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哥几个,混着
哥几个,混着

哥几个,混着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10-12 14:39:09

作者:雀王之王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哥几个,混着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哥几个,混着介绍

《哥几个,混着》由周晓东阅读给各位带来,是近期非常火热的热门都市情感小说。情节内容十分新颖,各位读者们,赶快来看一看吧!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表哥打了电话,他接到我的电话很是吃惊,但是因为他还要上班,所以让我自己做公交车到他所在的厂子。我拿出笔和纸来把公交车的路线记了下来,就挂了电话,十分的想母亲,想家人,但是一想到以后可能几年甚至十几年不能和他们相见,一股股的失落感觉围绕在我的身边。“哥们儿,要手机吗?”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中,我抬起头看了一眼,一个中年男子手上正拿着一个红色的手机,在我的面前晃动。

书友点评:

《哥几个,混着》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章节试看:

屋漏偏锋连阴雨

火车开动了,我坐在车厢的靠窗子的座位上面,我不敢向窗外看去,因为要离开了,离开我亲爱的姑娘,离开生我养我的父母和这一方的土地。

艳艳在窗外默默的挥手,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此时的复杂心情,也只能隔着玻璃对她挥了挥手。

一声汽笛声响起,火车缓缓的动了起来,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视线情不自禁的模糊起来。我别过了头,生怕她看见我哭,让她看到我脆弱的那一面,我心中一直在不停的鼓励自己,以后要坚强起来,但是这一刻,却怎么也控制不住泪水。

经过了17个小时,火车停停走,终于到了广东的一个小城市惠州。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从火车上下来,呼吸着空气中特有的湿润,浑身都是一股黏黏的感觉,出了火车站,在路边儿上吃了来广东以后的第一顿饭——肠粉。

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表哥打了电话,他接到我的电话很是吃惊,但是因为他还要上班,所以让我自己做公交车到他所在的厂子。

我拿出笔和纸来把公交车的路线记了下来,就挂了电话,十分的想母亲,想家人,但是一想到以后可能几年甚至十几年不能和他们相见,一股股的失落感觉围绕在我的身边。

“哥们儿,要手机吗?”

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中,我抬起头看了一眼,一个中年男子手上正拿着一个红色的手机,在我的面前晃动。

“不要意思,不要……”

“兄弟,看你也是个老实人,实话给你说吧!我来惠州半个月了,也没有找到工作,现在身无分文,这都两天没有吃饭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把手机卖掉,你给两百块钱,我就卖给你得了,你看……”

他说完,就摆动起手机来了,先是放了一首音乐,然后就摆弄起照相的功能,最后还放了一个外国的电影出来……”

说实在的我有些心动,看了看他诚恳的面容,再看看他衣服上的污垢,我选择相信了他。当时的年少无知,让我人生上了受到了第一个教训,也是这一个教训让我走上了那条路……

从家里走的时候,妈妈把家里的现金给了我三千左右,除去车票和花销,还有两千七八,我一股脑从口袋里面掏了出来,从里面捻出两张一百的票子出来,递在了他的手上,同时也从他手中接过了手机。

但是我没有看见他看到我手中钱时候眼睛亮了一下。

“哥们,你拿好手机,第一次来惠州吧!你看看,这火车站这里多繁华,出门在外不容易,好好混,混好了再回家去……”

我脸上露着微笑,对着他点了点头,他上了旁边停着的那辆摩托车上,前面开车的人等他上了车,轻轻的扭了一下车把,一阵轰鸣声响起,摩托飞快的就跑了,只在我的视线中留下一股黑烟。

把钱全部收好,等我再看手里面拿的手机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手机下面的充电借口好像有些不对劲儿,上面凸出一部分,慌忙用手一抹,一块橡皮泥从上面掉了下来。

轻轻的捏了一下手机,两片外壳顿时支离破碎,从里面掉出一个水泥块出来.

“操你大爷……”把这手机壳狠狠的摔在地上,向这远处正在飞逝的摩托车骂了一句,我无可奈何,报警,我不会,那是自投罗网。追?我不傻逼,还没有觉得自己跑的能比的上摩托车,只能发泄着骂上两句。

605路公交车在我骂人的同时停在了我的面前,我心中暗骂道:“你大爷,要是你早来一会儿,老子的钱都不会让俩小B骗走了……”

无奈的上了车,车厢里面基本上是空的,找了一个靠后面的座位座了下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算自己倒霉吧!不然怎么办!

看着窗子外面陌生的高楼大厦,我又有些想家,同时也有些想艳艳,昨天那一场风花雪夜,是我一生都难以忘记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忽然感觉好像有人再盯着我看,我回头看了几眼,后面没有几个人,一个微微有些发胖的老头,一个中年妇女,还有就是一个精瘦的年青人。

只有年青人看见我回头的时候有些慌乱,赶快装作没有看我,把视线转移到另外一边儿去。

我微微有些紧张,车上很多人,如果是坏人的话,或许不敢在车上动手吧!难道我就这么倒霉,刚刚遇见骗子,这一会儿就又遇见抢劫的。不自觉手就捂上了口袋里面的钱上面,心理面想着如果遇见这样的事情自己该怎么办。

但是过了一会儿,车到了站点停了下来,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余的,这个人看了我一眼从后门下车了。

这时候,紧绷的神经才放松起来,自己有感觉自己有些好笑,怎么现在那么容易胡思乱想了。

公交车不住的拐弯,这里的路跟家里的不一样,家里的路横平竖直,不是南北就是东西,在这里我根本分不清楚方向,不一会儿就有些晕头转向。

也许世界上最难受的事情就是等待,在车上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公交车终于停在了一个古塘坳的地方,也是我表哥让我下车的地方。

我站在站牌下面,因为表哥还没有下班,我只能在这里等着,等着他下班来接我,初到这个陌生的环境,我的心理面是慌张的。不但但是因为陌生环境给我的不适感觉,最重要的是担心家里面,王帅的家人会不会为难我的家人,当时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如果王帅的家人为难了我的父母,我该怎么办?

忽然间,我很想给家里面打个电话,打个电话知道家里的一切情况,但是想想临走时候父亲的嘱咐,我又不敢往家里打。

在站牌附近的小商店里面买了一包烟和一个一次性打火机,我点了一根,胡思乱想着自己的未来。

远处一阵阵的喧嚣,不时有汽车从眼前开过,扬起一阵阵的尘土,这一带脏的厉害,到处都可以看见一个个一次性的豆浆被子和乱飞的白色朔料带。

地上到处可以看见枯黄的落叶正在随风欢快的跳动着,远处一个清洁工,正努力的把这些调皮的树叶收拢起来。

我把烟头熄灭,扔进了身边的垃圾筒里面,回头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在公交车上见到的精瘦男人。

但这个人影只是在自己的眼前晃了一下就不见了,我仔细的看了两眼,再也没有看见,不禁觉的自己有些神经质了。

但是心里面还是隐隐约约有些担心,我从口袋里面把钱拿了出来,零钱放在口袋里面,把大面额的钱全部都塞进背上背的书包里面的衣服里。

就在这个时候,摩托车的呼啸声夹杂着狠戾的风从我面前一闪而过,手上传来了一阵牵扯的力量,我的身体被拖着向前滑了两三米远,脑子有些发懵,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胳膊上面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伤口好像是又开裂了,同时胳膊上面还有大片的擦伤。

四周忽然间涌出了无数的人出来,围着我指指点点起来。

“我的包,我的包……”我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自己的包找不到了,这时候我才清醒过来,眼睛向摩托车开去的方向看了看,这时候哪里还有摩托车的影子。

“靓仔,你胳膊在流血,快上医院吧……包估计你是找不回来了……”

“快报警啊……”

“报警有个屁用,等警察来了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在说有责任心的给你做个笔录,没有责任心的找个协警糊弄糊弄你就得了……”

四周传来无数个声音,有些话我能听的懂,有些话我却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我坐在了路边儿上,把另外一个包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忽然间感觉有些绝望,难道老天爷真的不放过我吗?王帅可是坏人,我做错了吗?这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吗?

我捂住胳膊上的伤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往口袋里面摸了摸,还好刚才没有一股脑把钱全部都放到包里面。

看了看围绕成一个圈的人,我又叹了口气,提起包,有些想哭,我红着眼睛分开了人群,向街边的刚才买烟的小商店走了过去,又给表哥打了个电话……

出租屋里的虚惊

表哥虽然不是我的亲表哥,但是听到我电话里面略带委屈和哽咽的声音,再听说了我被抢的事情后,火急火燎请了假到车站来接我。

车站离他们的厂子并不远,两站地的距离,他十五分钟后就看到了失魂落魄的我,关心了几句,从我手里接过了行李,叹了两口气,就赶快带我去了近处的一家小小的诊所里面。

这地方应该是一个黑诊所,因为没有门牌,也没有招牌,有的只是墙上用红油漆刷的一个大大的红色十字,里面的医生是一个穿着满是污迹的白大褂的半百老头。身体肥痴,手里面拿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听诊器。

当我脱下衬衣,看见自己的伤口时候,这才被吓了一跳。

衬衣袖子上一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的纱布,而纱布上面还在不断的向外面渗着鲜红的血液。

他先用剪刀把我的胳膊上面的纱布减掉,里面的伤口接触到空气,一阵轻微的凉爽感觉。

表哥和医生看见我胳膊上的伤口时候都吸了一口冷气。

“小风,胳膊上是怎么弄的?跟人打架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给表哥说这一切,我怕,我怕把这一切都说出来,表哥会不会大义灭亲。

“在学校打架了,被开除了,我也……我也不想上学了,我就想来这找你……”

人生中的第一次撒谎,让我的脸上不知觉有些发热,但是表哥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选择了相信。

“这个要缝针,真不知道你家长是怎么弄的,孩子伤这么重不去医院处理,就用纱布缠一下,万一伤口发炎怎么办,一旦发炎化脓了就不好办了,还好没有伤到筋,你看看这一块,你活动一下手看看,有没有影响。”

按照医生说的话,我活动了一下手,只是胳膊上面微微有些发疼,医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杨超,你把这纱布全部都减掉,然后用双氧水给伤口消一下毒,我去拿家伙儿……”

医生仿佛和我表哥很是熟悉,把手上的剪刀递给了表哥,自己直径向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表哥一边儿数落我,一边细心的用剪刀把我胳膊上面的纱布减掉,有些地方我纱布已经和伤口粘在了一起。

“杨超哥,没事,你直接揭掉就行,我不怕疼……”我看着过于小心的他说道。

表哥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心的把这些血肉模糊的纱布一点一点的剪掉。

打了点麻药,胳膊上面渐渐没有了知觉,医生用镊子捏起钓鱼钩一样的针把我的胳膊上的伤口缝了起来,密密麻麻的,长长的伤口好像是一条丑陋的蜈蚣。

终于伤口缝合完了,这个医生在伤口上面倒了一些黄色的药粉,又用纱布把我的手臂包裹了起来。

“谢谢你啊!老陈,晚上凑个局,还是老地方,你要来啊!”表哥对着正在擦汗的医生说道。

姓陈的医生点了点头,却对我说:“年青人,以后还是少惹事生非的好,这次是你走运,要是再刀砍的再深上一点,手筋被砍断了,你这胳膊就废了……”

他的这句话好像是一根尖刺一样,狠狠的扎在了我的心口里面。

“谢谢你,陈医生,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从这个小诊所里面出来,表哥把我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劈头就问,“说实话,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

我迟疑了一下,“表哥我还能骗你么!真的是在学校里面打架了,然后我爸我妈都说管不了我了,就让我到你这来找个工作,说要是我能受苦,就让我上班,受不了苦就回去上学去……”

表哥没有说话,但是脸上却还带着质疑,他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立刻给我父母打了个电话,我则是无所措的站在他的身边,听着他的每一句话。

我生怕父母说漏了嘴,虽然是在家里已经说好的说辞。

最终表哥放下了手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让我怎么说你,都十七八的人了,还让姑姑和姑夫操心,好,你不是想上班吗?明天我就给你找个工作,让你看看到底是上学好还是上班好……”

和我预想的一样,因为表哥也是高中时候打架被学校开除的,然后自己选择了出来打工这条路,他很后悔走上这条路,所以才会这样说我,只是不想让我走他的老路而已,我心中十分的明白。

穿越了无数破旧的楼房后,表哥带我进了一个半新的房子里面,三楼的一个单间,开门后,可以看见里面到处放置的酒瓶,和烟头。一股新鲜的臭脚味道从屋子里面涌了出来,再加上闷热的加工,我感觉有些窒息。

他把我的箱子扔在墙角,指了指狗窝一样的床说:“到这儿跟到自己家一样,别客气啊……坐了一夜一天的火车,你先睡会儿,我去给你买些吃的……然后去我们厂的人事部给你打个招呼!”说完这一切他就开门向外走了出去。

屋子里面好久没有收拾了,拿起门后面的扫帚我开始轻轻的扫着地上的垃圾。

等我把这屋子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表哥也从外面回来,他的手上提着一盒盖饭,放在桌子上以后,就对我说:“我问过了,厂里还在招工,但是你的胳膊有伤,我看还是歇两天再去上班吧!”

我摇了摇头,“明天我就上班,这点小伤应该不碍事……”

表哥有些戏谑的看了我一眼,“也好,让你知道上班辛苦,说不定你就回去继续上学去了……”

晚上,表哥说有事情出去,我知道肯定是跟姓陈的医生去打牌去了,我就应付了两声,等他走了以后。我有些无聊,打开电视,正好是新闻时间,主持人正在报道逃犯被抓的事情。

报道上面说逃犯是逃到广东的深圳市,被查暂住证的时候堵在屋里。

我顿时感觉紧张起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在我的四周弥漫着,赶快从阳台上向四周看了看,看看有没有从窗户上逃走的路。

这一片房子互相挨的都十分的近,阳台不远就是另外一栋楼的阳台,房间好像是空的,里面也没有灯,我打开窗户看了看,感觉这两三米的距离肯定能跳的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把自己的行李收拾了一番,困倦的感觉忽然间向我袭来,我用鞋柜把门顶住,这才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迷迷糊糊中,我忽然间听到一阵敲门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外面到处都可以听到警笛的声音,我感觉当时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飞快的向窗户跑了过去,狠狠的打开窗子,双手扳住窗子的两边,就站在了窗口上面,看了看对面的阳台,我咬了咬牙,狠狠的向对面蹦了过去。

双脚落地的时候,大腿内侧传来了一阵酸疼的感觉,我顾不上这么多,赶快向这房间里面冲了进去。

黑暗中冷不丁的伸出一双手来,狠狠的抓住我的衣服,用力的摇晃起来:“小风,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会有警察来抓你……”

慌乱中的听到抓住我的人再拼命的喊叫,这声音是表哥的,我顾不上那么多,拼命的挣脱他的双手,就要向外面跑过去。

当我打开这屋子的门的时候,一阵刺眼的光线从外面照射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睛顿时被晃的有些看不见东西。

双手又被人抓住了……

“啊……”我猛然醒了过来,双手不断的挥舞着,屋子里面的光晃的我有些发懵,当我看见表哥惊愕的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这才冷静过来,才明白刚才那是一场梦而已。

“你大半夜鬼叫什么?还把门顶住,我叫了半天你都不给我开门……”

我抹了额头上的汗珠,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算了,算了……真不知道你搞什么,原来文文静静的,现在怎么有些神经病,你不是要上班吗?明天我带你去,相对轻松一点,钻孔科,我在里面待过,里面都是我的熟人,好好干,别给我丢人……”

看的出表哥的心情好像有些不好,并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在牌局上输钱的缘故。

他掏出烟出来,自己叼上一根,然后扔给我一根,我还向回绝,只见他戏谑的看了看我来时候买的那包烟微微的笑了笑。

点上烟,我们两个都吐出一阵淡青色的烟雾出来,这种叫特美斯的烟特别难抽,我的喉咙里感觉好像是被草叶子剌过一样。

“早点睡吧!你胳膊有伤,最近不要喝酒,给你两百块钱,明天吃饭时候出去想吃点什么就吃什么……”

表哥扔给我两百块钱,就直径躺在床上吞云吐雾去了,微微接过钱,忽然间觉的一阵委屈从心头涌了起来。我不知道是因为听说我打架不上学,对我有些失望,还是对我来找他感到厌烦。

我又躺在了沙发上,乱七八遭的想着事情,刚刚睡了一下,这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一会儿表哥就微微的打起了鼾,我轻轻的起身,走到窗户口,外面灯火辉煌,看着下面正在忙碌的人,我的拳头狠狠的握了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