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乡野狂医1
乡野狂医1

乡野狂医1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2-02 16:23:48

作者:枷锁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乡野狂医1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乡野狂医1介绍

《乡野狂医1》,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枷锁,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春花嫂,做我的女人,我养你!”刘枫双目炯炯地看着春花嫂,深情、坚决,不见丝毫犹豫。他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从此以后,春花嫂就是他的女人。“可是……可是我……”春花嫂是一个封建的女人,心中仍是有着几分迟疑。“没有什么可是,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是我的,只能是属于我的!”刘枫一把将春花嫂揽入怀中,霸道的语气不容置疑。“唉~你这冤家……”感受着刘枫那并不显得宽大,却让人极有安全感的胸膛,春花嫂无奈一叹,只能默认了。

书友点评:

《乡野狂医1》这本小说作者枷锁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章节试看:

仙家传承

刘枫的动作行云流水,无比流畅,那时快时慢的节奏,像是天道的呼吸,有着一种神秘的韵律。

而随着他把太极一遍遍演练下来,他的双手竟像是散发着一层朦胧的光晕,随着舞动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痕,那是一种神秘的气体,从他的小腹中升起,有四肢百骸扩散,最终表现出来了。

小时候养父教他修炼太极之时,就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若有一天他能够修炼出一种神秘的气,那他就能够成为一方高手了。

刘枫苦苦追寻目标多年,每一天的修行都不曾落下,无数次失败想要放弃,却不曾想到,今夜一时意动,在这里演练了一遍又一遍的太极,竟然让他感悟出了气的存在。

只是,现在的他似乎进入了一个其妙的状态,双目紧闭,彷佛所有的动作都是在无意识中完成,根本感觉不到外界的情况。

刘枫就这般一遍又一遍得演练着,随着莲花形油灯的光芒逐渐炽盛,他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整个庭院都有着他的身影,那是气未散时留下来的幻影。

“啪~”

终于,当刘枫的动作到达一个巅峰之时,莲花形的油灯啪的一声碎裂,爆发出一股夺目的光芒,刹那没入了他的体内。

“啊~”

刘枫的动作终于是停了下来,却抱着头痛哼出声,这一刻,他的脑袋像是被强行灌进了什么东西,涨痛欲裂。

不过短短片刻间,他已是汗流如雨,双目时而张开,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一股庞大的讯息涌现,刘枫终于知晓了那一盏莲花形油灯,并非凡品,而是照亮六道轮回的照世明灯,是一种仙家仙器。

照世明灯在上古仙魔之战时破损,跌入凡间,因为得不到仙灵气息的补充,历经千年万年,终于是要被岁月磨灭了。

最后一律仙灵之气却是机缘巧合进入了刘枫的体内,庞大的讯息之中,除了照世明灯的来历,还有着一种种神奇的仙家术法,不仅可以治病救人,还能求得长生。

“咚咚~”

刘枫的心脏跳动极快,而且很是有力,像是战鼓在擂动,就要跳出胸腔似的。

这一刻,刘枫的感知力似乎被无数倍放大,能够感觉到村子里的任何动静。

“大龙,你真的要给那野种一个月期限?要是他真的给你十万,那岂不是真的要帮他盖房子,还要把地继续给他?”

在村头的一栋小洋楼,整个六洋村最漂亮的房子,是村长的家,但在村长床上躺着的,却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一名略显肥胖,却风韵犹存的妇女。

这名妇女正是六洋村妇联主任,赵四喜,但暗地里却被人称为四害,因为她不禁脾气暴躁如虎狼,就连心肠也似蛇蝎,此时听她所言,似乎对白天里村长的决定不太满意,对刘枫更是不喜。

“那还能如何?你没有看到当时那野小子差点要把我杀了?我敢保证,今儿我要是敢说个不字,绝对是要脑袋开花的,哪还能和你在这里快活?”村长从妇联主任赵四喜身上爬下来,点燃了一根红梅烟,狠狠抽了一口,才是回答道。

“而且,就算我给他一个月了又咋滴?就凭他那穷小子,给人家打工还嫌弃年纪小呢,真能给我弄回十万块,劳资当场吃屎!”

村长名为张大龙,此时依靠在床头吞云吐雾,言语间,尽是对刘枫的不屑。

整个六洋村里,要说谁能够拿出十万块,那必然是非他莫属,因为他是村长,更是在后山开了个砖厂,这几年不仅盖了村里唯一的一栋小洋楼,而且还开上了汽车,是村里最有钱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如妇联主任、如村支书等人,多少都和他有一些不干不净的关系,甚至一些人家的妇女,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也会和他发生一点啥。

这个村子里的任何人的根底都被他摸清了,虽然不会算命,但他却能断定,整个六洋村里,除了他以外,不可能再有人能够拿出十万块,别说一个月,就是一年,十年,也不行!

“十万块,真的很难么?”刘枫轻声呢喃着,虚无缥缈的意识也是回归了身体,对于村长和妇联主任的关系他不想管,但这十万块,却是他心头的一块大石。

“不,有着照世明灯留下的仙家术法,区区十万块,我一定能够弄到的!”

下一刻,他迷茫的目光变得坚毅,狠狠握起了拳头,心中也是有了一个坚定不移的目标。

“狗娃子,你怎么了?”

房间中的春花嫂听闻外边的动静,起床走出来,看到刘枫的模样,不禁惊呼出声。

“春花……春花嫂……”

刘枫举目看向春花,双目却是爆发璀璨光芒,如同两只灯笼般,让人心生惧意。

照世明灯是在仙魔大战中破损的,那一缕仙气早已经不再单纯,其中夹杂着一些邪魔的气息。

“狗娃子,你……你没事吧?”

春花嫂虽然害怕,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看到刘枫痛苦的模样,还是赶紧去搀扶,想要将之从地上拉起来。

但她身上只是穿了一套薄薄的睡衣,此时刘枫的双目竟是可以透过衣裳看到里边雪白而玲珑的娇躯,他的欲望被邪魔之气无数倍放大,脑海之中尽是邪念,比起早上时候更甚,难以抑制。

随着这股邪火的升腾,他目中的光芒也是敛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充满了兽性的疯狂。

他一把扯开了春花嫂的衣衫,顿时,月光之下,春光满院。

“啊~狗娃子,你想要做什么?”

春花嫂惊呼,并且本能地后退,但刘枫像是失去了理智,直接扑了上去。

“不要,我是你嫂子,你不能欺负我了。”

春花嫂瞳孔一缩,是恐惧,是无能为力,刘枫的力气太大了,能够扛起一块数百斤的石头,将挖掘机都砸烂的男人,岂是她一个柔弱女子能够抵抗的?

“嘶啦~”

随着几道声响传出,春花嫂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全部撕烂了,雪白的酮体在月光照耀下,更显得诱人了。

“吼~”刘枫像是一个发了狂的野兽,野蛮无比,粗鲁无比,几番动作,就要提枪上马。

“啊~不要……”

随着一声痛苦的哼声响起,刘枫直捣黄龙,在绝望的泪光下,声声低吼和低泣回荡,庭院之中春色无边。

这辈子你都是我的

夜里翻云覆雨,不知往生几回。

终于,天亮了。

随着一抹阳光洒落大地,梦中人渐渐醒来。

“嗯呢~”

一声娇喘荡漾耳边,刘枫霎时惊醒,他才想起,昨夜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他猛然站起来,却是发现自己赤条条地在庭院中睡了一夜,而在一旁,一抹雪白晃目,竟是春花嫂。

而在不远处那些破碎的衣衫上,还有着触目惊心的红,可想而知昨夜两人究竟是有多么的疯狂。

即便感受到了那有着幽怨,又有着无奈的目光,但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刘枫愧疚的同时,心中也是热血沸腾,不知何时,巨龙又抬起头来了。

“额……嘿嘿~早啊,春花嫂。”

刘枫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呜呜……”

但春花嫂的目中早已酝酿着晶莹,此时如同泉涌,抽泣着跑回房中。

“春花嫂……”刘枫伸出手想要挽留,但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抿了抿唇,最后选择沉默。

时间匆匆,转眼已是日上三竿了,但房中之人仍旧是在低泣着,不愿意开门。

刘枫站在门外,时而举起手想要敲门,但又放弃了。

“春花嫂。”刘枫咬了咬牙,伸手推开了门。

此时,春花嫂两只眼睛通红,正坐在床榻上,显然昨夜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

二十多年守身如玉,却在一夜之间被玷污了,换做是谁都会伤心欲绝的。

更何况,她在五年前就守了活寡,要是这件事情被村里人知道,那岂不是被人骂死?她还怎么有脸生活下去?

“春花嫂,别哭了,昨夜里是我的错,我……春花嫂,你和我好吧,我养你。”

刘枫看着春花嫂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中愧疚万分,也很是心疼。

“你胡说什么,我是村里的寡妇,怎么能偷男人?”春花嫂眼睛一红,不知道是伤心还是感动,更是哭得厉害了。

虽然她是未过门就守了活寡的寡妇,但偷男人同样是禁忌,昨夜和刘枫发生的事情,要是放在几十年前,那是要浸猪笼的。

“春花嫂,你都还没有过门,怎么算是寡妇?我和你好,没有人敢说什么,别哭了,我会对你好的。”

刘枫咬牙上前,伸手将春花嫂揽入怀中,他的话语听起来有着几分稚嫩,但又是如此的霸道,让人心安。

春花嫂这几年无依无靠,尤其是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刘医师帮她,才能够生活下来,所以她特别感激刘医师,就算刘医师失踪了,她也市场去医馆,帮忙这个小弟弟打理药田。

两人都是同病相怜,是无依无靠的孩子,尤其是她还被许多人嫌弃,被看不起,只有和刘枫在一起时,才能够享受到一丝丝亲情的温暖。

现在两人发生了这种事情,她痛苦绝望,害怕种种后果,但心底里却也有着几分期盼,若两人真的能够在一起,那该多好?

“不,不可以的,狗娃子,我是一个寡妇,四喜婶她们还说我是克夫命,不能和你在一起的。”

春花嫂是一个感性的人,也是一个封建守旧的人,她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渴望能够相夫教子,享受天伦,但一想到外边的闲言闲语,她当即就红了眼。

她可以独孤一人过一辈子,即便再苦再累,怎能因为一时私念,就害了刘枫?

“什么寡妇,你都还没有过门呢,至于那克夫命,更是扯淡!”刘枫沉声喝道。

他自然知晓这几年村民们对待春花嫂更多的是歧视,即便人前好声好气,但背后却也是会议论纷纷。

但他在意的不是这些,他在意的,只是春花嫂的心。

若他和春花嫂两情相悦,哪怕别人说翻了天又如何?

“春花嫂,做我的女人,我养你!”

刘枫双目炯炯地看着春花嫂,深情、坚决,不见丝毫犹豫。

他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从此以后,春花嫂就是他的女人。

“可是……可是我……”春花嫂是一个封建的女人,心中仍是有着几分迟疑。

“没有什么可是,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是我的,只能是属于我的!”

刘枫一把将春花嫂揽入怀中,霸道的语气不容置疑。

“唉~你这冤家……”感受着刘枫那并不显得宽大,却让人极有安全感的胸膛,春花嫂无奈一叹,只能默认了。

“嘿~这才好嘛,春花,我肚子饿了,给我煮碗面。”刘枫得意一笑,尽管还年轻,但从今以后,他也是有家室的人了。

“哼~就你威风。”

春花给了这小男人一个白眼,但也没有拒绝,起身向着外边走去。

昨夜两人都很疯狂,但不知为何,此时春花并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这一点就连刘枫都感觉很惊奇,因为现在的他同样是精力充沛的,一点不觉疲乏,和书上描写的有些出入。

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精力充沛总比有气无力的好。

趁春花煮面的时间,刘枫闭目养神,却是想起了昨夜突然涌入脑海中的讯息。

那一盏并不起眼的油灯,是他养父留下来的东西,也是他小时候的玩物,从小到大都不见破损,原来竟是仙家宝贝,照世明灯。

而养父从小教他的太极,竟是吸收那一缕仙气的契机。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他养父会拥有照世明灯,这个可以说是机缘巧合,但为什么会教他太极,并且要骗他一定要修炼出那种神秘的气,才能停止修炼呢?

这个若是继续用机缘巧合来形容,就不太适合了,刘枫心中疑惑,失踪了三年的养父,究竟是什么人,教他太极,让他吸收了照世明灯的这一缕仙气,意欲为何?

太多的疑惑一个个接踵而来,让从小吊儿郎当的刘枫有些头疼,他干脆懒得想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与其浪费时间去烦恼,还不如看看这仙家术法究竟是何等了得。

“五行无相神针?”

“回春妙手?”

“还阳指?”

一种种单单只是看名头就很了不得的仙家术法浮现在脑海之中,刘枫也是逐渐瞪大了双眼,他这才觉得自己牛大发了。

这些秘术要是他学会了,不说能够把死人治活了,但生人在他手中,几乎不可能会死亡,当然,寿元耗尽的除外。

这简直就是在和阎王抢人啊,太逆天了有没有?

……

小说《乡野狂医1》 第7章 仙家传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