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断莲书
断莲书

断莲书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4-03 17:24:13

作者:云姣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断莲书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断莲书介绍

《断莲书》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带路罢。”我收了手中的银萝鞭,对那四个仙娥道。我想着这帝姬若是真是好奇我这个人,那么我便见见她就是。正好我前日与峚山山主——聂羽神君下棋时,赢了他一壶上好的灵脂玉膏。据说这玉膏美容养颜,金贵得很,我已这么凑合着活了四万年,再懒得用这些东西。可这舒窈帝姬如今才活了八千年,正是妍丽的年纪,此番曾给她倒也合适,就当是我补给她与攸宁之前定亲的贺礼了。

书友点评:

作者云姣的这部《断莲书》,总有出奇巧妙的构思,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读起来很流畅。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期待云姣宇宙大爆发!

章节试看:

帝妃算计-云姣

自数月前攸宁离开长明山后,我这神殿果然就此清净了下来。

每日也再无那兰枝帝妃派来的神仙旁敲侧击似的劝我,求着我去救一救那还续着最后一口气的景玉帝君。

这般安宁的日子,我自当过得很是舒心。

只是少不得偶尔忆起这些引人发笑的荒唐事,又摇头叹一声兰枝帝妃待那多情浪子似的景玉帝君,当真是情深义重。

这世间,果然不是你一心付出,就能得到你所期望的回报的。

想来,那兰枝帝妃,终归与我这追人不成的境况,是有些相像的。

但到底,还是她要更傻一些。

那景玉帝君本就已由我父君续过一次命,如今再受重创,伤及元神,气运衰竭,便是我真的动用了秘术,他怕是也只能堪堪活个两三百年罢了。

这是八荒六合人尽皆知之事,兰枝帝妃自然也清楚得很,只是她却还是要我舍上自己的精元去救景玉。

翻来覆去,死缠烂打这数次,她到底是不肯死心。

叹了一声,我合上手中的书卷,一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拿着笔蘸了墨,却又静静地盯着书案上那雪白的宣纸发呆。

殿外忽的传来几声鸟儿的长鸣,其音如金玉碰撞发出,清脆泠然。

凭这叫声,我便知道这分明是十二重天之人才有的坐骑——苍鸾鸟。

“终于坐不住了?”我挑眉,搁了笔,想着免不了要闹上一番,便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目光在书案上的银萝鞭与九靥伞间游移。

最终,我还是将那九靥伞收到隐空袋中,手中拿了那银萝鞭。

毕竟,我还是无法拿着一把品相花哨的伞去与人打架。

虽然父君在世时,总告诉我这九靥伞是何种不可多得的神物,落在我的手上又是我多大的福气。

但无法,我宁愿只偶尔拿它出来挡挡金乌之芒。

毕竟拿一把花伞做法器,实在有损我长明山主,神女楚璎的威严。

殿门缓缓打开,我抬眼,却见来人并非兰枝帝妃。

却是四个素衣仙娥。

此刻她们立在门外,见了我,便一齐弯腰,行跪拜大礼,齐声道:“拜见楚璎神女。”

我微诧,堪堪一声道:“起来罢。”

“小仙欺霜,奉舒窈帝姬之命,前来请神女去碧霄阁赴宴。”

说话的便是立在最前方的这姿容出挑的仙娥,她低眉垂首,声似出谷黄莺。

“舒窈帝姬?”我有些惊讶,又思索着这与我素未谋面的舒窈帝姬此番宴请于我,究竟是何意。

只是还未待我细想,那名为欺霜的仙娥便又开了口:“舒窈帝姬说,想与您谈一谈攸宁仙君之事。”

她说这话时,一双美目不着痕迹地望了望我,语气里平添几丝犹豫。

听罢这话,我挑眉,倒是猜到了几分舒窈帝姬的心思。

我与攸宁之前的旧事,这六界没人是不清楚的。

便是她舒窈帝姬多年来养在帝阙不曾外出,只怕也是有所耳闻的。

“带路罢。”我收了手中的银萝鞭,对那四个仙娥道。

我想着这帝姬若是真是好奇我这个人,那么我便见见她就是。

正好我前日与峚山山主——聂羽神君下棋时,赢了他一壶上好的灵脂玉膏。

据说这玉膏美容养颜,金贵得很,我已这么凑合着活了四万年,再懒得用这些东西。

可这舒窈帝姬如今才活了八千年,正是妍丽的年纪,此番曾给她倒也合适,就当是我补给她与攸宁之前定亲的贺礼了。

至少我与攸宁,虽做不成仙侣,但儿时伙伴的情分也还在嘛。

如此送他一份礼,便当是清了这段往事,还了他曾孤身潜入魔界救我的那份情。

终至碧霄阁外,那欺霜领着她身后的三个仙娥便停了脚步,对着我恭敬道:“神女,帝姬嘱咐过,只能您一人进去。”

我颔首,抬手挥散了眼前这一片缥缈的云雾,看着那长阶之上,一座朱红的楼阁安然矗立,那一方金匾上“碧霄阁”三字笔划张扬,看起来颇有些凌厉嚣张。

我想着这景玉帝君虽从头至尾都是个不着调的,但他的字,还当真是有几分气势。

我负手踏上长阶,终是走进了这阁楼之中。

或是因这碧霄阁常只作设宴之用的缘故,阁中摆设简单,不过几张低案,几个蒲团,一些古董摆件罢了,看着倒是有些古朴素雅。

我扫视一番,却并未看见那邀我来赴宴的舒窈帝姬。

倒是内室中,那被人放下的青色纱幔领风微微拂动,如层层朦胧的青波,让人看不真切其中的境况。

只是当我掀起那纱幔时,却发现内室亦空无一人。

我心头一紧,暗道不妙,可一转身,那方才还经我之手掀起的青色纱幔便已在刹那间已将我整个人捆住。

便是我用尽力气,也无法挣脱它分毫。

只是不过片刻,这青纱便又不再束缚着我的手脚,转而于我周身,化作一泛着青芒的光罩,将我困在其中,无论我如何施法,都不得而出。

“兰枝,我倒是小瞧了你,竟连蓬莱的神物摄元幡都能借了来。”看着那忽然而至,身着华裳的女子,我冷笑一声,收了手里的术法。

“神女恕罪,兰枝深知此番算计神女,乃是大不敬……可神女,兰枝也是别无他法了,求您,救救帝君罢!”那兰枝帝妃忽的双膝跪地,一双美目望着我,眼里已是泪花点点。

“如今我可还有选择的余地?你难道不清楚这摄元幡是何物?你,是铁了心要拿我一半的元神去救景玉罢?”我望着光罩外的她,冷声道。

心中陡然生凉,我忽然想起了攸宁。

这世间知我女娲一脉若要捏造骨肉,锻造魂灵,除了主动施以秘术之外,舍去一半元神,亦可达到此目的的,除了我,便只有攸宁。

“神女,若您肯主动施术救人,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我已说过,我愿奉上仙界所有的天材地宝,供您疗伤之用。”这兰枝帝妃依旧跪在光罩外,眼中含泪,仿佛我若不应她,便是天大的不通情达理。

“不必白费口舌。”我心中已一团乱麻,也愈加不耐。

这摄元幡乃是大战时方能使用的神物,其威力自然是我无法与之抗衡的。

只是我若真被这摄元幡夺了一半元神,那么我的元神便只能是永远残缺不全了。

即便是她真把仙界所有的天材地宝都交于我,也是无用。

更何况……儿时攸宁将我自魔域救回时,我便答应了父君,此生都不可动用秘术。

“神女既还是不愿,那么兰枝便只好得罪了。”兰枝帝妃终是站起身来,她擦了面上的眼泪,双目中神色复杂,她动动唇,又道:“神女,我知道此事的确难为您,可我没有退路了……我早些年做尽糊涂事,这是我欠景玉的,亦是我欠晏儿的,我先还了他父子俩的债,再还神女您的债。”

她口中的舒晏,我是听过的,据说是舒窈帝姬的孪生哥哥,是景玉帝君与兰枝帝妃唯一的儿子。

只是这舒晏仙君,早些年便身患重疾,不治身亡了。

她一口一笔债,我却已无暇去追究这其中的隐秘。

兰枝帝妃已开始催动这摄元幡化成的光罩,青芒渐强,我浑身已痛得僵硬。

这仿佛拆骨夺魂一般的疼痛刺入骨髓,我分明感觉到这强大的力量似乎正在将什么剥离我的身体。

我再也无法支撑住身体,倒在地上,脑中一片轰鸣。

颤抖间,我只得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我绝不能,绝不能就这么妥协……

脑子已有些混沌,我却忽然想起父君曾对我说过,摄元幡虽看似坚不可破,却到底只是摄取元神的神物,说起来,竟是有些许惧血。

只是这修为高深之人,只有赌上一身修为祭与鲜血,方才能破其毫厘。

几乎是一瞬间,我便已下定了决心。

即便只有那毫厘的希望,也总比如此任人宰割要好一些。

于是,我掐了诀,划破自己的手臂,鲜血流出,顷刻浸染了那散着青芒的光罩。

我大口的喘着气,在看见那一处被鲜血灼烧出的一点细小的缺口时,我使出最后的力气,魂魄离体,用力朝那缺口撞去。

一阵白光乍现,我仿佛听见了兰枝帝妃的一声惊呼。

我于一阵风声中,意识渐渐不清。

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了那虚度过的三万年时光里。

父君在花影间饮酒,攸宁在神殿前练剑。

小小的我穿着我最喜爱的石榴裙,笑嘻嘻地给父君捶肩,求他去人间替我买一支糖葫芦。

父君把我抱在怀里,摸摸我的头,笑说一声,好。

彼时天淡风清,长明山上仙雾缭绕,攸宁清秀的眉眼藏着淡淡的笑意,我从父君怀中钻出,跑向他。

可是刹那间,天地间风云变幻,我身后的花林,以及花林中提着酒壶的父君,竟转瞬破碎,一切成灰。

我回头,却见攸宁望着我的双目神色冰冷,他伸手,森冷的剑锋狠狠刺穿我的胸口。

陡然间,画面尽碎,我在无边的黑暗中不断下坠,似乎永远也挣脱不开。

蓬莱仙岛-云姣

我醒来时,便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荷叶之中。

彼时四周寂静,水雾拂面,鼻翼间尽是缕缕荷香。

我动了动,荷叶上晶莹的露珠滴在我的身体上,冰凉的触感瞬间使我清醒。

时而疏淡,时而浓重的云雾使我只能隐隐约约窥见几分周遭的境况,却无法让我分辨出,我究竟身在何处。

只是低首之间,透过那水面映照,我发现自己无手无脚,一双绿豆眼,一身灰麟,竟是条彻头彻尾的小灰蛇。

我慌极了,趴在荷叶上来回翻滚,已是六神无主。

忽有风起,方才还缥缈不定的云雾刹那间便被吹散了去。

我偏头,正好看见一身着白袍的男子步下台阶,似闲庭信步一般的向我走来,广袖翻飞间,他的身后,是一片云霭烟波。

此时此景,当真似那魏晋名士精心着墨过的画中山水,而他自画中走来,淡淡的烟云虽模糊了他的眉眼,却依旧难掩他一身的霁月风姿。

他似踏月而来,散着极黑的发,白皙的面上无甚表情,明眸微垂,丹唇轻抿,端的是世间少有的明艳风流。

他终于走近,那双似藏着星河点点的眼轻睨着荷叶上的我,远山似的眉微挑,殷红的薄唇蓦地轻启,声音清冽泠然:“楚璎,你可差点把自己给蠢死。”

我却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只盯着他右眼尾下的那颗朱泪痣,顿觉其风情刻骨。

或是见我呆愣着无甚反应,他轻声笑了笑,一张白皙的脸刹那间又明艳了几分,恍若三月桃花盛放。

明明是勾唇一抹讽笑,却偏生教我登时心旌一晃。

此人,当真是世间难寻的灼灼少年郎。

只见他忽的伸出骨节分明的右手提着我的尾部,将我在空中晃了又晃,又道:“楚璎,你还欠我一笔债呢……”

我被他晃得有些想吐,又听他说这些没头没尾的话,便更加云里雾里,我只得开口问他:“……公子口中的楚璎,可是我?”

我想着,这美人是否是寻错了仇人?

谁知我这一问,美人竟是一愣,他盯着我,眼里陡然升起的戾气刹那冲破那一片碧水清晖。

他咬着牙,扣着我的头,语气有些恶狠狠的:“去了大半条命,竟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了?倒是活该。”

即便这人的皮相生得绝美,我也还是不免被他此话一噎,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盯着我望,那双眼分明是看着我的,却又神色飘忽,不知心思何处。

而我到底是顶不住他这般恍惚的注视,只偏过头堪堪望向那流水潺潺。

“你倒是总舍得将前尘抛却,再不过问,可我却是记恨你三万年都仍不得解脱……”四周寂寂然,我僵着身子等了许久,才听见他复又开口,末了还哼笑一声,却是自嘲。

而我闻言回首,却见他眼中竟已染了些浅浅的水光,纤长的睫羽微微颤抖,好一幅露光衔春图。

只是我脑中混沌,想着难道真是我对这美人做了什么恶事?

可我到底是个连自己都忘得干净之人,便是无论我如何回忆,也还是搜刮不出任何旧事。

我正不知如何劝这美人想开一些,却见他低眉垂首片刻,忽的丹唇一扬,竟是笑了:“这到底是你的报应。”

他的嗓音极其好听,可此刻我听着,却有些阴恻恻的。

他的手抚上我的头,眼里又是一片清晖微澜,泪痣在他眼尾下如一点浅淡的朱砂,他唇角微扬,我只听他嗓音柔和道:“楚璎,欠我的债,你须还。”

我吓得不轻,正要胡乱求饶一番,身子却已被他自手中抛出,落入水中。

冰凉的水瞬间将我包裹,灌进我的嘴里,我用力挣扎,却到底是无济于事。

我想我可能是一条假蛇,竟连如何凫水都记不得。

脑子渐渐有些不清楚,我已经快要支撑不住。

却不曾想,忽有一道金光破开层层水波,如线一般将我缠住,终将我从那水中拉了出来。

我咳嗽了几声,又吐了几口水出来,缓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

我这才意识到,我竟又身在这美人的手掌中。

此刻他低眼看着我,眉宇之间再竟不见一丝一毫的戾气,他只是那般注视着我,眼底竟泛着些淡淡的欢喜。

仿佛那些压在他心头数年的怨恨,都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清风拂来,带着些朦胧的云雾飘散,他的发丝被轻轻吹起,露出他整张如玉般精致绝伦的脸来,我只见他轻轻地笑,又抿了抿唇,语气轻快地说:“我原谅你了……”

他的神色与姿态,流露出动人的风情,而我此刻,便已迷失在了他的眼波里。

我想,世间怎会有人是他这般,三万年的怨恨,说放就放。

他忽的抬手,雪袖翻飞间,缭乱的云雾被骤然拨散。

我方才看清他来时踏过的那座拱桥如玉带一般的横过这碧水长河。

而在那烟柳画桥的尽头,便是玉树琼花迎风摇曳,雕栏画栋,回廊婉转。

“楚璎,我原谅你了……”

我溺在这如画的仙境之中,却忽然听得他又一声道。

我抬眼,便正好望见他含笑的双眼,仿佛浸了墨色一般的双瞳里清楚的映着我的模样。

云飞雾散,阳光无遮无拦的撒下来,他整个人笼在淡淡地金芒里,此刻,他低首对着我浅浅的笑着,刹那便让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前尘种种,我皆已经忘得彻底,也自然记不得三万年前我究竟欠了眼前这人什么债,竟教他耿耿于怀,恨了我三万年。

若非是深仇大恨,又何必值得他这般记恨?

可他若恨我,又为何只将我扔进水里泡一泡,捞上来便说原谅我?

我想不透这其中的缘由,只觉身陷重重迷雾之中,迷茫的很。

“你如今只剩这元神灵体,便是你想破头,也是无用。”他似乎看透了我心中所想,低眉轻睨着我,薄唇一勾,一声嗤笑。

“元神灵体?”我一怔。

见我面露迷惘,他却像是忽然想起些什么似的,面色一沉,冷哼一声,盯着我咬牙道:“蠢东西!竟就那般大方的将自己的金身舍了去,你若是能再等些许时候,我……”

他忽然住了口,似是恨铁不成钢一般的瞪着我。

我不甚明白这美人怎的说翻脸便翻脸,明明方才还笑得那般如沐春风,这会儿怎么又发了怒。

我只怕他再一气之下将我扔到水里去,且再也不打算捞起来,便僵硬的待在他手掌里,小心翼翼地不敢动弹。

“罢!”或是见我这般,他轻拢的双眉舒展开来,纤长的睫毛在他低眼看我时掩去了些许眸光,终是一声轻叹。

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触我的头,我听见他又轻哼一声:“那兰枝倒真是放肆,想来她也是欺你长明一脉凋敝,亦无甚亲朋,而你又是个独来独往的性子,倒是方便她借此大做文章。”

我自然记不得他口中的兰枝是何人,但也到底是大致明白了一些事情。

想来,那害我到如斯境况之人,定是那兰枝无错了。

“待你好些,我便去那九重天将你的金身给要回来。”他低眼看着我,似漫不经心道。

他说得随意,我却有些迟疑:“那兰枝真会归还我的金身么?”

他长睫微垂,墨瞳隐隐有几丝华光流转,殷红的唇勾着一抹极冷的笑,嗓音如玉坠地:“她若有那胆子不还,我便掀了她的九重帝阙。”

语罢,他便已伸出两指捏着我的尾部,将我随意提着,就那么踏上玉阶,向那玉带拱桥走去。

彼时,忽有烟云再起,他信步前行,身后又是一片朦胧水墨,隐约不清。

而我被他捏着尾部,倒挂悬空着,在他的步履之间,我晃得实在难受,连开口言语都有些吃力。

可我依然在阵阵晕眩之中,听清了他的声音。

他说:“楚璎,你要永远记住这瀛水的凉,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此刻,我眼前只余下一寸寸的白,那是他的衣袖。

我的意识已有些迷糊,仿佛身在梦境之中,缥缈得很。

看似无尽的黑暗袭来,我在彻底深陷那一片浓黑之时,仿佛有一朵泛着淡金光芒的无叶玄莲在我身前刹那盛放,姿态绝艳。

可只飘忽一瞬,那玄莲忽的尽碎,化成星星点点的业火,顷刻陨落。

我坠在那一片破碎的光辉流影里,迎着浓深的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小说《断莲书》 第2章 帝妃算计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