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星河主宰
星河主宰

星河主宰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2-23 18:39:19

作者:愣头青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星河主宰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星河主宰介绍

《星河主宰》是一篇非常好的玄幻奇幻小说,愣头青为大家带来的故事:楚云天目光一闪,看着楚小虎真诚的神色,他没有拒绝。对于敌人,他不会仁慈,对于兄弟,他也无需矫情,他确确实实很需要聚灵液。“等从楚寒那里赢来十瓶聚灵液之后我便还你。”楚小虎绷起了脸:“什么还不还的,是兄弟就不说那么多,若不是当年你拼命搏杀那头野狼,我和可可妹妹怕是已经……”差不多在十年前,楚云天和楚小虎,还有楚可可,三人因为贪玩私自跑到后山,结果遭遇一头野狼,楚小虎和楚可可都吓哭了,全身发软,连逃跑都做不到,结果是楚云天站了出来,与那头野狼死命搏杀,最后将野狼打死,三人才幸免于难。

书友点评:

《星河主宰》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章节试看:

赌斗-愣头青

过了一会,终于轮到楚云天。

发放资源的管事是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名叫‘楚寒’,属于嫡系一脉的精英弟子,他父亲是楚家掌控实权的长老,因而这个肥美的差事落到了他头上。

当他看到楚云天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旋即嘴角勾起了戏谑的弧度:“你的资源已经被取消了,你还来此作甚?”

楚云天眉头一皱,尚未说话,身旁的楚小虎已经满脸怒气,质问道:“什么时候取消的?天哥是嫡系弟子,凭什么取消?不会是你公报私仇,故意克扣吧!”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露出了玩味之色。

遥想当年,楚云天一朝崛起,碾压同辈,家族所有资源都倾斜到他身上,自然引起了不少弟子的嫉妒,这楚寒也是当年的嫉妒者之一。

而且当年楚寒也是星海境三重,但他比楚云天大了两岁,还是被楚云天强势击败,怀恨在心倒也不奇怪。

只见此时楚寒冷笑道:“胖虎,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知道你把他当亲兄弟,但也不能为了他而污蔑我。”

“那你倒是说说凭什么?”楚小虎不忿道。

“按照家族规定,十六岁尚未开辟出‘星海’的弟子,将被贬为外族弟子,不得再免费享受家族的修炼资源,再过三日,便是家族对所有未满十六岁弟子的考核之日,届时,楚云天将被贬为外族弟子,自然没有资格再免费享受家族的资源。”

说到最后,楚寒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楚家的确有这样的考核规定,而且考核确实是在三日之后,到时候所有在今年将满十六岁的弟子,都必须参加,检验资质。

如果十六岁尚未开辟出‘星海’,资质算是极差的了,将被贬为外族弟子,说白了,就跟杂役差不多,平时做些杂务赚取丁点可怜的报酬,至于修炼资源,几乎是奢望。

楚小虎脸含怒气,据理力争道:“这不是还有三天吗,至少现在天哥还是内族弟子的身份,你凭什么取消他的资格?”

“就这用了三年时间都开辟不出星海的废物,剩下这区区三天就能开辟出来?”

楚寒讥笑出声,望向众人:“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不信的。”

众弟子笑而不语,心照不宣,虽然没有落井下石开口,但明显都默认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

楚小虎气得说不出话来。

楚云天之前脸色一直冷漠,但楚寒的话仿佛戳到了他的痛处一般,令他脸色涨红,愤愤道:“若是三天之后,我开辟出了星海呢,你当如何?”

楚寒轻蔑大笑:“哈哈,异想天开!若是你三日之后能开辟出星海,我楚寒今后只要见到你,就喊你一声‘天哥’行了吧!”

楚云天摇了摇头:“我可不想有你这样的弟弟。这样吧,我们打个赌,若是三日后我能开辟出星海,你要给我十瓶‘聚灵液’。”

众人脸色微微变化,‘聚灵液’可是家族之中最适合用来修炼的资源之一,哪怕是家族中的精英弟子,一个月也才能分配到一瓶而已。

楚寒眯起了眼睛,十瓶‘聚灵液’的确是一笔庞大的资源,近乎于家族发放给他一年的聚灵液了,不过他绝对不认为他会输,因而他依旧冷笑:“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

“我输了一样赔你十瓶‘聚灵液’,打杂也罢,一直到还清为止!”

楚云天脸上一副怒火攻心的样子。

“好,到时候你来给我做下人,只是曾经的天才,却要来给我倒夜壶,你能拉得下脸?哈哈!”楚寒放肆大笑。

众人神色异样,暗道这楚寒还真是恶趣味,不过能让曾经的天才少年来给自己倒夜壶,确实大大地满足了那种虚荣报复心理。

楚云天一副赌气的模样,咬牙道:“白纸黑字画押,并请长老作证,谁也别想抵赖!”

“天哥,别答应他!”楚小虎焦急道。

楚云天看向楚小虎,只是眼眸深处,哪里有丝毫怒气?反而是出奇的冷静。

顿时间,楚小虎欲言又止,心中暗道:“天哥的性格我了解,绝对不会冲动,看来他是有极大的把握了?”

想到此处,楚小虎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之意:“这岂不是意味着,天哥将在这三天内开辟出星海?”

“好,一言为定!”

似乎怕楚云天反悔,楚寒立刻找来纸笔,书写好赌斗内容,随后两人都按上手印,并请药房的一位长老做了公证人。

“胖虎,我们走吧。”

楚云天不再多言,带着楚小虎离去。

看着楚云天离去的背影,楚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他已经在期待楚云天捏着鼻子给他倒夜壶的窝囊样。

众人神色不一,有嘲讽,有苦笑,都觉得楚云天是一时气愤,死要面子,才答应赌注,自讨苦吃罢了。

走到远处后,楚小虎终于憋不住,急忙问道:“天哥,你是不是有把握在这三天开辟出星海?”

楚云天淡淡一笑,显得高深莫测:“三日后便知。”

楚小虎登时兴奋起来,嘿嘿直笑:“天哥,你真是太坏了,刚才生气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吧?这次要把那小子坑惨了,十瓶聚灵液啊!比直接在他身上割块肉还疼!”

楚云天淡淡一笑:“他自己要‘送’我,我难以拒绝。”

“不愧是天哥。”

楚小虎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又从怀里拿出了五个小药瓶,正色道:“天哥,你这要开辟星海肯定需要不少聚灵液吧,我这如今只有这么多,你先拿去用,如果不够我再想想办法。”

楚云天目光一闪,看着楚小虎真诚的神色,他没有拒绝。

对于敌人,他不会仁慈,对于兄弟,他也无需矫情,他确确实实很需要聚灵液。

“等从楚寒那里赢来十瓶聚灵液之后我便还你。”

楚小虎绷起了脸:“什么还不还的,是兄弟就不说那么多,若不是当年你拼命搏杀那头野狼,我和可可妹妹怕是已经……”

差不多在十年前,楚云天和楚小虎,还有楚可可,三人因为贪玩私自跑到后山,结果遭遇一头野狼,楚小虎和楚可可都吓哭了,全身发软,连逃跑都做不到,结果是楚云天站了出来,与那头野狼死命搏杀,最后将野狼打死,三人才幸免于难。

幸好那头野狼未成年,伤害不足,但饶是如此,也让年幼的楚云天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几乎丧命,毕竟当年的楚云天也才六岁左右而已。

直至今日,楚云天身上还依稀可见当年被野狼撕咬的一些疤痕,每每看到这些疤痕,楚小虎和楚可可总会回想起当年楚云天与野狼搏杀时,那浑身血肉淋漓的惨状,每当想起那个画面,二人都会鼻子一酸,眼睛泛红。

可以说,他们二人的命,都是楚云天救的,两人一直铭记恩情,对楚云天特别好,如同亲兄妹一般,不论家族其他人如何看待楚云天,他们二人对待楚云天的感情都不会变……

回到家中,楚云天盘膝而坐,凝神静气,感官延伸到了丹田。

此处被修武者称之为‘星海’。

隐约可见,这片星海一片枯寂,死气沉沉,更诡异的是,上面悬浮着一枚黑色的‘树叶’!

那片黑色树叶冷气森森,形状怪异,宛如鬼脸,令人惊悚。

细细看去还可以发现,‘树叶’上竟刻画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经文!

每一个文字,都比蚊子腿还细小无数倍,光靠目力根本就看不清楚。

就算看得清楚,上面的文字也没人看得懂,哪怕是最古老的学者,也研究不出那些怪异的文字来。

但奇怪的是,楚云天就偏偏看得懂!

那些密密麻麻的经文,就好像倒映在他脑海里一样,清晰无比,如掌上观文。

那些文字,他完全不曾见过,却神奇地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

‘黑色树叶’上的古怪经文,记载的是一部无上功法,名为——《九逆魔经》!

这些都是楚云天身上的秘密,无人知道。

“三年多前,父亲从外面历练回归,半夜找到我,将这枚‘黑色树叶’交给了我,让我滴血祭炼,而后,这枚‘黑色树叶’便神奇地进入了我的星海。第二天,父亲突然宣布辞去族长之位,脱离楚家,今后与楚家没有任何关系,并交代家族,任何人问起不能说出楚家有过他这一号人……”

“据说父亲是在外面得罪了大人物,为了不牵连家族,才做出了这个决定,从此以后,父亲杳无音信。”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楚云天修炼起了那片‘黑色树叶’上的功法《九逆魔经》。

不得不说,这的的确确是一部‘魔’经,它让楚云天迅速开辟出了星海,修为更是一日千里,数月之间,连破数境,震惊世人,成为了妖孽般的天才少年,光芒四射。

即便他的父亲失踪且脱离了楚家,但楚家还是将他当作了未来之星,倾尽全力培养。

奈何好景不长,不久后楚云天修为急剧倒退,乃至星海闭合!

家族越来越失望,加上楚云天父亲的事情,对楚云天愈加不待见。

有人甚至提出将楚云天赶出家门,免得因为他父亲的事情而连累到家族,最后还是有老人出面,念在旧情,才让楚云天留了下来。

楚云天从小就没有母亲,父亲又突然消失,加上修为倒退,星海闭合,不能再修炼,形如废人,那时候的他是何等的绝望。

还好有楚小虎和楚可可一直支持着他,帮助他,否则他都难以保证自己不会疯掉。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始终坚信,他父亲是不会害他的,因而在自暴自弃了一段时间后,他重新振作,继续坚持修炼那部‘魔经’。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夜,他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

他努力修炼而来的灵力,并不是如传闻般因为他是什么‘天漏之体’而泄漏掉,而是被那片‘黑色树叶’给吸收了!

若是一直如此,只不过是作嫁衣裳,那修炼那部魔经岂不是害死自己?

但他父亲显然是不可能坑害他的,那么换一个角度思考,那片‘黑色树叶’吸收他的灵力应该只是暂时的!

楚云天坚持着,不懈努力,不论别人如何看待他,他只是默默地修炼着。

皇天不负苦心人,果不其然,就在不久前,楚云天发现那片‘黑色树叶’再次有了也许变化,竟会在偶然间泄漏出一丝灵气。

发现这一点后,楚云天简直大喜过望,这是不是意味着,‘黑色树叶’吸收他的灵气已经接近饱和状态,这才会满溢而出?

似乎印证了楚云天的猜测,就在近日,‘黑色树叶’时不时就会轻微震颤,而且震颤的幅度日渐加大,灵气也不断溢出。

就在昨天晚上,‘黑色树叶’已经不再吸收他所修炼出的灵气了!

那么凭借着已有的经验,只要让楚云天能够修炼出自己的灵气,那开辟星海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这也是他为何如此地自信三天就能重新开辟星海。

“今晚,我一定能重新开辟出星海!”

无尽星海-愣头青

楚云天打开药瓶,然后咕噜一声,将整瓶聚灵液都吞入口中。

若是被人看到,恐怕会吓得目瞪口呆,这简直是不要命啊,聚灵液蕴藏的灵气是非常浓烈的,日常修炼,用一两滴就足够了,一次性吞服一瓶,很可能会爆体而亡,星海都被撑爆。

但楚云天不是寻常的武者,他的星海,与众不同,即便早已干涸,却依然庞大无比,是正常人的三五倍有余。

浓郁的灵气冲入体内后,楚云天开始运转《九逆魔经》。

这一次,‘黑色树叶’同样没有再吞噬那些灵气,而是任由那些灵气疯狂地冲击着星海。

“哗啦啦!……”

一遍又一遍,楚云天不断尝试,聚精会神,努力开辟着。

“不够,灵气还需要再多一些!”

楚云天一咬牙,又连续灌入两瓶聚灵液,顿时之间,灵气滚滚如潮,在他体内肆虐,让他青筋暴起,十分痛苦,有种经脉会随时爆裂的感觉。

楚云天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全身好像被火烧,被针刺,苦不堪言。

“我一定要挺过去!”

楚云天紧守灵台,保持了一丝清醒,绝对不能让自己昏迷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咔嚓”一声!

星海被打开了一道缝隙!

“成功了!”

楚云天内心惊喜大叫,虽然早有预感,但足足三年的不懈努力和等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的到来。

星海重新被打开,那道狭小的缝隙在逐渐扩大,灵气汇聚其中,渐渐成为‘溪流’。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随着星海不断开辟,‘溪流’也慢慢变成了‘河流’。

就在此时,星海之上的‘黑色树叶’猛地一震,像是打开了一道庞大的门户,一股磅礴无边的灵气从未知空间倾泻而出!

那滂沱而下的灵气宛如千丈瀑布,蔚为壮观,冲力更是惊人无比,直冲星海而去,竟是在帮助楚云天重新开辟星海。

除此之外,灵气冲刷着他的四肢百骸,筋脉在扩大,骨骼在生长,如同伐毛洗髓。

“这……”

楚云天内心震撼无以复加,那灵气瀑布比他自己开辟星海要猛烈千倍!

他冲刷半天,也只是从‘小溪’开辟成‘小河’,但是从‘黑色树叶’中飞流而出的灵气瀑布,瞬间就将他的星海‘开凿’成滔滔江河。

此时此刻,星海翻滚,到处是惊涛骇浪。

他的星海非但重新开辟而出,并且还在以恐怖的速度在扩张,

三年来,他一次次尝试,星海都全无波动,他只期盼能够再次开辟出星海,哪怕只是最狭小,最平凡的星海,他都心甘情愿。

可是现在,星海还会自动扩张,比三年前不知道广阔了多少倍,堪称无边无际!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楚云天目露狂喜之色,忍不住大叫:“《九逆魔经》第一逆——‘无尽星海’!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叶兄’,是我误会了你,原来你并不是贪婪吞噬我的灵气,而是为我储藏起来,就是为了今日这一刻,厚积薄发,为我开辟出‘无尽星海’!……”

楚云天激动莫名,有些语无伦次,将‘黑色树叶’称呼为‘叶兄’,只是那片‘树叶’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又恢复了森冷平静,仿佛亘古不变。

“星海境三重了!筋强骨壮,肉身也得到了极大的改造,灵觉也灵敏了很多……”

感受着自身的变化,楚云天眼中满是喜色。

聚集了三年的灵气,一朝释放,突破到星海境三重并不奇怪,要知道一些天才少年在修炼三年下来,早已是星海境四重五重的境界。

真正令楚云天感到震惊的变化,依旧是那‘无尽星海’。

武者修炼,分为数个大境界,‘星海境’是第一大境界,也是基础境界,共分九重小境界,这一大境界的主要任务就是开拓自己的星海,就如同打地基一般,星海越广阔,基础就越好,未来的成就自然越大。

打个很简单的比方,在两名武者战力不相伯仲的情况下,若是一方星海更加广大,储存的灵气更多,战斗力是不是更加的持久?

有些威力巨大的武技,需要消耗的灵气也是惊人的,有些星海比较小的武者可能只能释放一次,灵气便消耗殆尽,而星海更为广阔的武者,完全可以释放两次三次,乃至更多。

因此,这一基础境的武者,都在想方设法扩大自己的星海,或是修炼某种奇功,或是借助灵药,不惜一切都要将这一基础境达到极限。

然而楚云天往后完全不需要再扩张自己的星海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目前自己的星海已经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说是无边无际也不为过,至少他练武至今,从未听说过谁能够拥有如此广阔的星海。

别人还在为这一基础境而努力,而他,却已经早早站在了这一基础境的巅峰!

三年的煎熬,三年的坚持,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不知往后《九逆魔经》还会有何逆天之处?”

从一开始对魔经的憎恨、怀疑,到如今,楚云天已经深信不疑,这绝对是一部绝世功法,拥有逆天之能。

“天儿……”

忽然,一道声音出现在楚云天的脑海里。

“父亲!”

听到这个声音,楚云天浑身一震,神色激动,紧接着,他识海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身材颀长,中年模样,棱角分明,有一股盖世气质。

居然是他失踪了数年的父亲,楚山海!

“天儿,既然你能够引动我这一缕意念,想必你已经开辟出‘无尽星海’了。”

“父亲,你究竟去了哪里?”

“天儿,这只是为父遗留下的一缕意念,并没有自主意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着急我的下落,不过你无需担心。”

“接下来,你要牢牢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

“关于魔经的事情,你万万不能泄漏丝毫,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告诉他们。”

“父亲不告而别,有自己的苦衷,希望你不要埋怨我。”

“其实,你的母亲并没有去世……”

“今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了,等到哪一天,你拥有足够的实力时,可以前往一个叫做‘灰河’的地方,那里,会有你想知道的一些答案,保重了,我的好孩子……”

楚山海说完这一切后,身影便消散无踪。

“父亲!”

任凭楚云天如何呼唤,也再没有任何回应。

楚云天怔怔出神,怅然若失。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他的母亲,长大后,他父亲告诉他,母亲在他出生不久便因病去世。

可是如今,他父亲居然说母亲还在世!

“母亲到底去了哪里?还有父亲,他是去找母亲了吗?可是为什么不带上我……”

心中有无数的疑惑和伤感,但楚云天也隐隐感觉到,除非他的实力能够达到一定的境界,否则根本无法寻找到任何答案。

一夜无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朝阳初升,新的一天开始了。

“父亲的好友并不多,李叔正好是其中一位,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拜访李叔了,今日就去看望一番,或许能够打探到一些父亲的线索。”

楚云天口中的李叔,指的是李家的长老人物李毅。

楚云天的父亲楚山海与李毅私交甚好,楚山海未失踪前,两家时常礼尚往来,逢年过节,初一十五这些日子,都会互相走访一番。

自从楚山海失踪之后,楚云天自己也会去拜访李毅,只是次数变少了而已,毕竟他的身份已经有些敏感,但他心中对李毅的感情依旧没变,视同自己的亲叔叔一般。

而李毅同样也将他当作自己的亲侄子般,从未因他不能修炼后,就带有其他眼色。

未过多久,楚云天来到了一座豪华的府邸面前,身为秀山镇的三大家族之一,李家的府邸自然气派非凡。

“请问李长老可在家?”楚云天询问门前的守卫。

“在的,请进吧。”

大门的守卫对楚云天极为熟悉,直接放行,只是目光总带着几分怪异之色。

直到楚云天走远了,两名守卫才悄声议论起来。

“也不知道李长老为何如此看重这小子,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而已。”

“听说他跟李大小姐的关系还十分密切?”

“呵呵,你别想歪了,李大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只不过大小姐本性善良,念及一些旧情而已。”

很快,楚云天便来到了李毅所在的府邸。

“李叔,侄儿云天前来拜访。”

“云天,怎么又带礼物来了,我不是说过,以后不用带礼物了,破费。”

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步履稳健,气势凝沉,修为显然不低,正是李家的长老人物李毅,他目光慈祥,将楚云天迎了进去,还一边佯作责怪的样子。

楚云天笑道:“一点小意思而已。”

他知道李毅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礼物,但礼数他还是要做周全的。

聊了一会,楚云天问道:“李叔,你可知‘灰河’是什么地方?”

“灰河?”

李毅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从未听说过。”

楚云天并没有说出父亲昨晚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身上肯定隐藏着诸多大秘,现在不论询问谁都不可能得到答案,他也不敢轻易告诉任何人,恐怕只能等到他拥有一定实力后,自己去查探了。

因而,楚云天很快岔开了话题。

两人闲聊了半天,李毅忽然笑道:“好了,就不用陪我那么久了,菲菲她在后院练武,你去看看她吧,你们年轻人可以多聊聊。”

楚云天笑着点了点头:“那好吧,李叔,我去看看菲菲。”

看着楚云天离去的背影,李毅心中暗叹:“多好的一个苗子啊,性子上佳,可惜了……”

李毅并没有询问楚云天修炼的事,就是为了避免提及楚云天的痛处,他自然不可能料到,如今楚云天已经重新开辟出了星海。

至于楚山海的事情,李毅更加不会提及,毕竟楚山海已经失踪了整整三年了,并且没有任何一点消息传回家族,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楚公子,又来看望我家小姐吗?”

一名丫鬟打扮的清秀少女微微一笑,带着楚云天走进后院,她是李菲菲的贴身丫鬟小玉,自然认得楚云天。

“菲菲不忙吧?”楚云天问道。

“小姐正在练剑,没事的。”小玉回答道。

来到后院便看到,一名美丽少女正在舞动长剑,她身姿曼妙,面容精致,明眸皓齿,肌肤雪白,绝对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不仅如此,少女手中长剑每一次挥舞,都带着一股磅礴的灵力,汹涌而出,将空气都震得嗡鸣,威力惊人!

少女不仅明艳动人,竟还是个难得的强大武者。

若是有人认出此名少女的身份,那就丝毫不奇怪了,此女赫然是李家少年一代天赋极高的李菲菲。

“星海境五重天,菲菲修为又精进了。”

从李菲菲外放出的气息上,楚云天不难看出她如今的修为。

李菲菲自然早就发现了楚云天,但她仍旧是将一套剑术演练完毕,才停了下来。

“菲菲,你的修炼速度真是够快的,上次见面,你还是星海境四重,没想到如今已经突破到星海境五重了。”

楚云天笑道:“你刚才演练的《九剑术》也颇为不错,若是衔接再流畅一些,必定能够在呼吸间斩出第七剑。”

《九剑术》,剑法的名字很简单,品阶也很普通,但真正修炼起来,却一点都不普通。

按照品阶划分,《九剑术》不过是黄阶中品的剑法,三大家族都收藏有这部剑法,但修炼的人却不多,因为想要修炼成功极难,按照剑法中的要求,只有修炼到一个呼吸之间能够斩出八剑,才算是大成,而能够在呼吸间斩出九剑,才算达到圆满。

达到圆满境的《九剑术》,威力堪比黄阶绝品武技!

可惜一般的武者都只能够修炼到‘第六剑’罢了,一些天才剑修,应当可以修炼到第七剑乃至第八剑,但也需要耗费不少时日。

也正是由于此剑术修炼过于困难,因而才将《九剑术》列为黄阶中品。

“只是颇为不错?”

李菲菲脸上透着一抹古怪之色,“这么说来,你也有修炼《九剑术》,并且,造诣更在我之上?”

“咳咳,还好吧。”

楚云天有些尴尬,不知如何作答。

李菲菲突然一剑斩出,噗嗤一声闷响,一个人形木桩直接被斩成了两段。

只见她冷笑道:“楚云天,那你的剑术可有这般威力?”

楚云天愣住了,不知李菲菲为何有这般举动,换作是没有恢复修为之前,他根本没有任何灵力,光靠蛮力,的确无法将一个人形木桩直接斩断。

“答案是否定的吧。”

李菲菲的神色变得冷淡无比,“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灵力,你的剑术自然没有任何威力可言,既然如此,你觉得,你来评论我的剑术,合适吗?”

“你可知,刚才我不过是用了三成实力而已。楚云天,你也该面对现实了,以后脚踏实地一些,也不至于令人看轻你。”

楚云天脸上表情凝固,望着眼前的美少女,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陌生。

由于父辈的关系,楚云天跟李菲菲的关系也一直很好,小时候更是青梅竹马,一起玩耍,而三年前,楚云天也经常教导李菲菲修炼。

这三年间,虽然两人的交往已经少了很多,但楚云天坚信他们的感情依旧如小时候般纯真,只是今日这一幕,彻底地颠覆了他的认知。

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李菲菲完全没有顾及楚云天的感受,继续冷淡道:“还有,我们都已经成年了,今后你还是少找我一些吧,影响不好,在外人面前,也不要那般亲昵地称呼我,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楚云天微微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时,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他嘴角带着一丝自嘲,声音反而颇为平静:“打扰李大小姐了,楚某这就告辞。”

说罢,楚云天便转身离去,显得有几分洒脱。

可是落在丫鬟小玉眼里,却是带着一抹难言的萧瑟之意。

“小姐,他一定很难受吧。”

小玉于心不忍,觉得楚云天的洒脱只是强装出来的,内心一定十分受伤。

李菲菲淡漠道:“我这是为了他好,既然不能修炼,就要有一个作为平凡人的觉悟,总是活在幻想里,总以为自己还是那万众瞩目的天才人物,终究有一天会吃大亏,以后他若醒悟,会感激我的。”

“可是……”

小玉欲言又止,楚云天和他们家小姐的过往经历,她也是很清楚的,小时候两小无猜,感情非常好,没想到却发展成今天的地步。

丫鬟小玉毕竟还是少女心性,总感觉有种莫名的难受。

“好了,小玉,你也别想太多了,以后我会给你找个好人家。找男人,不是单单皮囊好看就行,在这个武道为尊的世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我会为你找一个实力不俗的武者,至于平凡人就不考虑了,连你都保护不了,要来何用。”

李菲菲的声音并没有任何掩饰,虽说楚云天已经走了颇远一段距离,但经过昨晚脱胎换骨之后,他的灵觉提升了数倍,耳力惊人,将李菲菲的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但他心中并未如小玉所说般,有什么难受、怨恨之类的负面情绪。

经历了足足三年的落魄,他早已不是那个第一次面对人情冷暖的少年,更加丑陋的嘴脸他都见得多了,李菲菲的举动虽然令他颇为失望,但他并不会有过多的埋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如此罢了。

“既然这是她的选择,今后便形同陌路吧。”

小说《星河主宰》 第2章 赌斗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