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异能 > 逍遥鬼差在都市
逍遥鬼差在都市

逍遥鬼差在都市

分类: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34

作者:太洪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逍遥鬼差在都市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逍遥鬼差在都市介绍

《逍遥鬼差在都市》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太洪是怎么讲的:“你管我在哪儿,我说你孔遥,你是故意的是吧。”孙霜明显已经完全炸毛。 “大概规矩我还是懂一点,那个夏一楼我没打死,你再安排个车祸什么的还不是一样。”孔遥撇了撇嘴,觉得孙霜这个人还是不错,不想让他再气得跳脚。不然就算是用凡人的肉体,他也能把夏一楼打得脑浆爆裂。 “一样!鬼差在这么多凡人面前主动出手把凡人揍个半死,最后还得想办法搞死他。你知道要写多少文案,要花多少人手这事儿才过得去你知道不,而且!那女孩阳寿八十三,却很有可能因为你,卷进夏家的报复给害死,这又是一宗岔子。算了,不要再和我说话了,要逆天改命的豪杰。”孙霜刚结束了和孔遥的对话,想了想后传音给了另一个人:“邢哥,帮个忙呗,这不,我这边带新人出岔子了吗。”

书友点评:

《逍遥鬼差在都市》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章节试看:

逍遥鬼差在都市第3章试读

  张三儿满头冷汗,他先是低头看看夏一楼,确定他没有浑身抽搐的濒死反应后再看向了孔遥。看刚才的一拳以及那一刹那爆发出来的杀气,对方毫无疑问是高他几层楼这么高的高手。

  而且对方那股气势如果全力而为,夏一楼这种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二世祖毫无活命的机会,即便是他都没有把握挡下那一拳。

  要知道,夏家家主敢把夏家独苗交给他,就是因为他在武术界和黑拳界都过闯荡多年,即便是他都觉得要把眼前的男子留下的话几乎不可能,只能先把公子送去医院,再让夏家介入。

  “请阁下划道,留名吧。”张三儿面色铁青。

  孔遥完全没把对方当回事儿,淡淡地回应道:“孔遥。”至于张三儿说的划道是什么意思他不懂,也压根不想问鬼小黑。

  听见孔遥面色不改的报出这两个字,何雨夏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但还是一句话也没说。

  这个名字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而地下世界有头有脸的那几个孔家势力范围都不该在这儿。

  于是张三儿强忍着怒气扶起夏一楼,对方只留姓名的实在太过嚣张,就连划道指路的台阶都不肯让步,那即便他身后有什么势力,夏家也不会善罢甘休了。

  于是张三也不再多费口舌,将夏一楼抱上车,只要等公子醒过来,那个孔遥还能从夏家的手中跑了不成。

  这一出闹剧结束,看热闹的人都走了,特别孔遥那副杀神模样,更是让人想要避开他。

  孔遥看向马路对面,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孙霜已经走了,他传音过去问道:“你在哪儿呢。”

  “你管我在哪儿,我说你孔遥,你是故意的是吧。”孙霜明显已经完全炸毛。

  “大概规矩我还是懂一点,那个夏一楼我没打死,你再安排个车祸什么的还不是一样。”孔遥撇了撇嘴,觉得孙霜这个人还是不错,不想让他再气得跳脚。不然就算是用凡人的肉体,他也能把夏一楼打得脑浆爆裂。

  “一样!鬼差在这么多凡人面前主动出手把凡人揍个半死,最后还得想办法搞死他。你知道要写多少文案,要花多少人手这事儿才过得去你知道不,而且!那女孩阳寿八十三,却很有可能因为你,卷进夏家的报复给害死,这又是一宗岔子。算了,不要再和我说话了,要逆天改命的豪杰。”孙霜刚结束了和孔遥的对话,想了想后传音给了另一个人:“邢哥,帮个忙呗,这不,我这边带新人出岔子了吗。”

  孔遥和孙霜同时长出一口气,想着鬼差真是麻烦。

  一边的何雨夏看着孔遥一言不发搁哪儿傻站着,以为他被自己的疯狂行为吓傻了。她连忙拉了拉孔遥的袖子:“杨野,经理带人出来了,咱们赶紧溜吧,夏一楼知道你住哪儿,先去我那儿躲躲。”

  孔遥想了想便应下,自己现在身份证上都已经不是杨野了,还不知道冥府会怎么处理这个身份的后续,但房子什么的还确实不知道去哪儿找,那先去何雨夏那儿呆着也好。

  于是何雨夏连忙拉着孔遥跑起来,身后的经理得知发生什么事后追了出来,却喊不住逃跑的两人,只好让手下去开车追两人。

  然而此时两人已经坐到了出租车上。

  “谢谢。”何雨夏终于暂时松了口气,本以为今天是肯定逃不了的,结果这个始终蔫蔫的杨野居然站出来给自己解围,联想到高中时期有人传过他暗恋自己的事情,何雨夏脸颊一红。

  她望向看着窗外的杨野,突然觉得这个少年气质阳刚些,其实长得挺帅的。

  孔遥注意到了何雨夏的目光转过头来,却弄得何雨夏有些不好意思。她只好赶紧找点话来讲:“刚才你说你叫孔遥?”

  “啊,以后就都叫孔遥了。”

  何雨夏听着孔遥冷冷的语气,又想到他性情大变,连名字都改了,估计是彻底和家里断绝关系了吧。于是她望向孔遥的眼神又多了些怜惜。

  接着是漫长的沉默,气氛一时间尴尬到孔遥肩上的鬼小黑都看不下去了,他传音给孔遥说:“赶紧找点话题,不要让气氛冷下来,不然今晚你就没房间住了。”

  然而孔遥开口却完全不顾气氛:“你又是怎么回事,我听夏一楼的意思,你是在那里工作?”

  鬼小黑再一次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为什么自己居然还相信眼前这个人能够明白自己说的话。

  何雨夏垂下了眼帘:“很脏是吧,居然高中毕业就跑去那种洗脚城去了,还被自己的同班同学碰到。”

  孔遥却仔细地从头到脚地看着何雨夏,打量的目光让何雨夏耻辱地垂下了头,眼泪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果然就像叔叔说的那样,既然是这种命,就得受着,不脏点就活不下去。

  孔遥这时候完成了他的观察,他严谨地根据回忆以及此刻的对比后,说出了自己的观察结果:“除了摔地上裙子沾了点灰尘,其余的都是干净的,和以前一样。”

  何雨夏以为自己完全明白了孔遥话中的深意,原来无论什么时候,都还有人这么信任着自己。她再也控制不住这些天来压抑的情感,直接抱住了孔遥伏在他的肩头大声痛哭。

  孔遥完全无法理解何雨夏的行为,不过潜意识里面却冒出身为男人用衣服让女人擦擦眼泪实在是分内之事的话语。

  在孔遥满脸疑惑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和鬼小黑同时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鬼小黑心里暗道,居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这故作高冷的铺垫,这熟练又动人的手段,啧啧,真是恐怖如斯,凤毛麟角。

  这里就把时间留给哭泣的女孩,我们把目光投向夏一楼。

  他此刻在车中稍微恢复了些意识,但还是整个脑袋和脸都巨疼,眼睛充血完全看不清东西。可他至少还能想起,今天张三儿依旧穿的是衣服颜色是蓝色。

  此刻他的眼前却有两个人影,一个通体白色,一个通体黑色。

  他很想大声地喊张三儿,可话就是发不出来,也不是堵在喉咙里,就是怎么想用力也没有说话的感觉。

  “不用费力了,夏一楼,2016年6月26日,阳寿已尽,你的鬼门开了。”

  这就是夏一楼意识消失前最后听到的声音,他就无声无息地在汽车的后座上被孙霜收了魂魄。

逍遥鬼差在都市第4章试读

  孙霜完成收魂后便和叫来的邢止浩离开了那辆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变成了凡人状态。

  “该不会叫我来就是为了观赏您孙大家收个魂儿吧,回去后是不是还得给你交份论文”邢止浩说话间点上了一支烟。

  孙霜努力地让自己不要想起孔遥那张死人脸,微笑着说道:“邢哥,大晚上叫你来不就真遇到事儿了吗,我手底下不是来了个新人吗。他那身份还没处理妥当就惹了事儿,你看看你们白组能不能抽点人手去给今天那几个主要的人洗个脑。”

  “卧槽,你孙霜给干老爷子当孙子还不够,这来一个新人还继续给当啊,福利这么好,我也跑你那儿当新人成不成。”邢止浩扯开了嗓子,虽然听起来是在糟践孙霜,可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帮他抱不平。

  孙霜长叹一口气:”这不干老跟我讲,这个新人是佛国那里被摘了记忆来当差的嘛,没记忆出了岔子还不是咱们的人得收拾摊子。”

  听完这话,邢止浩表情平复下来点了点头:“事关佛国和天庭的决策,也确实是要做得干净点。放心把,大致什么事情我知道了,白组要做这点事情还是轻松。”

  “谢谢邢哥了,要不咱们去。”孙霜笑着做出一个仰头喝酒的动作。

  邢止浩吐出一口烟笑了笑:“也好,今天哥我兴致好,不过有些事情你知道,还是没办法,毕竟是一个人死了,不可能每个认识他的人都给洗一遍,抽不出人手不说,会出很多乱子,后续夏家一点会找上门来,只是时间长短。”

  “知道知道。”孙霜处理完这个烂摊子后放松了些,便和邢止浩朝着东城区走去。就这样,一个穿着白衬衣的鬼差和一个穿着黑衬衣鬼差仿佛寻常上班族一般,做完公务后去吃起了宵夜,喝点小酒。

  这时候何雨夏已经哭得差不多了,他们也到了终点。下车之后孔遥无视了鬼小黑让他假装掏钱的建议。眼睁睁地看着何雨夏付了钱。

  毕竟,孔遥不太明白,口袋里没钱的时候,要怎么演才像是有钱。

  然后两人走上了黑漆漆的楼道。中途自然是没有发生女孩失足跌倒男人怀中的标准剧情。

  等进到屋中时,孔遥发现,这房间比他叔叔家小了不少,电视空调什么的家具也完全没有。只是在沙发上倒着一个小小的风扇昭示着这客厅里还是有一个电器。

  和他印象中有些出入,即便何雨夏家再这么穷,也不至于是这种境地吧。

  “抱歉,房间有点简陋。”何雨夏弯下腰去把电风扇扶正放到桌子上打开,然后有些局促地用手把头发别到了耳后。示意孔遥和自己坐到小小的沙发上。

  毕竟,还是第一次带男孩子回到住的地方。

  “那个。”孔遥说道:“伯父伯母不在家吗?”

  这句话可以说直击痛处,何雨夏刚止住的泪水又有些控制不住,她带着哭腔说道:“大概你们都不知道吧,我小时候爸爸就去世了,上个月妈妈又得了急病,家里的该卖的该取的都花光了,借了很多钱,可妈妈还是没挺过来。”

  说到这里,她终于哭了出来,母亲一直和她相依为命,高考那几天拿到病危通知单后,自己每天考完试就跑去医院,然而考试结束那天,还是错过了最后一面。

  自从母亲的葬礼结束后,她就把自己成天关在房间里,不想吃饭也不想睡觉,直到叔叔最后一次找上门来,告诉她那些人情钱不够还债,她又不肯卖房子还债,债主一直去骚扰叔叔,说是可以帮她找份工作赶紧还钱。

  出于这件屋子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的想法,单纯的何雨夏就答应了对方,穿上露骨的衣服,本来对方说好只是客人会楷点油,不过刚去一会儿何雨夏就知道不对了,那些女孩儿很多做完按摩之后就跟着客人出门了。她刚发觉不对劲想溜走就被夏一楼碰到。

  孔遥本来是看何雨夏又哭起来,便用神识看看她的回忆。结果却看到了这些让人绝望的回忆。

  看着何雨夏那双哭得红肿起来的眼睛,孔遥莫名的无比心疼,模糊地想起好像那段被消除的记忆中,也曾有这样一个女孩,在深夜里依偎着他痛哭,此刻两个身影重叠起来。

  孔遥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摸着何雨夏的脸颊,用拇指替她抹去的眼泪,他的眼神变得无比温柔。

  在被被抹去眼泪后,何雨夏才反应过来避让开,刚想责备孔遥,却看到了那样一双充满疼爱和温柔的眸子。

  一时间,一股暖流扩散到全身,她突然觉得没那么绝望了。不是吗,虽然这个人以往是那样的胆小软弱,但是她就要被抓走的时候,他就那样义无反顾的来了。就像是天命说,他会脱胎换骨,然后走到自己的眼前。

  孔遥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件不合适的事情,但是看着少女梨花带雨之后又露出些许笑意的模样,抱歉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对了,你是和你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吗?”何雨夏这时候想起了刚才对孔遥的推测。

  孔遥只好询问鬼小黑这种事情冥府一般会怎么安排。然后才回答道:“有个很多年没回国的伯伯这次回来听说了我的事情就给我留了笔钱,然后因为这笔钱我也和那边彻底闹崩被赶出来了。”

  听到自己的猜测果然是真的,何雨夏有些担忧地看着孔遥说道:“那你接下来怎么办呢,看班群里面的表,你也是和我一样在c大读书吧,虽然读书的时候可以住校,但是c大会允许让本校的学生假期留宿吗。”

  孔遥摸着下巴思索起来,说起住宿的问题,才想到之前孙霜说的,何雨夏可能会被夏家报复。既然是自己做的事情,那么自然不可能一走了之。

  于是他做了一个理所当然的决定:“既然如此,只好同居了。”

小说《逍遥鬼差在都市》 第3章 阳寿尽 鬼门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