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要怜朕是娇花
莫要怜朕是娇花

莫要怜朕是娇花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1 17:54:34

作者:纨绔三公子

来源:七悦文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莫要怜朕是娇花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莫要怜朕是娇花介绍

《莫要怜朕是娇花》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纨绔三公子为大家带来了姜沅纨绔三公子的故事:苏衍站在舞台上,便是一位翩翩佳公子,十分引人注目。姜沅站在人群中,因为身形比较娇小,倒显得十分普通。她看着苏衍,像是在仰望着他。苏衍这般的遗世独立,她只要静静的看着,便很美好。“木兰迷恋中秋夜,打一成语。”“花好月圆。”这一回又是那女子先答出来的。宋也不服气,走到那女子跟前道,“你一个姑娘家,得了这个彩灯也搬不回去,就别在这凑热闹了。”

书友点评:

《莫要怜朕是娇花》的内容很精彩,好评,结尾写的也挺好,基本上都交代了,意犹未绝,

章节试看:

莫要怜朕是娇花第6章试读

像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姜沅想从苏衍嘴里听到些什么。

苏衍微微垂眼看着姜沅,刚要说什么,突然就听到旁边有人喊了一声,“那边有猜灯谜,快去看看,猜对了可是直接可以拿走今年最华丽的彩灯呢!”

一瞬间,人如潮水一般向前涌去。

苏衍将姜沅拉着站到了边上,问道,“你方才可是问我什么话了,我一时间没听清楚。”

“我……”

“苏苏,云裳,你们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过去猜灯谜?”宋也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催促道,“这我们两位才子不出现,那彩灯岂不是拱手让人?不如我们就将那彩灯赢来给云裳当礼物,可好?”

苏衍道,“我们做学问并非要在外显摆,宋宋你若是有兴趣,你便去吧。”

姜沅道,“我们过去看看吧,我也想看看那最大的彩灯有多好看。你们若是能赢来,那真是极好的。”

“听到了吗?可莫要扫了云裳的兴,他可是难得出来。”宋也朝苏衍挑了挑眉。

苏衍便道,“既然你想去看,那我们便去吧。”

于是三人便挤进了人群中。

“开始猜灯谜了,可有人愿意上来试一试?”舞台中央一个男子喊道。

一时间踊跃报名的人纷纷举手。宋也慌忙举了手,然后将苏衍的手拉着也高举了起来。宋也问姜沅,“你要不要也上去试一试?这每次先生教书,你学的也不错,这个时候可以验证一下。”

姜沅摇摇头,“我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太引人注目不好。”

宋也听后,道,“你说的也是,那我和苏苏上去,帮你把彩灯赢回来。”

“嗯。”

“来来来,这边两位公子一看就是有学识的人,快上来。还有这边两位公子也赶紧上来试一试。哎呀,这边还有一位小姐,定然是才貌双全,也上来试一试吧。”

舞台上便站了包括宋也和苏衍在内的五人。

“人已经就位,那我可就开始出题了。想到答案便可回答,谁答得最多,这个彩灯就归谁。”

宋也撞了一下苏衍,然后看着人群中的姜沅道,“为了云裳,咱们志在必得。”

苏衍微微点头。

只听耳畔道,“这第一题,打一食物,和颜悦色。”

“阳春面。”台上唯一的女子立刻答道。

“姑娘才思敏捷,答对了。”

宋也立刻慌了,看向那年轻貌美的女子,故意瞪了两眼。那女子也毫不示弱,瞪了回来,还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宋也便摩拳擦掌,想着自己堂堂的才子,可不能输给了一个小丫头。

“你快出第二题。”宋也催促道。

“公子莫急,这第二题醉翁之意不在酒,打一花名。”

“水仙。”宋也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身旁的苏衍已经脱口而出答案。

宋也便朝那女子得意的一笑,那女子瞪了他一下,便看了看苏衍。

“第三题,一江月色四方同。打一个字。”

“渭。”苏衍又是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便脱口而出答案。

“又是这位公子答对了,你们几位可得加油了。”

苏衍站在舞台上,便是一位翩翩佳公子,十分引人注目。姜沅站在人群中,因为身形比较娇小,倒显得十分普通。她看着苏衍,像是在仰望着他。苏衍这般的遗世独立,她只要静静的看着,便很美好。

“木兰迷恋中秋夜,打一成语。”

“花好月圆。”这一回又是那女子先答出来的。

宋也不服气,走到那女子跟前道,“你一个姑娘家,得了这个彩灯也搬不回去,就别在这凑热闹了。”

那女子道,“我有的是下人帮我搬。倒是你技不如人,还是赶紧下去吧。”

几句话说的下面的人都哄笑起来。

宋也面子上挂不住,道,“你等着,我一定赢你。这彩灯,我拿定了。”

宋也说完,又站到了苏衍跟前,道,“快出题。”

“第五题,听好了。未入灯谜之门,打一成语。”

五人都想了想,此时听到宋也高声喊道,“羊落虎口。”

那男子竖起了大拇指,道,“公子真是了不得,这个灯谜这么难也被公子猜出来了,厉害厉害。”

宋也拱了手,一脸得意,“承让承让。”说罢,又十分不屑的看了看那位女子。

那女子别过头,故意不看他。

“接下来,第七题……”

……

“来来来,最后一题,人间开并蒂,天上会双星,打一个字。”此题一出,一时间鸦雀无声。五人都在想着,却一时间没有答案。

宋也皱着眉头,歪着脑袋想着,便看到了人群中姜沅。姜沅已经想到了答案,但又不好直接说出来,便对着他,用手在嘴边比了一个笑的意思。

宋也会意,立刻道,“是笑字,对不对?”

“这位公子答对了,确实是个笑字。”

宋也得意的笑道,“这些题目怎么可能难倒我?”

“你作弊,分明放在是有人在提醒你。”突然那女子指着宋也大声说道。

宋也赶忙辩驳道,“谁作弊了,你是不是不愿服输?”

姜沅想着那姑娘定然是看到了自己的提示,想着此时不好驳了宋也的面子,便悄悄的赶紧从人群中退去。她好不容易挤出了人群,一直往后退,却不想直接撞上了人。

姜沅忙转身,致歉,“对不住,我并非有意撞到了你。”

姜沅一边说着,一边抬了头,这一抬头,确实直接愣住。眼前的人一袭华服,熠熠生辉的眸子,正是姜沅的克星,容九。

姜沅看到容九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可她跑出去一步,就被容九喊住,“站住!”

容九的嗓门从来不大,可他偏生与生俱来好像有种让人不得不服从的气质在。于是乎,姜沅乖乖的停了脚步。

姜沅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她感觉到容九已经朝她走近。

“转过身来。”容九语气淡淡的,但却是命令似的。

姜沅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不该转过去。转过去,容九会不会认出她?不转过去,岂不是自己心里有鬼,更说不清楚了?

“小九,你这样吓着人家姑娘了。”身后又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姑娘?是的,她如今是姑娘的模样。可她方才说了话的。

等等,莫非是落音丹到这个时候已经失效了?落音丹每日一粒,到了晚上的一定时辰,便会失效,就会出现她原来的声音。本来到那时,她在宫中差不多要就寝,便也没有人发现过。方才,定然她发出的就是女儿家的声音。

姜沅感觉到万幸。此时还不如直接豁出去,坦然面对容九,反倒不会让他起疑。

想到这里,姜沅便转过身来,可还没开口,就听容九身边的女子说道,“这位姑娘,我们家小九性子怪,你莫要放在心上。姑娘芳名?家住哪里,可曾许了人家了呀?”

这站在容九身边的女子不是旁人,而是容家尚未嫁人的唯一一位小姐,容妤,是容九的八姐。也是这帝都城内,被人传为笑话的没人敢娶,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姜沅微微一愣,这女子一副要做媒的架势啊。说多了,便是漏洞,姜沅只答道,“我叫云裳。前头还有家中人等着我,不便与小姐公子多聊。方才真是对不住了,我告辞。”

姜沅学着宫里头的宫女欠身子的模样,也对着跟前的容九和那女子欠了欠身子,然后就转身走了。

容九一直看着姜沅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视线都没有收回来。

莫要怜朕是娇花第7章试读

容妤看容九的视线还望在前头,便用手在他跟前晃了晃,“小九,你该不会是看上那位姑娘了吧?相貌确实不错。那八姐这就给你说媒去,可好?”容妤十分热情的说道。

容九收回视线,看着容妤道,“八姐,母亲好像更担心你的婚事。若非你比皇上大了太多,母亲倒是有将你送进皇宫的意思。”

容妤被点到了命门,讪讪一笑道,“母亲她多虑了,我这一把年纪都能当皇上的母亲了,哪能耽误了皇上这么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小九,你这颗春心,姐姐是要管管的,毕竟你是我们容家的独苗啊!这开枝散叶传宗接代的重任还得你来。”

容九拢了一下衣袖,道,“看来我得向母亲大人提议让你进宫一事了。反正那几位顾命大臣都有了自己的人选,独独我还没定下。”

说罢,容九便作势要回容府。

“小九,小九,我和你说着玩呢,你别当真啊!你这人怎么开不起玩笑呢。小九,你再这样,我和你断绝姐弟关系啦。小九,姐求你了,母亲最听你的话了,你别闹了,姐求你了行不行……”容妤一边追在容九身后,一边说个没完。

姜沅一直往前跑,脚步不敢停,生怕容九又追上来询问什么。果然做贼心虚。她转眼间已经走到河边,因为快步走路,有些气喘吁吁。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姜沅吓得转过身来,然后脚下不稳,险些跌入河中。好在眼前的人将她一拉,顺势直接拉入了怀中。

“皇上,你没事吧?”跌入苏衍的怀中,他身上淡淡的书香味传过来,让姜沅有些小鹿乱撞。

回过神来,姜沅推开苏衍自己站定。姜沅只得摇摇头,此时不敢发出什么声音。

“云裳,你怎么一人跑到了这里?害我和苏苏一顿好找。”宋也看着姜沅,眼中有些担忧。

姜沅没有将见到容九的事情说出来,免得让两人担心,她继续摇头,然后拿出一颗落音丹,故意将手放在嘴边,顺势赶紧吞了下去。

“云裳,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直不说话?不是受了什么惊吓吧?”宋也觉得姜沅有些不对劲。

姜沅吞咽了一下,轻咳一声,感觉自己的嗓子已经有所变化,这才道,“我没事。方才那边太挤了。我见这里也热闹,便过来看了看。你们最后赢了吗?”

宋也看了看苏衍,道,“本来是赢了的。可苏苏突然发现你不见了,就彩灯也没拿,拉着我来找你了。不想你却在这里。”

姜沅抬眼看了看苏衍,有些过意不去。

苏衍看了看河内放的河灯,道,“你是不是也想放河灯?我去买一盏给你。”

“不用了……”姜沅话刚说完,就看苏衍已经走到一边买了三盏河灯过来了。

“可以写下你的愿望或者忧愁。愿望会实现,忧愁会散去。”苏衍说着递过来一张纸和笔。

“咱们都写一写,也学那些个未出阁的姑娘,求如意郎君。”宋也打趣道。

姜沅这才发现,这站在河边放河灯的果真都是些年轻的姑娘家。

姜沅便蹲下来,在纸上要写下自己的心愿。

“等一等。”苏衍制止了她。

姜沅不解的抬头看着苏衍。

苏衍道,“先前不是教过你用左手写字吗?还是小心些,莫要让人捡到了发现才好。”

“苏苏,你也太小心了。这谁会没事把这东西捡起来看看?”宋也不以为意。

姜沅觉得苏衍说的有理,便换了左手慢条斯理的写了一行字,然后放进了河灯里。她小心的捧着河灯走到了河边,缓慢的放进了河中。

“你写的什么?”宋也凑过来饶有兴致的问。

姜沅不理他,站起身,道,“许愿这些东西说出来便不灵了。”

“小气。”

苏衍看了看天,然后道,“云裳,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姜沅虽然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但想着方才的危机,她还是心有余悸。日后定然还有机会,也不急着这一次玩尽心。

姜沅点点头,便与苏衍和宋也离开。

回到宫中倒也还算顺利。姜沅迅速换好了衣服,这一觉直接睡到高德富唤她起来去上早朝。

一直昏昏欲睡的姜沅终于熬过了早朝,她也没听的很清楚到底那些大臣们说了什么。只是好像又听到什么皇后的事情。反正这些事情也用不着她操心,朝堂的事有四位顾命大臣,后宫的事有她的母后。万事都轮不到她操心。

下了早朝,姜沅回到了紫华殿,打了个哈欠,刚准备往床上躺下,却听到后面有人道,“奴才见过太傅大人。”

姜沅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臣见过皇上。”容九走过来,看着姜沅道。

姜沅板着脸,问道,“容大人还有事要和朕说?”

容九的视线落在姜沅身上,辨不出什么意味。

“皇上昨晚一直在宫中吗?”

容九的声音淡淡的,可姜沅听得却心惊肉跳。他果真起疑了吗?他认出昨天的人就是自己了吗?

姜沅努力稳定自己的心绪,自己一乱,便会露出马脚。姜沅干笑了两声,道,“容大人这是何意?朕不在宫中,会在哪里?”

容九定定的看她两眼,并未多言,随即他移开视线,看着殿内的人。

“昨日皇上一直在殿中,不曾离开?”紫华殿里的奴才跪了一地,看到容九,都有些瑟瑟发抖。

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魔力,他的一言一行,或寡言,或欢笑,都让人害怕。

高德富回道,“回大人,皇上昨日看奏折,一直看到很晚,后来累了便直接就寝了。不曾离开过。”

“是吗?”容九似乎还不大相信,便转过头来又看向姜沅,“皇上可否对着臣说一句话?”

“什,什么?”

“对不住,我并非有意撞到了你。”

果然,容九是怀疑她的。姜沅让自己稳下来,看着容九,假装不慌不忙道,“对不住,我并非有意撞到了你。”

她早上便已经服下落音丹,嗓音自然听起来不会有任何问题。这句话,她即便是说一百遍,容九也听不出破绽来。

“说完了,还有事吗?朕休息片刻,还要去先生那里读书,就不送容大人了。”姜沅说着便转过身要走向自己的床榻。身后却又传来容九的声音。

“臣听闻昨天晚上有个小太监出了宫,说是替皇上办事的。”

姜沅的脚下一滞,这该死的大魔头竟然已经调查的那么清楚。这个谎她要怎么圆?容九直接杀了她殿里太监的一幕她还历历在目,莫不是又要害了谁吗?

“怎么?朕让人出宫办点事也不行吗?朕是不是连这点自由也没了?”

容九站在那里,缓缓道,“臣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臣想知道昨晚是何人出了宫。”

打死也不能再乱说什么,姜沅道,“知道是谁,是不是容大人又要杀了他?那你杀了朕好了,反正朕这一次再也不会告诉你是谁。”

面对姜沅的态度,容九依旧是淡然处之,道,“皇上不告诉臣也可以,但臣很想知道,那人出去是为了何事?”

“不告诉你是谁,也不想告诉你为了什么事。”姜沅干脆说道。

容九扫视了一下跪在大殿内的人,道,“皇上若是不说,臣自有法子一个一个的问他们。皇上是想让臣自己问,还是皇上自己说?”

“你……”还有什么法子?自然是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法子。一下子被将住,姜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不想自己偷溜出宫又要害死一条人命。

可是她该怎么办呢?不能有人因为她而死了。可她又如何能承认昨晚是她出了宫。那可是要直接害死她和母后的呀。

姜沅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只想着此时谁能来救救她。

“皇上还不打算说吗?”容九朝她逼近几步,姜沅惊得退后几步,颤悠悠的问道,“朕,朕若是不说,你,你打算,打算怎么办?这次,你不能再动朕的人了。”

毫无威慑力的话!

小说《莫要怜朕是娇花》 第6章 006 灯火阑珊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