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千岁大人别太狂
千岁大人别太狂

千岁大人别太狂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10

作者:鹿迟迟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千岁大人别太狂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千岁大人别太狂介绍

最新小说《千岁大人别太狂》是鹿迟迟的书,主要内容为:云楚越一把抱住身前,她摇了摇头:“你先说清楚,我才能去。”“本座刚换下一套衣服,你且洗干净了再走。”男人冷声道,也不知道这女人在别扭什么。就这样?见云楚越一副失落的神色,男人冷哼一声:“难不成,越越想陪我欢喜片刻?”越越?神特么越越。那般勾人,让人浑身酥麻,连心都软了不少。这声音,简直了。云楚越呵斥道:“榴芒!”没想到一个死太监,还有这般需求,简直了,莫不是借着假的玩意儿,过过眼瘾,云楚越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

书友点评:

《千岁大人别太狂》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鹿迟迟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章节试看:

千岁大人别太狂第11章试读

永宁宫内。

灯火映照着女人的那张脸,精致的很。

太后瞧着倒是年轻,可如今却是执掌六宫,无人能及。

杨湘月疾步跟在嬷嬷身后,不敢造次:“妾身见过太后娘娘,娘娘千岁。”

“云夫人,起身吧。”太后慵懒的嗓音响起,她慢慢站了起来,眉目之间皆有一股子冷意,“说起来,云夫人跟哀家如今也算是亲家了。”

杨湘月刚站起来的脚立马软了下去,又一次跪下了。

“你无需这般担惊受怕,哀家只是想,堂堂相府如何调教出云楚越这般顽劣不堪的女子。”

太后提起这个名字,心里都在滴血。

恨得牙痒痒。

杨湘月自然知道太后召见所为何事,她也只能打马虎眼。

“楚越如今这性子,也怪妾身没有教好,她娘亲是个丫鬟出身,从来也不知什么是礼数。”

“难怪了。”太后勾唇,露出一丝冷笑,“没规没距,险些害了我的夙儿。”

太后眼底的冷意越发深了。

她往前走了一步,将杨湘月搀扶起来:“哀家今日要你前来,无外乎一件事情。”

“娘娘请吩咐,妾身一定照办。”

杨湘月内心也是忐忑不已,坊间关于这位太后的传闻颇多,而今皇上又是放权,鲜少过问这些事情。

宫中死一个命妇,也不算什么大事。

只要后续处理干净了,谁都不会去指责太后。

“哀家要你,替我好好教训云楚越那个贱人!”她冷哼一声,“如今得了督公庇佑,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督公?”杨湘月浑身一抖,那位活阎王?

云楚越是怎么攀上的。

似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太后讥讽道:“不过是徒有一张皮囊,魅惑旁人罢了,你且替哀家好好地教教她规矩,若是你做不到,那么哀家必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宫闱之中的规矩。”

“妾身明白。”

杨湘月打了个寒颤,咬着牙关,慌忙应了下来。

她才不要因为云楚越那个贱人,白白受了罚。

“下去吧。”

杨湘月起身,步子走得很慢。

于嬷嬷候在一侧:“娘娘,靠这么个女人,能成事吗?”

“后宅之中,蛇蝎心肠素来多,再说了,她不还有个嫡女吗?哀家只需要允诺给她万千荣耀,云夫人不会拒绝的,她若是在意云楚越,早也不会应允冥婚。”

太后早就将局面看透了,对付这么个下贱胚子,完全不需要脏了她的手。

只是君逾墨,究竟缘何留下那个女人。

……

君府后院,心不在焉投喂嫣鱼的云楚越想起之前撞破的那一幕。

一个人能那般正常的喝人血,本就令人咋舌,更何况那人是君逾墨。

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云楚越思索着,愣是一不小心,差点把手伸进了池子。

男人一下子挑开,啪地一下,打在她的手背,疼得云楚越只皱眉,她咬牙:“你……”

“怎么,想给它们加餐啊?”君逾墨逼迫过来,眼眸之中满是威胁的意味,“是活得不耐烦,想找死了吗?”

“才不是。”云楚越喃喃,她就是想不明白,这男人几次三番救下自己,怎么可能是平白无故的。

“那为何,难不成是思春了?那副蠢样。”

君逾墨拧眉,视线落在她的脸颊上。

长相一般,可那双眼却是能勾人。

也难怪把小十七勾地连魂都丢了。

这几日那小子缠着要上君府,皆被君逾墨赶了出去。

“督公大人真会说笑,我只是好奇,督公把我留下,永宁宫那边为何一点反应没有?”

照理说,永宁宫那位该气死了才是,太后一定会狠狠地惩罚她,而现在呢,似乎一点儿动静没有。

云楚越好奇,这个男人究竟做了什么。

“本座的本事,比你想象之中大得多。”

是吗,莫不是牺牲色相换来的?

如此一想,云楚越越发惊地浑身一颤,她咬着牙:“权倾朝野,一手遮天?”

“你只管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其余……本座不会强求你,至于太后,她兴许觉得你在我这里,也讨不得什么好处。”君逾墨浅声,将袖中的信递了过去,“相府的密信。”?

云楚越一怔,相府?

是谁,难不成是娘亲。

她一急,慌忙将信拆开,一目十行,草草地便看完了上面的字。

“去哪里?我不信你逃得出这扇门。”君逾墨伸手,作势要拦,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她这般惊慌。

云楚越低头,浅声道:“我娘受了伤,体内余毒未清,我必须回去。”

“就不怕是个圈套?”

君逾墨拧眉,怎么会有这般冲动的人。

这一眼瞧着便是个圈套。

“就算是圈套,我也必须得去。”

“本座可没同意你去送死。”男人冷声,拦在前面,“你如今也算作半个我的人,要去送死之前,是不是该问问我的意见?”

深邃的眼眸,落在云楚越的身上,男人如今这副模样,简直勾人。

故作撩人的话语,加上那该死妖孽的容貌。

云楚越一瞬间便乱了身,她轻声道:“不然你想怎么样?”

“自是有条件的,你来。”君逾墨朝着屋内去,冲着她勾勾手,云楚越魂丢了一大半,可冷不防想起他喝血的模样。

难不成,他要吃了自己?

云楚越一把抱住身前,她摇了摇头:“你先说清楚,我才能去。”

“本座刚换下一套衣服,你且洗干净了再走。”

男人冷声道,也不知道这女人在别扭什么。

就这样?

见云楚越一副失落的神色,男人冷哼一声:“难不成,越越想陪我欢喜片刻?”

越越?

神特么越越。

那般勾人,让人浑身酥麻,连心都软了不少。

这声音,简直了。

云楚越呵斥道:“榴芒!”

没想到一个死太监,还有这般需求,简直了,莫不是借着假的玩意儿,过过眼瘾,云楚越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

君逾墨沉着脸,却是一副恼怒的模样,他伸手,弹了她脑门一下。

“洗干净了,若沾了一丝灰,本座剁了你的手。”

略。

云楚越翻了个白眼,她才不怕呢。

这男人就是个面冷的主。

千岁大人别太狂第12章试读

相府后院。

云琳琅死死地揪着双手,她冷声道:“那个贱人这样都死不了,母亲,这一次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她了。”

“呵。”

杨湘月浅笑一声。

不过是个庶出的玩意儿,在东宫冥婚之夜,本该死了的人,命大又活过来了。

这一次,她还能那么幸运吗?

“真以为自己是太子妃了吗?”杨湘月冷笑一声,“既然如今太后娘娘授意,咱们便不需要留情面,余梦笺那个贱人呢!”

杨湘月一改往日里那般柔和模样,瞪大了眼眸,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云琳琅紧随其后,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余梦笺,心里不由得一阵爽快。

“瞧瞧你这张脸,刮花了也是可惜。”

杨湘月蹲在那儿。

余梦笺虽说不受宠,可她却像是一根刺一样,刺在杨湘月心头。

只因为余梦笺是那人的婢女,而那人,却是相爷心头的白月光。

“怎么,当初背弃你主子爬上相爷的床,那副贱样,像极了如今的云楚越。”她蹲下来,眼底满是阴狠。

“杨湘月,你不配提起我家小姐。”

余梦笺咬牙,虽说被折腾地很是狼狈,可她绝对不会向这个女人低头。

“现在跟我犟嘴,有什么用吗?”

杨湘月扬手,便是一个巴掌。

“一会儿,我便要你看着,你心爱的女儿是怎么跪下求我的!”

屋内一阵讥讽般地嘲笑。

云楚越走到门边的时候,心头便是咯噔一下,她微微蹙眉:“这便是相府后宅的素养吗?杨湘月,你胆子不小呢。”

“呵,来了?”

杨湘月环顾四周,见云楚越一人前来,心中越发不屑。

她就这么着急回来送死吗?

“放开我阿娘!”云楚越冷哼一声,“而今我人已经在这里了,你捆着我阿娘做什么?”

“不着急,一个一个慢慢来。”

杨湘月蹲在那儿,话音落下,屋内蹿出七八个婆子,将她围困在中间。

杨湘月面容慵懒,倚靠在那儿。

“母亲,不必浪费时间,撕烂她的嘴,把她丢进男人堆里去!”云琳琅愤愤,怒不可遏。

就连跟云楚越同一个姓,她都觉得恶心!

“不必客气,教一教咱们新任太子妃,什么是规矩!”

屋内那些婆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将云楚越往中间赶。

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眼中那般释然。

比起君逾墨来,这些都是小菜一碟。

“凭你,也配教我规矩?”

她冷声道,之前因为余梦笺的缘故,多少留了一些后手,可是如今杨湘月做的那般直白,她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云楚越上前,一把攥着其中一个婆子的下巴,咔咔咔几下,只听得几声清脆的响声。

便见那婆子疼得直在地上打滚,连话都说不出,哈喇子流了一地。

她指间的银针,猛地射出。

很快,那几人便僵直在原地,不动弹了。

“母亲?”

云琳琅一怔,她不敢去看此时的云楚越,像极了一个魔鬼,好似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修罗一般。

“她是不是疯了!”

“怕什么。”杨湘月冷声道,“你们统统进来,替我抓住这个贱人,全都有赏。”

可那些人还未走到门边,就被云楚越抽了棍子,朝着一个个的身上打过去。

她的身手,一般人可抵不上。

如果不是之前受伤,就连君逾墨,大概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现在轮到你们了。”

她转身,眸色冷然,对着抱在一块儿的杨湘月母女。

汗水从发梢上流淌下来。

浑身充斥着冷峻的杀气。

“你……你别过来,这是相府,不是容你造次的地方。”

“从你们给我写信,以阿娘之命相威胁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云楚越朝前面走了几步,她蹲下身子,伸手一下子攥着云琳琅的脖子,掐着她慢慢提了起来。

云琳琅被掐地脸色煞白,她痛苦地挣扎,朝着杨湘月求救。

“母……母亲……我……不想……”

“住手!”

门外,云天舟带了一群侍从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便踹开了那扇门,他面容冷峻,“都在这里胡闹什么!”

“老爷,你快看看,楚越她……她疯了,要杀琳琅。”杨湘月抖着身子,想要往身后跑。

却不想云楚越拦在了前面。

“呵,你倒是会颠倒是非,究竟是谁捆了我阿娘,想要威胁我?”云楚越低声道,她知道云天舟是个怎么样的父亲。

太好面子,绝对不可能公允。

不过无碍。

她早就准备好了对付这种人的路子。

“你先把琳琅放下。”

“父亲大人不应该看看我阿娘?”她挑眉,那被捆在地上,受尽折磨的女人,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云天舟一怔,他已经有多久没有这般见过余梦笺了。

心口某处被牵动。

似乎想起了那位故人。

余梦笺摇了摇头,浅声道:“都是因为我,越越,你不用管我,是我拖累了你。”

“松绑。”云天舟眼眶有些红了,他低声道,“都住手吧。”

“老爷,她这般任性妄为,全然不把你放在眼里,你居然不追究?”

杨湘月柔声道,她一把抱住了云琳琅,看到女儿脖子上那道红痕。

怪自己有些莽撞,本想来个瓮中抓鳖,将云楚越抓起来,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贱人居然有此手段。

“你自己做过什么,还需要我来提醒你吗?多少收敛一些,你好歹也是相府嫡母。”

云天舟的面色有些奇怪。

饶是云楚越也觉得诧异。

她以为云天舟会不分青红皂白地责怪她,甚至会派人来对付她。

可现在似乎?

云天舟拂袖:“带你阿娘回去吧,往后切莫莽撞。”

“?”

云楚越蹙眉,实在弄不明白这个套路。

杨湘月咬着牙,她冷哼一声:“余梦笺,到底还是你那位主子面子大,就是死了也可以这般庇护你。”

“夫人,我自诩从未顶撞过您,与越越也是一直苟且活着,您为何不高抬贵手,越越已经很可怜了。”

“高抬贵手?”杨湘月冷笑一声,她往前面逼迫过去,“你错就错在,跟错了一个主子,如若不是她,我怎么会小产,失去麟儿,若不是她,我又怎么会与相爷心生间隙,而今我一见你,气便不打一处来。”

杨湘月附身,想要威胁她。

却不想被云楚越一下子攥着手:“怎么,你也想试试,说不出话的滋味?”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