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山海诡录
山海诡录

山海诡录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4-08 15:25:20

作者:半盏流苏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山海诡录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山海诡录介绍

作者半盏流苏给大家带来了《山海诡录》的主要情节:封雷简单几句话就让我心生惧意,这座看起来巍峨宏大的王城,此刻如同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似乎我们再往前一步就会被生吞活剥。 封珩听完之后只淡淡的点了点头,他斜着眼看封雷,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和李柏不由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人的胆子不是一般的肥,他像是常常经历这种凶险,就像我吃泡面一样司空见惯。 “那座王城不像王城,反倒像一个巨大的坟墓,但以我的观察,那座坟墓应该是倒过来建造的。”封雷这番话说的我们所有人一头雾水。

书友点评:

《山海诡录》这本书情节各种好,反正连接得天衣无缝,内容新颖!作者半盏流苏的文笔也很好,精彩!

章节试看:

10-黑暗里的人

  封珩没解释这些,他指着海浪纹刻说,“水到了那个位置,一定会有可怕的事发生,这或许就是外城遭到灭顶之灾的秘密。”

  我们没有在原地多停留就跟着封珩走上了阴阳桥,这座桥其实跟王城的气质有些不符,太过简单,甚至于有些简陋。

  只是经历千百年岁月变迁,竟然看起来还十分牢固。

  站在桥上感受着自深渠之中袭来的水汽,没来由打了个冷颤,桥确实很坚固,但到底年代久远,走在上面嘎吱嘎吱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心生怀疑。

  内城不同于外城的残破不堪,这里几乎都是完整的,且建筑更加高大宏伟,其中不少独门独户的院落,若不是积了风沙灰尘,我还以为有人住在里面。

  “这里太邪乎了,外面破成那样,里面竟然能这么完整,太不可思议了。”李柏话说的顺溜,脸色却越来越凝重,这是他警觉到危险时的基本反应。

  我嗯了一声附和他,内城太完整,外城又破坏的太严重,这两个极端放在同一个地方,中间又有条那么奇怪的深渠,确实很难不让人怀疑。

  封珩带着我们在最近的一座院子落脚,让我们惊讶的是,这座院子里竟然有人来过的痕迹,院中还架着一堆篝火,上面锅里的水还在不停咕嘟咕嘟冒着泡。

  封珩像是没看到院子里的异常,径直走过去坐到篝火边儿,还拿起放在地上的勺子搅了搅锅里的东西。

  我和李柏都有些奇怪他的举动,他不是个草率的人,怎么这会儿四周明显看着不对,他还大摇大摆起来了。

  锅里的肉很香,馋的我流口水,这一路吃没吃好,睡没睡好,这会儿实在挡不住肉香的引诱。

  封珩示意我们过去吃,我和李柏对视一眼,麻溜的跑了过去,一番狼吞虎咽之后才听他说,“你爷爷的队伍里有我的人,他们刚离开不久,趁着夜色进入内城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时间不多了。”

  我心说这小子挺鸡贼啊,怪不得一路上气定神闲,敢情早就安插了内应。

  “那咱们赶紧追吧,说不定还能追上他们。”我很想见到我爷爷,问一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相信他老人家绝对不会瞒着我。

  谁知道封珩摇头说不行,我们还要在这里等人,如果他预料不错,最多半个小时左右就会有人到这里,等那人来了我们再出发不迟。

  我心里琢磨来的会是谁,李柏则有些不以为然,“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鬼都没有,哪来的人,封小哥该不会说笑的吧。”

  他说是这样说,但声音压得极低,显然也是怕封珩听见了揍他。

  “不一定是外面来的人,或许是从里面来。”我抬眼朝漆黑一片的内城看,这里离那座巍峨高大的王城还有一段距离,极目看过去只能看到外围轮廓,跟在外城时看到的差不多。

  小院地处正街上,但这里的建筑都很奇怪,没有古代院子该有的前门后门,就只有眼前这一个大门,且高墙似乎都有意加高了,像是为了防备什么。

  我正思索着,被李柏轻轻推了推,他示意我往对面院子下的高墙阴影里看。

  我们所在的位置正对着大门,一眼就能看到外面,那里阴影下竟然蹲着个人,看不清楚是谁,只隐约看得出那人蹲的姿势很古怪,像是将手脚和脑袋都蜷缩在一起,十分怪异。

  与此同时正街上突兀的响起一阵脚步声,踢踏踢踏的,轻却稳健,我想那就是封珩要等的人,可对面阴影里还有古怪,此时这人来,合适吗?

  李柏跟着我探头探脑往外看,可他块头大,这么一探几乎就探出半个身子,把他后面的封珩都给遮了个严实。

  也就在这时,阴影里的东西动了,十分缓慢的舒展四肢,接着突然如子弹一般朝脚步声发出的地方弹射过去。

  “是尸怪!”我大叫一声,肩膀上被人猛地一拍,整个人哎呀一声跪坐到了地上,余光看到李柏比我好不到哪儿去,四仰八叉的躺着哼咛。

  我俩还没反应过来,迎面突然又飞来一个庞然大物,我连躲得机会都没有,就被那东西砸到在地,这次比刚才更彻底。

  “卧槽!什么东西!”李柏刚刚爬起来又被砸下去,整个人有些懵逼,我已经开始手脚并用往远处爬,冲着还发愣的他大吼,“快跑,是那只尸怪!”

  他没见过尸怪,但我爷爷的日记本他是看过的,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二话不说就跟着我一道逃。

  尸怪显然被摔得狠了,蔫了吧唧的在原地挣扎,然而我们俩这么一动,立刻引起了它的注意,那双如同人手一般的爪子一伸就抓住了李柏的腿。

  “小心!”我喊了一声,想都没想冲过去,鼻尖有淡淡的血腥味儿散开,李柏的腿已经开始往外渗血了。

  我一下子脑子一阵发热,挥拳就朝尸怪头部砸去,触手一片粘乎乎的,但我已经顾不上恶不恶心了。

  那东西被我的举动给激怒了,另一只爪子速度极快的朝我脖子上抓,锋利的尖爪在黑夜里闪烁着比冰雪还冷的寒芒。

  我心里暗叫一声完了,脑子一片空白,冷不防肩膀被人狠狠撞了一下,尸怪的爪子擦着我脸一侧抓了过去,顿时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趴下。”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喊道,我和李柏几乎同一时间朝后倒去,反正我们俩现在的情况,躺下比趴下容易太多。

  接着‘砰砰’两声巨响,我心里立刻感觉到不好,下一秒胸口和脖子上一阵凉意,一股熏人的腥臭直钻进鼻孔,呛得我忍不住张嘴咳嗽起来。

  此时此刻我心情说不出的复杂,这些人竟然有枪。

  李柏把脑袋被打爆的尸怪一脚踢开,抖了抖身上的污血,问我有没有事,我摇头表示没有,抬眼看到封珩和一个满面笑容的男人站在一起,那人的手里正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枪。

  我下意识缩起肩膀,眯着眼看那男人,他像是没注意到我的防备,笑嘻嘻的走过来和我握手,“你好,我叫封雷,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他似乎话中有话,但我一时半刻想不出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你好,我是季昀飞。”说实话我一点也不高兴在这里遇见任何人,这地方古怪,来这里的人更古怪。

  想着我不经意看了眼封珩,他看上去比刚才轻松多了。

  封雷和我打完招呼就跟李柏说话,才转转脸儿的功夫,俩人竟然开始勾肩搭背了,卧槽,没节操没底线的家伙。

  “休息五分钟,我们就进去。”封珩朝黑暗里看了眼,那里应该是王城的入口。

  我们几个人重新围坐到篝火边儿,封雷看着空了的锅子,十分无奈的耷拉着脑袋说,“我还以为可以给我剩下点,老大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我已经习惯这家伙和封珩的差别,尤其是看李柏被他三言两语就搞定了。

  封雷口才好的简直比传销或者卖保险的还厉害,他太能忽悠了,我总觉得跟他多说两句,我他妈连小时候几岁尿床都能被他套出来。

  “里面的情况很复杂,单单入口的机关就差点让整个队伍全军覆没。”封雷一边咬着香肠,一边慢条斯理的说着。

  “入口下有很深的流沙坑,里面有许多断裂的刀刃、箭矢,而且据我观察应该还有嗜血一类的东西,上来就是这种陷阱,这里的主人还真是手段激烈、残忍。”

  封雷简单几句话就让我心生惧意,这座看起来巍峨宏大的王城,此刻如同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似乎我们再往前一步就会被生吞活剥。

  封珩听完之后只淡淡的点了点头,他斜着眼看封雷,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和李柏不由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人的胆子不是一般的肥,他像是常常经历这种凶险,就像我吃泡面一样司空见惯。

  “那座王城不像王城,反倒像一个巨大的坟墓,但以我的观察,那座坟墓应该是倒过来建造的。”封雷这番话说的我们所有人一头雾水。

  封珩第一个发问,他说,“倒过来建造的坟墓,怎么说?”

  封雷撑着下巴有些得意洋洋的,不过很快他就皱起眉声音低沉的说道,“一般古墓前殿多是墓志铭之类的生平经历,摆设都较为简单,中殿是主人棺椁,侧室和耳室有少量陪葬,后殿才是珍贵物品陈列处,可这个墓从一进门就堆满了金银珠宝。”

  他的意思我和李柏听的云里雾里,对于古墓这种东西只在小说里接触过,根本对结构一知半解。

  “这有什么奇怪的,古墓里不都是珠宝成堆吗,何况这还是个王族。”李柏挠了挠头顶不解的说。

  他说着站起来,看了看手表说时间到了,一切等进去后自然会明白。

11-迷幻草

  “那你可得把下面的一切都接收了,能吃得消不。”李柏打趣的说了句,封雷哈哈笑着示意我们跟他走。

  虽然他再三确定只要不乱来就不会触动机关,我还是走的提心吊胆,生怕脚下突然踩空掉下去,免费得块宝地葬了我这幅尸骨。

  穿过长长的走廊就是封雷说的前殿,这里的色调整个暗下来,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跟外面那种莫名其妙的亮成反比。

  “我跟他们只到前殿,接下来的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封雷话音落下,李柏已经怪叫着往一侧跑去,“真的有这么多金银珠宝啊。”

  我们谁都没来得及阻拦,这家伙竟然直接跪在了那堆金银珠宝前,满脸痴狂的模样。

  我试图拉起他,却别他一把甩开了,这才注意到他脸上的神情不对劲儿。

  “快捂住口鼻,空气里有迷香飘散。”封珩率先捂住口鼻,眼睛不停在四周查看,可这里黑的根本看不到太远,而前殿似乎大的有点过分。

  我和封雷也快速捂住口鼻,我瓮声瓮气的问他李柏怎么办,他示意我稍安勿躁,然后手起手落,竟然把李柏给打晕了,理由是太激动会吸入更多迷香。

  我和封雷说话的空档,封珩已经快速跑开了,我下意识要追,被封雷一把拦住,“追什么追,他有本事过去,你不行,还是照顾好这个比较好。”

  话虽然是实话,但也太伤人了吧。

  李柏在封珩回来之前就醒了,他完全忘了刚才的一切,只觉得头昏脑胀,尤其是后脖子十分酸疼。

  封雷讪笑着说肯定是睡觉落枕了,三言两语就把李柏哄的深信不疑,我开始担忧,这次就算安全出去,这哥们的脑子会不会就这么瓦特了。

  “还真跟你说的一样,这么多金银珠宝堆在这里,果然没安好心。”我把刚才发生的事跟李柏说了一遍,他立刻跳脚说大意了,怪不得刚才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异香。

  对他的话我不置可否,前殿的圈套明明是香的问题,金银珠宝只算是无辜躺枪而已。

  封珩很快从黑暗里走出来,我注意到他手中提着一个东西,再一看他的外衣不见了,料想是用外衣包裹了致幻的东西。

  我上前一步问他里面是什么东西,封珩没回答,转手扔给了封雷,我听他嘀咕了句,“我才脱离生死,又让我接触毒物,唉,别人家的老大啊。。。”

  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封雷和封珩差别还真不是一般大。

  封雷把外衣包裹的东西拿的远了点,蹲在地上一阵捣鼓,忽然整个人就开始往后倒,咚的一声十分响亮,可封珩愣是没一点反应。

  “他,他倒了。”我和李柏结结巴巴的跟封珩说,他嗯了一声,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弄的我俩一头雾水,他家的伙计倒了,他不该看看吗?

  “啊!呵。。。”

  一阵急促的抽气声过后,地上的封雷猛地坐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开始说话,“迷幻草的一种,可以让人瞬间兴奋痴迷,但这种剂量如蚍蜉撼树,不可能造成老李刚才的魔怔。”

  “应该还有别的诱因,这堆金银珠宝,或者黑暗里的其他东西。”我看了眼地上已经被揉烂了的迷幻草,这种草我在网页上看到过,直接食用都不一定能让人魔怔成李柏那样。

  我的话音刚落,头上忽然传来嗞嗞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朝下缓慢流动,我几乎是听到的同时下意识仰头看,封珩和封雷却已经拽着我和李柏朝一侧滚。

  “火油,天杀的,这可能真是座凶墓。”封雷的声音带着点。。。带着点兴奋,我去,又是一个变态。

  我停下滚动,扭头一看刚才所在的地方,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正朝四周蔓延,速度很快,这一会儿功夫已经快到我们跟前了。

  “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李柏动了动鼻子问,这么大滩火油不可能一点味儿都没有。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们根本没思索的时间,火油如同涨潮一般,不一会儿手电光所照之处就都布满了火油。

  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再不离开就得变烤鸭了。

  “先离开这里再说。”封珩的手电扫了一圈后说道,随后立刻转身朝他寻找迷幻草的方向跑去。

  我们仨自然不会质疑他的选择,也跟着跑,渐渐的我发觉到了不对劲儿,这大殿似乎大的有点超乎想象,我们这么跑都没能看到一处边儿。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浩瀚无边的大海漂泊一样,你根本不知道能登陆的地方在哪儿。

  “不对,不对,我们还在幻觉中。”我猛地朝前面的封珩喊起来,想让他停下,我们在未知地域里中了幻觉,这么乱跑太危险。

  可封珩像是没听见我的叫喊,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从我视线里消失了。

  “封雷、李柏,现在怎么。。。办。。。”我着急的朝身边其余俩人询问,却一扭头身后空空如也,瞬间一身冷汗就下来了,这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大殿里没了封珩的手电照明,四周很快就陷入一片漆黑,我心里的着急几乎一瞬间就转成了恐惧,这里这么诡异,我一个人,我能行吗。

  “怎么办怎么办,我的亲爷爷啊,你这不是害你孙子我吗。”我有些欲哭无泪,原地踌躇了不到三十秒,毅然决然的决定去追封珩。

  在黑暗里我是一路狂奔,心想着起码在封珩消失之前,这路是安全的,跑快些还有时间在火油把我淹了前查看一下究竟怎么回事。

  但我却被这个想法给害死了,因为我才跑了不足三十米,脚下猛地一个踩空,人就跟牛顿的苹果一样朝下坠去。

  这次的高度比之前沙漠底下滚虫坑要高,我大叫的声音起码是完整的,落地那一刻巨大的冲击让我脑袋有一瞬间空白。

  “卧槽!”脑袋的空白之后就是抑制不住的疼,整个后背加上屁股,疼得我站不起来,手上和腿上根本使不上力。

  我仰躺在地上仔细感觉身上各处,似乎并没有骨折之类的大创伤,这才放下心来。

  等缓过劲儿来我才知道这么高掉下来没事的原因,这下头地面全都是松软的泥土,用手一按一个掌印,“怎么这么奇怪。”我嘀咕着朝四周摸索过去。

  左右五米都是这样的土质,我心里的疑惑更大,但没有光我没办法知道的更多。

  周围安静的可怕,我心里的忐忑渐渐转化成恐惧,对黑暗和寂静的恐惧,我开始焦躁,不想待在原地坐以待毙。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抬脚往前摸索,就在走到差不多五米左右的距离时,面前突然腾起一缕光,我下意识停住脚步,也正是这一停,救了我自己一条小命。

  我后背一层冷汗湿透了衣服,再往前一步,我就得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光是从脚下万丈深渊透出来的,我没心思想是什么样的光能穿透层层黑暗照上来,只慌乱的往后退,退到刚才掉下来的地方,心里才多少觉得安全了些。

  底下的光越来越亮,像是发出光线的光源在不断上升,渐渐的我所在的位置能清晰的看到四周的情形。

  我原来是掉在了一座桥上,但让我震惊的是头顶上的东西,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蜂窝,大小均匀的黑色洞穴遍布,我掉下来的地方就是其中一个,看位置再稍微偏那么一点,我就直接下去了。

  我后怕的咽了咽口水,心想这古城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诡异古怪。

  桥下的光越来越近,这种光亮没能让我安心,倒是让我越发心慌,我开始慌不择路,脑子里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快走,快走,它来了……

  桥两头是漆黑的通道,急切之下我选择了左边的,一路狂奔过去,才看清通道前有一扇紧闭的石门,石门一看就十分沉重,一下子我这心就沉了下来。

  要是推不开咋办?我心里想着,但跑的速度一点不敢减,因为余光里我已经看到桥下浮上来的光亮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一条巨蛇的眼睛,如巨大灯笼漂浮在石桥一侧,不是说解放之后不准成精吗?这他妈是什么?蛇妖?怎么能这么大!

  我几乎是撞在石门上,想靠着冲劲儿把门给推开点,只要能过去就成,但没想到我被套路了,石门很轻松就开了,我整个人因为冲击的惯性直接跌了进去,一个狗吃屎是免不了了。

  身后巨蛇吐信子的声音犹如响在耳边,我顾不上摔不摔,爬起来一路踉踉跄跄往前跑,门内石道挖的很粗糙,看样子是匆忙之下的结果,到处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跑出去一段,我突然脚底下一个不稳撞在了石壁上,低头一看地上竟然躺着个人,身上穿着打扮是现代人,脚上那双靴子还是今年户外运动新款。

小说《山海诡录》 第10章 黑暗里的人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