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诡婚
诡婚

诡婚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2-14 11:14:48

作者:墨雪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诡婚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诡婚介绍

小说诡婚,是由作者墨雪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一路上艾筱晨叽叽喳喳的说着今天的搞笑事情,我不知怎的,不想多说一个字,满脑子都是那个女鬼。在我想的入神之际,艾筱晨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车辆也猛的停了下来。“阳阳,我好像撞到人了。”艾筱晨的脸色非常苍白,惊惧的看着我。“看清了吗?”我皱眉询问,见她结巴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急忙跳下车蹲在地上。车下面别说人,连根毛都没有,起身绕到车头前面,上面也没有任何撞击的痕迹,我这才松了口气。心叹这小妮子是不是出现什么幻觉了,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马路反方向的草丛中,出现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男孩。

书友点评:

作者墨雪的《诡婚》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章节试看:

阴胎

听到这事情,我吓得差点坐在地上。爷爷将烟管熄灭,看了眼时间,最后带着我走出了家门。

来到隔壁村子的坟地里,爷爷找到了埋葬二狗子的新坟,让我跪下后,从怀里摸出两支白蜡烛插在地上,点燃后又摸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纸人平躺在我面前。

等做好之后,这才站在我身后点燃一张黄纸在我头顶转了三圈,快速扔在地上的纸人上面,纸人瞬间点燃。

而原本只是死物的纸人随着火焰的燃烧,竟然剧烈的抖动起来。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想要站起身,但爷爷死死的稳住我的肩膀,不让我站起丝毫。

虽然只有半分钟不到的时间,但我此刻依旧记忆犹新,那仿佛过了一个小时般漫长。

纸人燃烧完毕,断断续续的滴水声从身后传了过来。

我猛的扭头,湿漉漉的二狗子蹲在距离我只有半米的距离,距离如此之近,我甚至可以看出他因为被水泡的肿胀,已经出现裂口渗出黑血的肌肤。

空气仿佛冻结,爷爷加重了按在我肩头的大手,示意我别害怕,扭头低声问:“二狗子,对一个小娃娃,你有这么大的仇吗?”

二狗子的声音悠悠荡荡传来:“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就是因为讨不到老婆才自杀的,死后连冥婚都不成,就是被这小子害的!”

“那你想干啥?”

“我要杀了他!”

二狗子的声音将我吓了一个趔趄,爷爷冷哼说:“杀了他你也找不到媳妇,不如这样,如果你肯放过阳阳,五年之内,我一定给你找一个媳妇。”

二狗子犹豫了很长时间,这才阴森森说:“我答应你,如果你敢骗我,我要让他死!”

这一晚我被吓得魂不附体,被爷爷背回去之后便真的就没有再见过二狗子。

不过从那天开始,隔三差五便会在梦中看到一个模糊的女人,这个女人示意我不要害怕,说她会保护我。

每一个梦中的内容都是一样,因为对我没有任何伤害,这些梦我也没有告诉爷爷。

十岁那晚,这个梦发生了转变。

梦境中看不清楚的女人一个劲儿的冲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告诉我以后欺负我的人会越来越少,当时我并不知道什么意思,等第二天起床之后,发现爷爷正坐在炕边愁眉苦脸的拿着烟枪。

还没等我开口,爷爷脸色难看的告诉我小胖死了。

小胖是村里欺负我最厉害的小孩,长得高高胖胖,仗着他妈是这一带有名的泼妇,又比我年长几岁,经常带头打骂我。

不过他的死非常奇怪,身体上下全是淤青,没有一丁点完好的地方,就好像被人用土块给活活砸死的一样。

天真的我并没有害怕,反而非常高兴。

恶有恶报,小胖整天变着法的欺负我,看来老天爷也知道惩罚坏人。

安静而平凡的日子过了没几天,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那是一个早晨,刚起床就听到隔壁邻居家里传来嚎啕大哭。

跟着爷爷走了过去,刚来到院子里,就看到隔壁家的孩子躺在乱石堆下面,光着的上身青肿一片,有些地方的骨头已经断裂,骨茬刺破皮肤,血渍已经干涸,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这个小孩和小胖死时一模一样,明显是被这些石头给砸死的。

第一次看到死人,胆小怕事的我急忙回到房间,用被子蒙住全身,吓得不停颤抖。

经过这一惊吓,我得了一场大病。

等病好了之后,爷爷告诉我村里那些欺负我的小混蛋们都离奇的死了,死法都非常相似。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安然无恙,村里人开始针对起了我爷爷,说他救下来了一个祸害整村人的扫把星,还说我克死了他们家的小孩。

奶奶一生要强,这种辱骂让她无法抬头,第二天便在村口的柳树下上吊自尽了。

为了我,爷爷一直忍受着村里人怪异的目光。最终,在我十八岁那年,他得了一场大病,就这么离开了我。

临死之前,爷爷从炕下面拿出一本古扎和一块黑色玉佩交给了我。

将爷爷安葬之后,我戴上那块黑色玉佩,永远离开了那个原本就不属于我的村子。

来到大城市,我一边打工一边念书,闲暇下来的时间内,便是研究爷爷留给我的那本古扎。

上面的内容非常古怪,即便正在上大学的我,有些字和内容都无法了解,不过有些肤浅的东西还是非常容易看懂。

这本古扎里面多数是如何配阴婚,医治鬼怪,还有符咒和茅山法术。没事的时候,我便一个人钻进宿舍,仔细研究里面的符咒和法术。

对于我父亲离世三年,母亲生下我的事情,我也从古扎上了解清楚,我这种情况属于阴胎。

我曾经也上网查过,但网上对阴胎的描述都不是很正确。

阴胎并不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人,也不是穷凶恶极的鬼怪投胎转世。而是父为鬼母为人,或者母为鬼父为人,生出来的孩子,而我正好属于前者。

当年父亲离世,爷爷怕阴家无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便将父亲的魂魄招引出来,让母亲受孕,最终将我生了出来。

而母亲甘愿遭人辱骂这么多年不说出详情,恐怕是担心处于封建思想的乡民对我不利,毕竟我不是正常孩子,而是阴胎所生的。

关于阴胎有一个让常人感到非常恐怖又新鲜的后遗症,那就是可以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鬼。

鬼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人的另一个形态,不过这种形态很多人看不到。在我的眼中,鬼和人一样,也有好坏之分。即便是穷凶极恶的鬼,也有办法可以化解其心中的戾气,倘若无法根治,就只有用法术将其灭掉,以免殃及众生。

同样,鬼也有生病的时候,而老家后院内的那个小房间,便是爷爷医治鬼魂的地方,他也是一名鬼医。

现在的我已经二十有三,大学毕业后为了转变我的内向性格,便找了一个婚庆公司的司仪工作。这工作对我来说也算是轻车熟路,因为我除了是婚庆司仪,还是一名冥婚中介者。

冥婚中介者,就是帮人介绍冥婚两方。冥婚也有阴配和阴阳配。阴配是男女双方都为死人,而阴阳配,则是生人和死人配对。

婚庆仪式结束完毕,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和同事们将东西装车准备离开,匆匆一瞥之下,我看到在新郎的背上,趴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此刻正充满怨气的看着我。

奇怪的男孩

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儿时能比拟的,看到鬼怪不再会害怕的颤抖。虽然不知道她趴在新郎肩头干什么,但我是冥婚中介者,并非捉鬼师,只要她没有害人,我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我目光从女鬼身上移开的时候,艾筱晨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头调皮问:“阳阳,上车啊,是不是看上新娘,舍不得走了?”

艾筱晨是我的同事,婚庆公司的化妆师。她的化妆技术非常厉害,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很好。

没有再去理会那个女鬼,上车后便疾驰而去。

一路上艾筱晨叽叽喳喳的说着今天的搞笑事情,我不知怎的,不想多说一个字,满脑子都是那个女鬼。

在我想的入神之际,艾筱晨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车辆也猛的停了下来。

“阳阳,我好像撞到人了。”艾筱晨的脸色非常苍白,惊惧的看着我。

“看清了吗?”我皱眉询问,见她结巴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急忙跳下车蹲在地上。

车下面别说人,连根毛都没有,起身绕到车头前面,上面也没有任何撞击的痕迹,我这才松了口气。心叹这小妮子是不是出现什么幻觉了,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马路反方向的草丛中,出现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双眼通红,脸也惨白一片,木讷的站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们这边。

艾筱晨趴在车窗不安问:“阳阳,有人吗?”

我收回目光,上车摇头笑着说:“没人,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这大白天都出现幻觉了。”

“我昨晚睡得非常好,不过刚才我真的看到一个小男孩从路边跑了过来,我还看到他对着我笑呢。”艾筱晨舒了口气,用手拍了拍胸口。

我眯着眼睛问:“难不成你看到鬼了?”

艾筱晨捶了我一拳,娇声说:“去死,大白天哪有鬼了?别吓我了,不然我晚上就睡不着觉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天际,虽然五点多钟,但漫天乌云让此刻好像七点多钟一样。

艾筱晨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如果再让她开车,出了什么事故就不好了。和她换了位置,让她坐在副驾驶好好休息一下。

等车辆移动,草丛中那个小男孩的视线也随着我们移动起来,不过在越过他之后,从后视镜内,我看到那个小男孩竟然快速的奔跑起来。

以前好几天都很难碰到一个鬼魂,没想到今天一下就碰到了两个,而且看样子都有些不善。

驶入岔路,还没开几分钟,天上下起了零星小雨,而刚才那个小男孩再次出现在了路边。

准备加速的时候,艾筱晨突然说:“阳阳,停车,路边有个男孩子,看样子好像迷路了,我们送他回去吧。”

见她母爱大泛滥,我也没有说什么。这个男孩的样貌已经恢复正常,不过以他的现状来看,还没有达到伤害我们的能力。

停车后,拉着准备下车的艾筱晨说:“你待在车里,我下去抱他上来。”

来到男孩身前,双手捏出镇魂手决。这个法决并不能伤害鬼魂,只是暂时压制住他们的煞气,防止他们胡乱伤害生人。

男孩也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入体内,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说:“小弟弟,哥哥带你上车好不好?”

“好的。”男孩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将他放进后座,艾筱晨准备坐过去,但被我一把拉住。这小妮子是嫌命太长了,竟然不断的想要和鬼靠近。

说到鬼,我纳闷了起来。我可以看到鬼那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艾筱晨怎么也可以看到这个小男孩?

艾筱晨溺爱问:“你家在哪?姐姐送你回去吧。”

“丈九路四十六号。”

这个地方属于郊区,很多拆迁房都空无一人,也有些钉子户死守着那里,想要得到更多一些的赔偿。

荒废的住所也是许多鬼怪喜欢居住的地方,毕竟那里人少又安静。

驱车来到目的地,这是一栋荒废了不知多少年头的筒子楼,有些窗户碎裂不堪,楼道内也乌漆墨黑的,墙壁上写着好几个大大的‘拆’字。

我起身下车将车门打开,看着小男孩说:“你家到了,回去吧。”

小男孩拉着艾筱晨的手恳求说:“姐姐,你送我回去吧。”

艾筱晨正准备开口,我急忙拦在她前面说:“不用,这位姐姐今天身体不好,我送你回去。”

刚抱起男孩,艾筱晨突然从车上走了下去,对我说:“阳阳,还是我送上去吧,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这妮子真的是活腻歪了,这栋楼里面鬼知道有什么东西,如果一个普通人跟这只小鬼进去,那想要出来就只能等下辈子了。

我摇头,将男孩放在地上,冷声说:“回去,以后别让我看到你!”

男孩充满怨念的看着我,突然露出了一个邪气的笑容:“叔叔,你不是好人!”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小鬼便扭头朝筒子楼里面走去,在快要淹没在黑暗的瞬间,突然凭空消失。

转身准备上车,艾筱晨非常不友好的看着我问:“仇阳阳,没想到你这么没有同情心,这么小的孩子你竟然对他用这种语气说话!”

“说你傻你还不愿意听,现在的骗局太多了,这小孩说话跟朗诵课文一样,而且我刚才下车的时候,看到楼上有两个男人正注视着我们,明显是一伙的,如果你跟着进去,恐怕明天报纸上就会出现某无知少女横尸街头的新闻了。”

我说完便自顾上了车,这些话是我编造出来的,我也不想让艾筱晨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不然以后晚上睡觉也要拉着我一块了。

艾筱晨果然是个傻白甜,急忙上车,后怕说:“刚才真的错怪你了,不过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那小孩说话也太古板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啊。”

我笑而不语,人的时运要是差起来,那吸口空气都能给噎死。而艾筱晨这段时间时运极差,容易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刚才那小家伙也应该是冲她来的。

不过我有些疑惑,那小鬼最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总不可能是因为我坏了他的好事说我是个坏人吧。

算了,不想了,头疼!

此刻已经下班,将艾筱晨送到她的住处,我也开车回家。拿着钥匙正准备进屋,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小说《诡婚》 第2章 阴胎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