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05 15:19:41

作者:春雷炮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介绍

在《承君一诺不负此生》里面是一波三折,春雷炮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一个白瓷酒壶盖朝着小官吏手背砸去。 先是砸到手上,随即摔落地面。 “啪”一声,四分五裂! 司徒冽目光冷冽,锋利如刀尖,直指小官吏。 小官吏一个哆嗦,瞬间酒醒! 在场的人不由瑟瑟发抖,识趣的赶忙将愣在当场的小官吏扯离湖心亭,连鹛娘也知趣退开。 司徒冽眼底阴云密布,声音陡然提高:“过来!” 云锦心提了起来,一步一停顿的向着他方向挪动过去,立在司徒冽的面前,不敢作声。

书友点评: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章节试看: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卑微求情

  司徒府。

  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司徒冽一身戎装,噙着笑游走在各个将领就坐的酒席。

  “司徒将军这次讨伐漠北,出师大捷,击退漠北大军,大获全胜。真是厉害呀!”

  “那是,只要咱们司徒将军出战,就不会输!”

  司徒冽听着众人的恭维,眼眸微眯,指尖轻摇着杯中晶莹的酒液,忽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你们怎知,我没有输过?”

  司徒冽昂头饮尽杯中酒,“砰”的将白釉瓷杯尊在桌子上。

  他五年前他便输过,一败涂地,家破人亡,流放边境!

  众人一惊。

  他冷笑起身,向湖心亭走去。

  湖心亭。

  锦衣女子站在亭栏边,身子单薄楚楚可怜。

  司徒冽逼近,女子仿若被吓到,瑟缩着向后退了一步,险些摔下湖,勉强扶住栏杆才站稳。

  她缓了缓心神,面纱下的朱唇颤抖:“司徒将军,请您高抬贵手,放过云家吧。”

  “云小姐以什么身份来请求?青梅竹马?还是两家世交?你倒是说说,本将军凭什么帮你?”司徒冽凉薄的唇勾勒起来,带着满满的嘲讽。

  云锦手不安的搅动,指尖几乎泛白,头也愈发低垂。

  一个微散发髻的美貌女子,扭着腰向湖心亭走来,艳红的襦裙掩不住波涛汹涌,她站到司徒冽身旁,掩嘴娇笑道:“将军,这位是?看样子,可不像您府里的美妾。”

  “呵,这位可是京都最负才名的云家嫡女,鹛娘不识?”司徒冽调笑着,大一把拉过鹛娘坐在他的膝上,另一只手挑起了她的下巴。

  鹛娘瞬间好像没了骨头一样,娇笑扭过头软软依在司徒冽的肩膀上。司徒冽扬眉哈哈笑着,抬起女人柔若无骨的手就着酒壶喝了一口酒。

  云锦脸色苍白,静静地站在那里,几乎要和山水一色融在一起。

  不多时,一个肥头大耳的小官吏拎着酒壶摇摇晃晃过来。

  看见云锦,眼睛闪过精光。

  “这不是云小姐,听说大姐不但才情好更是貌美,如今到这府上求情,却蒙着面纱。不如……摘下面纱,让大伙一睹云小姐芳容。”

  说着,小官吏粗短肥壮的手便朝着云锦脸上的面纱伸过去。

  顷刻之间。

  突然!

  一个白瓷酒壶盖朝着小官吏手背砸去。

  先是砸到手上,随即摔落地面。

  “啪”一声,四分五裂!

  司徒冽目光冷冽,锋利如刀尖,直指小官吏。

  小官吏一个哆嗦,瞬间酒醒!

  在场的人不由瑟瑟发抖,识趣的赶忙将愣在当场的小官吏扯离湖心亭,连鹛娘也知趣退开。

  司徒冽眼底阴云密布,声音陡然提高:“过来!”

  云锦心提了起来,一步一停顿的向着他方向挪动过去,立在司徒冽的面前,不敢作声。

  “怎么?这便是云大小姐求人的态度?”

  司徒冽说的漫不经心。

  云锦咬唇,良久,哐当一声跪在地上,伏下身子行了大礼,卑微的声从地面传来:“司徒将军,万事皆因我而起,若将军有恨有仇待报,请冲着我来,无论是凌迟处死还是五马分尸,云锦无半句分辨。但求将军放过云家满门!”

  她的声音哽咽着,眼泪直顺着睫毛侵湿地面。

  见云锦如此卑微的跪伏在鞋边,司徒冽怒火蹭冒了起来,他弯腰一把拉起伏在地上的云锦,扼住了云锦纤细的脖颈,强迫她的视线与他交汇。

  “想本将军帮你,那便嫁入司徒府,成为我的女人!”

承君一诺不负此生:洗干净

  云锦猛地抬头,不知所措。

  司徒冽心中恨意渐浓,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喜欢用这种不知所措的神情,来搅乱他平静的心。

  “怎么?不愿意?还是说……云大小姐觉得本将军像当年一样,高攀不上云家,配不上你!”

  司徒冽手中力度渐大,云锦呼吸窒息,小脸涨的通红。

  “我、我已经……成亲……了。”

  她艰难开口。

  云锦乌黑秀裳的青丝尽数绾于头顶,轻纱覆面,这一身已是他人妇的装扮。一句话,司徒冽动作瞬间凝滞

  “成亲”两字,像把尖锐的匕首一般,狠狠的宰入司徒冽的心,刺的他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司徒冽猛地松开了手。

  云锦仿佛浮出水面一一样,大口大口的呼气喘息着。

  面纱已随着司徒冽的动作掉落在地,云锦脸色挂着不正常涨红,她哭着,说的断断续续,“司徒冽,是我不好……对不起……”

  云锦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司徒冽重重的拽进了怀里。

  一吻,带着毁天灭地的戾气!

  云锦拼命的想挣脱他的束缚,她自己已经坠入深渊,而她不想不能再将他也一同拉到深渊。

  然而她越是挣扎,司徒冽便越是不肯放。

  抵不过他的泰山之势,云锦眼泪濡湿了司徒冽的肩膀,她喊出声:“将军,我已经是他人妇了,以我如今的身份,将军不嫌我脏么!”

  司徒冽动作戛然而止。

  她总有办法,将他的心践踏得稀碎,变成粉末!

  “云、锦!”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念出她的名字,一拳砸进她身侧的原木柱子。

  木屑渣刺血肉里,鲜血随着司徒冽缓缓松开的手指滴落地面。

  鲜红映入眼帘,窜进鼻腔,更刺入了云锦的心里。

  “君珩,我求你了,放过云家,当初一切皆是我的错,我是出嫁之人,不配……也不值得……”

  云锦眼泪无助的从眼眶流出,哀求着。

  司徒冽的手指微微颤动一下。

  君珩是他的字,往昔她与他同处时常常这样唤他。良久,狭长的眸里迸发出一道冷光,他扬起下巴,冷笑起来。

  “云锦,你可知道,我司徒冽这一生,从未输给任何人?你、也绝对不会是个例外!”

  司徒冽一把拽起她的胳膊,恨不得将她捏碎的力量,将她拎了起来,朝主卧旁的浴房走去。

  途中云锦不断挣扎,却也无法挣脱司徒冽的怀抱,直直进入浴房,只见浴房正中是一个可容纳两人的木质浴桶。

  猝不及防,云锦被司徒冽丢进了浴桶,猛地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从水下抬起头,伏在桶边剧烈的咳嗽起来。

  司徒冽一步一步沿着浴桶朝着她逼近,云锦避无可避,只能瑟瑟发抖的贴着桶壁,惊慌失措的看着司徒冽。

  “君珩,你不要这样……不要……”

  司徒冽丝毫不理睬她的话,一把扯开她的外衫,顷刻间,云锦只剩下淡湖蓝的肚兜。

  男人眸色狠厉,“不是说脏吗,那我给你洗干净!”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