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春眠不觉晓
春眠不觉晓

春眠不觉晓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06 19:09:44

作者:三杯二锅头

来源:七悦文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春眠不觉晓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春眠不觉晓介绍

《春眠不觉晓》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三杯二锅头主要说的是:她婴宁一声,醒过来,“老公,”他笑笑,“要不要去床上休息?”她问,“几点了?”说着看看窗外,太阳已经落到对面的楼顶,将围栏上的铁丝全染成细细的金条,“时间过得可真快,该做晚饭了。”正要起身,被他按住,“今天你就别忙了,我来,瞧你累得都睡着了,我这老公当得也太失职了。”她想了想,点点头,“也好,好久没吃到你做的东西了。”他笑笑,去了厨房。

书友点评:

这是一部全新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春眠不觉晓》非常值得推荐看。

章节试看:

春眠不觉晓:013该回家烧纸了

只见前边儿的大道上停了一排轿车,一水儿的黑漆,依次排开,十分霸气。

打头阵的是辆帕萨特,后边儿是辆梅赛德斯加长型商务车。

帕萨特上下来个气场不小的中年人,穿藏青夹克衫,昂首阔步,走到商务车前,替里头的人开了门。

里头先是出来个女人,高挑,盘头,黑西服套装,黑色高跟鞋,气质颇高冷。

接着出来个年轻男人,身形修长,十分挺拔,许是车坐久了不舒服,他稍稍扭了扭脖子,然而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气场全开,甚至盖过那位长者,很是抓人眼球。

最让她吃惊的是,年轻男人的西服看着很是顺眼,银灰色,版型极好,就跟服装厂教案里的手工款一样,远远看着都能发光,就是隔得稍微有点远,不大看得清脸,但她觉得眼熟,像在哪儿见过。

只看一行人围在年轻人身边,不经意流露出谄媚和奉承来,好像他是什么皇亲国戚一般,这种场景,她只在电视剧里看过。

忽然,那人往她这儿瞧了一眼,步子停顿一下,似乎认识她,正准备朝她走,就看那盘发的高冷女人跟他说了句什么,他又快步走开了。

“他们是干嘛的呀?”

等那群人走得差不多了,她转头问邵建平。

他没答,眼睛一直盯着那群人离开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眉头蹙得厉害,忽然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打个电话就来。”

她点了点头,兀自想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

那年轻人不就是那天送她到医院的人么!

身材跟职业模特差不多,看了便不会忘。

对了,他叫什么来着,他好像没说,还有,她欠着人医药费呢,是不是该追过去还给人家呢……

正想着,邵建平回来了,“回家,我有点事得处理。”

……

回到家,他径自去了书房,神神秘秘,拿着几本厚厚的材料翻来覆去的看。

她有时特别不能理解他,总觉得他心里装着事,可他又从不跟她说,尤其工作,没对她说过半个字,也不知道他一整天忙忙碌碌都在做些什么。

她叹口气,替他切了盘水果,兀自回到客厅,安安静静看起成人高考的教材来。

念文科的通常对数字不敏感,偏偏她这次准备报考的又是会计,看到一大堆数字,脑子很快昏沉起来,没一会儿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中间座机响了两次她也没醒,是邵建平出来接的。

看她睡得香,他没吵她,在她脸上亲一亲,把她抱到沙发上。

她婴宁一声,醒过来,“老公,”

他笑笑,“要不要去床上休息?”

她问,“几点了?”

说着看看窗外,太阳已经落到对面的楼顶,将围栏上的铁丝全染成细细的金条,“时间过得可真快,该做晚饭了。”

正要起身,被他按住,“今天你就别忙了,我来,瞧你累得都睡着了,我这老公当得也太失职了。”

她想了想,点点头,“也好,好久没吃到你做的东西了。”

他笑笑,去了厨房。

所谓夫唱妇随,她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乖乖帮他打下手。

不过一个钟头,红烧鲤鱼、醋溜土豆丝、圆子粉丝汤全上桌了,味道那叫一个香,她比平常多吃了半碗,让他觉得“君子远庖厨”这话不对,得看是为谁烧煮。

饭后,他麻利儿把碗洗了,搂着她看电视。

她心情极好,破天荒陪他看起了历史剧,要知道,平时的她对这种争权夺利的题材是没兴趣的。

“权力真有那么好吗?”

她随口一问。

他笑笑,“要是不好,世人又何必为之赴汤蹈火。”

她偏头,“那是他们不懂平凡的意义。曹松早就说过,凭君莫问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笑一笑,没再说话,顿了一会儿,转了话题,“对了老婆,马上清明了,咱们是不是该回老家给爸烧点纸?”

春眠不觉晓:014最有福的女人

提到父亲,她眸色一黯,那是她心里不愿提及的殇。

时间仿佛又回到那个临近高考的夏天,有人到学校通知她,她家起火,她爸被烧死了,尸体停在乡卫生所,让她赶紧去。

当时只觉五雷轰顶,跑到卫生所时鞋子都跑不见了,扑在烧焦的尸体前哭得肝肠寸断,却没人告诉她起火的原因,也没人施以援手。

甚至有人恶毒地咒骂她,说她克死妈又克死爹,天生是个扫把星,要她滚出村子,不准再回来。

她在卫生所趴了一晚上,第二天准备收尸,又接到学校通知,说有人举报她模拟考试作弊,校方决定严惩此种行为,将她开除,以儆效尤……

不到十七岁的她,一夕之间,承受了这世上最深的恶意,她当时只想到一个字,就是死。

但没等她喝药或是跳楼,邵建平就来了。

而且,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一大帮同学,从千里之外的上津赶来,顶着全村人的谩骂帮她处理父亲后事,然后去找校长,要帮她查清举报的事……

过去种种不堪回首,每每想起心有余悸,她不愿再回忆。

见她眼眸盈起水光,他轻轻搂住她,“你放心,我会向所有人证明,你是这世上最有福气的女人,绝不让你再受一点委屈。”

她抱着他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蜷进他怀里,一句话也没说。

“老婆,”摸着她柔顺的秀发,他声音忽然放低,“今天妈来过电话,叫我们回家吃饭。”

她身子一僵,从他怀里起来,杏子般的美眸直勾勾看着他。

原来祭拜她父亲是个幌子,回家吃饭才是目的。

看她防备的眼神,他有些艰难地说,“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还在责怪妈,但你想想,那是我们的孩子,更是她的孙子,她心里的难过一点不比我们少,我们还年轻,以后还能要,但她年纪大了……你能不能再原谅她一回,大家坐下吃个饭,把矛盾说开。”

他的口气近乎哀求。

本以为她不同意,没想她平静的说了声好。

知道他是孝子,除了在娶她这件事情上与婆婆作过对,别的事从来都顺着长辈。

当初婆婆害她流产,他好些日子没给婆婆好脸,但毕竟是亲妈,时间久了,心结也渐渐解开了,一家人总归是要团圆的,她蒋春芽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望见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她心情好极了。

父亲离开后她很少回来,本担心睹物思人,哪想村里变化之大,与她在时已完全不同,那些曾欺辱她的人一个也没出现。

邵建平近来对她百般疼爱,处处为她着想,她都好些天没下厨了。

前天,他还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枚伯爵大钻戒,价格贵得吓人,知道他股票赚了点钱,但要存够一颗钻戒怕也是不容易的,加上昨晚听他偷偷给婆婆打电话,叫婆婆不要对她说重话,更别为难她,她心下感动,决定不计前嫌,与婆婆好好相处。

然而,那并非一厢情愿的事。

小说《春眠不觉晓》 第14章 013该回家烧纸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