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痴傻王爷天真妃
痴傻王爷天真妃

痴傻王爷天真妃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03 13:14:27

作者:香林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痴傻王爷天真妃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痴傻王爷天真妃介绍

小说痴傻王爷天真妃,是由作者香林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孙嬷嬷目光往里屋一掠,皮笑肉不笑的道:“小姐,这不是为了担心您的安危,夫人派我带人过来看看。” “孙嬷嬷,你在我苏府多少年了?”苏南衣偏头看来,似笑非笑。 孙嬷嬷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梗了脖子,带着几分傲气道:“老奴是夫人的陪嫁,跟着夫人一起嫁过来的,如今已经十六年了。” “十六年,”苏南衣点头,“时间也不短了。”

书友点评:

《痴傻王爷天真妃》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章节试看:

17-你敢打我?

  苏南衣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刚才不过是急中生智,没有想到被云景反客为主了。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脸又红又烫,双手抵在云景的胸口上,掌心感觉到他咚咚的心跳。

  忽然,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她恢复了清明,用力推开云景,“有人来了!”

  云景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唇,“娘子,你怎么这么甜?”

  说完还似回味的舔了一下,苏南衣看着他的动作,脸烫似火烧,“你……”

  外面的叫嚷打断了她的话,“就在这儿,错不了!给我撞开!”

  苏南衣的眸光一冷,这不是夏氏身边的孙嬷嬷吗?一贯的狗仗人势。

  苏南衣快速对云景道:“景儿乖,我们来躲猫猫好不好?你去里面藏起来,一会儿我去找你。”

  云景眼睛一亮,“好!景儿喜欢和娘子玩游戏!”

  苏南衣点点头,把他送到了屋内,随后回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

  刚抿了一口,房间的门被人大力推开,孙嬷嬷带着几个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给我搜……”孙嬷嬷一眼看到气定神闲坐在桌前喝茶的苏南衣,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夫人不是说,苏南衣在这里私会外男吗?

  苏南衣垂眼看着手里的茶杯,温热水气淡淡,她的语气却极凉,“孙嬷嬷,你来干什么?”

  孙嬷嬷目光往里屋一掠,皮笑肉不笑的道:“小姐,这不是为了担心您的安危,夫人派我带人过来看看。”

  “孙嬷嬷,你在我苏府多少年了?”苏南衣偏头看来,似笑非笑。

  孙嬷嬷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梗了脖子,带着几分傲气道:“老奴是夫人的陪嫁,跟着夫人一起嫁过来的,如今已经十六年了。”

  “十六年,”苏南衣点头,“时间也不短了。”

  “正是。”

  苏南衣放下茶杯,“你过来。”

  孙嬷嬷一怔,只觉得苏南衣语气悠然,却有一种不容抗拒的气势,下意识上前两步。

  苏南衣继续道:“再过来点,我有话说。”

  孙嬷嬷走到苏南衣面前微微俯身,苏南衣突然反手一记耳光。

  “啪”一声响,又狠又快,抽在她的左脸上,孙嬷嬷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炸开,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她身后的人也呆了呆,急忙上前扶住。

  孙嬷嬷一手捂着脸,双眼喷火,“你敢打我?”

  苏南衣起身逼近,“打你怎么了?十六年都学不会规矩,今天我就教教你!你是奴我是主,你跟谁你啊我的?我苏府虽然说是商户,但父亲治府一向严格,岂容你这样的刁奴欺主?”

  “小姐冤枉老奴了!”苏嬷嬷忍着痛,眼中恨意不减,“夫人担心小姐出什么岔子,这才派老奴来保护,老奴也是一时情急!”

  “夫人?”苏南衣冷笑,凛冽的目光直刺对方眼底,“夏氏算哪门子夫人?不过就是一个妾!即便我母亲去世了,也轮不到她称夫人!”

  孙嬷嬷喘着粗气,“大小姐既然知道自己是苏家嫡女,就更要注意言行!在这里私会外男行苟且之事,难道这就是嫡女该有的德行吗?”

  苏南衣眉梢微挑,“私会外男行苟且之事?你还真是敢说。”

  “大小姐敢做,还怕别人说吗?”苏嬷嬷咬牙切齿,“老奴也是为了大小姐好,要是传出去,丢的可是整个苏府的脸!再说,现在大小姐都是订了亲的人了,难不成连北离王府的脸也要丢了?”

  苏南衣听她扯上北离王府,狭长的眸子顿时闪过危险的光芒,“住口!北离王府也是你能随意议论的?”

  孙嬷嬷伸手指向里屋,“老奴也是为大小姐着想,您让老奴搜一搜,把那个男人捆了押回去就万事大吉,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我看你这一耳光是太少了!”苏南衣眸子里凝结了寒霜,“敢往北离王身上泼脏水,有胆子你就试试看!”

  苏南衣话音未落,一把抓住她的手指。

  “啊!”孙嬷嬷顿时叫了一声,痛得面目扭曲。

  “苏小姐说得好!”门口人影一闪,闫嬷嬷走了进来。

  她已经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对苏南衣非常满意,心里暗自欢喜。

  苏南衣认出她,松开手大大方方行了个礼,“嬷嬷好。”

  闫嬷嬷脸上露出笑意,回了个礼道:“老奴不敢。”

  “苏姑娘受委屈了,姑娘是娇客,惩治下人这样的事就交给老奴吧!”

  闫嬷嬷转头看着孙嬷嬷,虽然都是嬷嬷,但孙嬷嬷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缩头缩脑不敢和闫嬷嬷对视。

  闫嬷嬷哧笑一声,“来人,把这些人都捆了!”

  孙嬷嬷大惊失色,话还没出口就被闫嬷嬷带来的人不容分说堵了嘴拧了胳膊。

  闫嬷嬷面色沉冷,“这种刁奴要是在我北离王府早被打杀了,我定要去和苏府家主好好说道说道!”

  苏南衣面露感激,“多谢嬷嬷。”

  闫嬷嬷面对她又恢复笑容,“苏姑娘哪里话,您是我们王爷的未婚妻,维护您就是维护我们王爷,对了,我们王爷呢?”

  苏南衣转身去里屋,把藏在帘子后面的云景拉出来。

  云景开心的拍手笑,“娘子好聪明,一下子就把我找到了!不过,外面好吵啊,怎么回事?有人来和娘子吵架吗?”

  “嗯,”苏南衣点头,“不过,已经解决了。”

  云景气呼呼的拉着她往外走,看到孙嬷嬷等人,眼中怒火翻涌,“闫嬷嬷,好好惩治她们,敢欺负我娘子,绝不能轻饶!”

  “好,王爷放心,老奴这就带她们去讨说法!”

  苏南衣看着云景,心中荡起暖意,暗暗发誓,老天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护着云景,定不辜负。

  此时的夏氏正在屋子吃着冰果,享受夏日里少有的清凉。

  “娘,也不知道聚兴楼那边怎么样了,”苏晚儿剥了颗葡萄,“那个贱人要是被当场抓住,就有好戏看了。”

  夏氏轻笑,“放心吧,孙嬷嬷可不是好惹的,她出马一定办妥。这下看那个小贱人还怎么嫁入北离王府!想当王妃,她也配!”

  话音未落,一个丫环慌慌张张的跑来,“夫人,不好了!”

  

  

18- 禁足

  夏氏被丫环吓了一跳,皱眉怒道:“慌慌张张的干什么?”

  丫环双腿一软,“夫人恕罪,老爷请您去前厅,前厅……”

  “怎么了?快说!”苏晚儿催促,“是不是孙嬷嬷回来了?”

  “是,是的。”

  苏晚儿立即扶起夏氏往外走,“娘,您的计策果然妙,这下看她苏南衣还有什么话好说!”

  “哼,她就是浑身是嘴说不清了!”夏氏目光阴冷,“到时候把那天你的事也推到她头上。”

  “一切听娘的。”

  母女俩走出门,小丫环从地上爬起追上,“夫人,前厅……”

  “闭嘴!”苏晚儿喝止她,“话都说不利索的东西,跪在这里吧!”

  前厅中苏师玉头痛欲裂,不知道最近这是倒了什么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心中烦躁,脸上却只能陪着笑,“嬷嬷,这事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闫嬷嬷面无表情,“苏老爷,这事是我亲眼看见,人是我亲自带来的,能有什么误会?”

  苏师玉脑门上冒出冷汗,目光扫向苏南衣,想让她出面说几句。

  但苏南衣始终低着头,连个眼风都没有给他。

  苏师玉脸都要笑僵了,“嬷嬷息怒,这事儿我一定会好好查查,定当严惩!”

  “查就不必了,苏老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再给您从头到尾说说,严惩是一定要的,毕竟敢诬蔑我们北离王府的未来王妃私会外男,把王爷和王妃的见面说成苟且,苏老爷能忍,我北离王府不能忍!”

  苏师玉噎了口气,现在他是说什么都不对,完全哑了火。

  夏氏和苏晚儿走入院中,正好听到那句“北离王府不能忍”,母女俩对视一笑。

  夏氏脚刚上台阶,假意痛心疾首道:“老爷,南衣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再做出这种事情来?这次算是把北离王府得罪狠了,这可怎么好?南衣将来要怎么做人?我要怎么向死去的姐姐交待啊?”

  苏晚儿柔声劝慰,“娘,您不要太伤心了,大姐姐想必也是有苦衷的,我们想办法把那个外男悄悄处理了,再把大姐姐送到乡下庄子几天,时间长了自然就过了,就是这北离王府不好交待……”

  母女一唱一和进了屋,这才发现屋子里一片诡异的安静,人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们。

  而苏南衣,好好的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睥来,目光冷而亮,似乎洞察了一切。

  夏氏心头一跳,预感到不妙,转头看到跪在苏师玉面前被五花大绑的孙嬷嬷,脑子里轰然一响。

  “这,这是……”

  闫嬷嬷冷笑一声,看向苏师玉,刚才夏氏母女的话耳光似的抽在苏师玉脸上。

  他顿觉脸皮被撕下,“啪”一声拍案而起,茶盏都跳了跳。

  “你还有脸问怎么了?我正要问你!瞧瞧你干的好事!”

  夏氏慌乱上前,“老爷,妾身也不知道……”

  闫嬷嬷冷声打断,“你倒推得干净,一个妾室,一个庶女,红口白牙就敢指责嫡出的大小姐,苏府的规矩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妾室,庶女,这样的字眼针似的锋利,刺入夏氏和苏晚儿的心里。

  夏氏的脸色白了白,敢怒却不敢言。

  苏晚儿手里紧紧拧着帕子,转头怨毒的看着苏南衣。

  苏南衣扯扯嘴角,露出一抹略带讽刺的微笑,这一笑像一把盐撒在苏晚儿的伤口上。

  闫嬷嬷义正言辞,“苏老爷,我们太妃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们好好对待我们未来王妃,这才多久?你们又出这种事,这是不把我们北离王府放在眼里吗?”

  云景语气坚定,“我要接娘子走。”

  闫嬷嬷悄悄吞了口唾沫,心中暗想,“我的王爷哎,出出气可以,人带走这可不行啊!”

  云景却是认准了,脸色严肃再次重复,“我要带娘子走。”

  闫嬷嬷看了一眼苏南衣,苏南衣浅笑着安慰,“景儿,我可以跟你去王府玩一会儿,但天黑我得回来,等我们成亲以后,就可以天天一起了。”

  云景认真的看着她,“那我们现在就成亲。”

  “……”

  苏南衣耐心解释,“得等到大婚的时候,那样的话我们才能收到上天赐福,才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你想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云景不假思索,“想,景儿非常想。”

  “那就等大婚,耐心等等,很快的。”

  “好,我听娘子的。”

  闫嬷嬷惊讶又感激,苏南衣嫁入王府并非是被迫,她说得真诚又坦然,对王爷也是轻声细语,耐心十足,看来是真心实意。

  怀着这种感激之心,闫嬷嬷更不想轻易放过夏氏等人。

  她语气冷然逼问苏师玉,“苏老爷,事情真相大白,你打算如何处置?”

  苏师玉怒意难平,瞪了夏氏一眼,把心一横,“来人,把这些刁奴都给我发卖出去!”

  夏氏霍然抬头,脱口道:“老爷不可!孙嬷嬷是我的陪家嬷嬷,跟我从娘家过来,怎么能随意发卖?”

  “呵,”闫嬷嬷短促一笑,“照你这么说,我们未来王妃还抵不过一个奴才了?”

  苏师玉太阳穴突突的跳,看着还想反驳的夏氏怒道:“闭嘴!再多说你就去庄子上思过!”

  夏氏满脸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师玉,苏晚儿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多说。

  苏南衣冷眼旁观,苏晚儿倒是心狠。

  孙嬷嬷哭着磕头,她被堵着嘴,呜咽着说的什么也听不清,苏师玉心烦,摆摆手让人把她们几个拖下去。

  苏师玉挤出一丝笑,“是在下治府不严,出了这等恶奴,还请王爷放心,烦劳嬷嬷也在太妃面前美言几句,以后草民保证不会再发这样的事。”

  他又转脸对苏南衣慈爱道:“南衣啊,以后有什么委屈就跟爹爹说,爹爹一定为你做主!”

  苏南衣看着他这假笑实在恶心,站起来看着云景,“景儿,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王府玩?”

  云景高兴的点头,“对,娘子,我们现在走吗?”

  “现在就走,”苏南衣扫了夏氏一眼,“夏姨娘,听说你院子里的那株海棠长得枝繁叶茂,天气热,你没事就在院子里避暑,修养一下心性。”

  “!!”

  夏氏如遭雷击,这不是要把她禁足了?

  苏南衣,她怎么敢?!

  夏氏慌乱的看向苏师玉。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