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
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

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3-26 11:06:48

作者:糖栗子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介绍

这本书《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高鹤好像不觉得被这年轻人的举动冲撞了似的,依旧端着老成的笑容,“我这儿有几桩棘手的案子,不知道小晗你愿不愿意替叔伯分忧啊?” “高叔今天来找我,就为了特意说这个吗?”白墨晗笑得分外疏离。 “小晗啊,你是聪明人,也是高叔一路看着长大的,有些话就不必高叔说的太明白了吧?”高鹤皮笑肉不笑的说。 白墨晗趴在窗边远眺城市风光,并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书友点评:

《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章节试看:

不速之客-糖栗子

白墨晗回来之后先联络了自己用重金收买的、在华年酒吧工作的一名调酒师,向他打听“酒哥”这个人。

  对方称包厢部那边的情况他并不清楚,但是确实经常看见珠真生前带同一个男人以及他的不少客户到VIP包厢。

  调酒师给白墨晗大致描述了一下“酒哥”的相貌特征,白墨晗根据对方提供的线索,在一张A3纸上手绘出了一张中年男人的相貌图。

  任欣璐在旁边看着白墨晗熟稔而精妙的速写技能,佩服得想给他比大拇指。

“还得找在公安部门的熟人帮忙查查这张脸。”白墨晗边说边将“酒哥”的初步画像通过扫描录入电脑。

等他忙完这阵,杜乔点的外卖也送到了。

  任欣璐早已饥肠辘辘,扒拉着就要开吃,才吃了没两口,忽然见到白墨晗紧张兮兮的从书房里冲出来,二话不说就开始在客厅结阵。

  阵法如同一层毛玻璃,将客厅大门和沙发这边隔开。

  任欣璐看得傻眼,杜乔却飞快的收起桌面上的部分食物,悄无声息的拉着任欣璐往房间里躲。

  任欣璐起初还不想配合,但见到白墨晗默许的眼神,这才快步跟上杜乔。

  叮咚——

  有人摁响了白墨晗家的门铃。

  躲在房里的杜乔也伸手在半空中画图纹,结了三层屏障之后才吐了口气,“里三层外三层,应该不会被发现了。”

  “出什么事了?”任欣璐都不敢大声说话。

  杜乔把午餐盒就地摆开,任欣璐怕弄脏了白墨晗次卧里的高级地毯,忙装外卖的塑料袋垫在包装盒下面。

  杜乔给她比了个大拇指,接着解释道,“有阴阳管理局的人过来了。”

  “过来就过来,怕什么?”任欣璐不解,“你们做什么违规操作了吗?”

  “这么跟你说吧,阴阳管理局的人一般不会找上阴阳师的。他们找过来,通常一直有一种可能:上头的命令。我最近老实得很,白墨晗这种鬼灵官二代就更不用说了,出了事还有他爸罩着呢。可是阴阳管理局来人了,就说明,珠真这个案子,真的不简单。”

  怎么又扯上珠真了?

  “出现在你们学校储物室那个保安不是意外,珠真的冤魂留在阳界的事情应该已经惊动了要弄死她的人。没想到这背后的利益靠山这么厉害……我终于可以借着这次机会跟白墨晗那小子好好一较高下了,免得总有人说我技不如他。”杜乔将筷子叼在嘴里,淡淡一笑。

阴阳师这个职业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很多年前他就发现自己能看到寻常活人看不见的东西,但他八字硬气,又是纯阳体质,加上胆量过人,很快就被阴阳管理局的探子所发现,通过专业训练和考核后,才正式成为执证上岗的阴阳师。

  在年轻的这批阴阳师里,白墨晗和杜乔一直都是被前辈们一齐看好的两位后生,但是近些年来,杜乔在很多事情上都发现前辈们喜欢拿他和白墨晗做比较。

  相比起白墨晗有一个在阴阳管理局档案署做署长的父亲,杜乔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背景,纯靠自己打拼的孤家寡人一个。

  他自己虽然对此没有心理落差,可一次次在机会面前输给白墨晗,让杜乔渐渐生出了“既生瑜、何生亮”的嫉妒心理。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在历年的阴阳师考核战里总是跟白墨晗作对的原因,或者即便分在同一组,也就是不愿意和跟他合作的理由。

任欣璐不是阴阳师圈子内的,但也懂那种屡屡被人压着打的不忿,看杜乔还是有意要继续调查珠真的案子,她觉得哪怕是竞争式的合作,也比让白墨晗一个人孤军奋战要好。

  次卧门外,白墨晗再三确认家里已经没有了任欣璐和杜乔的气息,这才决定去打开家门。

  门外,他熟悉的叔伯带了四个鬼保镖前来,这样的阵仗让白墨晗想发笑。

  难道他们还以为他会跟他们打起来?

  但是他转念一想就笑不出来了——或许他们不是防他,而是确实有意要教训他。

  “墨晗最近没有接案子?”高鹤是阴阳管理局调查署的署长,是白墨晗父亲的老同事了。

  他穿着锃亮的皮鞋,明明都已经踩到白墨晗家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了,却故意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问道,“忘了问你,要不要换鞋?”

  “不必,高叔随意就好。”白墨晗冷淡的笑了笑。

  随同高鹤一起前来的四名鬼保镖一字排开站在门口,没有要进屋的意思,只有高鹤一人十分自来熟的坐到了沙发上,悠闲的翘起二郎腿,甚至还摸出一包和天下,抽了一支叼在嘴边点上。

  “你这孩子,也太会过日子了。阴界那套宅子那么好看,就放着不管,小心迟早被下人给霸了窝。这儿收拾得也挺好看的。”高鹤兀自笑言道,“你高叔我可真羡慕你啊。唉,最近调查署接到的案子太多,忙得我是团团转,你也不知道来给前辈们分忧。”

  高鹤表情贪婪的吸了一口烟,“我好久都没抽过阳界的烟了,这味道真迷人。小晗你尝过吗?”

  白墨晗的脸上不喜不悲不怒不怨,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他走到窗边将窗子打到最开的动作已经足够说明他不喜欢烟味。

  高鹤好像不觉得被这年轻人的举动冲撞了似的,依旧端着老成的笑容,“我这儿有几桩棘手的案子,不知道小晗你愿不愿意替叔伯分忧啊?”

  “高叔今天来找我,就为了特意说这个吗?”白墨晗笑得分外疏离。

  “小晗啊,你是聪明人,也是高叔一路看着长大的,有些话就不必高叔说的太明白了吧?”高鹤皮笑肉不笑的说。

  白墨晗趴在窗边远眺城市风光,并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高鹤默默的抽烟,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一支烟抽尽,高鹤不爽的摁灭烟头,把话挑明,“小晗,你手头上在查的案子不要继续了,上边过问了,再坚持的话对你没好处,甚至还会影响到你爸的位子。他坐上这个位置不容易,下面还有不少想接手的人虎视眈眈的,这时候让他丢了官帽,他心里该多难受?就算不替你爸考虑,你也该想想你自己的将来。你还这么年轻,前途不可限量,不要为了些不必要的人事毁了自己的未来。”

相挟-糖栗子

“高叔说什么,我没听懂。”白墨晗笑得寡淡,“我在管理局学的难道不是缝案必破?”

  尽管高鹤很想骂一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但他还是忍住了,假笑道,“原则上确实是这样没错,不过珠真这个案子事关重大,还是交给调查署来做吧,你平常巡值也已经够忙的了。”

  “高叔的话我真的没懂,高叔是不是搞错了?”白墨晗依旧装傻。

  高鹤装出来的好脾气彻底消耗殆尽,“白墨晗!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要是再这么一意孤行,可别怪我不客气!我手底下的人已经查到你捉住了寄生女鬼珠真,你还不赶紧把珠真的鬼魂交出来?!我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早就跟你不客气了!别墨迹了!”

  “高叔让我拿什么出来?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寄生女鬼。”白墨晗摊手道,“不信高叔尽管搜。”

  高鹤当即便横眉冷对门口的四名鬼保镖,鬼保镖受召而动。

  房间内的杜乔捉紧了任欣璐的手,“等会儿会有恶鬼进来,你闭上眼睛,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要牢记那是幻觉。只要你不发出声音,他们绝不可能搜到我们。哪怕他就站在我们身边,也感觉不到我们的。知道了吗?记好了!这可是事关我们三个人小命的!”

  任欣璐被杜乔的话吓得周身紧绷,但是她不敢拿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开玩笑,在他说完之后就老老实实闭起眼睛,并用手捂住耳朵,进入完全自我封闭状态。

  过了一会儿,鬼保镖唱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童谣进了次卧巡视。任欣璐几度差点被那童谣勾得迷失心智,要哭出声来,可是最终都坚强忍住了。

  四名鬼保镖在白墨晗家里搜了一圈,一无所获,最终回到客厅。

  高鹤得知结果十分不满,却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对白墨晗的拷问。

“你把锁魂器藏在哪了?!还不赶紧拿出来?!”

“高叔,晚辈敬您是前辈,所以才客气招待。可是高叔一而再、再而三的强人所难,要我拿出我根本不知道的东西,还请恕晚辈无能,无法配合您演这一出戏。”

  “笑话!”高鹤突然一挥手,阴厉寒风刮起,四名鬼保镖不留情面的杀向孤身一人的白墨晗。

  房间内的杜乔听着外头的动静,面色陡然变了,仍然还握在任欣璐手腕上的手掌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道,将任欣璐捏得发疼。

  她想要挣开杜乔的手,这才让杜乔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弄疼了她。

  任欣璐紧张又疑惑的看着他,用口型问,“怎么了?”

  “打起来了。”杜乔轻声答。

  “那他!……”

  “他那么厉害,不会吃亏的。”但是杜乔的表情并没有伴随着这句话的出口而变轻松,“但是看今天这样子,他们是势在必得……感觉这案子要脱手啊。”

  屋中两人几句话的功夫间,白墨晗已经跟鬼保镖过了十几手。

  以一敌四对他来说还不算很吃力,但高鹤一出手,白墨晗就吃了亏,人身被打伤,显出了半透明的鬼灵原形。

  “你小子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高鹤看着白墨晗的鬼灵冷笑道。

  白墨晗以鬼灵形态飘在半空,表情复杂莫测,“高叔没有搜到证据,强行污蔑就算了,却还把我打伤,看来调查署的能力一年不如了。”

  “你!”高鹤气得手指颤颤,都陡然又收回来背在身后,几分得意道,“小晗哪,你跟我犟没用。还是乖乖回阴界接受调查吧。你既然不肯交出珠真,那说明你就是包庇鬼魂阳界作乱,阴司法庭自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

  尽管受了伤,但白墨晗是不打算回阴界的。因为在阳界他还能和高鹤打斗打斗,回到阴界,那可就真是入了高鹤的地盘,再要重获自由可就不那么轻松了。

  “怎么?不想跟我回去?”高鹤眼中狡黠的光芒加深了,“可是我手头上有你母亲的线索。你难道一点也不好奇吗?”

刚刚还风声鹤唳的白家客厅忽然安静得好像空无一人。

  任欣璐又用口型问了一次杜乔“怎么了”,这一次杜乔直接站起来,开门走了出去。

  任欣璐吓得后背都出汗了,然后就听见杜乔语气黯然的说,“没事了,出来吧,他们都走了。”

  走了?

  她刚刚隐约听到那个阴阳管理局的人说了“母亲”这个词,难道是他手上握着白墨晗的什么软肋吗?

  “白墨晗真的跟他们走啦?”任欣璐从次卧门边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生怕这些人设计了什么引蛇出洞的陷阱。

  杜乔一手叉腰一手扶额,只觉得这女人该提防的时候犯蠢,安全的时候又瞎紧张,未免太好笑。

  “白墨晗会把珠真的鬼魂交给他们吗?”任欣璐又问。

  “在我这儿。”杜乔突然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装了黑色雾气团的玻璃瓶,“刚刚布阵的时候他就丢给我了,可能料想到别人会来抢吧。”

  任欣璐松了口气,但马上又提心吊胆,“他要是不交出珠真,他们会对他怎么样?”

  “弄死他肯定是不至于的,不过——”杜乔顿了顿,眉头皱了起来,“他们拿他妈妈的事情来搞他,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

“他妈妈怎么了?”

  尽管任欣璐知道八卦别人的私事不太礼貌,可眼下管不了礼貌不礼貌的了,她心里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幻想白墨晗被那群鬼魂各种虐待的画面,只觉得胸口涩涩的,想帮忙又无能为力。

  “他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听说是当年他爸因为拿着档案署的一份东西不给,为此得罪了阴阳管理局的某个大官。”杜乔耸耸肩,“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也看得出,他口风那么紧,话又不多,我就算好奇也从他嘴里问不出来的。”

  任欣璐默然。

无论是人还是鬼灵,既然都是父母所生,而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那就必然有感情牵绊。失踪多年的母亲有了消息,为人子女的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小说《误入冥婚:鬼灵老公很傲娇》 第16章 不速之客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