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情孽奈何缘深
情孽奈何缘深

情孽奈何缘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2 16:24:29

作者:darkking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情孽奈何缘深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情孽奈何缘深介绍

快看看darkking的新书《情孽奈何缘深》:过了半晌,房间门被人拉开一个小缝儿,叶紫苑小心翼翼探出头来,“少……锦铭,可以进来了。” 门被打开,白锦铭最先走进来,随后有人陆陆续续搬着大块头也进来了,叶紫苑看着面前的东西,目瞪口呆。 这,这些东西是怎么会在这里,她只是多看了几眼,怎么会……现在怎么…… 叶紫苑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工具,心中五味杂陈。 东西一一搬进来,自从看到这些画具叶紫苑的眼睛就在冒光,那份热爱不会骗人。

书友点评:

《情孽奈何缘深》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darkking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章节试看:

她的礼物

  啊啊啊,太丢脸了!叶紫苑懊恼的一把一把抓自己的头发,她在干什么啊!

  为什么要那个时候做那样的事,大少爷身边还跟着那么多人,都看到啦!多给大少爷丢面子啊,真是蠢啊。

  想到这里,叶紫苑更是紧张了,一张娃娃脸早就憋得通红,她偷偷瞥了一眼白锦铭,那人面色诲暗不明,看不清是喜时怒。

  这副蠢样,现在活像个鸵鸟。

  白锦铭嘴角不自然的出现一个弧度,刚才看到她的时候他也是有些惊讶的,毕竟知道这女人蠢,没想到她这么蠢。

  眼下看着她纠结不想让他过去的夸张动作,不由得发笑。

  傻是傻了点,看多了倒是也没觉得嫌弃,反正习惯了,以后都得看着。

  白锦铭没发现,就这一个小动作,他已经想到了以后。

  叶紫苑头顶着墙捂着脸不敢回头,直到身后出现熟悉的脚步声。

  叶紫苑暗暗焦急,哎呀,大少爷怎么就过来了,怎么就看不懂她的“暗示”呢。

  正想着要不装作不认识算了,叶紫苑抬起头,目不斜视,打算和来人来一个擦肩而过,没想到一双熟悉的皮鞋就进入了她的眼底,胳膊被人握住了。

  完了!

  “少……”她话还没喊出口,只听头上传来一个嫌弃的声音。

  “叶秘书,让你办的事你完成了吗?”

  啊?

  叶紫苑呆住了,眼里神色不明,什么事儿啊。

  “叫你买的东西买了吗?"白锦铭又重复了一遍,叶紫苑明白后立刻点头,“完成了,总裁。"

  白锦铭看了他一眼,依旧是那个样子,没有再和她说话,反而恢复了刚才礼貌冷漠的样子和身后的人道别。

  送走合作商后,白锦铭带着叶紫苑单独进了电梯,随后就听到了熟悉的道歉声。

  “对不起啊,少爷,我……”她想开口解释的。

  没想到白锦铭竟然直接两只手抓着她衣领。

  白锦铭慢条斯理的帮她整理所谓的衣领,一个低沉的声音非常带有侵略性。

  “再叫一次,你该叫我什么?”白锦铭将人抵着,微眯起了眼睛。

  咳咳咳,这姿势有点暧昧啊,叶紫苑不敢看他的脸,眼睛四处乱瞟,白锦铭气得不行。

  这傻女人是被电梯夹到脑袋了?怎么一会儿功夫不见更蠢了。

  他伸手挑起了对方的下巴,逼着叶紫苑正式自己。“说啊,叫什么!”

  白锦铭的口气有些不耐烦,也对,他对自己也都没有什么耐心的。

  “锦铭。”她开口,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却格外软糯。

  虽是听不太清楚,但白锦铭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也算有进步,捏着她小脸的手不由得加重,"以后记住怎么叫了吗?"

  叶紫苑小脸皱了起来,"记得了。"

  白锦铭这才松开了她,理了理西装,恢复了绅士的形象。

  白锦铭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吸引眼球的焦点,这才除了电梯,就有不少目光落在他身上,其中最多的便是女生那带着暧昧的试探。

  “还不跟上?”在电梯门快要合上了。白锦铭不耐烦地说了一声。

  叶紫苑立刻反应过来,赶紧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似乎是被男人冷厉的声音给吓到了,她跑得很快,一下子便撞在了他宽大的后背上。

  “啊,md,他是铁做的吗?"叶紫苑心里诽谤道。

  白锦铭强忍着脾气,抓起她的手便往前走。他的步子又大又急,叶紫苑只好一路小跑跟着他。实在跟不上了,打着挨骂的心思摇了摇他的手提醒道,“少……锦铭,你太快了。"

  白锦铭顿了一下,突然有了耐心,放慢了步子。

  “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忽然停下来。”叶紫苑嘟囔地说道。

  听着好像是道歉,可这话里的埋怨简直不要太明显。

  白锦铭挑了挑眉,不知怎么的看着无措的她,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哦?对不起?我可不接受口头的道歉!”

  生气了?叶紫苑有些懵了。也对,她对自己从来就没有对自己客气过。

  “那这个给你。”叶紫苑把手上拿的东西递给他,"这是我的道歉礼物,你可以原谅我吗?”

  叶紫苑看着他,眼里满是真诚,眼睛眨个不停。一圈打在棉花上,白锦铭突然没话说了,反而觉得口干舌燥。

  “好,不气了。”白锦铭摸了摸她的头,打开了袋子,是一条领带,他笑了。

  “还买什么了?”他问道。

  叶紫苑摇头,没给自己买?白锦铭皱着眉翻了翻手机,发现这领带也不是用那张卡买的,顿时有些烦躁了,“不是让你去购物?”

  “我没有喜欢的。”叶紫苑干巴巴的回答,为了显示是真的,她还重复了一遍。

  白锦铭不说话了,转身离开。叶紫苑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也只能跟上去。

  坐在车上,旁边的男人气息冷冰冰的。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叶紫苑小心的问道。

  他不耐烦地应道,“酒店!”

  气氛有些尴尬,两人都不再说话。回到酒店之后,两人再无交流。

  有了前车之鉴,叶紫苑也不敢去贸然打扰他,乖乖待在自己房间里。

  天色渐晚,到了吃饭的时间,叶紫苑有些担心白锦铭的胃,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看看他,于是便起来收拾,没曾想正在换衣服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叶紫苑用衣服捂着身子,忍不住叫了出来。白锦铭脸色猛的黑了,嘭的一声摔上门,伴随着一声怒斥,“都给老子闭眼,谁乱想我挖了他的眼睛!”

  过了半晌,房间门被人拉开一个小缝儿,叶紫苑小心翼翼探出头来,“少……锦铭,可以进来了。”

  门被打开,白锦铭最先走进来,随后有人陆陆续续搬着大块头也进来了,叶紫苑看着面前的东西,目瞪口呆。

  这,这些东西是怎么会在这里,她只是多看了几眼,怎么会……现在怎么……

  叶紫苑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工具,心中五味杂陈。

你有多爱谁?

  东西一一搬进来,自从看到这些画具叶紫苑的眼睛就在冒光,那份热爱不会骗人。

  今日她逛街确实看到这套画具了,可价格上的零让她望而却步,几次路过都只是看一眼便离开。

  “喜欢画画?”白锦铭把她的反应收在眼中,便问道。

  叶紫苑点点头,惊喜的看着他,“这是给我的吗?”

  “那不然,堂堂白家大少奶奶,喜欢一套画具舍不得买,说出去岂不是叫人看笑话,还以为我白锦铭亏待你。”

  “不是这样的,再说我都没学过画画买回来也……。”叶紫苑低头小声辩解,随后手腕被人拉起走近那些画具,“我会帮你请老师,你只要做自己喜欢的就好。”

  虽没再多言,但叶紫苑已经满是感动,伸出手摸摸那些东西,忍不住笑了出来,“谢谢你。”

  白锦铭睥睨着她,这女人,自从看到这堆木架就没再看过自己了,没诚意,想着,便越发不满,干脆把她拽起来,“别看了,我饿了。”

  叶紫苑这才想起来她换衣服的目的是什么,恍然大悟般的拍了拍额头,“啊,那我们去吃饭吧,我请客,好不好。”

  她眼睛总是闪着亮光,湿漉漉的让人忍不住有一些邪念,尤其是刚才看了那样一幕,白锦铭喉咙一紧,伸出手遮住她的眼睛,顺势拽着人往出走。

  不知是他太过高大,还是叶紫苑的娇小,这个动作竟她她直接揽在怀里了,刚洗漱过的沐浴露的清香钻进鼻孔让人更是难以克制那燥热。

  “哎哎哎,少爷你干嘛呀。我看不到了。”

  “哎呀对不起,我踩你脚了,我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白锦铭终于忍不住了,怀中的人过于聒噪,让他更燥,干脆低下头不再克制。

  随后的话全变成呜咽被吞进肚子里,叶紫苑的嘴被人堵上了。眼睛被捂着什么都看不到,如此一来感官更是敏感,几秒钟就腿软的站不住,她死死的拽着白锦铭的衣角乖乖任他欺负。

  终于结束了,叶紫苑气喘吁吁,脸加带着两坨潮红,眼睛更是湿的像被水泡出来一般。

  不忍直视,白锦铭看了一眼便匆匆移开目光逃跑一般转过身沉声道,“还不快走。”

  大少爷又怪怪的,这次虽然不那么冷脸了,但怎么还不看她一眼?叶紫苑疑惑,但也不敢问,鹌鹑一样缩在角落等停车

  半小时后,叶紫苑局促不安地坐在一家装修豪华的西餐厅。她微眯起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小手捏着裙角很紧张,紧张到一直狂喝水。

  赶紧喝饱,这样就能少吃点了,省点钱啊!

  踏奈奈的,这地方装修这么好,一看就知道不便宜,早知道就不口出狂言了啊!

  叶紫苑心中的小人捂着钱包嚎啕大哭,她不敢看菜单,但对面的白锦铭说出一个英文名她就心痛一下,仿佛有人在割她的肉。

  她不敢有啊,叶紫苑爆哭,回过神发现服务员和白锦铭都在看她,看到面前的杯子便举起来一饮而尽,这才注意到这已经不是那杯水,是一杯酒。

  “我没有,我觉得你点的很好。”叶紫苑说道,逼着自己笑出来。输人不输阵,吃就吃,奥力给,不能丢少爷的脸。

  确认好菜单不久后一道道西餐端上来,焗蜗牛、鹅肝排……好多都是只看过没吃过。好在白锦铭够绅士,都是切好才递给她,免去了一场尴尬。

  看她的酒没了,对面的人亲自给她倒酒,既然是自己人,叶紫苑也不客气,厚着脸叫多倒一些给她。

  对面的人听了有片刻停顿,随后不明意味一笑,满足了她的要求。 

  贵就是好啊,真好喝,叶紫苑一口不罢一口,一口酒一口饭逐渐逍遥起来忘了请客的痛苦。

  “吃点饭再喝,不然伤胃。”白锦铭看她脸颊红的厉害,眼神也不再清醒,越发放纵,便伸手捏住她的胳膊劝阻道。

  谁知叶紫苑竟根本不买他的帐,直接把手抽了出来,“登徒子,管好你自己。”

  登徒子?管好你自己?

  白锦铭黑了脸,若不是对面的女人还在不知死活的重复,他甚至会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蠢女人竟然敢骂他登徒子。

  “你醉了,叶紫苑。”白锦铭压低声音道,已经在警告她。

  但对面的人好像完全沉浸在酒里无法自拔,干脆扯开嗓子吼,“我没有醉!我很清醒!我告诉你,你别以为对我好一点,我就会像以前一样颠儿颠儿的跟着你,你给我乖乖倒酒!不然我揍你!”

  呵,真是醉得不轻,这性格转变的够快啊,跟平时完全两个人一般。

  “不许再喝了,我们回去。”

  白锦铭没有再让她口出狂言,他怕自己忍不住掐死她。干脆趁叶紫苑不注意把她抱在怀里离开。

  “松开我!救命啊,非礼啊,流氓啊~”可惜怀里的人一点都不安生,那张嘴喋喋不休个不停。

  白锦铭打开车门就把人扔进去,叶紫苑立刻就又开始不安分了,挣扎着妄想站起来。

  “叶紫苑!”白锦铭站起来制止她,伸出手把她拽回座位,“你醉了,我们回去。”

  “我没有醉!我知道你是谁,你是白锦铭,是我的大少爷,是我的丈夫,你杀了我的孩子。”

  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叶紫苑触了霉头,白锦铭的脸猛地就黑了,周身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冷。

  “你还记着那个孽障?”他沉声问,已经捏住叶紫苑的下巴,眼神流露出危险,“回答我,你是不是忘不掉那个男人?”

  叶紫苑已经昏昏沉沉,原本就站着颤颤巍巍,如今被白锦铭捏着,哪里懂得危险,直接像狗皮膏药一样摔了上去,头碰到那宽厚胸膛的同时,收像八爪鱼一样缠上去,“白锦铭,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叶紫苑醉着,说的断断续续,白锦铭只听到“我有多爱你”这几个字,脸色又是黑了一层,“爱谁,叶紫苑,你说你有多爱谁。”

  “白!呕~”回答他的只有一堆呕吐物。

小说《情孽奈何缘深》 第12章 她的礼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