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天降萌夫
天降萌夫

天降萌夫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0 10:09:35

作者:喵小喵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天降萌夫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天降萌夫介绍

作者喵小喵的小说《天降萌夫》主要讲的是:只一眼,许子安的眼睛就放光了,秦思南的只画了一朵芙蓉花,但是只简单的几笔,却将花的形态画的柔美可人。要是将这个样式打成金簪,那更是要美的不可方物。秦思南见许子安眼中放光,就知道她挣银子的机会来了。对于自己的画工,秦思南还是很有把握的,毕竟她的绣品传神,就是她能把景色画的栩栩如生,再加上她的绣艺非凡,一副上好的绣品就成型了。只是自从爹走后,没人再给她从县里带回好的丝线绣布,她也很久没有刺绣了。

书友点评:

《天降萌夫》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章节试看:

挣银子了

“许公子,刚我在店里等待的时候,看了下您店里的陈设?”

“哦,然后呢……”许子安又恢复他那慵懒的语调。

“我发现你店面虽然很大,但是陈设却很空,而且那些首饰的款式很多都是几年前的旧款了,其他的像是新款的,但是样式都太笨重了,我想在这明月县您这店也是难拔头筹的。”秦思南冷静的分析着情况。

“哦!”许子安一挑眉,像是对于秦思南的话持怀疑态度。虽然他心里知道,秦思南说的都是真的,自从娘走后,如意坊再没有找到合适的匠师,工艺水平一直在直线下降。但是此时他还不清楚秦思南的目的,所以他还不想轻易亮出底牌。

秦思南见许子安表现平淡,也不着急,只是请许子安拿来文房四宝。

这让许子安摸不着头脑了,但他还是派人依秦思南要求取来东西。秦思南拿到笔墨之后,将纸铺平在桌上,就开始涂涂画画起来。

许子安见秦思南开始作画,也不扰他,就自顾自的拿起一壶酒坐在旁边饮起。平日里,他多是饮茶,总觉得喝酒误事,但今日他收得娘的旧物,心中总是有一股气郁结在胸,只想一饮而快。

一壶酒很快就见了低,秦思南也画完了,她把画纸铺到了许子安面前。

只一眼,许子安的眼睛就放光了,秦思南的只画了一朵芙蓉花,但是只简单的几笔,却将花的形态画的柔美可人。要是将这个样式打成金簪,那更是要美的不可方物。

秦思南见许子安眼中放光,就知道她挣银子的机会来了。对于自己的画工,秦思南还是很有把握的,毕竟她的绣品传神,就是她能把景色画的栩栩如生,再加上她的绣艺非凡,一副上好的绣品就成型了。只是自从爹走后,没人再给她从县里带回好的丝线绣布,她也很久没有刺绣了。

“怎么样,许公子,这款型不比你店里的差吧!”

“秦姑娘,技艺了得,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这个图样卖给我,你开个价吧?”许子安现在很需要一款精美的首饰,让如意坊在明月县打开名气。

“许公子,觉得这个值多少价呢?”秦思南反问道。

“一百两,怎么样?”商人出身的许子安,斟酌一番报了价。

对于这个价格,秦思南很满意,这个价格大大的超出她的预期。有了这笔银子,家里就能添置不少东西了。

两人很爽快的就签订了协议,然后秦思南又神采奕奕的望着许子安道:“许公子,我想你不止想要这一件精品吧!”

许子安拿到这一件精美的图样,心情很是愉悦,声音也欢快了不少:“怎么,秦姑娘,还有合作的意思是吗?”

“是的,许公子,这种图样我的心中还有很多,我们不如再签一个协议,我每个月再向你提供五张独门的图样,你按月给我银子。”

看着秦思南神采飞扬的样子,许子安想起当年她娘亲设计出金叶子时,也是这般模样。让他不由自主的就答应了秦思南的要求。

两人再一次签订了一份协议,然后秦思南就揣着轻飘飘的银票,心满意足的回家去了。许子安本来给的是白花花的银子,但是听说秦思南还要赶路回家,就派人换了银票,再添了几两碎银子,方便携带。

秦思南拿着银子出了如意坊的门,先是到布店扯了几匹布。这个颜色素的给娘亲,这个青的给卿尘做一身,再挑了两匹结实的粗布带回去去四叔一家。和店家说好,等会帮他送到城门口。

就转去菜市场买了不少吃食,割了两斤肉,又在市集逛了大半天。然后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朝城门的方向去了。

秦思南边走边盘算着,回家如何分这些东西,但是突然间,她感觉后来有人跟着她似的。她猛地一扭头,但是身后谁也没看到。

秦思南摇了摇头,心想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又朝前走去了。

但是走着走着,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秦思南瞧准前面路口有个拐角。一个闪身,就躲了进去。

可她刚一躲进去,就被人用匕首抵住了脖子。

“说,藏宝图在哪里?”秦思南身后的人,压低着声音问道。

“藏宝图,什么藏宝图,我不知道啊!”

“别给我装糊涂,就是你今天给如意坊送去的盒子,你打开了盒子,你会不知道?”

原来是问那个盒子的,但是那个盒子自己打开的时候,除了一盒金叶子什么也都没有啊。但是现在要是说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惹祸上身。

秦思南还在想要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脖子上的冰凉感觉却突然消失了。

秦思南长舒一口气,刚捡起地上散落的东西,就看见卿尘的脸直愣愣的出现在面前,还一副委屈的表情。

“卿尘,你怎么来了?”

“娘子,去哪我就去哪。”

“那你这怎么来的……”

“走来的,我跟着娘子走来的。。”

秦思南一低头,就看见卿尘鞋灰扑扑的,鞋底也磨去大半。他一定是跟着牛大爷的车一路走到这来,这一路走路要追上牛车,那得多辛苦。

这样想着,秦思南心疼的摸了摸卿尘的脸说:“傻卿尘,下次不要再跟着我了,你看鞋都走坏了。”

“娘子,卿尘是你的夫君,卿尘保护你,刚刚坏人被卿尘赶跑了。”卿尘依旧是眯着眼睛,笑着看向秦思南。

秦思南看着卿尘的样子,傻傻的却那么可爱,心中有个柔软的地方似乎被击中了。

卿尘看见秦思南手里的东西,赶紧抢过来提着,就这样两个人一齐朝城门走去了。

牛大爷早在这等了,看见卿尘还觉得奇怪,但是转念一想,他们是新婚夫妻,黏在一起也是正常的。

就这样,牛车又一颠一颠的把思南他俩带回了望月村。

秦苏氏早就在门口等着了,这下瞧见卿尘和思南一道回来,才放下心来。

秦思南将买的东西一股脑都堆在了桌上,然后兴高采烈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给秦苏氏听。当然遇见蒙面人的那事没说,省得她娘担心。还是等下次去送设计图的时候,问问许子安,都是他招惹来的麻烦。

秦思南将带回来的东西收好之后,就拿着带给四叔一家的布匹和一些吃食就往秦家老宅去。本来她是不想去的,但是想着这个时候,秦钟氏应该歇息了,还是摸着黑去了。

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瞧见了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在秦家老宅的墙外拉扯,看身形像是她大伯和个女的,秦思南就猫着腰躲在一旁,准备一探究竟了。

抓奸了嘛

“之仁,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来找奴家,还要人家上门来寻你。”

猫在一旁的秦思南听见这娇的能滴出水的声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

“你这个小寡妇,怎么一天没见男人,就心痒是吗?”一贯以读书人自谦的大伯此刻却这么道貌岸然,听得秦思南直反胃。

“是不是人家帮你拆散了你侄女的婚事,你就觉得用不上人家了。”

“怎么会,你这么能干,我可要好好奖励你不可。”说完,秦思南就看见他大伯在那个女子屁股上就是一摸,再一看那女子,呵,原来还是自己的“情敌”孙寡妇。

孙寡妇此刻正悄悄的告诉秦之仁,张大郎去邻村喝喜酒了,要明日才回来。说完,孙寡妇就转身的回家去了。留在原地的秦之仁油腻腻的脸上,露出一脸色欲迷心的笑就也跟着去了。

只剩下秦思南还蹲在墙角。她没有想到,原来张大郎悔婚不是突然,是有些人别有用心啊。秦思南只觉得阵阵心寒,本该是最亲的人却这样处处设计。

秦思南摇了摇头,想到还好和这样的亲人分了家,不然以后还不知道要被他们怎么算计。还是赶紧把东西给四婶送去,送完就回家,这里就是个是非地。

秦思南提着东西刚进到院门口,就看见她大伯母正朝外走。秦思南想着还是打个招呼,谁知道她大伯母斜着眼看了眼她,就“哼”的一声走了。

这大伯母还是一贯的蛮横啊,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自己的丈夫竟然和村里的寡妇好上了,会是什么样子。突然,秦思南有了个坏主意。

秦思南把东西交给了四婶,也没急着走,就站在院子里又和四婶唠了会磕。

“四婶,这次就大伯母回来了吗?怎么没看见大伯啊?”

“好像你大伯说是去找里正有事,估计是留在里正那吃饭了吧!”

“哦,我就说嘛,我刚看到的肯定不是大伯。”

“你看到啥了?”

“四婶,我和你说,你说奇怪不,我刚看见一个和大伯长的特像的人,一路上跟孙寡妇有说有笑的,我还想说,大伯咋会认识孙寡妇,这样看肯定是我看错了!”秦思南故作无知的和四婶打趣道。

“你这丫头,没看清的事也说,等下等你大伯母听到了,两人不又要干仗了!”

“恩,四婶,不说了,不说了,我回家去了。”说罢,秦思南就朝外走去了。

走出院门的秦思南,又找了个地方猫着,果然她看见她大伯母就朝张大郎家方向,她这个大伯母除了蛮横,就是对她大伯管的相当之严。但是没想到她大伯在这高压之下,还能偷着腥,也是厉害。

秦思南已经可以想象等会,将会是多么“腥风血雨”的一幕。还没等她走到家,就看见张大郎正从村道上迎面走来。想躲开是躲不开了,秦思南实在是不想看见这个人渣,但是张大郎可不是这么想的。

“呦,小娘子,怎么今天一个人回家了,你那傻相公没有陪你啊!”张大郎打了酒嗝醉醺醺的说着。

“那是卿尘,他不是傻,他是单纯,不像有些人,哦,不对,你这种人,怎么是人,就是只乱吠的狗!”

张大郎听见秦思南骂他,也不生气,还色眯眯的说:“你那傻相公,能陪你睡吗,不如还是到我家去,我好好让你感受下相公的滋味,好歹我也是过你相公啊!”

秦思南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不想再和他做说下去。说罢就往前走,但是那张大郎却借着酒劲,上前就把秦思南手抓住不松。

秦思南毕竟是个女子,一时竟挣脱不开,但是此时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了。

“你放开我娘子!”

卿尘正怒目圆瞪的看着张大郎,那手就已经捏上了张大郎的脖子。

张大郎被卿尘捏的喘不过气,抓着秦思南的手就赶紧松开了。

但是嘴上还不饶人:“我不和你这个傻子计较!”

卿尘也不还嘴,就是瞪着张大郎看。瞪的张大郎心里发毛,灰溜溜的就往家里去了。

见坏人走了,卿尘赶紧把秦思南的手拿起来仔细看,一看上面都被隐约抓出红印子了,就鼓起腮帮子给秦思南的吹气。

秦思南看卿尘这么逗趣的样子,和刚刚的凶神恶煞简直是判若两人,心里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卿尘了,不过不管他,等帮他找到亲人,就送他回去了。

想到要送他回去了,秦思南心里竟突然有点舍不得了。

卿尘见秦思南突然发呆了,就调皮的用手指戳戳她的脸,问:“娘子,你在想什么啊?”

被卿尘一戳,秦思南的脸唰的又红了,只好岔开话题:“卿尘,你怎么跑出来了,娘呢?”

“娘在家等你,我见你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担心你。你看,娘子,我又保护你一次了!”

然后卿尘就一副等表扬的表情。

秦思南只好举起手,摸摸了卿尘的头。别看卿尘比秦思南高出半个头,这下被摸摸了,竟然还歪着头在秦思南的手上蹭了蹭。

秦思南被卿尘蹭的手痒痒,忍不住就笑了。

“娘子,你笑起来真好看!”

卿尘又一脸甜蜜的看着秦思南,秦思南彻底被卿尘打败了。说了让他叫“思南”,他竟然现在“娘子”越叫越顺口了。

真拿他没办法,还是赶紧回家吧!

秦思南和卿尘还没走到家,就看见村里的“长舌妇”李大娘正往这边跑来,她看见思南,就一把拉住思南说:“思南,你快去把你爷她们找来,你大伯在张大郎家闹得不可开交呢!我这下子,肚子疼死了,要赶紧去茅房,你快去叫哈!晚了可不知道会不会要闹出人命!”

说完,李大娘就一溜烟钻进茅房了,秦思南本来是很不想去找她爷爷他们的,但是这张大郎突然回来了,可不光是大伯大伯母两人闹架那么简单的事了。想到这,秦思南只得又硬着头皮去秦家老宅了,这就是个是非地啊!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