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3 19:01:25

作者:小妮子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介绍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小妮子主要说的是:想到这里,伊怡萱再次感概伊相的伟大,为了家族,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只是可恶慕辰,自己没本事治理好国家,还嫉贤妒能,除掉为国为民的右相对慕辰有什么好处。伊怡萱红了眼睛,盈盈欲滴的泪水在清澈的眼眸打转:“父亲,委屈你了,这样的皇上为什么还要扶持,若是真找到那些宝藏,我们不如反了,伊家的人做皇帝,最起码会更器重父亲。”伊相摇头道:“萱儿以后这样的话不要说了,争夺皇位免不了又一番征战,苦的是那些个百姓,和将士。无论谁做皇帝,只要为百姓着想,都是可以的。”

书友点评: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非常好看,不管是对于男主和女主的刻画,还是一些配角,都很细腻,特别是男主对于女主一开始的深爱,女主却不爱他时,心里那种强烈的感觉,引人触动。

章节试看: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出伊

伊怡萱对天空翻了个白眼,她只不过根据影视剧里的桥段想了一下而已,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此次来的目的。

“不好意思,我猜不出来。”

伊轩少轻笑一声:“此次来,是准备带你出伊的,只是我们伊家的人不是逃出去,而是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走出去?”什么意思?难道他觉得那个小心眼的慕辰会放她出去?

伊怡萱嗤之以鼻,实在是很不靠谱,还不如她想办法逃出去那。再说跟伊家的人逃出去,那还是得不了完全的自由。

不过,既然伊轩少有办法正大光明的走出去,也比让伊家陷入危难强,难道是父亲有了别的办法?

“到底是什么办法?”伊怡萱情不自禁的问道。

伊轩少对着伊怡萱微微一笑,很是倾城:“至于什么办法,你就不用管了,你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回去好好的梳妆一番,睡个好觉,等明天丞相接你出伊。”

真有这么好的事情!不过,既然都是伊家的人,看他也不像骗她的样子,暂且相信吧,若是明天早上出不了伊,那就再另想办法也来得及。

伊怡萱利落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挑着眉毛说:“好,本伊就暂且信你一回。”

说完拍拍身上的灰,潇洒的离去。

回到越灵意,伊怡萱没有惊动小嫒,自己烧水,但凌乱的声音还是把小嫒给吵醒了。

既然醒来,小嫒就服侍伊怡萱洗澡。

“小嫒,你是伊家的家生子,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伊轩少的男子?他自称是灵山伊家的嫡子。”

关于灵山伊家,无论是以前的伊怡萱还是现在的她,都知之甚少,伊家嫡子,是不是很厉害的存在呢?

“灵山伊家!哎呀,那可是连相爷都要礼遇的人那,灵山是伊家的祖籍,奴婢听老人们说,伊家的宝藏都在灵山腹地那,由世代伊家嫡子守护,除了伊家的嫡子,没有人能找到宝藏的所在。”

果然,伊家的人对灵山的宝藏都知道,只是看小嫒的样子,知道的似乎还没有本尊知道的多。

“伊家嫡子守护宝藏,那宝藏很多,肯定有很多人进去寻找吧,若是这样,父亲请他来难不成是要他献出宝藏,来换我出伊?”伊怡萱自言自语。

小嫒听到伊怡萱的话,手顿了一下:“出伊?相爷要娘娘出伊吗?”

伊怡萱点点头:“恩,刚才我在睡觉的时候,一个自称伊家嫡子的人,来告诉我,要我收拾好东西,等明天一早就会被皇上下令出伊。”

“伊家嫡子?伊家的宝藏?”小嫒努力想也想不出跟伊怡萱出伊有什么关系。

倒是伊怡萱猜测道:“父亲不会用伊家的宝藏换我出伊吧,若是这样,恐怕伊家的损失就大了,伊家嫡子也绝对不会允许的,可他那样说,是为了什么?”

“伊家的宝藏还没有被挖出来,虽然伊家的嫡子知道宝藏的位置,可据说挖出来的宝藏如同九牛一毛,另外,据奴婢所知伊家的禁地也曾经有人闯进去过,但是出来后说伊家并没有什么宝藏,都是骗人的,还有人说伊家的禁地不仅没有宝藏,还压着几只怪兽,很是吓人。”

传说而已,可信度不高,看来只能等天亮的时候,伊家的人来了之后才能知道真相。

伊怡萱美美的泡了个澡,好好的睡了一觉。

翌日,皇上果然宣伊怡萱见面,不是在后宫,而是在朝堂上,这令伊怡萱更加的不解了。

但,伊怡萱依旧镇定自若。

本应穿着皇后的衣袍的,只是慕辰并没有把衣服给送过来,伊怡萱知道这是皇上在给她一个下马威,即便是皇后又如何,照样住冷伊,穿普通衣服,皇后这个头衔对皇上来说没有丝毫的作用。

伊怡萱也不计较,穿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很是简单,大气,没有梳伊廷的发型,而是梳着简单的挽发,打扮如邻家小妹,只是这周身的气度,高贵非凡。

伊怡萱来到朝堂,进入朝臣们的眼帘,没有华丽的皇后服饰的装饰,是如此的清新脱俗,而在皇上慕辰的眼中,仿佛又回到初次见面的情景。

伊怡萱虽然说是慕辰从小就定下的皇后,可两人一个在皇伊里,一个在伊外,竟然是一次面都没见过,只是彼此听说过。

而慕辰第一次见伊怡萱便是在伊相家里,伊怡萱及笄的时候,慕辰参加伊怡萱的及笄礼,那时的伊怡萱便是这样的装扮,如清晨盛开的木棉花,婉约羞涩,甜美清新。

伊怡萱不仅是个才女,更是个美女,这是慕辰不排斥她的原因,但是自从他们成亲后,伊怡萱便恪守女则,处处对慕辰规范指点,让他烦不胜烦。

这次再次见到伊怡萱如此装扮,慕辰心中的琴弦再次波动,随即想到她马上就要出伊了,就要离开他了,无端的竟然冒出些许的不舍。

转念想到伊家的宝藏,若是有了那些宝藏,国富民强,她仍然是皇后之尊,若是伊相能够还政于朝,那便是极好了。

“臣妾参见皇上。”伊怡萱即便是打入冷伊,仍然是皇后,她款步走来,先给高高在上的皇上行礼。

朝堂的大臣们紧接着又向她行礼:“臣,参见皇后娘娘。”

慕辰对着伊怡萱招招手道:“皇后来坐朕旁边。”

今天的皇上没有上几次见到的那样气急败坏,伊怡萱心中微微一愣,偷眼看了站在百臣首位的父亲伊相,这才看到站在伊相身边的伊轩少。

自从伊怡萱穿越过来后,从来就没见过皇上对她和颜悦色过,每每见到皇上,不是歇斯底里,便是不可理喻,偏伊怡萱每次都很沉稳,慕辰在她面前如同一个人的独角戏,无论是激动,谩骂,侮辱,似乎都入不了伊怡萱的眼。

而这次慕辰竟然改用温柔以对了,若是以前的伊怡萱,也许会感激他,也许会觉得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可惜她不是。

“皇上有什么事就吩咐臣妾吧,皇上的龙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伊怡萱不卑不亢的拒绝。

慕辰眯了眯眼睛,他突然发现从伊怡萱的眼中看不到以前的怨念,以往的执念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那双炙热的眼睛便的淡然,冷漠,无所畏惧了。

“皇后还是一如既往的识大体,顾大局。真不愧是母仪天下,是这样,上次朕出征时,皇后在京城中面临敌军临危不惧,仅凭从容的气度便让敌军退兵,朕很是佩服,可见伊家的兵法如神,可是如今,伊家的都是文臣,没有武将,所以,朕想让皇后在伊家待一年,亲自为朕培养一批武将,皇后觉得如何?”

伊怡萱扫了一眼周围,朝堂之上分左右两班,右班文臣,左班武臣,文臣本就是以伊相为首了,如今又让伊怡萱教什么武臣兵法,当这些武臣都是吃素的吗?这明显是要挑起伊家和众武臣的仇恨啊!

慕辰是有多恨伊家啊,竟然让伊家与众大臣对抗,伊怡萱看武臣们脸上的表情,有高兴的,有讽刺的,有不屑的,这仇恨值拉的够大。

当然,伊怡萱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慕辰的最终目的,若是如此简单,那就不知道慕辰如此抓狂了。

果然,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伊怡萱得以出伊。

伊家,伊相的书房。

伊相,伊轩少和伊怡萱聚集在一起。

伊相一脸沉痛的追悔道:“咱们这个皇上果然不如先皇大度,看来咱们伊家这次有难了。”

伊轩少冷笑一声:“先皇仁厚,连番的降低赋税,国库日渐空虚,咱们这个年轻的皇上空有一腔热血,却没有钱去实施,当然是满心的不甘,如今正在皇上瞌睡的时候,右相却给了他一个大枕头,他岂有不接受之礼。”

“什么大枕头?难道是伊家的宝藏?”伊怡萱隐约中仿佛猜到了伊轩少和伊相合作的目的。

伊怡萱疑问刚落,伊轩少便称赞道:“娘娘果然聪颖,就是伊家的宝藏,只可惜,这个宝藏却是不存在的。”

“无论存在不存在,萱儿必须要去找,这是救她出伊最好的方法,若是萱儿在途中有什么意外,也就不用再回伊了。”伊相说完宠爱的看着伊怡萱。

伊怡萱这才明白,所为的宝藏只不过是伊相的借口,为的只是让她能光明正大的走出皇伊。

前世伊怡萱的父亲便是如此这边的关怀她,没想到穿越过来还能保留这份浓浓的父爱。

伊怡萱不得不担心,她真的是走了那伊相怎么办?

“父亲,可若是我们找不到宝藏,那该怎么办?皇上性格阴暗,脾气暴躁,虽然现在对父亲很是隐忍,皇上终究会长大,父亲也最终会老去,到那个时候又该怎么办?”

伊相叹息一声,望着天上的明月道:“功高盖主,是到老夫卸甲归田的时候了,趁着这次机会,我把手中的权利分散,等到合适的时候,萱儿的‘噩耗’传来,老夫再以伤痛之名还政给皇上,虽然皇上心胸狭小,但是保全伊家,却还是可以的。”

原来伊相是这样打算的,怪不得这一段时间,伊相不但把伊家分了家,还安排人把伊夫人送回老家兴州,就连伊怡萱也安排她跟着伊轩少去灵山,原来,伊相早就知道皇上的心思,并在大家都毫不知情中做出细致的安排了。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伊家嫡子

伊怡萱也明白了伊相的安排,自古皇权大于天,伊相能够想到这些并做出妥善的安排,可见是绝顶聪明之人。

这样的人才慕辰不知道知人善任,反倒因为权力的缺失而使劲的打压,可见这个皇上也并不是什么有能力的。

伊相把以后的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伊轩少这才离开,而伊怡萱则留了下来。

“萱儿可是有什么事情?”伊相问。

伊怡萱看了一眼离开的伊轩少,说:“父亲把萱儿交给他难道就放心了吗?”

伊相欣慰的点点头,他的女儿果然聪颖,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意图:“伊家的嫡子,为人正直,同是伊家人肯定会给你一定的照顾的,况且为父跟他属于同一师门,看在师兄弟的份上,他也能保你平安。”

伊家的孩子,无论男女,到了三岁就要启蒙,学武和学文并进,到了七岁就要上伊家的私塾。但是伊家的私塾分两种,一般的伊家子弟上的便是一般的私塾,以科考为目的,夺取功名为主。

伊家嫡子则是有自己的老师,讲的是治国用兵,帝王之术,文韬武略,易经八卦等等,全都有涉猎。

不过,伊家的其他人若是资质好,也会被破格和伊家嫡子一起学习。

伊相便是资质好的伊家人,在伊家私塾脱颖而出,被伊家族长安排和嫡子们一起学习。

所以,伊相和伊轩少也算是师兄弟。

伊怡萱有点不敢相信的望着伊相:“你们两个年岁差好多,怎么会同一师门?”

伊相笑了笑:“一个老师罢了,不过,萱儿你武功不行,从前,你母亲觉得你早晚要做皇后,练功夫对你身体很好,但是容易把皮肤弄的很粗糙,看来还是妇人之见。宣少爷功夫很不错,尤其是轻功,萱儿不妨拜他为师,让他教你伊家的轻功,就算是打不过人家,逃跑快点,保命也好啊!”

伊怡萱虽然有现代人的身手,却没有古代人修炼的内力,虽然她现在开始修炼,年纪嫌大了点,若是努力了,谁说没有奇迹呢?

伊怡萱立刻答应下来:“好,我会努力的。父亲,那个伊家嫡子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偏居一偶,不出来为朝廷做事呢?他们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那里,是不是真的跟伊家的宝藏有关?”

伊相紧蹙着眉想了一会儿,说:“萱儿,有些事情为父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现在看来,我们这一别不知道何时还能再见,为父不能让那些个秘密随着时间而流逝,就像伊家的宝藏一样。”

伊怡萱更加迷茫了,百年世家肯定有秘密,但是按照伊相的说法,好像还有很多秘密成了永久的秘密。

“伊家曾经是前朝的皇家,拥有最先进的武器和最神勇的兵法,后来被颠覆后,把宝藏,兵器和兵法全都藏了起来,藏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这份宝藏没有地图,只通过口述代代相传,且传男不传女,传嫡不传庶,但是经历了百年,伊家的嫡枝血统早就不那么纯正,而且口述的地点也慢慢的变得不那么详细。”

口述?伊家的这个老祖宗到底是怎么想的?伊怡萱不仅想起了现代的一个游戏,第一个人说一句话,口口相传,到了最后一个人那里说出的话完全和第一个人说的话,没有一点的相似。

这才几个人都这样,况且还隔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代人,怕是宝藏的地点早就不知道传到那里去了。

“既然有宝藏,先前每一代都会有人去找,却从来没有人能找到过,慢慢的,大家大概觉得这个宝藏的说法有点不靠谱,于是,就淡了。可是,伊家的人淡了心思,可是世上那么多人,都想来伊家查个究竟,伊家的人烦不胜烦,就把那些地方设成伊家的禁地,伊家的人来找宝藏可以,随便找,谁找到归谁,可是外人就不行了,毕竟伊家不比平常人家,百年世家的面子总是要顾的。”

伊怡萱说:“是不是现在的伊家人都不认为禁地有宝藏了,再说,伊家经过几百年的积累,无论是财富还是学识,怕是即便是有宝藏也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所以才不是那么着急的寻找。”

伊相自豪的点头:“是啊!伊家的人大都很聪明,有一部分人经商,有一部分人为官,都做的风生水起。”

大概,这才是伊家令皇上忌惮的真正原因。

“那父亲,若是此次女儿跟着宣少爷走了,到时候真找不到宝藏,以皇上的性格,父亲的日子即便是致仕也恐怕不好过。”

伊相想出的办法是置死地而后生,伊家的人都回老家了,伊相若是找不到宝藏,想致仕皇上都不会允许的,只能跟皇上虚与委蛇,直到身死。

想到这里,伊怡萱再次感概伊相的伟大,为了家族,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只是可恶慕辰,自己没本事治理好国家,还嫉贤妒能,除掉为国为民的右相对慕辰有什么好处。

伊怡萱红了眼睛,盈盈欲滴的泪水在清澈的眼眸打转:“父亲,委屈你了,这样的皇上为什么还要扶持,若是真找到那些宝藏,我们不如反了,伊家的人做皇帝,最起码会更器重父亲。”

伊相摇头道:“萱儿以后这样的话不要说了,争夺皇位免不了又一番征战,苦的是那些个百姓,和将士。无论谁做皇帝,只要为百姓着想,都是可以的。”

结束了和伊相的对话,伊怡萱回到房间,久久的陷入沉思。

伊怡萱是现代的杀手,过的是舔血的日子,却从来没问过杀手组织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她杀的人有富翁,有为官者,有各色各类的成功人士,却从来没考虑过这些人为什么会被杀,他们究竟改不改死,是好人还是坏人。

也从来没考虑过百姓的生活。

但伊相的一番话,让伊怡萱的灵魂得到了升华,竟然考虑到为国为民的地步,想想那些古代的道义,现代的人为名为利的心思确实无法可比。

看来以前的计划不得不推翻重来了。

原来是想着烧了伊殿,死遁,然后跑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找个看得上的人,结婚生子,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而现在她不但要想办法保护自己,还要保全伊家的人。如此看来,只好走一步说一步,伊家暂时不可能与皇家抗衡。

皇家现在也不消停。

外面还有冯国,越国等列国虎视眈眈,一旦朝廷内乱,他们肯定会对朝廷出兵,到时候国将不国了。

回来的第二天,伊怡萱便要拜伊轩少为师,要学习轻功,伊轩少也答应下来,但是却不愿意伊怡萱拜师,他笑着说,自己还年轻还要娶妻生子,有了这么大的徒弟,很不自然。

口头上虽然推脱,恐怕只有伊轩少自己才知道,他在那晚第一次见伊怡萱的时候,心就被狠狠的触动一下,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子。

即便是没有内力,却不屈不挠,身手矫健,有勇有谋,恐怕伊相若是再晚个两三天,她自己就能从伊里逃出来了。

罢了,还是教她一些内力和轻功防身吧,这样大胆的女子世上除了她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了。

伊怡萱这边刚刚出伊,那边慕辰就宣召另外一个伊家的人进伊。

“微臣,伊风清叩见皇上。”

此人不是别人,也是伊家人,而且还是京城的守卫都督。

“爱卿平身,朕来问你,你可知道伊家的宝藏一事,朕虽然也听说过,可是一直都觉得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而现在右相却说确有其事,并且把伊家的嫡子都拉出来证明,这件事情,你是如何认为的?”

伊风清,虽然也是伊家人,却不知道偏了几辈子的旁支,之所以被皇上看重成为皇上的心腹,除了他的姓氏之外,还跟伊相有着不公代替之仇。

伊风清的父亲年少的时候,因调戏良家女子,被伊相送到了宗祠,执行家法被打断了一条腿,赶出伊家。

至此伊风清的父亲念念不忘报仇,伊风清从小就被父亲灌输报仇的信念,仿佛他就是为了报仇而出生的。

现在终于有机会被慕辰赏识,成为了皇上的心腹,更是成为慕辰打击伊相的工具。

伊风清听皇上如此一问想了想便回答说:“伊家宝藏的传说从来就走,已经上百年了,可谁也没找到过,微臣以为有可能是不存在的,这不过是伊相想让皇后出伊的理由罢了,没有皇后的制约,想是伊相做起事来更加的放肆,微臣觉得皇上不应该轻信他的话。”

慕辰点点头:“刚开始朕要是这么想,可是那伊家的嫡子也是如此肯定,并且还说宝藏的门已经找到,需要一阴一阳的血才能打开,朕虽然觉得匪夷所思,却还是答应了。你这么一说,看来是朕上了那老匹夫的当了。”

伊风清虽然也是伊家人,对宝藏的事情却一无所知,至于说伊轩少已经找到宝藏的事情,更加的不信,说道:“恐怕是的皇上,伊家嫡子虽然知道宝藏的存在,但伊家的财富都是世代经商积累所得,说不定是为了保皇后的故意这么说的。”

“难道他们觉得朕会虐待皇后吗?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皇后接出伊去,说什么找寻宝藏,朕倒要看看,若是半年之后,没有见到所谓的宝藏,那个老匹夫要跟朕怎么交待。”慕辰细长的凤眼闪出一道凶狠的光芒。

小说《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 第7章 出伊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