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玄黄逆天
玄黄逆天

玄黄逆天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2-23 11:46:38

作者:枫林·忆旧年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玄黄逆天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玄黄逆天介绍

独家玄幻奇幻小说《玄黄逆天》由枫林·忆旧年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老妇人听到这问题,忙拍着胸脯道:“这你可放心,水用得可是上等青铜大皿烧出来的,而且是取的中间的,和二公子沐浴用的水一模一样,你就请大小姐尽管放心。” 这一带的水质不怎么好,烧出来的水,下面有时候有点沉淀,不过,像大小姐这样的人来这里做客,下人们还是会细心对待的。 很快,木桶被放好,水也加了进去,篮子放在了一边,边上还有一桶没加,这是用来自己控制的,若是泡的时间久点,感觉水凉了,就可以适当的加一点。

书友点评:

《玄黄逆天》开头很好的中间部分好虐心啊,看的我都代入了,作者枫林·忆旧年文笔很棒呢,结局很完美,强烈推荐给大家

章节试看:

4-舒燕

素慧如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对这里的房屋分部知道的还算清楚。她的住所在后院,顺着后院边上的石子路一直走,出了后院便是“雅苑”,“雅苑”有三个主要的地方:一个是书房,一个是药房,还有一个是浴堂。

  后院分为正院和偏院。正院里住的是二公子的家眷以及二公子的姐妹之类的。偏院则是给素府的来客居住的。正院和偏院只见只有一墙之隔,看起来很近,实际上要想从正院到偏院还是要绕一段距离的。

  素慧如并不在这里常住,所以,她的住所在后院里面的偏院。

  “雅苑”南侧是二公子的别院,他大多时候住在自己的别院,有时候也会去正院过夜。

  “雅苑”、后院、二公子的别院成三角之势排开。其中雅苑起着联通作用。这也方便后院的人和二公子到雅苑看书或者沐浴。

  雅苑的正面过去,直走数百步,便是“墨院”。“墨院”里有个最为重要的地方——账房。素府在方圆百里的生意往来,获利多少等等都要在账房记录,核算。而外面各店铺之间的钱财调动都从账房里发出信函。可以说,这间账房就是素府在这一带所有生意往来的中心。

  由于账房过于重要,所以,“墨院”其他的建筑都是一些护卫居住。杨护卫就住在那里

  雅苑的另外一边是伙房,平时沐浴需要的水便是由伙房提供。

  素慧如径直来到浴堂前,浴堂有两个门,左侧是二公子专用的,右侧是女眷用的。至于其他人,只能委屈一下,去素府东南边的一个角落用那个特大号的浴堂了。

  伸手推了一下右侧的门,没想到门是虚掩着的。

  “难道这么早就有人来沐浴?”素慧如心里暗道。

  走进去,面前是一道屏风,虽然看不见浴池,但一阵凌乱的水花声透过屏风传了出来,很明显里面已经有人了。好在考虑到女家眷较多,这里一共有五个不算小的浴池,不会出现等候的现象。

  转过屏风,浴池映入眼帘。只见最中间的浴池中一双明亮的大眼盯了过来。看见是素慧如,大眼的主人有些吃惊,“啊!原来是大小姐啊,这次过来的也真够突然的,下人都没来得及回报,不然我一定去接你一程。”

  “呵呵,舒燕姐客气了,我昨晚来得比较晚,也就没去打扰你们了。本想先洗完澡再去看你们,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你。也省得我等下去账房找你。算起来我们也有好几个月没见了吧,这次定要好好聊聊。”一边说,素慧如一边放下衣物,准备宽衣。

  浴堂里明眸大眼的女子叫舒燕,是这里的本地人,十年前,素老爷和夫人来这边游玩的时候看中了她的乖巧,便把她带回京上的主府。到了主府后,她在素慧如身边坐了五年侍读。之后素慧如出门游历,正好这边要拓展分府,于是,舒燕被调到了这边。陪读的时候,她主要学的是记账方面的东西,到了这边,一直在账房做事,一年前,做了这里的账房主事,掌管账房的一切事物。地位仅次于二公子。

  见素慧如也要下池,舒燕似乎有些慌张,脱口道:“大小姐!”喊出三个字便没再说什么,但看她脸颊似乎有些汗珠,显然心里很是紧张。

  素慧如转身看了舒燕一眼,“怎么了?有事吗?”

  舒燕一时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口齿有些不伶俐,“没……没什么,恩,大小姐……”眨眼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现在伙房的热水还不是很多,只有这一个浴池有水,而且,水已经不是很热了,加上又是我洗过的,如果大小姐不急的话,我想,你可以随便逛一下,呆会儿再过来。再说,你好几个月没来这边了,看看这周围的变化也不错啊!”

  听到这番话,素慧如心里很是奇怪,浴池里明明热气腾腾,水也好像是刚倒进去的,怎么会不热呢?

  很明显,舒燕不希望自己下池。

  素慧如不是那种不通人情的人,见舒燕这么坚持,想了想:“好吧,我正好不太习惯在这里沐浴,等一下我会让人把水和浴桶弄到我房间去。那样我也习惯点。呵呵,正好这里的水不热,这下我也不用犹豫了。”说着,素慧如拿起东西往外走。

  刚到门口,舒燕突然道:“大小姐……对不起!”

  素慧如回头,突然发现浴池的水下隐约有道人影,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舒燕姐你这可就见外了,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自责的,我来的时候就在犹豫,到底是在自己房里还是来这里,真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年,账房被你打理的很好,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明白,你所守住的,是素家在这一带最为机密的东西。我们都是素家的骨干,因为肩上的责任,很多别人能轻易享受的东西,我们都要经过深思再决定能否享受。”说罢,她便带上门,快步离开。

  素慧如刚走,中间的浴池里便猛的钻出一颗脑袋,赫然竟是二公子。一出来,二公子便拼命的吸了几口气,等缓过气来,才靠近舒燕:“你要是再和她聊会儿,我就直接憋死在下面了!”听口气,他似乎有些不爽。

  舒燕现在被素慧如的几句话说得有点走神了,并没理会一旁的二公子。

  “嘿!怎么了?”二公子在舒燕眼前挥了挥手,“被我妹子的几句话就说的走神啦?”

  “你还是尽快离开的好,不然大小姐再来,看到了就不好了!”舒燕心情欠佳,直接下了逐客令,语气也有些不对。

  “哟!这是怎么了?闹脾气了?”二公子言语讥讽道:“再怎么说,我是堂堂素家的二公子,而你不过是个由下人提拔起来的账房管事而已。被看到了又怎么样,她身为我的亲妹妹难道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倒是你,说不定就倒霉了。你要搞清楚形式,是你怕被看见,而不是我,所以,请我离开的时候客气点!”

  见二公子又摆起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舒燕眼中的厌恶之色更浓。但她知道此刻说什么没用,所以,她选择用行动来告诉二公子,只见她起身,轻巧的离开离开浴池,利落的披上了衣服。快步离开了浴室,只留给二公子一个背影。

  你不离开,那就我离开,绝不低声下气的求人。这便是舒燕。

  看着舒燕离开的背影,二公子脸上的怒意更加明显。他本就是个小心眼的人,如果不是身为素府的二公子,恐怕他会因为自己的小心眼吃不少亏。

5-离奇的醒来

离开浴堂,素慧如越想越明白,心情越变越差。本来,雨后的清晨别有风味,若是洗个澡,再四处走走,必然是件不错的事情,可惜,现在她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吩咐伙房准备水和浴桶之后,素慧如便转身朝后院走去。回到房间,春儿正好准备出来。

  “呀!大小姐你怎么又回来啦?”春儿问道。

  “恩,没事,我突然决定要他们把浴桶搬到房间来。等一下他们就会过来了,咱们先布置一下,别让那些下人看到房里的伤者。虽然说清者自清,但瓜田李下,总会招来一些流言,还是小心的好。”

  “恩!我这就把他藏好,大小姐尽管放心!”说着率先来到躺椅前,右手从伤者的颈部穿过,貌似要将人抱走。可惜,她毕竟是个女孩,躺椅上的人也长得很是结实。只见她还没将人的头抬高一尺,便胳膊一酸,害得那伤者“扑”的一下又摔了下去。

  “好重啊!”春儿叹道。

  素慧如正好带上门过来,见状,笑道:“那么大个人,我们两个都很难移动,再说又能移到哪里去呢?我说藏起来,意思是用些东西把她盖起来,再掩饰一下就可以了,等一下我在门前四五步的地方放个屏风,只让下人进屋一两步,放下浴桶就离开。这样就没事了,不用费力去移动这么重的一个人。”

  “哈,还是大小姐你聪明,这样,只要稍微盖一下,以防万一就可以了,的确省事许多。我这就移几面屏风到门前。”说罢,春儿将chuang边的屏风移了几块,将房间内靠近门的地方围了起来,这样,下人什么都看不见。

  素慧如也顺便将躺椅上的人盖了起来。

  布置完毕,下人正好过来,在屋外敲了两下门,“大小姐,浴桶和热水都弄过来了,请开一下门。”

  春儿过去开了门,带头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另外四个人抬着浴桶,六个人分别提着一大桶水。桶上都盖着盖子,这是为了房子路上的东西掉进桶里。还有两个丫头提着篮子,里面是些用来添加进浴桶里的东西。

  春儿指了指自己站的地方,“你们先把桶抬进来吧,放在这儿,小心点,别碰到屏风。不然你们这个月就白做了。”说着,春儿让开,走出门,来到领头的老妇人身边,道:“水可是好水?”

  老妇人听到这问题,忙拍着胸脯道:“这你可放心,水用得可是上等青铜大皿烧出来的,而且是取的中间的,和二公子沐浴用的水一模一样,你就请大小姐尽管放心。”

  这一带的水质不怎么好,烧出来的水,下面有时候有点沉淀,不过,像大小姐这样的人来这里做客,下人们还是会细心对待的。

  很快,木桶被放好,水也加了进去,篮子放在了一边,边上还有一桶没加,这是用来自己控制的,若是泡的时间久点,感觉水凉了,就可以适当的加一点。

  忙完后,下人们行了礼便纷纷离开。春儿顺势将门关上。这时素慧如也从屏风后出来。开始宽衣。

  和春儿一起添加完花瓣之类的东西后,素慧如泡进了浴桶。水温刚好,泡在里面,闻着花香,她的心情不再那么糟糕了。

  春儿见素慧如似乎放松开来,问道:“大小姐,看你回来之后心情似乎很不好,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也许春儿能替你分担?”

  浴桶中的素慧如没有回答,此刻,她正想着舒燕的事,不想多说什么话。

  舒燕毕竟和素慧如有同窗之谊,素慧如打心底还是希望舒燕能过得好,但舒燕身处要职,一个不小心不仅会害了她自己,还会给素府造成不小的损失。虽然舒燕比素慧如要大七八岁,可素慧如还是有点放心不下。

  从浴堂回来之后,素慧如心里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似的。首先,莫名奇妙的救了一个善恶不知的人,这次又无意间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

  “哎!看来这次探查之行不会太顺利了”想到这里,素慧如轻叹道。

  一旁的春儿见她叹气,道:“大小姐,那么多复杂的事情你都解决的很好,也没见你叹过气,今天到底是为什么事烦心啊?”

  “没什么。只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希望是我自己多心了。”素慧如道。

  可是,这句话实在是说得不巧,刚刚还说希望是自己多心,结果马上就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只见房间内的气息突然凝固,素慧如和春儿都不禁打了个冷战。接着,凝固的气氛突然膨胀。屋内不少东西被掀翻,包括哪些挡在躺椅和浴桶之间的屏风。

  屏风一倒,素慧如和春儿齐齐往躺椅看去。只见之前还躺着的伤者已经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杀意,正盯着素慧如和春儿。右手捏着剑诀,左手紧紧按着自己的丹田。

  素慧如见状,首先考虑到的居然不是安全,而是自己的清白,只见她下意识的用手挡在了胸前。春儿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呆立一旁。

  就在这时,躺椅上的人左腿突然一弯,人半蹲下来,按丹田处的左手更用力的挤压着丹田。同时,那人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身上散发的气势也陡然降低了不少。

  似乎想起了什么,躺椅上的人脚尖微微动了一下,整个人突兀的久出现在了浴桶前,眼中似乎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那实在不是人的速度,素慧如好歹是大家子弟,见过的高手不计其数,可她从没见过速度如此之快的人。更令她惊奇的是,把脉的时候,她明明确定对方丹田尽碎,不会再有丝毫的内劲,却不料对方现在能有如此能力。

  此刻,那双带着杀意的双眼近距离的盯着素慧如的眼睛,搞的一向镇定的她忘记了言语。

  对方先发话了,声音有些虚弱,但字字清晰:“这是哪里?你是谁?”说话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指住了素慧如。素慧如完全相信,对方捏着剑诀的右手只要一发力,就能取自己的性命。

  缓过气来,素慧如道:“这是素家的地方,我是救你的人。”

  对方还想再问什么,可是,突然他脸色一变,似乎痛苦万分,接着便再次不由自主的蹲了下去。

  这时,他身上的气劲再次变弱,濒临消失。春儿这时也回过神来,想去扶一把,可又有些不敢。

  片刻,春儿就不需要为扶与不扶这个问题纠结了,因为对方再次站了起来,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力,右手也扶在了浴桶上,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接着,他毫不理会面前的两人,自语道:“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不!我不相信,我的力量!”

  说着说着,他身上那种慑人的气势完全消失。本来,他的丹田已经碎了,刚刚所释放的,只是经脉中残存的最后一点内劲,现在,最后一点内劲也如蜡烛般燃尽,从此,他将很难再有昔日的成就。

  他体内的情况,自己当然再清楚不过了,可是,他还是不愿相信。

  隐约中,他记得自己的丹田在混乱中被一股强劲的力量持续打击,但以他的功体特性,只有一个人能毁掉他的丹田。他实在不愿相信出手的是那个人!

  “不,不会是他!”他自语道,可惜,这些话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说服不了自己,他转而自问。结果没有任何答案。

  一旁的素慧如和春儿虽然完全被忽视,但再怎么说对方还站在面前,素慧如也不好去穿衣服,春儿也不好乱动,免得惊倒对方,惹起不必要的麻烦。

  良久,对方一直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浴桶里的水已经有些凉了,可那人没有丝毫走开的意思。

  好在那人似乎已经镇定了不少,素慧如也实在受不了了,道:“可否请你让开一下,我要起来传衣服了。”

  对方没有回话。素慧如只好在问一遍。

  对方依旧没有回话,这时春儿看不过去了,也壮着胆子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别人一个黄花大闺女洗澡,你赖在这里不走,到底什么意思啊?”

  还是春儿的嗓门比较大。对方终于回过神来。他似乎已经妥协了事实,神情恍惚的走到躺椅前,盘腿坐下,开始调息。这其实只是徒劳罢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可就是有点不甘心,想试试而已。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