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神探王妃:腹黑王爷走远点
神探王妃:腹黑王爷走远点

神探王妃:腹黑王爷走远点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1 13:24:50

作者:张妮妮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神探王妃:腹黑王爷走远点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神探王妃:腹黑王爷走远点介绍

小说神探王妃:腹黑王爷走远点,是由作者张妮妮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随本王来。”苏澜芝在慕修寒的引导下去了殓房,刚一推开门。“啊”的一声,非人的尖叫声。苏澜芝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一幕。一个娇俏的女子躺在地上,腹部被撕裂出了口子,肠子血淋淋地被拉出了腹腔,苏澜芝慢慢地走进尸体,死者骤然遇袭,她睁着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天花板。苏澜芝蹲在尸体旁,细细地观察尸体?咦?这脸上的伤口居然是?她脑子里骤然跳出一双贼兮兮的眼睛,那种恶心的小动物,居然可以咬死人。

书友点评:

《神探王妃:腹黑王爷走远点》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章节试看:

算计-张妮妮

“姐姐很厉害的,她主动包揽了狐妖案,皇上说若是姐姐破案,肯定会嘉奖咱们苏家的。”

闻言,一脸和善的苏丞相,展眼之间就变成了罗刹,他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废物:“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怎么会不知道狐妖一案的重要性,当初前京兆府尹就是因为没有处理好这件事被关进了天牢,没想到这个蠢货竟然敢主动包揽这个案件,这是要害死苏家不成!

苏澜芝对苏丞相的愤怒视而不见,她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苏润歆说道:“这个案子是谁不知死活的替我揽下来的某些人心里应该有数,苏丞相发火得找对人。”

她的这个语气让苏丞相怒火中烧,直接扬起手就打算教训苏澜芝。

可是没想到苏澜芝却先一步拿出了慕修寒给她的龙佩挡在面前,讥讽的开口:“苏丞相下手的时候可要看准了,别一不留神打坏了这宝贝。”

那龙佩是皇上的贴身之物,见龙佩如见皇上,苏丞相只得生生的收回手,一肚子火无法发散出来,他咬牙切齿地道:“哼,你倒是长本事了。”

苏澜芝一脸无奈地道:“爹,我也是没办法,那庆和公主死了,我也没法只能自证清白。她和三弟一般年纪,才十五岁,就这么没了。唉!”她故作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这件案子虽然皇上有意压下,可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苏丞相怎么可能不知道庆和公主为什么会死,这下皇贵妃肯定会记一笔帐在苏家头上。

苏丞相恨恨地看向了秦氏,秦氏也是知道事情的经过,自己儿子闯了祸还间接害死了公主,这要是让苏澜芝再说下去估计她就没有好果子吃了:“澜芝,你也累了,先回房歇着吧。”

苏润歆不甘心就这么放过苏澜芝,她还要开口,秦氏拽拽她的衣袖。苏润歆只好闭嘴。

苏澜芝福福身子:“女儿,先去歇息了,二娘。”她刻意咬重了二字。

秦氏脸上的笑容一僵,而后又恢复了人前的和善,该死的苏澜芝总有一天我会除掉你!

苏澜芝转身,她冷笑了一下,而后是满脸的疲惫。

她自顾自回房,她刚走进院门口,一个丫鬟就迎了上来,她欣喜地抓住苏澜芝的胳臂:“小姐,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二小姐也不喜欢我,你要是不回来,这府里就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

这丫鬟叫樱儿,十岁就跟着原主了,如今七年了。原主一直把她当成亲姐妹。

苏澜芝疲惫至极,懒得应付她:“我累了,给我打洗澡水。”

樱儿双眼含泪,还想再渲染一下,可苏澜芝冷眼一瞪很是威严,樱儿愣了一下,硬生生地憋回了眼中的泪水应了一声:“是,小姐。”

苏澜芝目光阴冷地看着她的背影,原主那样懦弱的性子,若是苏润歆不喜欢她,早就把她撵出府了还能留着她一直,让她留下来只不过是为了监视自己罢了。

现代的苏澜芝也是个孤儿没什么好牵挂的,既来之则安之。她想早日脱离处处算计的苏家,可是她初来乍到,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不对?

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可是有未婚夫的!

另一边,慕寒修负手而立,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官服的男子跪在地上,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得出他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着,显然是因为对面前人的恐惧造成的。

慕寒修看着跪在地上的人,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上的折扇问道:“你可是病了?”

京兆府尹微微一怔,而后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臣感染了风寒,很是严重,还求王爷让臣回家歇息两日。”

慕寒修满意的点点头:“本王准你休假。只是府衙中事务繁多。”他刻意顿住话,蹙着眉头看着那官员。

京兆府尹额头的冷汗不停地往外冒,他怎么也没想到玄王会对这个狐妖案如此的上心,忙道:“还请王爷亲自坐镇,尤其是狐妖案,着实棘手,臣身体不适,实在力不从心,还请王爷亲自督促侦办。臣不胜感激。”

慕寒修肃色道:“本王定会尽心尽力的,徐大人就休息五日吧。”

京兆尹大人感恩戴德地谢恩。

翌日,清晨。

衣柜里摆满了各种款式的粉色衣裙。这娇美的颜色,宽大的裙摆,穿在身上很是不方便。

苏澜芝在柜子里扒拉半天,扒拉出一套浅蓝色的衣服。是一身男装,很是素雅,唯独左侧衣领上用金线绣了几朵桂花,她刚拿出来,樱儿端着早膳就进门了。

“这套衣服还是小姐偷着做出来的呢。”

苏澜芝急着去见京兆尹,也没多想原主偷着做这套衣服是为何,直接换上,她抓起一块点心:“我先走了。”

她刚出门,樱儿就忙不迭地去了秦氏的院子里汇报情况:“夫人,她穿着那身衣服出门去了。”

秦氏眼中迸发出寒意冷笑道:“这可是她自找的。”

苏润歆却是对两人的谈话很是不解地道:“娘亲,只是一套衣服而已。”

秦氏笑道:“傻女儿,悠悠之口本来还只是谣传,如今相同的衣服可就算有了证据了。她的名声若是坏了,皇家觉得她丢脸肯定会解除婚约。”

苏润歆懂了秦氏的意思,她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毒。这大卫朝,女人的名声是最重要的。

皇上还亲自派了轿子过来,苏润歆站在阁楼上看着苏澜芝上轿,她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能嘚瑟几日?

苏澜芝在小厮的引领下去见正堂,屋内十来个官员左右恭敬地站着。

苏澜芝盈盈一拜:“民女参加玄王殿下。”

那人从一堆公文中抬头,他的视线在她的衣领上停留了一瞬,脸色蓦然沉了下来。

这个女人身为他的未婚妻竟然大庭广众之下穿着别的男子的衣服,到底是真蠢还是故意的?

“苏澜芝,办案第一天就敢让本王等你,你可知罪!”他微怒的眼神颇有震慑力,屋内众多官员赶紧低下了头生怕被波及。

苏澜芝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是在古代,她还是得小心一些,于是屈膝跪了下来:“澜芝知罪。”

慕寒修却没叫她起来,他挥挥手众位官员都退出了门外独留他和苏澜芝。

他复又埋首在公文中,苏澜芝不知自己怎么招惹了这位爷?她紧紧手指,“王爷,我是奉旨来办案的,不是来跪着的。”

巨鼠-张妮妮

慕寒修越看她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心里就越窝火,讥讽道:“怎么?苏姑娘这是怕弄脏了你这一身衣服不成?”

苏澜芝被他的话搞得更是莫名其妙,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这才想起来为什么在临走之前樱儿会说出那句话了。

原来是因为这件衣服和孟离所穿的款式一模一样,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她还不得被那些流言蜚语淹死,说她不守妇道,恬不知耻??

也难怪刚才慕修寒会当众刁难她让她跪下,原来是为了替她解围。

慕修寒看着苏澜芝低头对着自己的衣服发呆,还以为她是默认了他说的话冷笑道:“哼!看来是被本王说中了。”

噗嗤——

苏澜芝觉得他说话如同小孩子在赌气一般,笑出了声:“王爷,因为我女装办案不方便,所以就想着穿一身男装,可是走的时候太匆忙就没发现这衣服不该穿,不过还是多谢王爷提醒。”

“笃笃”的敲门声打断了慕修寒接下来要说的话。

“进。”

只见一个小丫鬟捧着一个托盘,上边放着一套淡青色的男装,丫鬟将托盘放到了一旁退了下去。

“换上这身衣服跟我去验尸房。”说着慕修寒又拿起了狐妖案的卷宗看了起来,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苏澜芝环顾了整个房子,连个屏风都没有这让她怎么换衣服?这个男人就不知道避嫌吗?

“王爷,我换衣服能不能麻烦你先出去。”

慕修寒听到她的话后转头从上到下的打量了苏澜芝一番,嫌弃的开口:“本王对你这个没及笄的奶娃娃还没什么兴趣。”说完又转过头继续看着手里的卷宗。

“……”苏澜芝对这个男人简直无语了,她虽然还没及笄,不过她现在也是该有的地方都有了。

算了,苏澜芝也不管了好歹自己也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直接拿起了托盘上的衣服背对着慕修寒利索的换好了衣服。

“王爷,我们可以走了吗?”

慕修寒抬头看向苏澜芝,她的肤色白皙很适合衣服的颜色,巴掌大的小脸微微有些红云,看起来竟也不输给苏润歆。

他站起身来苏澜芝身高仅仅在他的下颚处,看着扬起头望着自己的苏澜芝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坏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还真是矮。”

“……”苏澜芝看着眼前这个恶劣的男人恨不得踹他一脚,可是还是忍住了“王爷,现在能去验尸房了吗?”

“随本王来。”

苏澜芝在慕修寒的引导下去了殓房,刚一推开门。“啊”的一声,非人的尖叫声。

苏澜芝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一幕。一个娇俏的女子躺在地上,腹部被撕裂出了口子,肠子血淋淋地被拉出了腹腔,苏澜芝慢慢地走进尸体,死者骤然遇袭,她睁着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天花板。

苏澜芝蹲在尸体旁,细细地观察尸体?咦?这脸上的伤口居然是?她脑子里骤然跳出一双贼兮兮的眼睛,那种恶心的小动物,居然可以咬死人。

“小心。”一声惊呼,苏澜芝下意识地回头,四目相对。

我的妈呀!这老鼠,不,这简直就是鼠人,一人高的老鼠,正趴在地上,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那仓鼠趴在地上,喉间呼哧呼哧地喘气,苏澜芝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那老鼠一跃而起,凶猛地朝她扑了过去,尖利的牙齿擦过她的脖子,她眼前一黑。

“咚”的一声闷响,那只巨大的老鼠吃疼了,它转身,张牙舞爪地扑向了身后之人。

慕寒修飞身一跃,那老鼠扑了空,它背后的毛耸立了起来,长大了嘴,更加迅猛地扑向了慕寒修。

慕寒修灵巧地侧身躲开。但?

也不知苏澜芝这个蠢女人是不是吓傻了,她居然高喊了一声:“畜生。”

那巨鼠瑟缩地抖动了一下爪子,那巨鼠复又扑向了苏澜芝,慕寒修迅速上前,揽住苏澜芝的腰,踩着停尸床飞出了殓尸房。他们刚一出殓尸房。她从未见过这样大的老鼠,她本以为是别的动物假扮的,她故意惊呼一声,那老鼠胆小的本性就露了出来,居然有人能把老鼠养的这样大?

门外的侍卫,迅速地站成排,手握弓箭,堵住了殓尸房的门。

苏澜芝低声喃喃道:“那真的是老鼠,真是……”

慕寒修见她如此情形,他讥诮道:“吓傻了?”

苏澜芝怒道:“你才傻了呢?”慕寒修俊眉一挑,苏澜芝识趣地换上一副笑脸。

“呵呵,那个啥,我的意思是我一次见这么大的老鼠。”

慕寒修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老鼠,但他不想讨论这个。他默了一瞬,“今日之事,做完了。”他看了一眼高大的府墙,转身就走。

苏澜芝趁着捕捉巨鼠的机会,趁乱从后门出了府衙。

却不曾想,刚走出府衙,一个皮肤白皙,五官秀挺的男子迎面而来,巧了,这男子的衣服和她上午穿的那件一模一样。

幸好,慕寒修让她换上了捕快的衣服,撞衫可真是尴尬!少年朝着她温润一笑:“苏妹妹。”

苏妹妹?如此亲昵的称呼,原主的记忆中迸出一个名字,孟离,她远房大姨家的表哥。

其实两人平日里并不亲厚,可孟离的衣服很别致,很好看,爱美的原主就偷做了一身和他一样的衣服。

苏澜芝笑道:“孟离哥哥好。”

孟离看着她,不快很是明显:“苏妹妹,姑娘家该有姑娘的端庄样子。”

唉吆!苏澜芝冷笑道:“我是什么样有我自己决定,不劳哥哥费心。告辞了。”

她转身就走。笑话!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哥也来管她。

慕寒修挑挑眉毛,这丫头片子真是桀骜不逊,不过,他唇畔勾起一抹笑,他就喜欢有性子的。

苏澜芝到了慕寒修所示的那处墙根下,却没见他的人影。她以为自己会错了意?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