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囚宠情深
囚宠情深

囚宠情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08 13:30:58

作者:南宫月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囚宠情深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囚宠情深介绍

这本书《囚宠情深》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小姨的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开口闭口谈的都是这个男人,可惜她从来没见过这个人。据闻,他出身豪门,性格冷僻高傲,几乎不出席班级上的任何活动,在女生中是神一样的俊美男子,封他是“校草”都是侮辱了他。他太与众不同了,周身有一种让人无法严明的孤傲感,他喜欢穿黑色的衣服,身材媲美T台顶级名模,眼中无物,不会跟谁多浪费一句话,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敢跟他产生争执。

书友点评:

南宫月写的《囚宠情深》这本书文笔略显稚嫩,有些内容没有逻辑性,且人设也没有很大的新意,对于老书虫的读者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作者南宫月写了这么多,还是很厉害的。《囚宠情深》这本书大约适合那些初涉小说的小嫩虫们

章节试看:

4-恶魔的玩弄

他走到她面前,修长的手指捏起她尖尖的下巴。“苗苗,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胆子?”

他的语气温柔到危险,冰冷的大手摩挲着她的头。

“这一次,念在你是初犯,我放过你,但如果再有下次,就算是打断了你的腿,在你漂亮的小脖子上套上绳索,我也在所不惜。”他嘴里说着冷酷残忍的话语,抚摸她的手却格外温柔。

韩苗苗绝望地闭上双眼,又是这样。他总是这样,打一棒给一个甜枣,一边恐吓她,背叛他的下场会多么凄惨,一边又如此温柔地对待她。

她的心脏疼得踌躇,却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这一次虽然放过你,惩罚却不能没有!”他收回放在她身上的手,声调有点懒洋洋的。“下面怎么样做,你自己知道的。”

韩苗苗感到难堪,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她当然知道他现在要的是什么。

“我不要,我有孩子了,我不能……”

见他无动于衷,她小手抓着他的手臂,低柔祈求:“他也是你的孩子,如果你一定要我……要我……”她说不出来“上床”、“侍寝”这样类似的字眼,只能含糊带过。“可能会伤到他……”

他狂笑几声。“苗苗,我天真的苗苗,如果刚才我不这么说,怎么能解除你的心防呢?你那小脑袋瓜从来就是一根筋通到底,顾及到孩子,你不会就这么跳下去吧?”

“你骗我?!”韩苗苗非常生气。

他箍住她,她用力挣扎。“你放开我,你这个恶魔,禽兽,放开我!你把我囚禁在这里是非法的,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欺负我?”

韩苗苗破涕大哭,既然知道肚子里没有孩子,她还要什么退路?

她宁愿死,也不要成为这个恶魔的禁脔!

他双臂环住她,大手捏住她脆弱的小脖子,她一下子连动都不能动了。

“你知道我的,我会有很多办法,让你痛苦得生不如死,你是要跟我反抗下去,还是乖乖地听我的话,让我满足了,我就放你自由?”

自由?

韩苗苗对这两个字非常敏感,她停止了挣扎。

她傻傻地看着他黑夜般深沉的双眸,失去了一切反抗的力气。

他放开她。“聪明的姑娘,这个选择是对的。”

韩苗苗内心悲戚,却没有办法不服从这个恶魔。

见她半天不动,他冷道:“脱掉你的衣服。”

泪水从韩苗苗的眼角滑落,她举手开始解开衣扣,手指颤抖,过了好长时间才解开了连衣裙的纽扣。

韩恕并不急着压倒他的小宠物,他非常喜欢这种等待的过程,韩苗苗就像是他的大礼包,他享受这种一层层打开礼物包装袋的感觉。

白色的裙子掉落下来,韩苗苗的身上只着内衣,她稚弱美丽的躯体,皮肤在黑暗中似乎散发出温润的光芒。

韩恕觉得某个地方迅速膨胀了起来,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像他的小苗苗这样,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激起他身体上的渴望。

“继续。”他的声音沙哑极了。

可怜的女孩,身体抖动得更厉害了,屈辱地含泪解除了身上剩下的衣物。

“这才是乖女孩。”他赞许地揽抱住女孩,火热的唇落在女孩粉嫩的嘴唇上。

他如此渴望她,以至于还没等她准备好,他就进入了。

火热,摩擦,流泪,交融。

他在她的身上,再次看到了天堂。她是他最珍贵的小宠物,他绝对不能弄丢她。

A市,是整个亚洲的金融中心。

市中心摩登大厦林立,路上过往行人面目淡漠,行色匆匆,奢侈品商店的大落地橱窗,临街而立。

光滑透明的玻璃上贴着衣冠楚楚的明星代言人巨幅广告,欧美进口的顶级轿车整齐得罗列在黄线内。

白日,这里散发着高级商务城市的魅力。

而到了夜晚,灯光璀璨如白昼,一片纸醉金迷。

灯红酒绿的大道转个弯,拐入小路,这里相对要安静很多,在路尾巴上,有一间小小的咖啡店,LED荧光板上写着今天的厨师推荐简餐,有顾客推门而出,带出咖啡店内温暖的气息。

韩苗苗今天的工作全部完成了,她正在员工休息室中换下工作服。

她只有16岁,还没有到法定的打工年龄,去其他正规的简餐店是根本不可能的,之所以能在这家“满满咖啡店”当上快乐的侍应生,完全因为这家店主的女儿是她的好朋友兼同班同学苏小满。

她并不缺钱,只是因为幼年父亲早丧,12岁时母亲宋香玉又过世,这么多年,她都是和小阿姨宋香云相依为命的。虽然父母有留下保险金,但毕竟小阿姨还是个大学生,就是金山银山也会坐吃山空的。

生活的艰辛,让韩苗苗非常懂事。

成绩优异的小阿姨想在毕业后考研究生,学习非常刻苦努力,甚至念书念到流鼻血,小阿姨还很担心一旦考上研究生后,那笔不小的费用。

为了帮助小阿姨解忧,韩苗苗就决定偷偷打工,找了很多工作,人家都因为她年龄小,而拒绝她。

被好朋友苏小满知道后,义气的苏小满拍胸脯保证,一定替她找到工作,这就是她能在咖啡店工作的原因。

“苗苗!加油!”韩苗苗给自己打气,然后对着镜子扮了个鬼脸,笑嘻嘻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嘿嘿!自己一个人在这兴奋什么呢?”鬼灵精怪的苏小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出来,抱住娇小的苗苗,坏心眼地搔她的痒。

“天啊!”韩苗苗尖叫一声,猛然跳了起来,四处乱跑闪躲,大声地求饶:“苏小满大好人,拜托不要欺负我啦!”

“不欺负你,欺负谁?欺负你这种软哒哒的小白兔,才特别有成就感!”苏小满紧随其后,追逐着韩苗苗四处逃窜的身影。

一时间,整间房里都充斥着两个调皮丫头的欢笑声,几乎能掀翻了房顶。

在门外的苏爸和苏妈对视轻笑,苏妈直摇头:“这两个丫头呀……”

“都是好孩子,好孩子呀!”苏爸爸呵呵笑着。

5-优秀的小阿姨

韩苗苗回到家,看到小阿姨的房间还亮着灯,她敲了敲门。

“进来。”宋香云正在忙自己的毕业论文。

“是苗苗回来了?在小满家已经写完作业了?”宋香云随意瞥了苗苗一眼,又低下头,重新埋头于论文中。

小阿姨并不知道她在满满家的咖啡店打工的事情。

韩苗苗有点心虚地“嗯”了一声。“小姨,你吃饭了吗?不会又忘记吃饭了吧?”

宋香云正思索着书上的难题,没在意韩苗苗的问话,很明显把他的问题当空气。

看样子,小阿姨又看书看到废寝忘食了。

韩苗苗叹了口气,去厨房给小姨做饭。

她小姨被她惯出毛病来了。

小姨特别不会做家务,厨艺也不好,煮了蛋都能忘记时间,结果水煮干了,锅子在电磁炉上差点被烤穿了底部。

明明她一步一步地在旁边教她,她也能把好好的菜给煮成焦黑一团,根本没法吃。

其实现今像小姨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生实在太多太多了,而且小姨也的确有当大小姐的资本,人长得漂亮不说,身材妸娜性感,像她这种人,和厨房那样的地方实在是有些不搭边。

而可怜的韩苗苗,则成了一个悲催的童工,什么家务活都包圆了,小阿姨还经常指使她做这个,做那个,稍有做不对的地方,还会对她大呼小叫。

不过,韩苗苗一点都不在意,小阿姨是她唯一的亲人,当年,她差点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是小阿姨将她带到了身边。

虽然,爸妈的保险金大部分付了小阿姨的学费,但小阿姨还是很疼她的呀,爱美赶时髦的小阿姨,不时会给韩苗苗念一番时尚经,心血来潮了,也会把韩苗苗打扮得美美的,带她去参加大学里的同学聚会。

正是因为经常去参加这样的聚会,韩苗苗才知道了小阿姨的秘密。

那就是,小阿姨不接受别人追求的原因,是因为她暗恋着她班里一个非常出色的男同学,她有多方打听过,那个男人叫秦恕。

小姨的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开口闭口谈的都是这个男人,可惜她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据闻,他出身豪门,性格冷僻高傲,几乎不出席班级上的任何活动,在女生中是神一样的俊美男子,封他是“校草”都是侮辱了他。

他太与众不同了,周身有一种让人无法严明的孤傲感,他喜欢穿黑色的衣服,身材媲美T台顶级名模,眼中无物,不会跟谁多浪费一句话,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敢跟他产生争执。

女人就更不用说了,不说争执了,个个估计都恨不得化在他的怀里。

可惜,这一切都是痴想。

因为人家往来皆名流,女伴都是当红青春玉女明星,哪里会看得上校园里的杂草?

韩苗苗听这段的时候,她光顾着吃蛋糕了,基本是当个传说听听,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她生命中可怕的存在,与他的虐缘会结得那样深,让她痛不欲生。

美杜莎会馆是A市著名的销金窟,有钱人的天堂,美女、名食、SPA、健身房、各种娱乐设施齐全,这里采取会员制,资产必须要达到规定,才有资格加入。

就算这里的会员是人上人,秦恕仍然是最耀眼的发光体。

他的父亲秦思明是秦氏家族的族长,并且是整个秦氏金控集团的最高掌管者。

秦氏,是一个很有历史的大家族,实力雄厚,多年又与海外的大家族联姻,在华人界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秦氏旗下投资控股的集团及分公司众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全亚洲,每10个人就有1个为秦氏工作。

秦恕是秦思明唯一的继承人,明晃晃的太子爷身份不需多言,走到哪里都是让人点头哈腰的主。

要说他是个纨绔子弟更能让人接受一点,可偏偏他自小到大都成绩优异,样样拔尖。

22岁的秦恕从全国最好的大学毕业,即将出国,去哈佛商学院深造。

今天,秦思明为了给儿子送行,豪掷千万,请了一挂从小跟儿子一起长大的豪门子弟。

“哥们,你家老头花钱可真大方!”一个朋友撞了撞秦恕的肩膀。

秦恕眉头微皱,他并不喜欢别人随便碰他。

这人摊开双手,表示歉意:“Sorry,忘了你的规矩,太子爷千万别怪罪!”随后看看整个会所内部,特别为秦恕布置的豪华场景,笑嘻嘻地道:“你家老头真疼你,你小子以后有福了!”

秦恕冷哼一声。“他除了钱,还能给我什么?”

母亲早亡,父亲开始在每一张相似于母亲的脸上找寻失去的爱情,那些狗仗人势的女人,在小的时候给过他多少苦头吃?

偏偏耳根软的老头子,被女人枕头风一吹,就认定全部都是他的错。

他的人生,从很早开始,就是自己一个人在掌控了,现在他的实力还没有达到巅峰,有些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没办法得到。

不过没关系,再不用多久,当他成为王者,该是他的,

“秦恕,祝贺你!”一道并不受秦恕欢迎的嗓音蓦然响起。

秦恕眼底瞬间闪过一丝冷酷的光,但当他回头面对来人时,他脸上是有礼而疏离的笑意。“秦皓。”

不错,来人正是秦氏金控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他的堂弟,秦皓。

其实,这两位长得还是非常像的,同样都有欧美人的血统,所以除了皮肤、头发、眼睛颜色是中国人外,轮廓非常西华,高挺的鼻梁,狭长深邃的眼眸,薄而冷情的唇。

他们不同的,只是气质而已,秦恕是高傲冰冷,他很少笑,酷爱黑色装束,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深沉阴冷的感觉。而秦皓则温和得多,因为他的母亲是英国女爵,他身上有一种英国贵族式的矜贵气质,但偶尔他眯起眼睛来的时候,表情坏坏的,非常吸引人。

他们是同一块领域上的两只公狮,厮杀战斗在表面之下,不见血的战场,谁是最后的赢家?

小说《囚宠情深》 第4章 恶魔的玩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