿,说道“她腿抖得这么厉害,而且这么虚弱,应该是低血糖和心脏病并发症,能行动已经不错了,根本不可能杀死周泰,而且如果周泰真的是他杀,凶手一定拥有反侦察和伪造现场的能力,他不可能在一个地方等着我们去抓他。”

唐依看了看那老大娘,随后将她放开,询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能跟我们解释清楚。”

老大娘直了直腰,解释道“这事真跟我没有关系,之前那小伙子来问我们有关水库的事,结果问着问着突然就疯了。”

“疯了?”

老大娘频频点头说“他问着问着,突然一激灵,问我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们?”我不解的问道“除了你还有谁?”

老大娘指了指临屋“隔壁那姊妹也在,不过刚才去山里挖野菜了,一会才能回来。”

我没再追问那个人“你继续说!”

“我竖着耳朵听了听,什么声音都没有,就问他听到了什么声音,结果他说听到有女人喊救命的声音,说好像有女人溺水了,过了没多久,突然一声不吭的就跑了。”

我手脚一颤,只感觉胸口发闷,背发凉。

“女……女人溺水?”

考虑到男人的颜面,我尽量保持冷静,偷偷看了唐依一样,却发现唐依的眼里满是惊骇。

我感觉唐依的情绪不太对,但并未多问,仍继续追问老大娘。

“会不会是你的听力有问题?像你这么大年纪,耳朵背了很正常。”

老大娘信誓旦旦道“我听力绝对没问题,你们刚来那会儿,我就是听到了你们的脚步声,才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更何况一个人会听错,我们两个人还会听错么?”

老大娘指了指我的身后“而且你回头看看,那水库隔这里一大片林子,山里风大,全是树叶的沙沙声,就算真有人求救,声音能传过来?那小伙子八成是让鬼勾了命去了,这水库里十年前死了个女人,那女人的鬼魂散不去,就竟出邪乎事,这不是死的第一个警察了!”

我越听后背越凉,刚准备说什么,只见身旁唐依瞪大着眼睛,好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不可能……这不可能……”

“唐依?你怎么了?”

唐依的反应有些不太对,我轻轻的拍了拍她,发现她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十年前就是这样……没想到十年后又是这样……是我害死了周泰。”

我心里咯噔一声,不禁瞪大了眼睛,唐依这是怎么了?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