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春校园 > 恰逢微暖小时光
恰逢微暖小时光

恰逢微暖小时光

分类: 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1-03-09 17:49:40

作者:谢婴宁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恰逢微暖小时光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恰逢微暖小时光介绍

谢婴宁的书《恰逢微暖小时光》主要讲述了:那时候沈誉就在想,要是站在她身边的是自己,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她皱一下眉头呢。就像那句话说的——你看着我,不说话,我却已经觉得十分美好。沈誉带姜景去的是一个私房菜馆,他时刻提醒自己别操之过急吓到了她,所以一路上只和姜景聊些趣事。“哈哈哈,所以你真的被你室友逼着扮演夜礼服假面吗?”姜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沈誉看着笑的不停地姜景,暗暗后悔和她讲这件事了,可能会一直被她笑。

书友点评:

《恰逢微暖小时光》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谢婴宁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章节试看:

时光里的你-谢婴宁

咖啡馆里,姜景和宋锦年两个人相对无言,咖啡馆里还应景的放着爱的代价,

“还记得年少的梦吗,像朵不凋零的花......”

高中的时候,姜景就喜欢听爱的代价,因为这是宋锦年最喜欢的歌。

“听说你当大学老师了?挺好的。”姜景尴尬的开口。

“还行,不像你,每天画着不着调的画。”宋锦年看着喝咖啡的姜景,嘲讽的说道。

姜景愣了一下,气哼哼道:“呵,不着调?你想画还画不出来呢!”

“不装淑女了?我看你还以为改性了。”

“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话吗?”姜景愤愤的放下手中的咖啡。

宋锦年看着姜景因为生气而鼓起的腮帮子,一下子就想起了高中的时候,每次姜景都是这样,兴致勃勃的来找自己,然后失望的离开。那时候自己是真没有多余的精力和姜景来谈那种无聊的事,后来读大学了,反而开始怀念身边叽叽喳喳的姜景。

见宋锦年不说话了,姜景看了下时间:“怎么宋颂还没来,都等了这么久了。”

“刚才她发信息给我,有事来不了了。”宋锦年淡淡的说道。

姜景惊讶的看着他,有些不高兴的说:“那你怎么不早说,害我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说完她按捺住了往宋锦年脸上泼咖啡的冲动,拿起包走人。并心里腹诽不知道我和你呆一块需要很多勇气的嘛。

“和我喝咖啡是浪费时间?”宋锦年皱着眉头问。

姜景像是没听到一样头也不回的往咖啡馆外走去,结果一开门就看到站在咖啡馆门口的沈誉,他手里拿了一杯奶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比我预计的快。”

“老板,你怎么没走?”

“呐,奶茶。”沈誉把手上的奶茶递给姜景,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姜景捧着手里热热的奶茶,喝了好大一口,才把嘴里咖啡的苦味给压了下去。

沈誉把姜景拉到自己的内侧:“走吧,车在那边。”

两人肩并肩走到停车的地方。

“回家吗,还是你要去其他地方。”沈誉拉开车门,示意姜景坐进去。

姜景坐进去:“回家。”

在车上姜景和沈誉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所以你上次也是一个人去西塘旅游的吗,没想到你也喜欢一个人旅游。”姜景感叹到。

“我喜欢一个人旅游很奇怪吗?”沈誉反问道。

“没啊,只是觉得你一个大老板住那种青年民宿听起来怪怪的,你这种人,出入都不应该是五星级酒店吗?”姜景说的兴奋起来,连带着手舞足蹈的比划。

沈誉想着一路上都耷拉着头不太开心的姜景,这才聊几句就高兴起来,也觉得顿时心情都晴朗起来。

真好哄啊。

“你别忘了,我也没多不同,我还是你高中同学呢。”沈誉突然说道。

“是呀,看看以前的高中同学,迟熙,宋锦年,宋颂,她是我的好朋友,她现在好有出息,还有你,一个个都那么璀璨,再瞧瞧我……”

姜景把头往车子上靠,结果一个用力,把脑袋给磕了。

沈誉赶忙用手撑住姜景:“你干嘛,就算感叹人生也不用自残吧。”

沈誉趁着红灯把姜景手上的奶茶拿过来。

姜景揉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笑。

“姜景,”沈誉见她笑起来,突然喊了下她的名字,然后说:“你很璀璨。”

姜景突地心弦一颤。

晚上回家后姜景和宋颂通电话,讲起了沈誉,宋颂惊讶了半天,直感叹真是有缘分,他乡遇故知。

躺在床上的时候,姜景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高中时期的记忆苍白的吓人,除了宋锦年,自己竟然没有多余的回忆。

这导致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姜景一直对自家先生充满不可言说的愧疚,毕竟她曾经让沈先生委屈了这么多年。

早上姜景刷牙的时候,明显感觉这天儿似乎又冷了一些,穿着睡衣都感觉凉飕飕的。

姜景努力说服了自己,才在这样冰冷的周末出门,毕竟她答应了院长要去福利院教小朋友画画。

到福利院的时候,正好赶到一批捐助者在发过冬的衣物,嘈杂的人声里,姜景依稀听到了一句沈先生。

姜景还在想着不会这么巧吧,就看到沈誉面色清冷的从人群中走出来。

原本面无表情的沈誉,在看到姜景的那一刻突然勾了勾唇角,笑了。

“原来小朋友口中的美女姐姐是你。”沈誉看着诧异的姜景微微笑着。

姜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和沈誉打了声招呼,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正好看到院长走过来,她和院长打了招呼后,就去找小朋友玩去了。

“这里,小苹果,你的苹果怎么画的这么丑。

“姐姐,我画的是西瓜。”

“......”

教室里,姜景正弯着腰教小朋友画画,长发从耳后垂下来,她抬手把头发别到耳朵一边,动作轻柔而细致。

暖阳下,姜景纤细的脖子宛若白玉般光洁,吸引着沈誉的目光不自觉的追随着教室里面色温柔的女孩。

“这年头,像姜景这样的女孩不多了,知世故而不世故,有自己的品格。”院长站在沈誉边上,和蔼的说着。

沈誉看着姜景,说道:“她一直都很棒。”

院长看着眼前这个长身玉立的年轻男人:“你这次送来的衣服倒真是让这些小家伙高兴坏了。”

“举手之劳而已。”沈誉跟着院长向外走,随意的说着。

“沈先生也是个善人,我代替那些孩子衷心的感谢你。”

沈誉看向正在领衣服的小孩子们,微微笑了笑。

他连续捐助这家福利院好几年了,今天倒是第一次见到孩子们口中教画画的姐姐,没想到会是她。

若是他再多来几次,是不是能更早的遇见?沈誉苦笑一下,自己开始变得贪心了。

“嘿,你怎么在这发呆。”姜景拍拍沈誉的肩膀。

“你怎么不叫我沈先生或者老板了?”沈誉戏谑到。

“这又不是在画廊,你现在不是我老板。”姜景耸耸肩,吐着舌头。

姜景娇俏的一笑,仰头看着沈誉:“你经常来送温暖?”

“只是机缘巧合下认识这家福利院院长,所以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了。”

“我发现,沈誉,你其实是个好人。”姜景一本正经的开玩笑的说道。

沈誉点点头,看着她,突然问:“那我这个好人,可以邀请美女老师吃饭吗?”

姜景沉吟了一下后,见沈誉凝视着她等待着回答,她笑嘻嘻道:“勉强接受吧,看在你帮助孩子们可以温暖的度过寒冬的份上。”

说完,姜景对着沈誉挑挑眉,脸上露出生动的笑容,看得沈誉一下子失了神。

沈誉回神,低头自嘲一笑,真没出息呀,再抬头时,他恢复了往日镇定:“我的荣幸。”

“我和孩子们讲一下,等会我们就走吧。”姜景小跑着进了教室,沈誉看着姜景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人,总是下意识地显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第一顿晚餐-谢婴宁

沈誉站在原地等姜景,突然想起高中有一次,自己远远地看到姜景抱着一堆吃的去找宋锦年,笑眯眯的和宋锦年说话,可是,不知道宋锦年说了什么,姜景生气的就把那吃的扔在了地上。紧接着下一秒,宋锦年又说了句什么,姜景立马笑了出来。

那时候沈誉就在想,要是站在她身边的是自己,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她皱一下眉头呢。

就像那句话说的——你看着我,不说话,我却已经觉得十分美好。

沈誉带姜景去的是一个私房菜馆,他时刻提醒自己别操之过急吓到了她,所以一路上只和姜景聊些趣事。

“哈哈哈,所以你真的被你室友逼着扮演夜礼服假面吗?”姜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沈誉看着笑的不停地姜景,暗暗后悔和她讲这件事了,可能会一直被她笑。

“我只在国外去过那一次舞会,从此之后再也没答应过他参加任何社交活动了。”他接着又解释了一句。

“那你的大学生活岂不是很无聊啊。”

姜景叹了一口气,要知道,她读大学的时候,最喜欢参加这种聚会联谊,可以蹭吃蹭喝。

“每个人对生活的态度不一样,你叹什么气?替我可惜吗?”沈誉一脸好笑的的看着叹气的姜景,顺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真是傻里傻气。

一顿饭吃的温馨惬意,回去的时候姜景随口说了一句冬天到了,好想吃火锅,沈誉便顺势约了姜景下次一起吃火锅。

这晚睡觉前,姜景收到了沈誉的微信。

Yu:“晚安,今天的晚餐吃得很开心。”

姜景收起了手机,揉了揉微烫的脸,不过一条信息,自己这是怎么了。

第二天,空气里始终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寒意,姜景哆哆嗦嗦的赶到画廊时看到大家都围在画廊大厅里,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

“这个鬼天气,还没到十二月,就冷成这个样子了,这以后可怎么活哦。”言冉抱怨的声音大老远就传到姜景的耳朵里。

“哎,姜景姐你来了啊,我们正在讨论这个月我们画廊聚会的事情呢。”

言冉激动地拉着姜景,绘声绘色的讲着大家的聚会计划。

“聚会?能不去吗?”姜景弱弱的说道,这么冷的天,聚会什么的还不如在家里睡觉来得舒服。

“这可不行,到时候沈先生都会去的,姜景你一个小员工怎么可以不去。”言冉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姜景胡乱的点点头,挣脱了言冉的魔掌:“是是,不敢不去。”

姜景原本以为今天会看见沈誉,本还想感谢他昨天的晚餐,结果整整一天,沈誉都没有出现,直到下班,姜景看着逐渐没人的画廊,竟有点失落。

姜景也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什么,就觉得像是自己在等候一个原本是约好了的老朋友,但那个朋友一直没有来似的。

姜景结束好手头的活,刚关上画室的门,就看到画廊外停了一辆车。

已经黑下来的天色,沈誉开着车子的远光灯,站在画廊门口。

姜景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她呼了口气慢慢的的走过去,佯装淡定的问站在前面的沈誉:“沈先生,这么晚了你还来画廊吗?。”

“嗯,我想来看看我的江景。”

四周安静的仿佛能听见落叶的声音,寒风吹过光秃秃的树干,虽然天气很冷,虽然夜色重重,虽然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虽然我们还是彼此独立的个体,但谁能说,我们不会因为爱情而在一起。

姜景忙低下头,偷偷捂着因为紧张而发烫的脸,她不敢抬头,沈誉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她头也不抬的低声说:“你的江景画廊好好的。”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他说的江景是哪个江景。

两人半晌午话,直到沈誉再次开口:“对了,刚才我来画廊的时候,在巷子门口看到卖花的老奶奶,就把她的花都买下来了,在后备箱里,待会你拿回家吧,我留着也没用。”

姜景的注意力立刻就被沈誉的花给转移走了,她边跟着他坐上车子边问:“什么老奶奶?”

“她这么冷的天自己出来卖花?”

“是她种的吗?”

“一定是生活遇到了困难。”

“你有没有问,她明天还来吗?”

沈誉根本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回答那么多问题,只好笑着说道再问就把你丢下车了。

姜景安静下来,随即就看到车子停在一个火锅店边上。

“怎么来这儿了?”姜景疑惑的看着沈誉。

“你昨天吃饭的时候不是说冬天就要吃火锅才有意思嘛。”沈誉下车,帮姜景打开车门,绅士的扶着姜景下车。

进店的时候,姜景感叹了一句,果然冬天和火锅最配了,大厅里简直就是人山人海,沈誉加了钱才换来一个包厢。

“姜景?”

姜景正跟着服务员进包厢,就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姜景还真是你啊,我刚才还和锦年说前面那个人看起来像你,你也来吃火锅吗?”迟熙热情的和她打招呼。

废话,我来火锅店不吃火锅来溜达玩吗。

姜景翻了个白眼,天知道她多不想看见对自己格外热情的迟熙。

“今天正好有几个高中同学在这吃饭,你也一起来吧。”迟熙热情的说道,姜景真是想说,你确定真的想让我和你的男人一张桌子上吃饭吗,你确定这么放心我吗。

“不了,你们自己吃吧,我就不凑热闹了。”姜景说着想要离开,但迟熙一直拉着她的手,姜景都想不顾礼貌地挣脱开。

“姜景,怎么不进去?”去而复返的沈誉看到站在门口的姜景和拉着姜景的迟熙,疑惑道:“姜景,怎么了?”

“沈誉,你是和姜景一起来吃的吗?”迟熙看着站在姜景门口的沈誉,有点了然的笑了笑。

顿时觉得姜景也就那样,高中追着宋锦年跑,现在,指不定是不是追着沈誉跑。

沈誉盯着迟熙看了好久,久到迟熙都觉得沈誉的眼神看起来瘆的慌,他连招呼都没和迟熙打 ,直接拉过姜景的手腕往包厢里走去。

“你在干什么。”宋锦年面无表情的站在迟熙面前,问她。

“我说过,你不用在姜景身上找优越感,她和你不一样。”

停在原地的迟熙控制不住朝宋锦年喊道:“怎么就不一样了?她闪闪发光我暗淡无光是吗?我该怎么做你才能看到我?”

宋锦年瞥她一眼继续朝前走,没有回答迟熙的话。

不是因为她闪闪发光我看不到你,是因为,在很久之前,我就被她的光芒蒙蔽了双眼。

包厢里,姜景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火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认真吃饭,不喜欢的人就不要去想。”沈誉把火锅上的肉挑起来,夹在姜景的碗里。

姜景托着腮帮子看着夹菜的沈誉,突然想起来:“对了,上次你叫我画的那幅江景全景我给忘了,你着急要吗?”

“没事,你可以慢慢画。我不急。”

回去的时候,姜景给宋颂打了个电话,这丫头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整天忙东忙西,打电话也不回。

“宋宋,谁啊?”姜景敏锐的捕捉到电话里传来的男人的声音。

“姜姜啊,我现在有点事,下次再给你回电话哈,乖啊。”

宋颂飞快地挂了电话,姜景看着突然挂掉的电话,摸不着头脑,这段时间宋颂怪怪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着改天要找个时间好好找她聊聊。

姜景洗完澡看着电视,盯着客厅里沈誉给的矢车菊,绿色的小雏菊,看得人心里暖暖的。

因此晚上在火锅店里看到的迟熙和宋锦年那事也没有让姜景过多的感伤。

大概人都是这样的吧,总是会不断地往前走,不断的遇见新的人,过往的那些伤痛也就不重要了。

小说《恰逢微暖小时光》 第7章 时光里的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