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仙医毒妃
仙医毒妃

仙医毒妃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3-06 14:33:01

作者:沫凌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仙医毒妃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仙医毒妃介绍

《仙医毒妃》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沫凌主要说的是:除了冰肌霜以外,还有好些名贵的药材,都有着去疤的功效,是外面的人想要也买不到的。旁人都为那宫中贵人才能用的上的冰肌霜眼红羡慕,唯有沈清宁捏着那些药材,眼睛微微发亮,这些不识货的人,哪里知道这些药材随意拿出一支去,都够比得上十瓶冰肌霜。李显扬这次,还真是做了件好事。既然已经送上门,沈清宁不会拒绝,即便不屑,却也知道这张脸对女子来说是重中之重,叫怜儿把东西都收好后,对着李府下人道,“替我好好谢谢你家少爷。”

书友点评:

很少遇到这么对自己口味的穿越重生文,很好看,文笔,剧情都很好,代入感很强,请沫凌大大继续加油,我们书友一直在

章节试看:

仙医毒妃:毁容

沈清宁没有防备,惊呼一声,朝前栽去,扑进了那一丛荆棘中,身上的衣服被划破许多不说,脸上也被一处坚硬的叶刺划伤。

李显扬听到她的声音立马回身,心疼的把她扶起来,紧张询问,“清宁,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沈清宁吃痛的蹙眉,没有立刻把他推开,目光冷然的看向沈清秋。沈清秋脸上的阴狠还没来得及收起来,见到她的眼神,慌忙摆出泫然欲泣的模样来,自行认‘罪’,“显扬哥哥,都是我的错,怪我的脚又疼起来,不小心绊到路上的石子,这才把姐姐撞伤了。”

她眼睛红着,面上后悔和愧疚交加,倒是叫人不好再多加责怪。无心之失罢了,难道真的要她再三赔罪吗?

沈清宁一直都没说什么,因为受伤,更显柔弱苍白。即使不用说话,也显得比沈清秋泪水潸然的模样要楚楚得多。

沈清秋的演技并不高明,可李显扬也没看出什么来,只当她真的是不小心的。此刻他最在意的不是她的有心无心,看着沈清宁,声音都放柔放轻了许多,“看你走起来不方便,还是我抱你下去吧。”

沈清宁忍着身上隐隐的疼痛,还没来得及婉言拒绝,一旁的沈清秋替她开口,“显扬哥哥,我的脚好疼啊!”咬着下唇,泪水汪汪的模样,看起来比沈清宁还像一个受害者。

李显扬看也不多看她一眼,盯着沈清宁,打定了主意要抱她下山。

沈清秋气得不行,娇美柔弱的状态都快要维持不住,为什么他的眼里就只看得到沈清宁?她现在有些后悔,却是后悔刚才不推得再重一些,只让她受了一些轻伤,要是直接滚下山去不是最好。

好在沈清宁无心与她争夺某人的‘宠爱’,顺势成全一二,开口道,“我没事,只是身上擦伤了一些,自己能走的,你还是去顾着妹妹吧。”

李显扬犹豫一瞬,摇头,“你看你这样……我哪里舍得,我先带你下山,再叫人来接清秋吧。”

这是一个好办法。他们离山脚也不远,来回不会花费多少时间。

这是非得要襄助她不可。

沈清秋不甘愿的咬着唇,没料到沈清宁仍然是把李显扬朝外推,“清秋一个人待在这里会怕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外人经过,我们还是一起下山吧。”再三表明自己无事。

她坚持着,李显扬终究还是松了口,见她如此柔弱却还坚强的模样,眸子里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着她的眼神越发柔情似水。

把脚疼不能走路的沈清秋背起来,三人再度启程。

照顾到沈清宁,李显扬的步子并不快,一直关心她的状况,“你觉得还好吗?要不要停下来歇歇?”

沈清宁脸上有一处划伤,她自己用帕子按着,连雪白的帕子也被染污,看上去怪是触目惊心的。不过其实伤口早已经不再流血,只是肯定会留一段时间的疤痕。

对于女子来说,容貌显然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存在,也不怪乎李显扬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担忧和心疼,开口安慰,“你别担心,伤口不严重的,好好养着,以后定不会留下痕迹。”

沈清宁是一点都没在担心的,自己本就熟知医理药理,那丛荆棘也只是普通的荆棘,没有什么毒性。其他人不暗做手脚的话,这点伤早晚都会痊愈的,不会在脸上留下半点的异状。而就算是这样,沈清秋这一笔,她也牢牢记下了。

恶毒到要害她一辈子见不了人,她也不需要留有什么仁慈。

她沉默着,不爱搭理某人,抿着略微发白的薄唇,瞧上去像是有几分忧郁失意。

见她这样,李显扬心底难受,这点关心和难受,被他背上的沈清秋全都察觉了去,醋意和妒意在心里翻腾,她忍不住扣紧了掌心。

山脚下。

仆婢都在老老实实的等待主人的回来,看见一个被背着,一个身上受了伤的模样,一个个又惊又怕,连忙迎上来,“少爷!小姐!你们这是怎么了,这是在山上撞到了野兽么?”

听得他们说完,仆婢们才放下心来,怜儿注意到沈清宁的伤,惊呼,“大小姐!您的脸!”

沈清宁显得很淡定从容,从容得好像这伤不是在她自己的脸上,被怜儿尖利的嗓音刺得有点头疼,开口道,“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大惊小怪,去拿我的披风来。”比起脸,更在意身上被划得有些破烂的样子。

怜儿噎住,半晌不知道反应。

沈清秋被丫鬟小心翼翼扶下来,站定,夹杂着妒忌和快意的冷笑一声,“姐姐的心也太大了点,伤成这样,以后或许就毁了容了!如今硬撑着又有什么用。”

这恶毒无理的话,让旁边的人听着就觉得心惊。怜儿本就不是沈清宁的人,自是不会忠心护主,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沈清宁想笑,嘴角撇下一个凉薄的弧度,这是在讥讽和不屑,和如此蠢笨的沈清秋争辩,仿佛在给自己找不痛快,懒得浪费精力。

看在李显扬的眼里,却是一番不同的样子。“清秋!”

“清宁本就是因为你才受了伤,你怎么还要这样说她!”

“显扬哥哥……”沈清秋登时回复理智,只是想要再装可怜已经来不及。李显扬不再关注她,深深的看着沈清宁,说话重一点都怕惊到了她,安抚,“你不要怕,我家里有疗效奇特的霜膏,等我回去就让人来送给你。”

沈清宁没有拒绝。轻道了一句谢谢。

李显扬柔声,“你我之间,还需要什么谢谢。”身后,沈清秋的指甲又往掌心里刺了一分。

等李显扬走了,沈清秋疾步追上要上马车的沈清宁,恶狠狠咒诅,“你脸上的伤划得那么长,就是有药膏,你也治不好!”

沈清宁淡淡回头,不提醒她的‘脚伤’,轻轻送把刀子去,“就是治不好,李显扬他也愿意要我,不要你。”

这话,当真剜了沈清秋的心。还算姣好的面容瞬间狰狞得像是从地下爬出来的恶鬼,把身边的丫鬟都吓的发抖。

仙医毒妃:冰肌霜

不过,沈清秋显然是不能做任何多余的事。最终只是揣着一腔怒火和妒火,和沈清宁一并回到了相府。

一回到相府,沈清宁让怜儿打来清水,将脸上的伤痕和身上的伤都处理了一下。

怜儿看着她,有点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吐露,甚至没多关心一下。沈清宁并不意外,要是她真的关心起自己,才要提起精神来警惕防备,看她和背后的人究竟藏了什么鬼主意。

哪怕是宰相的千金,没了美貌,以后的道路也会变得难走些。府里的人说不准是幸灾乐祸的人多,还是同情怜悯的人多。

没等到沈南飞下朝知道这件事,李府忽然来了人,专门给沈清宁送来膏药,据说是宫里的贵人才能用得上的好东西,唤作冰肌霜,用了果真能让人冰肌玉骨,备受贵人们的欢迎。对她脸上疤痕的恢复定是极好的。

除了冰肌霜以外,还有好些名贵的药材,都有着去疤的功效,是外面的人想要也买不到的。

旁人都为那宫中贵人才能用的上的冰肌霜眼红羡慕,唯有沈清宁捏着那些药材,眼睛微微发亮,这些不识货的人,哪里知道这些药材随意拿出一支去,都够比得上十瓶冰肌霜。李显扬这次,还真是做了件好事。

既然已经送上门,沈清宁不会拒绝,即便不屑,却也知道这张脸对女子来说是重中之重,叫怜儿把东西都收好后,对着李府下人道,“替我好好谢谢你家少爷。”

李府下人拱手弯腰,“只要沈大小姐无事,我家少爷就安心了。”

“冰肌霜?”

蒋黎雪讶然,知道李家的亲属是有在宫中做妃子的,能得到冰肌霜并不让人觉得奇怪。以她这样的身份,都难以得到,知道沈清宁竟然到手,难免有几分的羡慕和心动。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也算是指节分明,修长白嫩,但早年因为生气摔了一个杯子不甚划伤,总有一个浅浅的疤痕无法消除,要是能得到冰肌霜的话……

在意容貌的女子,更会在意其他的地方。蒋黎雪没有多犹豫,亲自来到沈清宁的院子。

她们的关系貌合神离,沈清宁对她的来访并不欢迎,却也只得恭敬迎入,怜儿殷勤的端茶倒水,沈清宁看在眼中,笑而不语。

“清宁。”蒋黎雪比往日更亲热的叫她,目光中带着怜惜和心疼,“你瞧瞧你这张脸,哎,都怪秋儿不小心,你做姐姐的,多担当一些……”

重点并不是来关心她的伤势,和为了沈清秋的‘不小心’来道歉的,她状若不经意的在屋子里四处打量,没看见想要看见的东西,只能开口询问,“那冰肌霜,用起来怎么样?”

药材还需要处理烹煮,沈清宁就先用了冰肌霜,东西果然是好东西,本来还有些火辣辣的伤口,涂上去顿觉一阵清凉,坚持涂着,日后疗效定会盛佳。哪怕用不完,留着以后也是有用处的。蒋黎雪开口的目的,也十分明显。

不过沈清宁即便察觉出来,也不随她的心意,答道,“确实好用。”便不再开口。

蒋黎雪等着她拿出来,半晌不见动作,沉不住气的开口了,“是吗?为娘倒只是听说过这东西,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等拿到,就不会让它回到沈清宁的手上。这样的好东西,这臭丫头哪里配得上。

话都说到这份上,沈清宁却还装聋作哑,又不顾及的开口道,“这样的东西,清宁自是好好的放起来了,脸上的伤,还要靠着它治呢。怕是不能分享给母亲。”

蒋黎雪面上挂不住,“你这孩子,胡说什么,我怎么会要你的东西。”

沈清宁带着浅浅的笑看她,除却那道伤痕,还是那么的秀丽端庄。蒋黎雪被她看着极为的不舒服,陡然恼怒起来,强忍着,虚伪关心几句,离开了她的院子。话已经说成这样,她的脸皮也没有那么厚。

分明就还是一个人,但总说不上是哪里有了变化。这让蒋黎雪略微有些不安心,却并没有紧张得过分,如今,她才是宰相府的主母,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用了冰肌霜两日,沈清宁脸上的伤疤几乎已经不太明显了,不光如此,因为不只是涂抹伤疤处,连整张脸都跟着柔嫩了不少,仿佛润着一层水光,肤若凝脂,螓首蛾眉,一颦一笑间就让人出了神。

想到宫中那些贵人们,全身都用着这冰肌霜,想也知道是多么的玉骨冰肌,吹弹可破,很能讨得圣上的喜爱。

若是用那些药材,沈清宁会恢复得更迅速一些,然而在这相府里,她连一个体己的人也没有,不想泄露自己懂得医理药理的事情,只能暂且可惜,仔仔细细的将它们先收到自己的库房中。

李显扬对她很上心,慷慨的赠送了冰肌霜和药材不说,过了几日还特意来到相府拜访,探一探她恢复得如何了。

沈清宁听闻怜儿传话来,说是李显扬登门拜访,想也不想的,“不见!”

怜儿愣了愣。

沈清宁瞥她一眼,“就说我还未恢复得好,不便见他。”

怜儿去传话,李显扬并未怀疑,只是也不甘愿就这么回去,“你就说我并不介意这些,只想与她见见面。”

沈清宁略微露出些不耐来,又叫人去打发,“我近来身子有些不适,兴许是在山上吹了些风,下次吧。”至于这个下次是什么时候,就要看缘分和她的心情了。

李显扬只得离开。

他从来都不是好打发的角色,过了两三日,依旧来到相府,这回直接给相府下了拜帖,得以进入府中。由府里的仆人领着就去了沈清宁的院子。

沈清宁脸上的疤痕几乎已经瞧不见了,当初划得虽然长长一条,但却并不深,否则也不会那么快的止住血。

见到李显扬第一眼,她眉眼下垂,眼中飞快划过一丝厌烦。

李显扬没察觉到,欢喜的,“清宁,你好了。”高兴之余,还邀请,“既然好了,那我们就一同出去逛逛吧。”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