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皇妃太傲娇
重生皇妃太傲娇

重生皇妃太傲娇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3-06 14:47:50

作者:灰小可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重生皇妃太傲娇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重生皇妃太傲娇介绍

快看看灰小可的新书《重生皇妃太傲娇》:“自然是坐府里的马车过去,免得招人话柄。”任盈歌刚要答应,余光撇到沐臻的视线扫了过来,便改口说道:“那不如姐姐和我一块儿坐三皇子的马车过去?”任云贞自然是愿意的。“本皇子的马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坐的。”沐臻淡漠的嗓音缓缓响起。任云贞面色一变。从来没有人会这样直接的拒绝她!任盈歌心里冷笑,面上丝毫不显分毫,反而还安慰起了任云贞,“姐姐不要生气,三皇子没有恶意的。”

书友点评:

《重生皇妃太傲娇》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章节试看:

18-我不配

蓦地,一辆马车在将军府门口停住,帘子撩开,一道紫色的身影从马车里下来。那个尊贵的男人正朝着任盈歌走来。

“二皇兄也在这里?”

来人正是当朝三皇子沐臻。

沐星行看到沐臻的第一眼,眉心微蹙,“皇弟不是也来了?”

沐臻走至任盈歌身边站定,“嗯。”

他朝着任盈歌看了一会儿,勾唇问道:“本皇子来迟了,现下可否前往猎场?”

任盈歌一愣。

从他出现到现在,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衣裳上,不管是样式亦或者颜色都和自己身上这件十分相似。

她察觉到沐星行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眼眸中也闪现出来的一道错愕之色。

沐臻坦然的再次问道:“任小姐?”

任盈歌回神,淡声说道:“爷爷已经准备好了马车,我同任府其他人一块儿过去。”

沐臻颔首,却蓦地上前一步,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可想好了?真的不坐本皇子的马车?”

他淡漠的嗓音中藏着只有任盈歌才听得懂的威胁。

任盈歌在沐星行的注视下,微微颔首,“好。”

话音刚落,任云贞走了过来,“你说你要坐三皇子的马车走?任盈歌,你可是未出阁的女儿家,怎么好做这样的事?传出去成何体统?”

任盈歌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姣好的面容上带着难以遮掩的疲惫。

“大姐姐身上是不是不好?要不要我给你瞧瞧?”

任云贞连忙往后退开,“我没有什么大碍,不劳烦妹妹。妹妹今儿要是上了三皇子的马车,这白玉京的人该如何看待妹妹,妹妹想过没有?我也是为了妹妹好才这么提醒妹妹的。”

任盈歌佯装若有所思起来,说道:“多谢姐姐提醒。那照姐姐的意思是?”

“自然是坐府里的马车过去,免得招人话柄。”

任盈歌刚要答应,余光撇到沐臻的视线扫了过来,便改口说道:“那不如姐姐和我一块儿坐三皇子的马车过去?”

任云贞自然是愿意的。

“本皇子的马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坐的。”沐臻淡漠的嗓音缓缓响起。

任云贞面色一变。从来没有人会这样直接的拒绝她!

任盈歌心里冷笑,面上丝毫不显分毫,反而还安慰起了任云贞,“姐姐不要生气,三皇子没有恶意的。”

任云贞忍住脱口而出的话,冷笑道:“妹妹也别自讨没趣,还是和我一块儿去坐府里的马车吧。”

任盈歌站着不动,“三皇子的好意我不能辜负。恐怕要叫姐姐失望了。大姐姐不如……”

说到此处,她的目光落在沐星行身上,“二皇子愿意同我大姐姐一块儿前往?”

沐星行轻哼。

“二皇子莫不是不愿意?”任盈歌佯装诧异道,“若是不愿意的话也不用勉强,我大姐姐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不会介怀的。”

沐臻似是等的不耐烦,浓眉一皱,“可以走了。”

任盈歌在下人的搀扶下坐进马车,似笑非笑的看向任云贞,“猎场见。”

任云贞攥紧拳头,“二皇子,我可否坐您的马车过去?”

她不能被那个无父无母的贱丫头比下去,若是她被二皇子拒绝这事传出去,可不成了白玉京茶余饭后的谈资?

沐星行这一次倒是反常的答应了。

只不过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阴骘之色。他这个三皇弟总是喜欢和他抢,和他争。

他着实是……气恼!

任盈歌放下帘子,嘴角微微上扬,“三皇子是故意的吧?”

沐臻靠在软塌上,看上去甚是慵懒,反问道:“嗯?”

任盈歌笑着摇头,便没有再说话。她心里算着泻药发作的时辰,恐怕还不到猎场就应该要有好戏看了。

“你又再算计什么?”沐臻望着她,薄唇微动。

“论起算计,我哪里是殿下的对手?”

沐臻扯了扯唇角,“本皇子救了你一命,你应该感谢本皇子才是。”

任盈歌靠坐在马车上。

面前这个男人是个会享受的主,马车外面看着不起眼,但是里面装饰奢华。两人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做工精巧的香炉,正徐徐冒着白烟。

“殿下若是不折腾我,我已是万幸,当然也会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你。”

沐臻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天底下再寻不出似我这般正经之人,何来折腾一说?”

任盈歌嘴角含笑,眼底却依旧清冷一片,“殿下说笑了。”

“说笑?本皇子从来不说笑。”

“是吗?”任盈歌不自在的收回视线,随即转开话题,“殿下怎么会今早出现在将军府门前?”

沐臻浅啜一口茶,嗓音沉沉,“你莫不是忘记了本皇子对你的提醒。”

“自然没有忘记。”

“那便好。”沐臻看她,“本皇子今日又救了你一回,若不是邀你坐本皇子的马车,你的小命就要不保了。你该如何回报这份恩情?”

任盈歌想到那晚面前这人突然闯进自己的闺阁,送了自己一把匕首之外,还提醒她要小心易芙和沐星行,因为他们背地里走的很近。

然而,即便他曾好心提醒过自己,可他后来让承临做的事情却让她无法忘怀。

“若不是看在这件事的份上,我断然是不敢坐殿下的马车。”她噙着笑,“是您让承临弄脏了爷爷送我的衣裳吧?”

沐臻并未否认,自然也没有承认,“你若说是那便是吧。”

任盈歌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衣袍,不由说道:“殿下就不怕被人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我同殿下之间有些不足与外人道的事。”

沐臻眉眼微挑,“你若想同我有些事,大可不必这样暗示。本皇子心里明白。”

任盈歌耳根子不由的一红。

她方才说了什么?这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该说出的话吗?

不知道哪里取悦了沐臻,他看上去心情似乎还不错,“本皇子尚未娶亲,你也尚未婚配,无甚好害羞的。”

任盈歌喝了一口水,干巴巴的说道:“殿下说笑了。”

“你要是在本皇子的府邸,其余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打扰不到你,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的喜欢事。”

任盈歌心头忽的一跳。

她承认他说的生活让她很是心动,可心动未必能有机会付诸于现实。她深吸一口气,淡淡的开口,“承蒙殿下错爱。我……不配。”

19-丑态毕现

沐臻倾身而来,将任盈歌压在马车壁上,说道:“你不配谁配?”

说话之间,他温热的气息洒落在她的面上,她的耳根子红到了脖子,连带着脸颊都红了起来。

“殿下,请自重。”她还算是清醒,伸出手去推他。

沐臻率先坐了回去,“恼了?”

“没有。”

“无碍,绝无第三人知晓你我之间的事。”

任盈歌蹙眉,“殿下以后莫要如此。”

沐臻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另外一辆马车上,任云贞只觉得如坐针毡。

沐星行阖眼小憩,并未察觉到她的异状。一直到马车内响起一道不雅的声音,以及一股难言的气味。

他陡然睁开眼睛,眼神如炬,质问道:“你做了什么?”

任云贞羞赧不已,“殿下,我……”

话未说完,又是一道巨响。

沐星行眼底的嫌恶遮掩不住,冷声斥道:“你给本皇子滚下去。”

任云贞哪里敢动,紧靠在马车壁上,哀求道:“殿下,我错了,请你不要赶我下去。”一下马车,她的丑事便会弄的人尽皆知。

沐星行难以忍受和污秽的东西待在一起,让小厮停住马车,率先下去,冷声吩咐道:“你们上去把那个女人弄下来。”

手下会意。

任云贞很快被架了下来,白色的衣裳上沾染了一些污秽的东西,整个人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恶臭。她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出不堪入耳的响声。

“带走。”沐星行嫌恶的挥了挥手。

易芙听到动静,她从后面一辆马车里下来,手里还抓着一件衣裳,“贞儿莫怕,我们回府换衣服。”

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往日里风光无限的大夫人也只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牵着任云贞的手快步上了另外一辆马车。

闹了这样一出,沐星行只想回府沐浴更衣,望着面前的马车,眼前浮现的满是任云贞那副恶心的样子。

“你们去给本皇子换一辆马车。”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任盈歌心里止不住的冷笑。

沐臻转眸看她,“又是你做的?”

这一次任盈歌没有否认,只是定定的望着他。

“很好。”他道。

他看上的人需要有自保的能力,当然也要有回击的本事。

任盈歌嘴角浮现出一道冷笑,“殿下似乎对我的事情很关心。但是我并不是殿下所认为的那种人,兴许会让您失望。”

“不必过谦。”

任盈歌没有再多说什么。她虽然感谢沐臻一再的帮助,但是对他的戒备之心始终存在。她不需要怜悯,更加不需要再次被人当做棋子利用。

皇家猎场相当气派。早有礼部的人为每一位大人以及他们的家眷安排好了住处。

任盈歌被分到的住处和沐臻离的甚远,毕竟男子和女子还是要适当的避嫌才好。

桃儿将带来东西归置好。

任盈歌四处查看片刻,又拿出随身携带的药物洒在墙根底下。做完这一切之后,她不动声色的问道:“大姐到了吗?”

桃儿回道:“听说还没有。”

“嗯。”任盈歌颔首,她给碧珠的泻药加重了分量,为了不让易芙和沐星行再次联手对她故伎重施。

不过从眼下来看,沐星行心里怕是要有阴影了,暂时对任云贞肯定会有看法。他们若是要联手恐怕不易。

想通这一层之后,她带着桃儿和承临离开住的地方。

这皇家的地方果然气派非常,一眼望去尽是满目的黄色和红色,煞是好看。这次说是秋猎,但到了最后究竟谁是猎物还未可知。

“一同去见父皇?”沐臻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任盈歌面前。

任盈歌颔首,“好。”

任昭因身体不适未能出来,在她临出发之前特意叮嘱过要懂规矩,且不可任性妄为。她不能让任昭担忧。

沐臻同她并肩站在一处,惹来周围许多人的侧目和议论。

任盈歌因心中藏着事情,并未多做关注。沐臻则是不动声色的接受这样的目光,薄唇浮现出一道上扬的弧度。

皇帝因在住处处理政事,并未有空接见。

两人站在外面等候。

任盈歌这才反应过来,秀气的眉头不由一蹙。她实在是不喜这样的眼神,她并不想和身旁这个男人扯上任何关系。

思及此,她不动声色往旁边让开一步。

“同本皇子站在一处还委屈你了?”沐臻察觉到她的动作,冷声问道。

任盈歌垂目,“殿下误会了。”

“误会?”沐臻重复这两个字。

太监出来传话,“皇上请三皇子还有任小姐去里面呢。”

任盈歌松了一口气,款步朝里面走去。忽而想到什么,脚下一顿,待沐臻走上前后,她才重新抬步。

若让皇帝见了她走在沐臻前头,不知心里会生出多少不满。她还不想惹这个麻烦。

皇帝今年四十多岁,生着一张周正的国字型脸,不笑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格外威严,面上常年带着浸于高位多年而与身俱来的气势。

“免礼。”他虚抬手,目光落在任盈歌身上,“这就是任昭那老头最宠爱的宝贝孙女吧?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任盈歌照做。

“模样倒是秀气,气质也好。”皇帝话锋一转,“衣裳也和老三很般配啊。怪不得刚才朕听了那么一耳朵,说你们站在一处的样子是金童玉女。”

沐臻开口说道:“任小姐性子也很好。”

皇帝抚摸着胡须,哈哈一笑,顺口便道:“难的看到老三夸赞一名女子。看来是对任小姐相当满意了。”

任盈歌心里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皇帝处理政事的同时又能将外头发生的事情听在耳朵里,这里到底有多少他的眼线?

“既然这样,不如朕做主把任小姐许配给老三做皇子妃吧。”皇帝金口一开,“你们觉得如何?”

任盈歌的预感成真,下意识的朝沐臻看去,希望他可以拒绝皇帝的赐婚。她想他肯定也不愿意自己的婚事草草被人这样决定吧?

谁知男人竟然行礼,淡声说道:“多谢父皇赐婚。”

这就是答应了?

任盈歌面上并无多余表情,只是一双眼睛始终落在地面上。她正在思量如何在不动声色之间回绝皇帝的‘好意’。

皇帝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任小姐觉得如何?”

任盈歌没有想到皇帝会来询问自己的意见,当即开口说道:“皇上,臣女年岁尚小,更何况爷爷身体不好,臣女在心里和自己说过,定是要治好爷爷的病才会出嫁。臣女父母双亡,爷爷是臣女为数不多的亲人,请皇上允准臣女这一丁点孝心吧?”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