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2-23 18:16:34

作者:窝小白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介绍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窝小白为大家带来的故事:“现在是她在问温小姐,哪里有你们说话的份?”祁千垣听不下去,冷眼看向了那帮多嘴多舌的人。被他用这样冰冷的目光注视,之前嘲讽的人纷纷闭了嘴,但还是冲墨柒雪投去厌恶的目光。墨柒雪全然不在意,坦然地看着表情微变的温倩楠,挑眉问:“请问温小姐现在可以回答了么?”“呵,你别想难住我。”温倩楠笑得冰冷,一字一顿地说:“红衾衣,上绣鸳鸯戏水纹样,我说得可对?你就是不知廉耻。”

书友点评: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窝小白不要烂尾。

章节试看: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护妻

走出门,便看到温倩楠带着一大批人马,其中也有很多一些比较金贵的千金小姐,还有一些世家的夫人,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就大吼着:“墨柒雪……”

祁千恒扇着扇子,眼中闪过一丝实质性的杀气,这是上过战场,杀过人才会有的杀气,让人不禁望而生畏,但这股杀气还是被祁千恒温润的笑容给遮掩住了,祁千恒努力的让自己把这股杀气给收起来:“不知我的夫人怎么了?竟然惹得大家如此来啊,真的是让祁某不好意思啊,还敢问鄙人的夫人怎么了啊?让温千金不惜动用如此大的阵势。”

最后一句话中,祁千恒甚至带了几分威胁,狭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犹如一头猎豹,随时会扑向并且撕碎敌人,但面上还是不显。

而此时的温倩楠已经完全沉浸在祁千恒英俊的面容和温柔的声音当中了,谁说上战场的一定就是粗汉子,粗犷的面孔,祁千恒明明就生的一副好容颜,而且这温和的声音也特别的好听阿。

温倩楠此时的心已经完全挂在祁千恒的身上了,还以为祁千恒对自己有几分意思,不好意思的转过头羞答答的看着祁千恒,但又立马想起来了自己是来干嘛的,又恢复了端庄的样子。

“祁将军,不是我故意这样,而是我亲眼看到墨姑娘与人苟合啊,多好的一个姑娘,实在让我痛心啊,我不忍心祁将军受到欺骗,所以就来告知于祁将军了,虽然很不想承认墨姑娘是这样的人,但是我已经亲眼看到了。”温倩楠装作十分痛心疾首的样子,深深地懊恼着,眼底流露出一丝悲伤,甚至还挤出来了几滴眼泪,更显得她楚楚可怜,再加上她的一番话,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真的为祁将军着想呢。

祁千恒一听这话,条件反射便立马狠狠地呵斥了一番温倩楠:“温家千金,还请你口下积些口德,我的夫人正在梳妆,只是还没有出来而已,你怎可如此地污蔑于她!幸好你为女子,不然的话,污蔑我夫人的话,可是要告到皇上那里去的!”

“我……祁将军,你要相信我啊,墨柒雪她真的与人苟合了,我是亲眼看到她与人苟合的,我还劝说了她几句,但是她不听啊,还想要硬拉着我同她一起与那人苟合,我努力的挣扎才挣扎出来的,我衣袖都被她扯断了一些。”

说完,温倩楠就悄悄地把衣袖领子给扯断了,放在自己的手里面,然后把手悄悄伸到外面,让衣袖随着风飘走,还顺势又挤下了几滴眼泪,看起来很伤心的模样,让人不禁想要怜惜一番。

众人一看,衣袖的确有些扯断的痕迹,说明此事的确是真的,温倩楠引来的那些夫人小姐都议论纷纷,有些人还是不敢相信平时唯唯诺诺的墨柒雪竟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身在一旁看戏的墨柒雪冷笑了几声:“哦?温千金,我怎么不知道我与人苟合呢?我这不还在这儿呢,不过刚刚梳了个妆,怎么?便有些人咯,迫不及待地啊,想要陷害我呢。”

“你还想狡辩!”温倩楠尖声说道,眼中溢出狠意,“我亲眼所见,那可还有假?!”

“是么?”墨柒雪勾唇,“既然如此,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不知你是否愿意回答?”

“这有何难?”温倩楠冷笑,“你尽管问,要是能让你成功搪塞过去,我便不姓温。”

“那好。”墨柒雪似笑非笑地开口:“温小姐说亲眼见我与人苟合,那就请你说一下,与我苟合之人是何模样啊?”

话音落下,在场的人纷纷冲墨柒雪投去异样的目光,有几个人直接对她指指点点起来,口中夹带着嘲讽之语。

就连祁千垣都被她的话惊到,望向她的时候眸中光芒复杂。

“呵,果然是庶出的女儿,这么不知廉耻。”温倩楠满眼不屑,站出来说:“与你苟合之人身高五尺,弯腰驼背,嘴角有一颗黑痣。啧,想你也算容貌尚可,怎么会这般自甘堕落。”

见温倩楠如此详细地说出了那奸夫的容貌,众人便更加相信墨柒雪当真与人苟合,对她也越发嗤之以鼻。

祁千垣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墨柒雪,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温小姐好眼力。”墨柒雪勾唇笑得从容,“既然你把当时的情况看得如此清楚,那么敢问,我身上的衾衣是何花样?你放心,我并没有换,所以你直接说罢。”

“啧,这墨家小姐果然是庶出的,竟然这么下贱!”

“没娘的丫头,能有什么好,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货色罢了。”

“现在是她在问温小姐,哪里有你们说话的份?”祁千垣听不下去,冷眼看向了那帮多嘴多舌的人。

被他用这样冰冷的目光注视,之前嘲讽的人纷纷闭了嘴,但还是冲墨柒雪投去厌恶的目光。

墨柒雪全然不在意,坦然地看着表情微变的温倩楠,挑眉问:“请问温小姐现在可以回答了么?”

“呵,你别想难住我。”温倩楠笑得冰冷,一字一顿地说:“红衾衣,上绣鸳鸯戏水纹样,我说得可对?你就是不知廉耻。”

眼底浮现出一抹狡黠笑意,墨柒雪看向旁边呃丫鬟,嗓音清淡:“你是为我更衣的,就由你为温小姐纠正吧。”

“是。”丫鬟应声,随即站出来,不卑不亢地说:“墨姑娘所穿衾衣颜色轻粉,上绣碧叶红莲纹样,并非温小姐所言的鸳鸯戏水。”

这话一出,祁千垣第一个笑出了声,看着墨柒雪的眸光中透出满满的兴味。

他实在是没想到,墨柒雪竟然大胆到如此地步,用这样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看着温倩楠骤然变得铁青的脸色,墨柒雪笑眯眯地说:“温小姐今日污蔑我,我并没有恼怒,因为我了解,你一定是整日想着这种事情,所以才会认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你胡说!”温倩楠气得浑身都发抖了,咬牙切齿地说:“分明是你不知廉耻与人苟合!”

“行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墨柒雪说着,装作一副友好的模样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得玩味:“我都明白的。”

“你——”

温倩楠还欲再言,祁千垣直接站了出来,冷声说:“我夫人已经证明了清白,那么这事,便到此为止。”

“祁将军!”温倩楠满眼不甘。

没有再理会她,祁千垣直接看向墨柒雪,唇边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容,朗声说:“夫人,事情已解决,你我可继续进行大婚了。”

墨柒雪早在心中把他骂了一百遍,但眼下已无退路,她也只能笑得清丽,眉眼弯弯地道:“好啊,夫君。”

喜娘是个会看眼色的,见状立刻凑过来笑眯眯地说:“这吉时快到了,还请将军在外迎接,我们等下就送新娘子出去。”

“也好,那你们可要好好看顾我的夫人。”祁千垣语气温和地道。

“那是自然,今天呐,我们是必定要让将军抱得美人归的。”喜娘笑得见牙不见眼。

冲着其他看热闹的人投去个隐含威慑的眼神,祁千垣走到墨柒雪面前,勾唇露出个朗润笑意,道:“夫人,为夫在外面等你。”

墨柒雪皮笑肉不笑:“好的,夫君。”

祁千垣转身朝着墨府外面走去。一众丫鬟立刻把墨柒雪拉回房中,又好生装扮了一番。

镇国大将军娶亲,全城皆知。没过片刻,墨府外便响起了热闹的丝竹之声,城中百姓皆来围观,企图沾点喜气。

“恭喜祁大将军成亲,草民祝大将军与夫人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祝将军与夫人恩爱美满,早生贵子!”

一众祝福声中,祁千垣着红衣,骑白马,容颜恰似上好美玉,俊朗无双。身后八抬大轿气势非凡,让人艳羡。

墨府门口燃起了鞭炮,唢呐之声越发嘹亮。喜娘迈着小碎步走出来,扯着大嗓门喜气洋洋地吆喝:“吉时已到,请新娘子上轿!”

话音落下,众人纷纷看过去,试图窥见新娘子的半分风华。

祁千垣看得更是认真,如墨的瞳孔中溢出些许期待。

没过多久,便有丫鬟扶着墨柒雪出来。

朗日之下,墨柒雪一身嫁衣如火,勾勒出纤纤身姿,虽然容颜被盖头遮住看不清楚,但那如柳的腰肢,葱白的手指,就足以勾人心魂。

祁千垣满意地勾唇:他的夫人,果然是艳冠群芳,美貌过人。

旁人只能看到墨柒雪今日的美艳,殊不知她掩藏在盖头下的脸早已皱成了一团。

“这个凤冠也太重了吧,好难受。”墨柒雪有些不耐烦地扭了扭脖子。

旁边的喜娘立刻开口提醒:“姑娘莫要乱动,仔细坏了规矩。”

撇了撇嘴,墨柒雪认命一般地迈着碎步往前走,白眼却快要翻到了天上。

直到被喜娘送进花轿,墨柒雪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扯下盖头,长长地呼吸了下。

花轿外,丝竹管弦之声热烈。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大婚洞房

在一众人艳羡目光注视下,祁千垣轻笑着调转马头走到花轿前面,朗声说:“回府。”

精壮的轿夫立刻抬起花轿,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将军府前行,身后则是红妆十里,迷乱了整个帝都人的眼睛。

迎亲的队伍足足绕了帝都一圈这才停在将军府门口。祁千垣率先进去,然后含笑看着喜娘搀扶墨柒雪走下花轿,准备跨火盆。

“姑娘,这等下就要跨火盆了,您可千万稳着点儿。”喜娘喋喋不休地叮嘱。

墨柒雪没言语,脸上却满是不耐烦。

好在她人虽然不愿意成亲,但是这规矩却学得不错,一番下来竟也流畅顺利,成功地与祁千垣步入了喜堂。

“怎么还没完?”墨柒雪小声地嘟哝一句,语气里带了几分不满。

祁千垣低笑一声,说:“夫人莫急,拜完天地我们便可入洞房了。”

谁稀罕跟你入洞房。墨柒雪腹诽一句,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礼官见这对新人站稳后便开始唱礼:“吉时已到,行礼。”

“一拜天地——”

两人牵着花绸缓缓转身,对着朗日晴空深深拜下。

“二拜高堂——”

祁千垣父母已不在,故而两人所拜的乃是堂位,还算顺利。

“夫妻对拜——”

听到这句,墨柒雪瞬间别扭起来。然而祁千垣已然对着她站定,纵使隔着盖头她也能感受到来自于他的炽热眼神。

在心中暗骂一声,墨柒雪不情不愿地低下头,与他对拜,额头轻轻碰在一起。

这三拜结束,二人便正式结为夫妻。

“礼成——”礼官拉长了声音说道,“送入洞房!”

旁边观礼的人开始起哄,在一片祝福声中,墨柒雪被送入了洞房,祁千垣则在席间迎宾。

坐在柔软的喜榻上,墨柒雪一把扯下盖头,娇艳的面容上尽是不满。

旁边的喜娘大惊,走过来劝说:“夫人,这不合规矩啊,快些戴上!”

“还戴?我都要闷死了!”墨柒雪满眼抗拒,直接把盖头扔到了旁边,“我不戴,打死都不戴。”

见她这样抗拒,喜娘只能妥协,双手合十念叨了好几句。

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墨柒雪开口:“有没有吃的呀?我快要饿死了。”

“夫人莫怪,现在您还不能进食,需等将军与您喝了合卺酒才行。”

闻言,墨柒雪再次翻了个大白眼,以发泄自己的不满,同时在心中把祁千垣狠狠地骂了一遍。

天一点点暗下来,彻底黑透的时候,祁千垣也推门走了进来。

屋内烛火昏黄,衬得他容颜越发俊朗,一双墨玉般的眸子深邃漆黑,隐隐透出几分邪气。

看到坐在床上,盛装娇美的墨柒雪,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随即轻笑着问道:“怎么把盖头摘了?”

“你管我。”墨柒雪声音很冷淡。

喜娘吓了一跳,慌忙告罪:“将军莫怪,夫人非说盖着闷,我们也劝不住。”

“罢了,顶着这么重的凤冠,再戴着盖头,确实挺累的,想摘下来来摘吧。”祁千垣笑得很是纵容,温声命令道:“你们都退下吧。”

“将军,您还没和夫人喝合卺酒呢。”

“不用你们了,我亲自来。”祁千垣含笑看着墨柒雪,眸中倒映着温润烛火,更添风姿。

见祁千垣态度坚决,喜娘只能带着一众丫鬟退了出去,洞房中只剩他与墨柒雪两人。

看到那帮人走了,墨柒雪松了口气,开始自顾自地往下拿首饰,看都不看祁千垣一眼。

“怎么不理我?”祁千垣凑过去,轻笑着问道,身上有淡淡的酒气,却并不难闻。

墨柒雪没说话,只是拿自己的首饰,一直到头上没有任何点缀,她这才轻松了些。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她,让祁千垣再度惊艳。

昏黄烛火下,墨柒雪红衣如火,一头乌发柔顺地垂至腰际,那张脸透着轻粉,娇艳无比。

祁千垣看得有些怔愣,竟直接伸手想要去触碰。

眼底闪过一丝怒意,墨柒雪直接拍掉了他的手,声音冰冷:“别碰我。”

这下祁千垣才意识到她真的是生气了,有些不解地开口:“敢问我是哪里做得不好,惹夫人生气了?”

“你早知道我是谁,却还瞒了自己的身份那么久!”墨柒雪双眼圆瞪,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还有今天,你明明看到我要离开,你却故意让人发现我,强行捆着我与你成婚!”

“你是我的夫人,我怎么可能放你走。”祁千垣轻笑,眉眼间竟然溢出几分狡黠。

墨柒雪有些不敢相信,皱着眉反驳:“但是你明明不喜欢我,还把我绑过来,对你有什么好处么?”

祁千垣勾唇,伸手欲抚摸她乌黑的长发,却被她再次打掉了手:“都说了别碰我。”

眉眼暗沉几分,祁千垣低声说:“夫人,就凭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就已是违背了夫纲,是要被众人指责的。”

“那又如何?”墨柒雪脸上毫无惧意,直视着祁千垣的双眼说:“你要是对我不满意,就直接休了我,对你我不都是有好处的么?”

“谁说我对你不满意了?”祁千垣勾唇笑得清朗,略带戏谑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转,“我的夫人,只有你可以当,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墨柒雪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你日后自会明白,现在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的行动也很自由,除了离开我,你做什么都可以。”祁千垣垂眸看着她脸上的疑惑,又解释道:“用最直白的话来说,你只要做这个将军夫人的表面工作即可,其他的事情,我不会管你。”

“你说真的?”墨柒雪挑眉,半信半疑地问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如果我骗你,你觉得你还有站在这里和我好好说话的份么?”祁千垣眉眼微沉,眸中光芒意味深长,“虽然我对你并无感情,但是我可是个男人。”

“我直接与你圆房,不是要比跟你这样商量更容易的多?”

听到这话,墨柒雪的脸不争气地红了,往后退了一步:“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只不过是让你相信我而已。”祁千垣回答得从容,眉目如画,“现在你觉得,我还是在骗你吗?”

认真地思索一番后,墨柒雪别别扭扭地说:“我明白了,现在我们无非是做一对表面夫妻,你不会干扰我的事情,我也做一个中规中矩的将军夫人,是这样的对吧?”

“正是。”祁千垣含笑点头。

“那好,我就答应你。”墨柒雪表情变得严肃,“既然约定好了,那我们就都要遵守规矩。”

“这是自然。”

心中高悬的巨石放了下来,墨柒雪松了口气:“这下好了,我也能放松些。”

“既然事情解决,那我们是否可以就寝了?”祁千垣说着指了指外面的天色,“夜已深了。”

闻言,墨柒雪的眼中又多了几分警惕,一本正经地说:“可以啊,不过你不能跟我睡一张床上。”

“你我是夫妻。”祁千垣开口强调。

“那也是表面的!”墨柒雪理直气壮地反驳,“而且你之前骗我的事情我还没有原谅你呢,所以你不能和我睡在一起!”

看着她脸上的警惕,祁千垣只觉哭笑不得,被迫同意:“那好,你睡大床,我睡旁边的软榻,这样总可以吧?”

看了看旁边的软榻,墨柒雪认真地思考了下,方才点头:“好,你半夜也不可以上来!”

“好,我保证。”祁千垣无奈地点头答应。

见他答应得这样爽快,墨柒雪反倒别扭起来,吞吞吐吐地说:“既然没什么事了,那就休息吧。”

说完,墨柒雪再没看他,直接冲向了大床,扑上去一股脑地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的动作,祁千垣轻轻叹息一声,转身躺在软榻上,闭了眼。

一夜平安度过。

许是被成婚折腾的缘故,墨柒雪一直睡到天大亮这才起来,房中已经没有了祁千垣的身影。

“奇怪,人去哪里了?”墨柒雪颇为不解,却也没有太在意,自顾自地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祁千垣刚刚练完剑回来,见墨柒雪站在门口,他微微一笑,说:“醒了?”

“嗯,你这是刚刚锻炼完回来?”墨柒雪有些好奇。

祁千垣点头,随即开口:“对了,我已经叫人给你安排了一间小院子,看你还挺喜欢清净的,以后你就住在那里。”

“真的吗?”墨柒雪眼睛亮了亮。

祁千垣笑得温和:“当然是真的,你平时有事的话,就来主院找我。”

看着他脸上真诚的笑容,墨柒雪想了一会儿,别别扭扭地开口:“看在你给我安排住处的份上,之前的事情我就原谅你了。”

祁千垣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那我就谢过夫人了。”

“那我现在可以去那个院子了么?”墨柒雪脸上流露出期待。

“可以。”祁千垣说着叫了个下人过来,“带夫人去秋荻院。”

“请吧夫人。”下人淡淡地说道。

墨柒雪没察觉到异样,兴高采烈地跟着他前往秋荻院。

在过去的路上,墨柒雪出于好奇,向下人询问了将军府的一些情况,然而对方却态度冷淡,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