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倾城权后
倾城权后

倾城权后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1 17:03:10

作者:梦相随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倾城权后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倾城权后介绍

《倾城权后》主要说的事情,看看梦相随是怎么讲的:眦懿笑着把这些菜一口一口的吃干净,又问那狱使借了几本书,回了自己的牢房。她接着那栏杆处的灯火看着书,看了一会儿,腿一软,便跪在地上了。眦懿只是皱了眉头,便一个扶着墙爬起来,拿着书往稻草堆走,还没等他走过去,那牢房顶上便开了,狱使让她出去。眦懿也没反抗,乖乖的爬出去,狱使头一次,带她下了楼,出了塔。眦懿回头看了眼那高塔,忽而一笑,声音凄厉。

书友点评:

《倾城权后》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章节试看:

试药的小白鼠

年摩挲着书页的手一顿,便继续翻看着书,等了一会儿不见那狱使往出走,便叹了口气,道:“小五,我都不知道怎么把你养的这么心善了。”不待那青年说话,他接着道:“这人,是惹了上头的,你当我愿意手上白白沾一条人命?”

那叫小五的狱使一愣,抿了抿嘴,半饷,只低叹一句:“命啊……”

眦懿闭了闭眼睛,眼前还是刺痛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不管她再怎么睁大眼睛,都看不见,她急得额头冒汗,换来的却是耳边狱使巨大的嘲笑声。

“……贵妃娘娘来了!快把这东西从架子上挪下来,别脏了贵妃娘娘的眼!”

“哎,是是是!”

眦懿感觉自己被从架子上放下来,她想走,结果却不知绊到什么,膝盖一软,便应声倒在了地上。

然后便有人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扔进了牢房里。

眦懿的手在一片黑暗中不断摸索,等摸到一个东西的时候她才松了口气,又仔细摸了摸,这才放心的往铺着稻草的地方爬去,哆哆嗦嗦的把稻草盖在自己身上,蜷缩成婴孩的样子,闭上眼睛缓缓入睡。

眦懿是被痛醒的,手上不知道为什么,火辣辣的刺痛,头打从进了牢房便一直一直胀痛,到现在她已经是习惯了。

手指痛的愈发厉害,无法,她只得起身走到那栏杆下面,借着细小微弱的光线去观察她的手,却见手指中细白皮肤下装满了恐怖的紫红色丝线,还有黑色的,眦懿一愣,却是松了口气,这明显是被重物砸到所造成的。

在牢中这些日子她不是没想过自尽,可是她每每想要动手之时,便会想到那日父亲被处斩之时看她的目光,溅在她身上的血和她跪在坟前指天发誓时的样子。

眦懿嘴角噙着苦笑,用没事的右手轻轻揉着被砸到的左手,她不敢,不敢什么都没做就下了地府,倒时也不知该怎么面对列祖列宗。

远处突然传来脚步声,配着说话声:“她还是没说吗?”那声音若黄鹂婉转清丽,好听极了。

“是,贵妃娘娘,下官这几日真当是什么都用上了,可这人就是死活不说啊!”另一个有些献媚声音连连告苦道。

眦懿小心翼翼的扒着那栏杆往上头瞧去,只见着宽大的裙摆和一面素白的团扇,一个狱使弯着腰站在那女子身边,两个人细细的说着什么。

“呵,你们这大理寺牢不是号称铁嘴都能让它开缝吗?怎么连一个小小的女子都对付不了?!”那个贵妃讽刺的道。

狱使涨红了脸,濡捏半饷,道:“可,我们用了毒,又用了刑,都没用啊,比个男人的嘴都硬!”

眦懿一惊,暗觉这些人说的是自己,不过听后面又用了刑,便道该不是自己的。

“哼!你们这些废物,我在这儿只能待五天,这五天之内,你必须给我把她的嘴给我撬开,撬不开的话……你便等着自个儿尝尝你们这儿的东西罢!”说完,宽大的袖子一甩,便凭白多了几人护着那贵妃往外头走。

眦懿又去看那狱使,只见他已白了脸色,目光游移的往那传来惨叫声的刑房看了眼,便急急走了。

眦懿缓缓爬回她的稻草堆,眯着眼睛,小歇。

这几日眦懿一直未曾被拉出去过,可能是因为贵妃的原因,里头刑房里日日受刑的不是她,而变成了另一个女孩子,她尝尝能听到刑房中传来的惨叫声。

这日,便是那贵妃口中所说的第五日了,眦懿趴在栏杆那里张望,见那贵妃若前几日一般照常来审问那女子,便松了口气。

静静地靠墙坐下,等着审讯的结束。

她其实昨日便想拦下那贵妃,但是时机未到,就算拦下来了,也未必会按照她所想的那般去做。今天便是天时地利,只等一个人和了!

那惨叫声和以往一样,这次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左右才渐渐弱下来,眦懿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尽量整齐的头发往后面一拢。

不多时,那贵妃便气哄哄的出来了,那狱使紧紧的跟在贵妃的身旁,等两人快要经过眦懿牢房时,她便开口了。

“贵妃娘娘!我定能帮您把那位丫鬟的嘴撬开!”眦懿如是说到,只不过她的声音嘶哑,难听,若是能听清她说的是什么都是好的。

那贵妃脚步顿了一瞬,便继续走着。

眦懿急得冒汗,这可能是她唯一出去的法子了!

她大声吼道:“贵妃!我能帮你!你放我出来,我帮你!”

那贵妃的身形顿住,有些狐疑的转过身,低下头看向眦懿那里,忽的退了一步,站稳后才看向眦懿,问道:“你有法子让那女人开口?”

眦懿忙点头,道:“有的,有的!我有法子!”

那贵妃捂嘴一笑,道:“那你且把法子告诉我,回头我定重重赏你!”

眦懿嘿嘿一笑,道:“贵妃娘娘,小人不要什么赏,小人只要娘娘把小人放出去就好!”

那贵妃闻言,柳眉微皱,道:“这……本宫初来此地,要放你出来,也只能去跟那些个大人商量,可是需要些时日的,可是这……这女子口中的话,却是我急着要的。”

眦懿低垂着头,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只笑道:“那我告诉娘娘你,娘娘可定要放我出去的。”

那贵妃,羞涩一笑,道:“当然,你只管说来你的法子,要是真当有用,我定会放你出去。”

眦懿眯下眼睛,又睁开,道:“请娘娘让那狱使附耳过来,我跟他说了,让他转达给您,我这脏臭之人,是万万近不得娘娘您这千金之躯的。且这狱中人多嘴杂,免不得我上一刻说了,下一刻,这计划便到了别人手中,让别人抢先行了。”

这话说的那贵妃心中舒畅,只呵呵一笑便让那狱使去听这犯人要说什么。

眦懿也不看那人嫌弃她的样子,只静悄悄的说着,见那狱使眼中一亮,暗自冷笑一声:果真是蠢的,这么明显的拉他下水都不懂!

那贵妃看着他们耳语,只笑意妍妍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过河拆桥

待眦懿说完,那狱使便一脸兴奋的朝贵妃走去,想要附耳与贵妃说,却见他刚走进贵妃身旁,便冒出一个人,一脚踢飞了那狱使,又隐去了暗处。

那狱使方才省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忙垮着一张脸哀哀戚戚的告罪,那贵妃也没怎么做,只还跟之前一般,笑的温柔,见那狱使跪下了,只叹息一声,道:“罢了,便赎了你这次了,走跟我去个僻静的地方,把这计策告诉我。”

那狱使喜不自禁,暗道:这贵妃虽说经常威胁他,恐吓他,但是却从未动过手,这次他这般冒犯都只是贵妃身边的随从出来踢了他,贵妃竟然还宽恕了他,当真是个好脾气的贵妃。

他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急急追上走在前面贵妃。

眦懿看着狱使那张欢喜的脸,笑了,笑的讽刺。

那贵妃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她本来就打算拉这个狱使垫背,没想到狱使这般没用,竟然不到一会儿就把自己的命送出去了。

眦懿往稻草那里挪,最近她身上的伤有些恶化的情况,即使没有人给她试药,用毒,她的身体情况依旧越来越坏。

之前还能走动起来的身体,现在连站起来都有些困难,眦懿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更快的变坏,这种感觉几乎快要逼疯她了。

眼睛已经适应了昏暗的空间,她扶着墙,往那堆稻草那里挪去。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休息了……

“扑通——”

贵妃把玩着手中的的团扇,等着下人给她带消息。

“叩叩——”门被敲响。

“进来。”贵妃换了个姿势躺好。

侍女低垂着头,轻声道:“娘娘,那贱婢已经说了,现在是启程回宫吗?”

贵妃轻笑一声,撇了撇嘴,道:“哎,我近日有些不舒服,便是早日启程回宫吧。”

那侍女低头应了声是,起身缓缓退出门外。

翌日,贵妃身体欠安,启程回宫。

眦懿等了几天她不知道,她只晓得她等了许久,仍旧不见那贵妃来放她出去,便知道了。

又过了许久,那狱使把她提出去,让她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袍子,又给她备了好酒好菜。

眦懿笑着把这些菜一口一口的吃干净,又问那狱使借了几本书,回了自己的牢房。

她接着那栏杆处的灯火看着书,看了一会儿,腿一软,便跪在地上了。

眦懿只是皱了眉头,便一个扶着墙爬起来,拿着书往稻草堆走,还没等他走过去,那牢房顶上便开了,狱使让她出去。

眦懿也没反抗,乖乖的爬出去,狱使头一次,带她下了楼,出了塔。

眦懿回头看了眼那高塔,忽而一笑,声音凄厉。

她笑着跪在了沾满血迹的断头台,那扛着大刀的大汉也不在意,他看过多少人死前死后的样子了,这人也没什么特别的。

眦懿侧着头,把头放在木桩上。

那扛着大刀之人,解下刀上的红丝绸,又喝了口烧刀子,一口气全喷那刀子上了。

眦懿看着那刀缓缓举起,闭上了眼睛。

“铮——”

眦懿睁开眼睛,只见一女子手握箭矢,策马朝这处狂奔,周围都是警戒的狱使。

那女子停在断头台前,拿出一块银牌,大声道:“贵妃有令,此人救驾有功,暂且停止行刑,由贵妃提走眦懿,自行处置!”

凌乱的场面一静,众多狱使侧身让开,只见一青衫男子缓缓走出人群,对那马上女子抱拳,道:“不知姑娘可否让在下走近,瞧瞧这牌子的真假?”

那女子听闻这话,直接把那牌子丢给青衫男子,那男子拿过细细看了一遍,交还给女子,这才挥了挥手,道:“把眦懿放开,让这位姑娘把人带走!”

眦懿被人踢出人群,那女子二话不说,把她揪上马,放在身前,便策马狂奔。

眦懿本来不好的身体更是被这马摧残的坏了几分。

停下时是在一客栈,眦懿被扯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中,推门又绕过屏风,带她来的那女子便自动消失了。

眦懿在地上趴了会儿,这才慢慢的撑着身子爬起来,她攀上椅子,瘫坐于上头。

那贵妃似是掐着点,待她坐上没多久,便推门而入,绕过屏风,见着眦懿,便红了眼眶,她远远坐于对面,叹声道:“都怪我,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把这身体养的金贵了,这才几天便病倒了,此次却是我不好,我病了,那些丫鬟便自作主张,把我往宫里带,我是半路才醒的,估摸着你入狱的时间,怕是近日便要按照规矩死了,我惊的不行,便立马让人去接你了,幸好是赶上了!”

眦懿微微一笑,只问道:“那,眦某提供的计策,可曾管用?”

那贵妃点头,一脸的欣喜,道:“管用的,我后来见那女子的弟弟悲伤不已,便寻了些银钱,给了他,让他好生活下去。”

眦懿点了点头,道:“眦某能得娘娘这般贵人相助,自是感恩万分,可娘娘是救了一将死之人矣,某当是浪费了娘娘的苦心。”

那贵妃听闻此言,惊呼一声,用团扇遮住自己的大半张脸,只留一副担忧至极的眉眼在外,似是想说什么,却是叹口气,朝外叫道:“书墨过来。”

眦懿听这一声传唤,只作不知,低垂着眉头,静静地品着手中上好的茶叶。

那贵妃话音刚落,一位侍女便绕过了屏风到了他们面前,眦懿暗暗一惊,未曾想这人竟是一直悄无声息的在屋内听着。

“去把随行的张太医请来。”贵妃眨了下眼睛道。

那宫女佛了身,道:“诺。”然后便退了出去。

眦懿轻咳一声,踉跄着站起身,躬身弯腰道:“多谢贵妃娘娘!”

贵妃见她这般,只叹一声,虚虚扶着她坐好,这才略带嗔怪的道:“你这便是多礼了,想你帮了我大忙,已是功臣,我为你做这些也是应当的。”

眦懿只笑笑,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去付出同等价的东西,或者更高价格的东西去换才行。

小说《倾城权后》 第11章 试药的小白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