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豪门 >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

分类: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21-09-28 16:46:16

作者:北潇潇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介绍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是由网络作者北潇潇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小说,主角是慕云汐秦小夏,讲述的是:难道刚刚她所遇见的一切,都是出自他的手吗?秦小夏环视房间,看到一旁的窗帘竟然是被拉开的。刚好可以从这个角度看到她刚刚被人凌辱的地方。原来在她拼命挣扎的时候,他就这样默默地在站在这里,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看成是一场好戏?“你!你竟然这么恶毒!”秦小夏紧紧的咬着唇瓣,泪水不禁沾湿了衣襟,这个男人怎么能够比恶魔还要狠毒?如果他把他的快乐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上,那他做得很好,真的很好!

书友点评: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章节试看:

阶下囚

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想要终生囚禁自己不成?

秦小夏看着慕云汐轮廓分明的侧脸,那么精致完美的一张脸,为什么背后却是一颗比恶魔还要狠毒的心!

“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慕云汐冷笑地看着她,秦小夏地脸上一点一点充满着绝望。

暮云溪嘲讽的看着她露出的两条大长腿,不小心沾染上的灰尘,反而衬托出她洁白的肌肤。

“如果你还这么不识好歹,那我只有叫人来伺侯你了。

不过倒也是,那群废物,竟然连个女人都制服不了!”

秦小夏因为他的话而瞪大了双眼,他究竟在说什么?

难道刚刚她所遇见的一切,都是出自他的手吗?

秦小夏环视房间,看到一旁的窗帘竟然是被拉开的。

刚好可以从这个角度看到她刚刚被人凌辱的地方。

原来在她拼命挣扎的时候,他就这样默默地在站在这里,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看成是一场好戏?

“你!你竟然这么恶毒!”

秦小夏紧紧的咬着唇瓣,泪水不禁沾湿了衣襟,这个男人怎么能够比恶魔还要狠毒?

如果他把他的快乐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上,那他做得很好,真的很好!

“恶毒?”

慕云汐笑了起来。

“真正恶毒的人是你!你即便是外表纯洁,可你的内心,比我来得要恶毒的多!”

慕云汐的话和举动使得秦小夏心中一颤,挣扎着想要逃离他的魔爪。

“你放开我!你这个畜生,我恨你,我恨你!”

秦小夏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手臂不断地挥舞着。即便她现在无法推开他,但是她至少也能让他也不好过!

她用尖利的指甲狠狠地向慕云汐的脸上抓去,慕云汐一闪而过,脖子却恰巧被秦小夏抓中,四条血印立马出现,隐约还有几滴血珠挂在上面。

“你这女人。”慕云汐眼中闪烁着寒意的光芒,毫不留情的将秦小夏重重的扔到沙发。

一只手压着在沙发上拼命挣扎的女人,一只手摸了下脖子,手指触及之处传来一阵刺痛。

这个女人下手可真狠,小叔究竟又是为了什么才看上这样的蛇蝎女人,难不成就因为她这张脸?

“你放开我!让我走!”

秦小夏使劲的挣扎想要脱离慕云汐的控制,突然她下了决心,对准慕云汐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

趁着他吃痛的时候,秦小夏飞奔而起,冲向大门,她一定要逃走,她要找到爸爸!

“冥顽不灵!”慕云汐大步向前,直接一把抓住了想要离开的秦小夏。

原本仅有的一丝希望,也被慕云汐狠狠地踩在脚下碾碎。

丝毫不能动弹的秦小夏绝望的哭泣着,双臂用力的想推开慕云汐铁一般的臂膀。

“你……放开我……”

“你要是再敢反抗,那我就会直接在这里,强暴你!”

耳边响起冰冷而又无情的声音,听得秦小夏心中猛然一颤。

慕云汐的话瞬间将她带到了那晚的噩梦里,那残酷的场景让她的心再次被撕扯开来。

“啊!不要,我不要,求你了!”秦小夏惊恐地祈求着。

她知道慕云汐不是在开玩笑,因为从她认识他以来,他向来都是说得出做得到。

放弃挣扎的秦小夏默默的站在客厅中央,眼前的沙发上摆放着的一件洁白的婚纱。

洁白的婚纱上镶嵌着闪耀的钻石,秦小夏轻轻摸上这款婚纱,新颖的剪裁,精湛的做工,即便是以前的秦家,秦小夏也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婚纱。

“穿上它!”慕云汐的声音冷酷而又绝情,眼神中还带着对她的嘲讽与不齿。

“为什么……”秦小夏充满疑惑的问道。

“我没有耐心跟你解释为什么,再说一遍,穿上它。”并不回答秦小夏的问题,慕云汐的语气一如继往的无情。

现在她已经是她的阶下囚了,她反抗了又有什么用呢?

再说了只是穿婚纱而已,还没有到穿囚服的地步。

秦小夏自嘲地想到,拿起婚纱,却发现慕云汐就这样直直的站在她面前,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

难道要她当着他的面换衣服不成?

而慕云汐完全无视了她尴尬的神情,目光阴冷的看着她,“时间不多了,你最好快一点。”

说完,慕云汐点燃一支烟,淡淡的看着她。

秦小夏的手就这么僵在空中,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她,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你……能不能……”

“不能!”

慕云汐冷漠地打断了秦小夏的话,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秦小夏气极之下一把将婚纱丢向了慕云汐,难不成他真以为自己是他的奴隶不成!

“你这个衣冠禽兽!”

迎面袭来的婚纱,连着慕云汐手里的香烟一起掉在了地上。

秦小夏的举动让慕云汐本来冷峻的脸庞再度加上几分阴冷,他直接伸手抓住秦小夏的头发,眼神中闪烁着摄魂的寒意。

“残花败柳而已。难不成你以为,你的身体对我而言有什么吸引力?”

慕云汐的话让秦小夏的记忆再次回到那阴暗的晚上。

“你……混蛋……”

秦小夏强压着心里的伤痛,对着慕云汐吐了口口水,她同样在心里鄙视他!

但她颤抖的身体,却暴露了她心里的恐惧与绝望。

慕云汐完全没料到她的举动,一瞬间怔住了,这个女人……竟然敢!

还真是不知死活!

慕云汐狠狠的挥出一个耳光,秦小夏毫无防备之下,只觉得脸上一阵巨痛,接着便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地板上。

慕云汐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没有像之前一般疯狂,安静地在地上睡着了。

冷哼一声,慕云汐从秦小夏身上一步跨过,捡起了被她扔在地上的婚纱,香烟把原本精致绝伦的婚纱烧出了一个洞来。

他抬脚将烟蒂踩碎,转身着向秦小夏。

半蹲在秦小夏身旁,大手一挥,秦小夏本来已经破碎的衣服完全散开,衣服下的丰满与曲线就这样一览无遗的展露在他面前。

这样一幅魅惑人心的画面,再加上秦小夏身边散落的碎衣,展示出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欲望。

慕云汐的双目开始沾上了一丝情欲,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诡异的婚礼

慕云汐伸出手捏着秦小夏小巧圆润的下巴。

精致的五官让她显得尊贵而高雅,即便左脸上略带红肿的印记也丝毫不能掩盖她出众的美貌。

垂欣长的睫毛覆盖了她一双清澈的双眼,而她完美的曲线更让她如维纳斯一般美丽无缺。

慕云汐永远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了他的小叔!

慕云汐眼中的嘲讽越来越浓。

慕云汐的脸上带上一抹冷绝,之前的迤逦全被他的冷酷隔断。

慕云汐拉着秦小夏的手,无视于她的娇弱,将婚纱套在了她的身上。

而此时的秦小夏就如木偶一般,任由他摆布。

穿好婚纱后,慕云汐胡乱的将她的长发梳理好,生涩的挽了一个发髻,之后将她一个横抱,向着门口走去。

门外的奔驰静静地停在那里,慕云汐将秦小夏往车上一扔,然后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工地上的男工人们渐渐聚集在了一起,看着远去的跑车,窃窃私语起来。

“她原来是云汐少爷的女人啊!刚才小张还真是大胆,要是被云汐少爷知道他们非礼那女人,下场还真是无法想像!”

“你们看到没有?那个女人穿着婚纱呢!”

“最好云汐少爷没看见他们刚才的行为,不然……”

没多久聚集在一起的工人又散开来,工地上继续车来车往,轰轰隆隆。

……

“吱……”

一声急刹声在秦小夏耳边响起,更将她从沉睡中带回了现实。

看着眼前熟悉的百合花海,她的脸色一阵惨白,她又被抓回来了!

秦小夏双手紧紧的捏住车门。

“下车。”

一阵轻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冰冷的语调如此熟悉,她不用转身就知道是谁。

还未来得回答,慕云汐粗暴的将秦小夏从车里拉了下来。

猝不及防之下,秦小夏一个趔趄摔倒在了路上,粗糙的沙石将她的手肘和膝盖擦破了皮,流出了淡淡的鲜血。

“好痛……”

秦小夏一时间无法站立,疼痛几乎将她的眼泪逼出来。

“别做戏,你已经浪费了我太多时间!”

一把将坐在地上的秦小夏提起来,慕云汐向前大步走着。

秦小夏跟在他后面,膝盖的疼痛让她走起来一瘸一拐。

“云汐少爷,一切已经办好了。是今天办还是明天办?”

田丰毕恭毕敬的站在慕云汐一旁,平静地说道。

“现在!”

慕云汐冷漠地说。

“苏小姐……需不需要打扮一下?”

此时的秦小夏看起来依然有些狼狈,原来精致的婚纱因为被烟头烧了一个洞,左脸上依然清晰可见红红的指印,头发虽然挽起来,却显得凌乱不堪……

“这种打扮很合适她!”

冷笑一声,慕云汐一把抓住秦小夏的手,脚下不停的走向不远处的一座古典别墅。

秦小夏现在整个人都是迷糊的。

从慕云汐要她穿上婚纱起,她就完全不知道他打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慕云汐做一切都是有目的,绝对没那么简单。

他到底想做什么?

“该死的!慕云汐,你为什么要我穿上婚纱?你要带我去哪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秦小夏一只手被抓着,一只手拉着婚纱。

本来就已经行动不便的膝盖,因为他无情的拖拉,而变得更加疼痛。

“我要给你办一场婚礼……”

慕云汐突然停上脚步,转过身来宣布答案,而这答案却几乎让秦小夏差点晕倒。

婚礼?

她的婚礼?

秦小夏因为慕云汐的话整个人都蒙住了,他在说什么?

为什么她完全不懂?

秦小夏还想再继续问下去,别墅的门却已经打开了,里面满满的坐着都穿黑衣服的男人。

而他们目光凝望的焦点,是一个又一个的花圈,花圈中间放着黑白相间的一幅遗像……

而在遗像的上面,却有一个与这里完全不搭调的“囍”字。

灵堂里怎么会有喜事?

秦小夏再细望,看到照片里的人的时候,她呆住了,怎么会是他?

竟然是慕北……

慕云汐放开了已经呆住的秦小夏,漠然地走到灵堂前面坐下。

接着几个男人走上来,拽着秦小夏往前面拖,将她拖到遗像前面迫使她跪了下来。

一个律师模样的男人走到秦小夏面前,抓着她的手在印台上粘了下,按在一个厚厚的文件上,然后他将文件递给了坐在前方的慕云汐。

“云汐少爷,已经可以了。”

“你走吧。”

慕云汐看了一眼文件便合上,交给那个男人,男人恭敬地后退然后离开。

秦小夏跪在遗像面前,整个人还处于模糊之中,被人摆弄也不自知一般。

她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遗像上的男人,他真的就是慕北。

他怎么会死了?

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她只是将他推倒而已,怎么可能要了他的命?

这花圈,这灵堂……

这会不会是慕云汐做的一场戏。

猛的一抬头,秦小夏看着慕云汐尖叫着问道,“怎么会这样?这是假的对不对?!”

“他死了……”

慕云汐的话无情的传来,夹杂着一丝压抑的伤痛。

死了?

他死了?

秦小夏的眼睛望向慕云汐平淡无波的双眼,没有了往日的冰冷与残酷。

这个男人眼里有着压抑的伤痛与愤怒,这不是演戏,这是真的。

“怎么……可能……”

秦小夏低声的呢喃着。

“他死在了他最爱的女人手上,你就是凶手。”

慕云汐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秦小夏的头发往遗像前走。

秦小夏的脸贴在冰冷的遗像上,耳边传来他凛冽的声音。

“他一心只想保护你,只想与你默默相守一生,你给了他生活的希望,却也断了他的生命!”

“不……我不是凶手,我只是,只是想离开。我只是推了他一下……”

“你把他头磕破了,血流不止,你的心真恶毒。”

手上一用力,慕云汐将秦小夏厌恶的推向地上。

一旁的椅子磕到了她的下巴,膝盖上的伤也再次被擦伤,疼痛让她情不自禁的痛喊出来。

望着遗像上的男人,慕北的眼神始终那么温柔,好像从来没责怪过她一样。

秦小夏心里确定,她根本就没有想要杀人。

一定有别的原因,她是被冤枉的,杀人这么大的罪她不能顶。

“不,不是我……慕云汐,这肯定是别人做的……”

“做好你的新娘,这是我小叔惟一的愿望。”

完全不听她的解释,慕云汐冷冷地说道。

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她怎么可能嫁给他?

她不要做鬼新娘!

身上的婚纱,灵堂上刺眼的“囍”字,都在提示着她,她要嫁给一个死人!

慕云汐,你太过分了!

慕云汐,秦小夏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