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爱在桃花纷纷时
爱在桃花纷纷时

爱在桃花纷纷时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2-22 10:45:58

作者:青苔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爱在桃花纷纷时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爱在桃花纷纷时介绍

作者青苔的小说《爱在桃花纷纷时》主要讲的是:一见她进来了,谷向天余光都不曾停留在她身上,只是几个姑娘热情地蹭了上来。“哎哟,公子,快来玩呀。”顿时,赵雪雁耳里充斥着绵绵的温柔,鸡皮疙瘩掉一地了,不自觉地抖了一抖。谷向天从温柔乡里起来,半醉半醒,走到她跟前,一把手搭了上去,搂住了她,“哥哥教你风流风流,来来来,陪哥哥饮酒。”额,风流,表哥以前是从不来这烟花之地的,今天居然搂着女人嬉笑,这是她熟悉的表哥么?

书友点评:

《爱在桃花纷纷时》是由青苔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章节试看:

12-风流表哥

青城,将军府。

赵雪雁坐在房间里,依旧细细地研究邓老将军的行军笔记。

转眼间,已经到了响午。

“唔……”赵雪雁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发酸的双眼。突然窗前落下只全身雪白的鸽子,咕噜咕噜地唤着,眼溜溜地盯着赵雪雁。

“呵呵,灵儿!”赵雪雁一脸的欢快,摸了摸白鸽,拿下信条展开一看。

妓院。

咣的一声,房门被一脚踢开,赵雪雁径自走了进来,对坐在房内的谷向天看都不看一眼,哼唧唧地坐在桌旁。

谷向天慵懒地抬眼看她,“怎么啦?每次见我,好像是我欠了你几十万似的,没点好脸色。”

“哼,每到关键时刻都抛下我一个人!”赵雪雁别过脸去。

“好妹妹,哥哥这不就回来了么?”谷向天捏起酒杯,笑吟吟地盯着赵雪雁,“怎么啦,才几天不见,想我啦?”

“呸,不要脸!”

谷向天也不恼,他很清楚赵雪雁的脾性,几乎是什么都依着她。

“对了,爷爷身体怎么样了?”赵雪雁随口问了问,然后拿起筷子夹起精致可口的菜肴往嘴里送。

看着她几近狼吞虎咽,谷向天笑着给她夹菜。“爷爷身体硬朗,奶奶也很好。”

“嗯!”赵雪雁继续吃肉喝酒,头也不抬,“那就好!”

谷向天嘴角忽地微微上翘,不停地给她夹肉倒酒,“只是……”

见他半响都没接着说下去,赵雪雁含糊不清地问了句,“怎么啦?”

“呵呵,爷爷问我俩什么时候成婚呢!”

噗……赵雪雁一下子噎着了,咳嗽不止。哎,从小爷爷就给他俩定下了婚姻,尤其最近几年逼得挺紧的,赵雪雁才偷偷溜了出来。

“咳咳……你怎么跟爷爷说的?”赵雪雁紧张地盯着他那张妖孽般的俊脸。

谷向天嘿嘿一笑,避过她锥子般的眼光,不再说下去。

“哎,你说什么啦?”赵雪雁迅速地抹了抹嘴角,手上的油污顺着抓住他的衣袖时全抹在他的身上。

谷向天眉头一挑,伸手弹了弹,“娘子,你怎么还是这样的粗鲁,除了我还有谁愿意娶你呀。”

“呸,谁是你娘子呀,别胡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快说,你跟爷爷说什么来着?”

“哦,我就随意一说,快了快了!”

赵雪雁一听,气得炸肺,双手托住双腮,小脸红彤彤的。

“娘子?”

“滚!!!”

谷向天嬉皮笑脸起来,“要滚,我也要滚在娘子身边!”

“哼,你敢?”赵雪雁霍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走,“别烦我。”

“娘子,你要去哪里呀,告诉为夫呀,为夫要好好保护你呢。乖,快来我的怀抱里让我疼疼!”谷向天张开双手,一副要拥她进怀的姿态。

“气死我了!”赵雪雁气呼呼地跳了出去。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赵雪雁回到将军府,一直呆在房间里不出门。

“军师……”伺候她的两个士兵候在门外,轻轻地敲门。

赵雪雁气在头上,什么人都不想见,“别烦我,去去去!”

门外静了一会。

突然,文鸿站在门外,抬手敲门。“乞平,我能进去么?”

赵雪雁无语地打开门,“将军,是你呀,进来吧。”

文鸿见她火冒三丈的模样,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说话也小心翼翼起来。“军师,额……发生什么事了?能告诉我吗?”

“哎……”赵雪雁又捂住脑袋,苦不堪言。

“嗯?”

“没事,家里逼婚而已。”

“哈哈哈……恭喜恭喜!”杜副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文鸿身后冒了出来,笑得脸上的肉肉一颤一颤的。

赵雪雁没好气地走进房间,把所有的人赶出门外,猛地关上了门。

踏踏踏,郊外的风光特别好,赵雪雁阴霾的心情也渐渐晴朗起来。

唉,在自己还没有记事的时候,母亲就带着自己投靠远嫁慕城的姨母,表哥谷向天几乎是看着自己长大的,想不到,长大后居然要嫁给他。坑爹呀!

这时,谷向天那张妖孽般的脸又晃在脑海里。

可是赵雪雁一直把他当作哥哥,而他也把她当亲妹妹般疼爱呀!

爷爷呀,您不带这样安排姻亲的,我不要呀!

想着想着,赵雪雁竟然嘤嘤地哭了起来。

枣马打着响鼻,像是在安慰着主人似的,哧哧……

赵雪雁从马上下来,一边哭着一边牵着马走,枣马温顺地跟在她身后。

“怎么啦?谁欺负你啦?”谷向天呼的一声,从树上跃了下来,一脸殷切地走到她跟前,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发丝。“告诉哥哥,哥哥帮你出气!”

赵雪雁哭喊着扑进他的怀抱,“是你,是你,就是你。”

谷向天顿时明白起来了,原来是昨天的玩笑开大了,他的傻妹妹想多了,也怕是想不开了。“呵呵,雁儿,哥哥昨天跟你开玩笑哩。爷爷是催促我俩成婚,但是哥哥跟爷爷解释了一番,爷爷也答应以后不会再逼我们啦!”

随着谷向天轻拍她后背的节奏,赵雪雁也渐渐停止了哭泣,“真的?”

“嗯,真的。原来你这么不想嫁给我呀,呜呜……”谷向天依旧嬉皮笑脸。

赵雪雁从他怀抱挣脱出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痕,“可是,哥哥也是不会娶我的,不是么?”

“呵呵,既然你都知道哥哥的心思,还哭得这般伤心,你看看眼睛都肿了,丑死了!”谷向天伸过手去替她抹去脸颊上残余的泪花,不禁笑了起来。

“哼!”

“还哼呀,你瞧瞧你,女扮男装,哟,在军营里混得不错吧。”一提到军营,谷向天邪魅地笑了笑,捏起赵雪雁的下巴,“赶紧给哥哥老实交代,是不是喜欢我的呆子表弟啦,嗯?”

赵雪雁一手推开了他,甩过脸去,“别胡说,哪里有啊!”

“没有,呵呵,怎么一听到要嫁给我就气得跺脚,现在还偷偷躲在这里哭。如果不是喜欢了他,你怎么会……”谷向天欲言又止,邪魅地盯着赵雪雁看,仿佛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快交代!”

“嘿,你想干嘛?交代什么呀?”赵雪雁明知故问。

“你不说,没关系,改天我去找表弟叙叙旧,顺便提提亲。嗯嗯,对,哥哥亲自做主提亲。哈哈,好主意,想想都开心。”

赵雪雁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不过听到耳里总觉得很不舒服,表哥,孔夫子没跟你说过么,宁愿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呀。这些,日后慢慢跟你算。

看着赵雪雁脸上不自觉的笑一闪而过,谷向天忽然觉得后背都凉了,赶紧把话题转了过去。

“哥哥!”赵雪雁推门而进,浓浓的胭脂味扑面而来,谷向天正抱着几个妖艳的女子饮酒作乐。

一见她进来了,谷向天余光都不曾停留在她身上,只是几个姑娘热情地蹭了上来。

“哎哟,公子,快来玩呀。”顿时,赵雪雁耳里充斥着绵绵的温柔,鸡皮疙瘩掉一地了,不自觉地抖了一抖。

谷向天从温柔乡里起来,半醉半醒,走到她跟前,一把手搭了上去,搂住了她,“哥哥教你风流风流,来来来,陪哥哥饮酒。”

额,风流,表哥以前是从不来这烟花之地的,今天居然搂着女人嬉笑,这是她熟悉的表哥么?

“来来来,公子,我们喝酒吧,别傻乎乎地竖在这里呀。”香艳艳的姑娘柔柔地挽起赵雪雁的手,拉着她落座。

赵雪雁一脸疑惑地盯着谷向天,不知道他想干嘛。

“见识见识一下。”谷向天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身体也渐渐摇晃起来,说话也不太顺畅了,还是那张妖孽般的脸。

赵雪雁碰了碰酒杯,这妓院的酒跟别处的没有什么不一样,真是搞不懂,男人就喜欢往这里跑。而她那坑爹的表哥更是住了进来,死活不肯住客栈,还说一个人住客栈好寂寞,赵雪雁真想活生生地掐死他。当想到日后肯定会有求他,赵雪雁就把要掐死他的念头硬生生地捏灭,也陪着笑脸随他玩去了。

赵雪雁一身酒气回到将军府时,已经半醉了,走起路来也歪歪斜斜了。幸亏跑得快,要不然今晚肯定在妓院过夜了。赵雪雁只好把表哥一人丢在那里,任由那些无限崇拜他的姑娘好好伺候他了。

“军师,唔……”文鸿一把捂住了鼻子,皱起了眉头,“你喝酒来了?”

“喝了一点点,就一点点。”赵雪雁用手指比划着。

看着她快要倒下了,文鸿唤来伺候她的士兵把她扶走。

这时,杜副将从远处走来,正往赵雪雁住处走去,文鸿一把拦住了他。“别去了,他喝醉了。”

“喝醉啦,军中规定……”杜副将想继续说下去时,被文鸿一把打断了。

“别说出去。”

杜副将点了点头。

“还有,查查他是去哪里了?这两天我发现他的行踪怪怪的。”文鸿又补充了一句。

“是,那我下次再来找他吧。”杜副将憨厚地笑了笑。

文鸿突然想起了当时赵雪雁在城头说的话,悄悄地看了杜副将一眼,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发现他绝非只是开武馆那么简单,仿佛身上是藏了许多秘密似的。

“噢,对了,最近苏将军可好吗?”文鸿随意地问了问。

“嗯,很好,身体恢复很快,只是以后再也不能下地行走了。可惜呀!”杜副将答得也很随意。

“那个铁马兵团组建得怎么样了?”

杜副将呵呵一笑,右手不自觉地搔了搔后脑勺,“还好,一切都按军师的计划进行中。”

“对了,你可以问问苏将军的意见,听说他以前可是我爹的旧部下。”

杜副将的脸上波澜不惊,回答也不慌不忙。“是的,很多细节上的问题,苏将军也给了不少有用可行的建议,也加快了铁马兵团的组建。”

文鸿会意地点了点头。

13-抓了个现形

“什么,杜副将,你查清楚了?”文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军师居然隔三差五去满香楼,青城享负盛名的红楼。

杜上骏信誓旦旦地打了个包票。

“我看乞平也不像是个不守军规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可是,他几乎是天天往那里跑的呀,如果传了出去的话,属下怕影响军心。”杜副将实话实说,虽说与赵雪雁交情甚好,但是他严于自律,谨守军规。“请将军定夺。”

“嗯嗯,现在他人呢?”

杜副将望着文鸿的眼睛,“在妓院。”

“什么,妓院?他竟然罔顾军营里的三申五令?”文鸿皱起了眉头,“走,你带路领我去看看。”

满香楼。

赵雪雁已经是第八次来了,呆呆地坐在窗旁,看着表哥跟姑娘们打成一片,玩得正开心。

“唉……”赵雪雁深深地叹了口气,军中的事让她烦不胜烦,如今表哥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更是让她烦上加烦。

突然,文鸿领着一队士兵正怒气匆匆地往满香楼里跑。赵雪雁心里咯噔了一下,惨了,军中规定,将士作战前不许醉酒,平常更不准逛窑子等等。我勒个去,赵雪雁暗暗叫了一声,这回被逮住了,肯定死得很难看。

通通通,一阵急凑的脚步声从远到近。

赵雪雁心跳通通通地跳得飞快,脸色发青,不安起来。

该死的表哥还在嘻嘻哈哈逗着一大群姑娘玩,完全忽视了自己。赵雪雁终于忍不住了,神色惊慌地向他求救。想不到他咧嘴一笑便摔门出去了,赵雪雁急得想跳窗而逃。

“军师,你这是做什么呢?”正当赵雪雁提起右脚跨上窗台时,邓文鸿忽地出现在她身后,吓得她一身的冷汗。

杜上骏也在队伍之中,脸色青黑,沉默不语,只是无比鄙视地瞥了她一眼。

“额,那个……”赵雪雁不知怎么回答,语噎了。

满屋子的姑娘看到这般情景,个个退到一边去,静静地看着这群不速之客,但是杜副将吼着吓跑了她们。

“嗯?”文鸿挑起了眉头,正等待着她回话。

赵雪雁把跨在窗台上的脚收了回来,额上冒着大滴大滴的汗珠,一脸尴尬。在这个节骨眼上,坑爹的表哥居然又抛下我一个,我真可怜啊!赵雪雁不禁暗自神伤起来。

士兵们正紧紧地盯着她看,仿佛有密匝匝无形的箭向她呼啸而来,从她娇瘦的身体穿透而过。

“军师,将军问你话呢!”杜副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也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

赵雪雁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解释呢,谁信呢;说实话呢,又有谁信呢?

“将军,杜副将,我是有我的苦衷的,日后你们会明白的。”赵雪雁避开众人的目光,只好见步行步。

文鸿看了杜副将一眼,尔后又转向了赵雪雁,“如果本将军现在想知道呢?军师,都在这个份上了,你怎么也得给众将士一个交代吧!”

“额……交代?”

士兵们齐刷刷地点了点头,目光殷切地朝她看。

哎,因为出征青城,首战告捷,尔后又顺利换回苏将军,种种功绩让她在将士们的心中树立了高大上兼神圣的形象,如今,她居然被狼狈地堵在妓院里,说出去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她是不敢直视所有人的眼睛了。

天呀,派个神来搭救搭救我吧。

“军师,军中规定,将士不能擅自离营,而且,更不能到这些地方来行欢作乐。这些,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杜副将轻轻地提了个醒,“况且,违反了军规理当军法处置。”

赵雪雁闭上了眼,军法处置就军法处置吧。

文鸿看了她一眼,心想,如果自己念及兄弟之情而徇私的话定会招惹蜚语,而且一旦开了这个缺口,以后,怕是军心散涣,军规不力。细想一会,文鸿挥了挥手,“带走!”

赵雪雁没有反抗,顺从命令。

“慢……”突然从门外走进另外一名士兵,正押着两名穿着汉服的突厥人。“启禀将军,军师日夜潜伏在满香楼里是要和属下挖出这些混进城里的奸细。”

赵雪雁忽地睁开双眼,和文鸿一众人都是惊讶地看着他。

即使是经过精心的乔装打扮,赵雪雁还是能够一眼认出他来,来人正是谷向天。

“你说什么?”杜副将跳了出来,不敢相信赵雪雁所说的苦衷就是要潜伏妓院里挖出奸细。

“是的,如今奸细已经成功逮捕了,请将军明示!”谷向天演戏演得真是天衣无缝,连赵雪雁她也看不出一丁点的破绽。

“军师,是这样吗?”

“呵呵……”赵雪雁也是一副窘相,心虚地回答,“额,那个,是的。”

文鸿严厉地盯住赵雪雁,食指紧指着谷向天,说,“可是,我在军营里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士兵,给我说实话。”

“额……”赵雪雁不知道如何唬下去,紧张地瞄了谷向天一眼,向他发出求救的信号。

谷向天半跪在地上,言辞凿凿,见谎言编不下去了,只好掏出赵雪雁的腰牌,递给了文鸿,又开始编谎话。“将军,属下是军师在青城暗地里招募的士兵,直接听命于他,这是军师给属下的腰牌凭证。我们一直悄悄在妓院潜伏已有一段时间了,直到今天才捕获了两名奸细。最不巧的是,将军您今天带人来,差点吓跑了这两名奸细呢!”

杜副将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军师是这样的苦衷!”

赵雪雁暗暗地朝谷向天竖起了大拇指,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好了,是乞平违反军规在先,请将军责罚。”赵雪雁顺坡下驴,把决定权交给了文鸿。

文鸿看了看地上蹲着的两个突厥人,又扫视了屋内的士兵,最后定在杜副将脸上。

杜副将也为赵雪雁求起情来,“嘿,军师为了大局着想,违反军规也是情非得已,请将军从轻发落。”

谷向天开口道,“不,军师是功过相抵,不应受罚。请将军明鉴。”

“是呀,是呀。”士兵们也起哄。

文鸿把腰牌递还给谷向天,笑了笑,“既然大家都认同军师是无罪,理当免去责罚。但是,以后,无论是什么情况也不能违反军规,否则,严惩不贷。”

赵雪雁松了一口气,虽然免过了责罚,但是不知怎的,依旧心虚的很。

晚上,小树林。

“把腰牌还给我!”

谷向天嘿嘿一笑,“怎么啦,打完斋就不要和尚啦。”

“哼,如果不是你,我赵雪雁也不会被堵在妓院里狼狈不堪。”赵雪雁走向他跟前,摊开了双手,一字一顿地说,“还给我。”

“你这过河抽板的,我可真的给你逮了两名突厥的奸细哦,你都不曾感谢我,反倒向我撒野。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谷向天捶首顿胸,仰天长啸。

赵雪雁半信半疑地缩回手来,“真的奸细?”

“如假包换!”

“哥哥,你厉害呀!”赵雪雁笑嘻嘻地竖起了大拇指,尔后又换成了一张凶巴巴的脸,“可这跟你偷了我的腰牌有什么关系?”

谷向天气得转身就走,嘿,这表妹真是不识好人心。

“嘿,你回来!”赵雪雁追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他,“给我解释,不然你就别想走。”

谷向天任由她抱着,一脸无知,朝她笑了笑,“解释什么?”

“腰牌呀!你是怎么样拿了我的腰牌的?”

“哦,这个吗?”谷向天拿着她的腰牌在她鼻子前摇晃。赵雪雁惊喜地点了点头,伸手过去拿,但他很快又揣进怀里。“这是我在你洗澡时,拿的。”

“你……”正当赵雪雁霍地怒气涌上头顶时,谷向天赶紧一溜烟地跑了。

青城,将军府。

“烂人,坏人,别让我见到你,定把你剁成肉酱。”赵雪雁坐在桌旁气呼呼的,额上拧出来的疙瘩都可以夹死人了。

“军师,你在嘀咕什么呢?”伺候她的两名士兵推门而进。

赵雪雁方才抬过头来,“张集,萧南,是你们呀,有什么事吗?”

“哦,刚才将军派人来,说有要事要和军您商量,请您马上回到军营去。”张集行了个礼,等候赵雪雁吩咐。

赵雪雁呆滞地点了点头,“哦,知道了。给我备马吧。”

萧南笑了笑,“军师,马已经备好了,正在将军府前。”

“噢。”赵雪雁机械般站起来,朝着将军府大门走去。

青城,牧江。

文鸿的军队就驻扎在牧江畔上,江边部分荒废的民宅改建成了临时的军营,还有一片帐营区。

赵雪雁骑着她的枣马一路狂奔。

“吁……”

从马上下来,她径直地走进了文鸿的营帐,文鸿一行人正等在里面了。

“军师,你来了!”杜副将殷切地迎上去。

赵雪雁嗯的应了一声,直接绕过他走到文鸿旁边,“将军,这么急叫我来,是不是又有什么紧急的情况吗?”

“也不是太紧急,只是从满香楼带回来的奸细,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处置他们。严刑逼供也撬不开他们的嘴,杀了又无济于事,你说说,怎么做才好。”

赵雪雁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哎,那就把他们放回去。”

“放回去?”杜副将吃了一惊,“军师,开玩笑的吧。”

“我是认真的,不过放也放得有技术些。”赵雪雁坐了下来,抄起旁边的茶杯就喝了口水,见他们定定地看着自己,“怎么啦,有问题吗?”

杜副将想告诉她,她刚才喝的那杯水是文鸿喝过的,但是被文鸿凌厉的目光狠狠地压了下来。“额,没有。那军师的放是含怎么样的技术呢?”

“嘿嘿,先把他们狠狠地打一顿,然后,故意将守卫放松懈些,让他们逃走。”赵雪雁放下了茶杯,胸有成竹地笑了笑,“让他们回去通风报信,会对我们更有利些。”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