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万灵独尊
万灵独尊

万灵独尊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51

作者:紫枫

来源:七悦文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万灵独尊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万灵独尊介绍

白逸尘 紫枫是《万灵独尊》本书的主角,《万灵独尊》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何止是认识,她就是在碧云城一直陪伴我的那个女孩。”白逸尘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的。“啊!?还有这回事?怪不得我听父亲说起,那位江小姐其实并不想嫁给司徒烈,这门亲事只是幌子,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江家初来皇城,地位还稳,和强大的司徒家联姻是最好的一个选择。”楚岚莹摸着下巴说道。听了她的话,白逸尘沉默不语,身上杀气更盛,眼底一丝诡异的红光划过。

书友点评:

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作者紫枫的文笔很细腻,故事情节很精彩,想像很丰富。《万灵独尊》是我读过最好的一本小说。

章节试看:

万灵独尊:画馆风波

白逸尘在楚岚莹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了一间名为‘妙笔生花’的画馆。

画馆虽然不大,但是各种摆设很有讲究,让人一进来就感觉一股笔墨的气息,白逸尘和楚岚莹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来这里的有很多东黎国官宦子弟,彼此间也算相识,所有人看着白逸尘和楚岚莹两人的眼神都怪怪的。

“原来是楚小姐和白公子大驾光临,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在下是这间画馆的馆主张青,不知两位想买一副什么样的画?”画馆馆主张青是一个矮个子的中年人,很客气的上前打招呼道。

“我们…”

楚岚莹话还没说出口,就听旁边一人阴阳怪气地说道:“张老板看来你这眼疾要抓紧治啊,哪里来的蓬荜生辉,明明是乌烟瘴气,某些不祥之人连上天都抛弃他了,竟还有脸出来见人,真是晦气。”

这些话从白逸尘身体出现问题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断过,他早就学会自动屏蔽了,可是楚岚莹的火却一下子蹿了起来,一拍桌子骂道:“周宏明,你今天怎么又把头钻进裤裆里,屁股撅在外面放屁?”

噗嗤。

此话一出,别说旁人,连白逸尘都忍不住笑出声,暗叹自己这个义妹真是个极品,长得虽是个美人胚子,但完全没有一丝淑女的样子,骂起人来言辞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周宏明气的脸色煞白,他乃是东黎国当朝丞相周子墨的亲孙子,平时谁见了他都要捡好听的说,阿谀奉承不断,现在竟被人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辱骂,顿时大怒道:“楚岚莹你这疯婆子,为了护着一个废物竟敢如此骂我,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废物?这天底下还有比你更废的人?你不过就仗着自己爷爷是当朝宰相,才在这里目中无人,说白了不过是狗仗人势罢了,若论修为,同样在开灵期时,你能伤到我逸尘哥哥一根手指头吗?现在就算你踏入命轮期,你又点亮了几个命轮?有五个吗?呵呵。”

楚岚莹的每句话就像是一根根锋利无比的矛,狠狠地刺进了对方心口,让他无从辩驳,周宏明脸色阴沉的像是要快滴出水来,气的浑身发抖。

馆主张青一看不妙,赶紧上前圆场道:“两位都消消气,大家都是东黎子民不要因为点小事伤了和气,给我张青一个面子,今天我免费让馆里最好的画匠为两位作画,直到两位满意为止,可好?”

周宏明完全不买账,充满仇恨地瞪了白逸尘与楚岚莹一眼,拔腿就走,几个同行的王侯子弟完全被楚岚莹的‘雄风’所折服,灰溜溜地跟着离开了。

画馆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压抑,张青很是无奈,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很明显白逸尘和楚岚莹的到来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损失。

“张老板,不好意思,这些金子就当弥补你的损失,我们这就离开。”白逸尘看出了对方心思,从怀中掏出一些黄金递了过去。

张青不接,反而笑着说道:“白公子留步,今天这事虽然我张某会受些损失,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也看在眼里,是非曲直自在人心,我又怎会因此埋怨你和楚小姐?两位若还有雅兴,不如随我去后院,那里有顶级画师,一定能为两位画出满意的画像。”

“本小姐当然有兴趣,讨厌的家伙被赶走了,我高兴的不得了呢。”楚岚莹说着便自顾自的走向后院。

白逸尘看着义妹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同时心中不忘暗赞这画馆馆主聪明,因为他知道张青对己方两人肯定心生怨气,此番作为不过是不想再多得罪人罢了。

既然明白了张青所想,白逸尘自然要给对方这个面子,即便他现在很想趁此机会溜走去打探月儿的消息,但也只要先去后院一番做做样子,敷衍了事。

画馆后院不大,风景却安置的格外好,馆主张青介绍这是为了让几位顶级画师更容易得到灵感,故意为之。

“两位请看,这些皇城中名门子弟的画像都是出自我画馆中顶级画师之手。”

白逸尘顺着张青所指方向望去,果然没幅画像都画的惟妙惟肖,一旁的楚岚莹更是眼红的不得了,嚷嚷着让张青马上派最好的画师为自己也画一幅。

张青连连点头,就在他准备去安排人的时候,白逸尘忽然叫住了他:“张老板留步!”

“白公子,怎么了?”张青听对方语气很是着急,赶紧问道。

白逸尘伸手一指墙上的最后一幅问道:“她是谁?”

张青想了想道:“今年新封的定远将军江枫之女江馨月,白公子久居在外,自然不认识。”

找到了!

白逸尘很是激动,因为他认出画中女子正是在碧云城时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佳人!他没想到陪义妹楚岚莹来到这里,竟然误打误撞找到了月儿。

“逸尘哥哥,你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怎么?你没见过美女啊?”楚岚莹一掐白逸尘腰肉,很不爽的说道。

白逸尘吃痛,一闪身揉着腰笑道:“见过啊,在我眼中妹妹你就是个活脱脱的大美女啊,就是暴力了点儿。”

楚岚莹俏脸一红道:“逸尘哥哥,没想到你去碧云城中待了一年,竟也学过贫嘴了,可惜你就算对着江小姐有意,如今也太晚了。”

“为什么?”白逸尘不解。

“因为她今天就要嫁给司徒家的天才司徒烈了啊,父亲和几位哥哥受邀一早便同去了司徒府,我是一直看不惯司徒千军老匹夫那副嚣张的嘴脸,才没有跟去的。”楚岚莹说道。

“这怎么可能!?”白逸尘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司徒家与江家的这门亲事在皇城内早就传的人尽皆知,只是你刚回来不久,又天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才不知道而已。”楚岚莹如实回答,一旁的张青也冲白逸尘连连点头,证明对方并没有开玩笑。

白逸尘双拳紧握,额头间青筋凸显,双目间尽是寒光,全身杀气弥漫,吓得楚岚莹和张青两人不自觉的后退几步。

“逸尘哥哥,你怎么了?难道那位江小姐你认识?”楚岚莹着急地问道。

“何止是认识,她就是在碧云城一直陪伴我的那个女孩。”白逸尘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的。

“啊!?还有这回事?怪不得我听父亲说起,那位江小姐其实并不想嫁给司徒烈,这门亲事只是幌子,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江家初来皇城,地位还稳,和强大的司徒家联姻是最好的一个选择。”楚岚莹摸着下巴说道。

听了她的话,白逸尘沉默不语,身上杀气更盛,眼底一丝诡异的红光划过。

看到白逸尘这般表情,楚岚莹一拍胸口大大咧咧地道:“逸尘哥哥,既然那江小姐是你的心上人被迫嫁到司徒家,那我们现在就去把她抢回来!反正我们楚家一点不比司徒家差,江家想找个靠山谁不一样呢?”

白逸尘不说话,气冲冲的拔腿就走,楚岚莹一路小跑跟在后面,有些心虚地说道:“等等,逸尘哥哥我刚才是开玩笑的,要不我们从长计议?”

只可惜她在说什么,白逸尘早已听不进去,冷着脸沉默前行,张青不敢多言,跟着两人出了画馆大门才停下脚步,看着白逸尘所去的方向正是司徒家的府邸,不由暗道:“看来今天皇城要出大事了。”

万灵独尊:还我月儿

  白逸尘一路疾行,很快便来到了司徒家所在,只见大门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门框两侧用红纱装饰,甚至连门槛都是新刷的红漆。

  两名负责看守府门的卫兵身着红衣,看到白逸尘气势冲冲的靠近,立刻警觉地拔出随身武器道:“站住,你是什么人?有请帖吗?”

  白逸尘不答,只是双手握拳,眼看就要出手,跟来的楚岚莹赶紧上前说道:“瞎了你们狗眼,看清楚我们可是楚家之人,我是楚观的女儿楚岚莹,他是我义兄白逸尘。”

  怕对方不信,楚岚莹还不忘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令牌,只见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楚’字。

  两名卫兵赶紧收回兵刃,行礼让路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楚小姐大驾光临,快快请进。”

  楚岚莹赶紧挽着白逸尘胳膊往里走,心中忐忑不安,只想着在义兄白逸尘把事闹大之前,先赶紧找到父亲楚观说明缘由。

  看到白逸尘和楚岚莹两人进去了,两名卫兵才聚到一起悄声议论道:“原来刚才那位就是曾经的皇城第一天才白逸尘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

  “什么狗屁天才,现在不过是废物罢了,我听人说那白逸尘身体出了问题,修为被无故压制无法全力点亮命轮,说不定再过几年我点亮命轮后还比他强呢,更别提咱家少爷了。”另一人不屑的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白逸尘在开灵境可是无敌的存在,咱家少爷当年也只能屈居第二,而且和他差距蛮大的,万一白逸尘哪天找高人治好了病,一旦点亮命轮肯定非同小可!”

  “切,我才不信他能再次崛起。”

  “打赌?”

  “赌就赌!”

  ……

  两人的背后议论,白逸尘是听不到了,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月儿,蓦地甩开楚岚莹的手,白逸尘越走越快直奔司徒府中的正堂而去。

  一进正堂大门,只见司徒家的家主司徒千军正与其子司徒烈一起向所到的宾客敬酒,显然仪式结束了,新娘如今应该已经在洞房中等候。

  白逸尘再也难以控制心头的怒火,仇视着远处的司徒烈,大喝道:“司徒烈,你还我月儿!”

  声若惊雷,所有正在席间有说有笑的宾客们都被吓了一大跳,他们举目望去,只见白逸尘站在大门口,正伸手指着司徒烈,那愤恨的神情简直是想把对方生吞活剥一般!

  “白逸尘!?”正在敬酒的司徒烈没有丝毫准备,也被吼声惊了一跳,待看清是何人时,目光也不由得变冷。

  而司徒家的家主司徒千军更是大怒道:“黄口小儿,你刚才说了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白逸尘无惧,依然死死地盯着司徒烈道:“司徒烈,还我月儿!江馨月是我的女人!”

  “找死!”司徒千军顿时怒不可歇,早已达到鱼跃期修为的他直接一掌隔空拍去,强大的魂力化作罡风欲将白逸尘碾碎!

  危急关头,楚观飞身挡在了白逸尘,面前同样一掌排出,将司徒千军的含怒一击轻松化解。

  “好你个楚观,果然是后生可畏,没想到短短几年的时间,你的修为增长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司徒千军有些惊讶,随即忆起往事不禁感慨道:“可惜,我那炎儿天赋异禀若不是当年战死他乡,如今比你也一定只高不低!”

  “司徒炎的天赋确实不弱于我。”楚观点点头。

  “楚观,看来你今天是硬要为你这不成器的义子出头了?”司徒千军说话的同时,手中多了一把墨色长刀,大有大打出手之意。

  楚观陷入沉默,这时随同楚观一同前来的楚家之人纷纷离席,站在楚观身后,警惕的盯着四周,毕竟他们身在司徒府,谁也不敢保证司徒千军有没有在这里为了应对突发事件,设下什么机关和埋伏。

  “都是这个废物惹的货!”人群中,楚元良忍不住低声骂道,跟他要好的几个弟弟也同样嘀咕着,不过他们却明白现在却不是楚家内斗的时候,在楚观做决定之前,白逸尘依然是楚家之人,只要是楚家的人,所有人都不会坐视不理,任外人宰割。

  这也是楚家为何能兴盛不衰的缘由之一,对外时,楚家人永远都会无比的团结!

  看此情形,司徒千军不由的气极反笑:“很好很好,你们楚家如此护短,老朽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楚家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不好看。

  司徒千军继续道:“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老朽不义,今天本是我孙儿司徒烈的大好日子,你楚家之人竟然堂而皇之的来此抢亲,真当我司徒家的人都好欺负吗!?”

  说到这儿,司徒千军忽然看向身旁不远处的一名皮肤黑黑的中年人,开口道:“江枫,今天同样也是你小女的大喜之日,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站在一旁袖手旁观吗?”

  江枫虽刚被封为定远将军,但是地位却和楚观、司徒千军两人相差很大,事发突然,他本不想多言,想着一切交由司徒千军做主,这样不管结果如果他都不会得罪到楚家,却不成想,司徒千军老奸巨猾,即使在气头上也不忘拉他下水。

  江枫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说道:“楚观,江某敬你是我东黎第一猛将,但你义子今日之举未免太过分了,你若不给个交代,让我江家以后在皇城哪还有立足之地?”

  楚观眼看着司徒家与江家之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不由眉头紧皱,想了想对司徒千军说道:“司徒前辈,今天之事确实是我楚家不对,但我儿白逸尘绝非大奸大恶之徒,想来其中必有误会,可否先放我们回府,待我查清缘由,三日之内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司徒千军一时陷入思考,楚观为人一向言出必行他是知道的,更何况他也觉得今日之事有些蹊跷,尤其是白逸尘口口声声说江馨月是自己的女人,若是二者真有奸情,此刻在大庭广众下被揭发出来,他们司徒家一样颜面扫地。

  考虑再三,司徒千军决定退让一步道:“既然你楚观这么说了,今天又是我司徒家的大好日子,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不过我可等不了三日,明早我就要得到答复,若真是你这不成器的义子无故生事,我司徒家决不罢休!”

  听他这么说,江枫提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楚家众人也着实松了口气,可就在楚观准备转身带人离开时,白逸尘却语气坚决地吼道:“我今天是不会就这么走的!还!我!月!儿!”

  此话一出,宛如将刚刚熄灭的导火索又重新点燃,莫说司徒家与江家,连楚观都不由震怒,冷声道:“你这逆子!”

  盛怒之下,楚观转身就想要废了白逸尘,却在这时,看到白逸尘身上有六个命轮显现出来,但气息却明显比其他同样拥有六个命轮的同境界武者要强上数倍不止!

  而且此刻的白逸尘双目冰冷,杀意滔天,和平时的他简直判若两人,相比在开灵期,白逸尘此刻身上那种令楚观都有时心惊的杀伐之气更加浓烈,可怕!

  “还我月儿,否则我与你司徒家不死不休!”白逸尘声音无比冰冷,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听得汗毛直立,最远处一位身着华贵的年轻人饶有兴趣的望着过来,他正是东黎国的九皇子赵启辰,此刻盯着白逸尘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着此刻的白逸尘,楚观不自觉地停手,司徒千军见此情状再次气的跳了起来,手持长刀大喝道:“白逸尘既然你要与我司徒家不死不休,老朽今日便给你个痛快!司徒家所有男儿听命,给我杀!”

  战火一触即发,楚家众人看到白逸尘此刻的异常表现后,便知楚观绝不会放下他不管,便也一个个召出各自命器,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江枫同样把白逸尘的表现看在眼里,心中是一万个不想与楚家作对,因为他知道若再给白逸尘足够的时间,他们在场的这些人怕是没有一个人会是白逸尘的对手。

  可是现在,他早已被司徒千军绑在了同一条战船上,不出手是不可能的,只盼今日一战能将白逸尘击杀,否则后患无穷。

  其实,既然江枫都能看透这点,老奸巨猾的司徒千军如何能不明白?因此他早已把目光锁定在白逸尘身上,做好了对其一击必杀的准备。

白逸尘 紫枫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