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少将,夫人又翻墙了
少将,夫人又翻墙了

少将,夫人又翻墙了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23

作者:十二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少将,夫人又翻墙了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少将,夫人又翻墙了介绍

《少将,夫人又翻墙了》的主要情节是:许深深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指了指许深深,“你叫什么!顾老爷子觉得你唱的好,该赏!”顾景渊的父亲被一群人簇拥着,一身锦衣华服,整个人红光焕发。听说这晚宴是顾景渊一手操办,大家已然在顾老爷子面前奉承了无数句顾老爷子有福气,这少将千里迢迢从军区回来贺寿。又加上许深深一首歌让顾老爷子简直是赚足了面子,顾老爷子自然要赏,而是要大赏。

书友点评:

十二写的《少将,夫人又翻墙了》这本书文笔略显稚嫩,有些内容没有逻辑性,且人设也没有很大的新意,对于老书虫的读者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作者十二写了这么多,还是很厉害的。《少将,夫人又翻墙了》这本书大约适合那些初涉小说的小嫩虫们

章节试看:

:许小姐的社交能力简直让人佩服-十二

顾景渊这么一句话,完全将她踩在脚下,她要是再留在这里,顾景渊不答应帮忙不说,可能还是更加难堪的羞辱。

顾景渊欠下的,她始终要他还的!

“嘭!”

许深深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关上车门,杏色的眸子散发冷意。

接下来!她要让顾景渊不想负责,也必须负责!

顾景渊盯着许深深的背影,并没有做过多的反应。

刚才许深深的做法让他十分不爽,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栽了跟头。

他怎么可能让许深深轻而易举得逞,是要给她一些苦头才行!

许深深刚走,一穿着棕色长衫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正是刚才被许深深拉下去的司机。

司机一脸不解的看着顾景渊,“少将,何不乘着这比交易将她养在身边,方便控制,毕竟顾家和许家……”

“不急!”

“这……”

“她还会再来找我。”

他想看看许深深接下来会用什么办法接近他。

十五年不见,当初那个还在襁褓里的孩子真的长大了!而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

许深深一双细白的长腿打着颤。

为了方便勾引顾景渊,她裹了一件大衣就来了。

如下飞雪如鹅毛一般越下越大,她体力透支,越发觉得冰冷,更冷的却是那颗心。

失败了!

这意味着父亲还要在监狱多呆一会!

许深深光想想就觉得心疼。

回到保和堂。

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屋子的中药味,还有父亲的味道。

此时此刻,一个人在偌大的医馆里,许深深终究忍不住红了眼眶。

要不是因为她,父亲何须受这样的苦!

难道说,父亲只能被人枪决!

不!

不要!

许深深发红的眼眶带着坚定。

很快,许深深又有了机会。

顾家老爷六十大寿,据说在全上海最好的歌厅举行。

少将的父亲做寿,自然是大办。

歌厅急招人手。

许深深去歌厅应聘。

许深深天声一副好嗓子,又加上样貌清纯出众,看起来单纯无害,被里面的经理选中。

准备当做重点苗子好好培养,保不准那天红了,他能够大捞一笔。

“清纯又妩媚,定能成为我夜上海的头牌!”经理忍不住赞叹道。

许深深淡笑,一双纯情的眸子温柔又娇羞,更是把那经理的魂都快勾没了。

许深深有了经理的青睐,在夜上海也算是一路通畅,无人敢得罪,也为后面寿宴做了准备。

她要成为晚宴最出彩的那位!

到了祝寿那一天。

各大达官贵人齐聚。

许深深站在台上,一双灵动的美目璀璨生辉。

她手持一把琵琶,唱了一首《春江花夜月》,清灵的嗓音如空谷幽兰,让人倍感舒适。

所有人的目光都积聚在台上那抹娇柔的可人儿身上。

乌黑的长发精致盘起,大红色绣花旗袍裹的身段玲珑有致,脸上略施粉黛,就已经倾国倾城。

“这是夜上海新晋的头牌么?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唱的真不错,气质也出众。”

……

啧啧赞叹声更是连绵不绝。

许深深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指了指许深深,“你叫什么!顾老爷子觉得你唱的好,该赏!”

顾景渊的父亲被一群人簇拥着,一身锦衣华服,整个人红光焕发。

听说这晚宴是顾景渊一手操办,大家已然在顾老爷子面前奉承了无数句顾老爷子有福气,这少将千里迢迢从军区回来贺寿。

又加上许深深一首歌让顾老爷子简直是赚足了面子,顾老爷子自然要赏,而是要大赏。

许深深低垂着眸子,一双小手得体的交叠在前,声音婉约,“那首歌是少将特意吩咐我为顾老爷子准备的,要赏应该是赏的是少将,少将孝顺体贴,而且年纪轻轻就能够有所成就,真是顾老爷子的福气。”

“少将真的有心啊!”

“是啊是啊!”

一连声的夸赞,博的顾老爷子大喜。

顾老爷子觉得许深深聪慧,又得体,只不过,却是个歌姬,可惜了可惜了!

许深深很快的捕捉到了顾老爷子眼角划过的一丝神色,聪明的她很容易就猜到了顾老爷子所想。

她继续说道,“我和少将是好友,按道理说,女子这抛头露脸的莺歌有所不妥,但是只要顾老爷子喜欢,都不算什么。”

“好友?”顾老爷子盯着许深深打量一番。

许深深气质超脱,并不像其他歌姬一身胭脂水粉味。

“深深的父亲是大夫,深深就读高元私塾,一次偶然,和少将有些交集,也就成了好友,这次特意从安城赶过来为顾老爷子祝寿的。”

高元私塾是安城最好的私塾,学费不低。

许深深说父亲是大夫,普通大夫的收入自然无法支付高额学费。

有名的大夫,也算是世家。

简单的一句话,告诉顾老爷子,她家境并不差,从小接受良好教育。

许深深确实就读高元私塾。

只不过上一世,她无所事事。

当初带她的老师还说她记忆超群,好好读书一定有所作为,可是那时候的她不懂事,贪图玩乐。

顾老爷子这才明白,许深深这大家闺秀,为了给他贺寿,大老远来上海,为他当众开嗓。

“有心了!”

顾老爷子对许深深喜爱加深。

顾家需要的就是这种聪慧又贤淑的女子。

顾景渊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找个女子成家。

想到这里,顾老爷子命人给许深深在台下加了一个椅子,问道,“不知道许小姐的父亲是哪位大夫。”

“保和堂的许大夫。”提起父亲,许深深眸光泛红,似有眼泪要落下来,映衬着火红的烛光,楚楚动人,揪着人的心。

顾老爷子不解的看着许深深,眼里都是慈爱。

“前段时间,父亲被人陷害入狱……”许深深的眼泪就像是掉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

本来就生的温婉又柔弱,如下更是惹人心疼。

顾老爷子立马说道,“既然是被人陷害,景渊一定会给你父亲一个真相的。”

“嗯,少将已经答应帮忙。”许深深很快将眼泪收回,眼眸里都是坚强,还有那不易察觉的算计。

那坚强更是让顾老爷子有些欣赏。

普通人家的姑娘恐怕早就慌了神,许深深却沉稳又睿智。

不错!

许深深垂下眸子,卷翘的睫毛下,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这下,顾景渊就算是不想帮忙也不行!

顾老爷子已经认为顾景渊答应了她,而顾家这样的大家族,从来不允许做失信于人的事情!

而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动,还有尖叫声。

几辆军车停在了歌厅门口。

一排穿着军服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个个军姿矫健,气宇非凡,惹得各家的千金红了脸。

尤其是站在中间的顾景渊。

身材高大又挺直,野性又俊逸的脸上勾起一抹邪佞的笑容。

他迈步走了进去,停在了许深深身后,声音浑厚却带着嘲讽,“许小姐的社交能力简直让人佩服!”

:将宫崎给千刀万剐-十二

这段时间,顾景渊一直在等许深深出手。

可是让他奇怪的是,许深深并没有想尽办法接近他。

他暗中派人调查,倒是没有想到许深深把小心思放在了宴会上面。

他也就将计就计,让许深深进了宴会。

许深深的谋略让他有些欣赏。

顺利取得经理的青睐,在这夜上海行事方便。

紧接着又故意吸引父亲的注意力,得到父亲的喜爱,尤其是最后的时候,居然说和他是好友。

真的是有意思。

许深深见顾景渊也不慌张,反而一脸娇羞道,“少将。”

她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里,都在表达对顾景渊的爱意。

顾老爷子见状,立马了然,沉声说道,“景渊啊!深深父亲的事情一定要仔细调查,可不能让一个名医就这么被诬陷了!”

“那是自然!”顾景渊咬牙说道。

许深深娇俏一笑,带着感激!

“那真的是麻烦少将了!”

“既然觉得麻烦,那是不是需要好好报答?”顾景渊伸手抓住许深深的手。

强势一带,直接将许深深拉进怀中。

“深深,你说以身相许如何?”

许深深面露寒意。

以身相许?

想起那天被顾景渊羞辱,她就恨不得掐死面前的男人。

下一秒娇媚一笑,带着羞涩,“深深的人不早就是少将的了么?那天少将强迫……”

许深深故意不将话说明,可是有点智商的人都能够听明白。

是这少将强迫了人家小姑娘。

许深深也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顾景渊挑唇冷笑。

这女人是当着都有人的面说他强迫良家女子?

明明先主动的人是她!

还真的够不要脸的!

他就不怕他一个恼怒直接给了她一枪?

现在这个节骨眼,许深深没什么可顾忌的。

为了父亲,她已经不要脸了!

顾老爷子一听,脸上明显的不悦,却很快遮掩住。

顾老爷子对自家儿子的冲动十分不满。

败坏顾家名声!

顾老爷子说话的语气一下变得严肃且命令,“景渊啊!既然已经和许姑娘在一起,就好好对她,等许家的事情解决,去许家提亲,我们顾家不是不负责的人家。”

“好!过几日就去提亲!”顾景渊微眯着双眼,蹦现寒意。

正好给了他一个合理的理由好好管教管教这个小丫头!

很快宴会进行到尾声。

几乎全程,所有人的注意力却落在了许深深身上。

这个未来的顾太太!

尤其是那些原准备在顾景源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千金小姐。

这还没出手,就被许深深夺了风头!

她们怎么受得了这口气。

可是相比那些官家小姐,暗处有一位更是气的牙痒痒。

宫二少爷。

宫二少爷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许深深和顾景渊勾搭上了。

如果顾家牵扯到了那人命案的调查当中,恐怕……

宫二少爷死死的拽着酒杯,盯着顾景渊揽着许深深腰部的手。

等到宴会结束,大家陆陆续续回去已是深夜。

许深深站在歌厅门口。

雪花纷飞处,顾景渊开着军车停在外面。

许深深并不打算上顾景渊的车。

刚才只不过逢场作戏,如今戏做完了,她准备回家了。

父亲的事情,只要她偶尔在顾老爷子面前旁敲侧击,相信顾景渊不会不放在身上。

而至于宫家二少爷的仇,接下来她要让宫家上下血债血偿!

许深深将披肩紧了紧,绕开那辆军车往另一边走去。

她准备叫个车,直接回安城。

车内,顾景渊盯着许深深略显消瘦的背影,面色冷冽。

这是这丫头第二次敢只给他背影。

顾景渊点燃一根香烟,眯起危险的眸,嘴角勾起一抹张狂的笑。

她逃不出他的掌心。

……

许深深一路打车,却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载她一程。

暗自觉得有些奇怪。

殊不知,在这夜上海,所有的夜车,都被顾景源吩咐下去,没人敢载许深深一程!

许深深出的车费不低,就算是下雪,她比平时可是多出了五倍的价格。

能够大雪天跑出来接客的司机定然是想要在雪天大赚一笔,五倍的价钱无疑是个大诱惑。

只是,为什么这些人不愿意停下车。

许深深想不通,继续往前走着。

而就在此刻,一辆黑色的辆车行驶了过来,停在许深深面前。

男人探出头,伸手抓住许深深的手,调笑道,“想不到许深深你居然勾搭上了顾景渊,怪不得看不上我们宫家,敢情是榜上了顾家。”

来人正是宫家二少爷,宫崎。

宴会全程,宫崎都盯着许深深。

顾景渊在场,他不敢轻举妄动,这好不容易等到宴会结束,顾景渊不在许深深身边,完全是个好机会。

看来,在顾景渊心里,许深深算不了什么。

这下大雪,又是晚上,丢下许深深一个女人,真的是狠心啊!

但是他不狠心!

宫崎!

看见宫崎的那一刻,恨意犹如地狱之火,焚烧着许深深的心脏。

她不去找他,他反倒是自己送上门了?

许深深反抗,往后退了一步,冷漠说道,“既然知道我和少将关系不一般,那还不快滚!”

“滚?”宫崎冷笑。

直接打开车门,抓住许深深的肩膀,调笑着将许深深压在石头壁处。

许深深反抗,可是她一个女人哪里是宫崎的对手。

她面色越发冷冽,看了看周围。

此时天色又晚,路上早就没有行人。

呼叫是不可能管用的!

许深深眼眸微动,索性放弃抵抗,仰着小脸毫不畏惧,冷笑,“少将待会就会来接我!要是被他看见你对我这般,你们宫家……”

宫崎却一定惧怕都没有。

刚才他可亲眼看见顾景渊离开。

“许深深,你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别以为我不知道,顾景渊根本就不把你看在眼里,不然也不会大晚上又是下着雪的将你一个女人丢在这里。”

宫崎面色阴冷,死死的压住许深深的身体,开始伸手撕扯着她的衣衫。

许深深面色微变,底下的指尖都在颤抖。

她死死的咬着贝齿,从腰间套出匕首。

一个人只身来到上海,许深深怎么可能不带防身之物!

她早就想将宫崎给千刀万剐!

可是千刀万剐都不能让她泄恨!

她要让宫崎身败名裂,要让宫家身败名裂,给她陪葬!

小说《少将,夫人又翻墙了》 第2章 :许小姐的社交能力简直让人佩服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