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豪门 > 爱在深渊处
爱在深渊处

爱在深渊处

分类: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21-04-08 15:06:22

作者:小狗蛋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爱在深渊处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爱在深渊处介绍

作者小狗蛋给大家带来了《爱在深渊处》的主要情节:“当年你居然还敢偷走我所有的钱,我信任你,竟然将自己的银行卡密码都告诉你了,你可曾想过,你偷走的钱,正是当年我母亲的救命钱?苏宁月,你跟一个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个分贝,让人听见了之后瞬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我不断的用手抹去自己的泪水,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可是越是这样想,自己越是崩溃。

书友点评:

《爱在深渊处》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小狗蛋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章节试看:

爱在深渊处:暴力

  

  网络上面一下子炸开了锅。

  所有的评论对于我的事情争先恐后的评论着,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仿佛能够将我完全的吞噬。

  “揭秘!网络主播的真实私生活!只有你们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

  “真实!原来网络女主播……竟然是这样的人!不看后悔!”

  “震惊千万人的女人,跟各种男人…”

  一个个的标题党让人看了简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里面的内容更是惨不忍睹,网络上面很快就曝光了我之前的照片不说,还将我的微博全部的翻了出来,有些自拍照,连马赛克都没有打,直接就被发了出来。

  我的个人信息也被扒了出来,无数个陌生号码跟短信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明明是我自己个人的生活,可是这些网友却一边倒,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情况下,已经完全的将我认成了那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苏宁月,公司公关部已经尽力了,删除了不少的东西,但是网络上面的舆论导向实在是太大了,现在公司已经加班加点的删除了不少评论了,但是新的评论又会上来,根本压不住。”

  刘总的脸色并不是特别的好看,这这件事情恐怕他早就已经去解决了,但是效果并不是特别的明显,所以他才开口让我去求谭修逸的:“宁月啊,你也知道咱们公司一路走来不容易,现在要在上市的紧要关头出现点什么差错的话,咱们的公司还要不要了。”

  刘总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能再说些什么了,只好应了下来。

  ……

  我来到了谭修逸的公司楼下,周围的人对我指指点点,三点前我曾经经历过一切,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完全接受不了,特别的揪心难受,可是现在我却能够平静下来了。

  “这位小姐,请问您找谁?”

  前台的脸上带着笑容,当我说出谭总的时候,她依旧保持着笑容:“不好意思请问您有预约吗?没有预约的话,恐怕我们是不能让您进去的。”

  “我有急事找他,我是他的…情人。”

  我咬咬牙,自己不着急网络上面的舆论不代表公司里不着急,刘总刚给我开出了条件让我回到公司,如果这个时候我突然出事了,公司不要我的话,恐怕我真的会被彻底的封杀掉。

  这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事情。

  “这位小姐,您可以直接给谭总打电话。”

  前台的笑容渐渐的收了回去,另外一旁的前台指了指电脑,她变得更加得面无表情了,里面应该是什么新闻,关于我的。

  “我们两个人刚刚吵架了…美女,你给他打个电话,我来跟他说,如何?”

  我装作不经意间抬起自己的手,把梵克雅宝的手链露了出来,前台本来是有些不耐烦的,但是看着我的穿着打扮,还是不敢拿定主意:“好,那我给谭总打个电话吧。”

  她拨通了电话,然后将电话递给了我。

  “谭少,是我。”

  话到嘴边,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的开口了。

  “有事?”

  他的声音冷淡,好像是没有听出我的声音是谁一样,我深吸了一口气,赶紧的趁热打铁:“有事,谭少,方便当面说吗?”

  电话里传来了他轻笑的声音,听得出来他的心情应该非常的不错,整个人的状态非常的好:“当面脱了自己的衣服?”

  看来他还是没忘记昨天我对他做过的事情…

  这个记仇的男人…

  “谭少,只要您能见我一面,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

  我刻意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是还是被身旁的前台听到了,她的眼神一闪而过的不屑,让我看见了之后特别的不是滋味。

  可是人活着不就应该是这样吗?即便是这么痛苦的经历下,也要咬牙切齿的坚持下来。

  “好。”

  难得的,他真的答应我见我一面了。

  我赶紧的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连连的拍着自己的胸脯,让自己保持冷静,但是心跳还是忍不住的扑通直跳,我一度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不进去?”

  突然,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吓得我浑身不由得一哆嗦。

  我赶紧的回过头去,发现是谭修逸,这才把自己悬在半空中的那只想要敲门的手收了回来。

  “我害怕。”

  我说出来了自己的内心的真实想法,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他也已经知道了,知道我为什么会过来找他。

  但是我的内心也非常的清楚,谭修逸这么恨我,恐怕他不会轻易的帮助我的。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他的脸上难得的露出来了一丝笑容,这么多天了,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看见他的脸上带着笑意,助理进来给我倒了杯咖啡,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他慵懒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眼神邪魅的勾起来了一抹笑容,不得不承认,他今天的心情一定是特别的好的,要不然也不会表现出来现在的状态,我赶紧的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谭总,我遇到了点麻烦。”

  他脸上的一抹笑意并没有减退,我赶紧的趁热打铁:“现在只有您能够帮助我。”

  “可是我为什么要帮助你?”

  这个男人,总是在我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我的面前,偏偏我却永远猜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谭总,您只要肯帮我,我答应你的一切条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表现的太过迫切了,他的脸上却充满淡定:“可是我并没有让你想答应的事情。”

  我知道他这是在为难我,如果他真的没有什么条件的话,恐怕从一开始,他就会直接挂断我的电话,而不是在这里给我一个机会。

  我诚恳的看着他:“谭总,只要您说,我都会尽力的答应您。”

  他嘴角的笑容渐渐的恢复了之前的嘲讽,目光不曾落在我的身上,而是看向了窗外:“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我连连应着。

  他不紧不慢的回过头来,手指向窗外:“如果让你从这里,跳下去呢?”

爱在深渊处:为难

  

  明知道他这是为难人,故意的羞辱我,我还不得不直直的站在这里,脸上甚至还露出来了讨好的笑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应道:“谭总真的狠心让我跳下去吗?”

  他不怒反笑,轻描淡写的说道:“要不然呢?”

  我的内心不免有些紧张,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谭总…”

  这是试探吗?还是真的想要让我去死?

  “怎么,不敢答应了?”

  我笑得心虚:“我要是死了,再要这些清白又有什么用?”

  “那你就是做不到了。”

  谭修逸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哀乐:“既然如此,你就出去吧。”

  开玩笑,我好不容易来了这里一趟,不达到自己的目的,我怎么可能轻易的离开?

  “谭总…除了这个条件呢?”

  他是真希望我死,才会说出来这种话吧。

  “没有其他的条件。”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了一句:“在谭总的眼里看来,我就应该抓紧去死?”

  我的声音不大,但是能够传进他的耳朵里,他的脸上充满了淡定,仿佛对于我现在的状态非常的满意,我恼凶成怒的样子在他的眼里看来,竟然成了一个非常好笑的事情。

  “苏宁月,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吗?”

  他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整个人的嗓音之中充斥着一种没来由的冷漠,那种疏远的感觉特别的不真实,也特别的让人害怕,他步步紧逼,走到了我的面前,这一次更像是对待他自己感兴趣的猎物,狠狠的遏制住了我的脖子,没来由的,出现了那股子的狠劲。

  我吓坏了,连连后退,但是自己现在所有的表现,都像是一只跳入了陷阱的猎物,让我没有任何的退路。

  我害怕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充斥着一种没来由得紧张的神色,尽力的要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越是这个样子,他就越发的感兴趣。

  下一秒,他抓住我的脑袋,让我被迫的拖拽到了落地窗前,映入眼帘的正是一片高楼大厦,往下轻轻的探头,便知道这是万丈深渊。

  我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背后接着冒了一层冷汗,紧张的要命。

  我有恐高症,他是知道的,那种俯视着整座城市的繁华,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他松开了我的脖颈,我下意识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瞬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我只觉得脑袋一片眩晕,有一种马上就要做过去的感觉,好像身边的所有东西都在晃动着,我甚至连呼吸都格外的困难…

  就在我要晕倒的那一刹那,我的脑袋突然被冷水冲击,瞬间清醒了不少。

  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拖拽到了总裁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的浴室里,密闭的空间让我很快找到了安全感,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恐惧的感觉。

  “苏宁月,是不是之前我给了你一张笑脸,就让你觉得我原谅你了?网络上面的那些新闻说的没错啊,你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表子,你有什么资格反驳?嗯!?”

  他的尾音微微上挑,甚至说着说着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拽住我的头,突然将我扯了起来。

  透过镜子里的我看到了自己的表情狰狞,眼神充满绝望,而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让人害怕的不知所措。

  他疯了…

  他一定是疯了。

  “当年你居然还敢偷走我所有的钱,我信任你,竟然将自己的银行卡密码都告诉你了,你可曾想过,你偷走的钱,正是当年我母亲的救命钱?苏宁月,你跟一个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个分贝,让人听见了之后瞬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我不断的用手抹去自己的泪水,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可是越是这样想,自己越是崩溃。

  当年谭修逸跟我一样,实际上是因为他隐瞒的自己的身份,因为他是一名私生子。

  他从来都没有跟别人提起过这件事情,除了我。

  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谭修逸的内心还是一直都在怨恨着我吧,否则他现在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这样的状态了。

  当年为了给妹妹治病,我拿了他的银行卡,并且还给他留了一封信,让李木子交给他,现在想想,恐怕那封信从一开始就没有交到他的手上。

  他有他的亲人,我也有我的至亲,在那种情况下,明知道我那样的做法是错误的,可是我还是选择了。

  人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我做出来的这件事情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有用的话,世界上还会发生这么多的错事吗?”

  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谭修逸的隐忍,他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似的。

  甚至越说越生气:“苏宁月,你回来过,不是吗?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母亲去死?我听说了,你在我母亲的病房门口站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把银行卡留下来,

  苏宁月,是你害死了我母亲。”

  他的声音已经渐渐的产生了一丝颤音,有一种完全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的感觉了,我被扯住的头发越来越疼,想要试图用手掰开他手中的动作,可是这一切依旧是徒劳。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那个时候我有想过把银行卡还回去,但是那个时候我差点也要疯掉了,妹妹的病情压垮了我们整个家庭,我那个时候有私心,认为谭修逸是有钱人家的私生子,那么他的父亲…

  一定不会不管他们娘俩的。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我这样的一个错误的想法,影响了我整个人的人生。

  因为他的父亲,最想看到的,就是他母亲的死,他母亲一死,谭修逸就被接回了他们家中,认祖归宗。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