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纵横五千年
纵横五千年

纵横五千年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04-07 14:13:00

作者:优柔寡断982692

来源:七悦文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纵横五千年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纵横五千年介绍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纵横五千年》由优柔寡断982692编写,主角江鱼郑萱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好歹自己也算的上富贵之家,让别人知道自己嫁给一个不举,到时候父母怎么面对其他人?这时候,江鱼的二伯开口了:“不知道,郑萱可有心上对象?”郑萱摇摇头:“暂时还没有。”大家好奇的看向二伯,他儿子江少奇心头一跳,隐约间猜到他爸要说什么。本能打量着郑萱,这个女人身材前凸后翘,两条大腿性感纤长,小小年纪就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韵,要是二十岁以后还不得……

书友点评:

《纵横五千年》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章节试看:

纵横五千年:飞升乃是弥天大谎!

“警告天下修士,飞升乃是弥天谎言,仙路已断,不要飞升。”

江鱼收到这条先辈留下的警告时,嘴中微微叹气,而后从云巅坠落。

云山之巅,站着六人。

“老师陨落了?”

江北首富马天宗老泪纵横,神情悲伤。

华夏当红花旦顾菲菲红唇轻抿,娇躯止不住的颤抖。

军中大员,柳霸南虎目含泪,双膝陡然跪在地上,哀嚎道:“弟子恭送老师。”

云城地下皇帝,黎豪悲恸大吼:“势必找回老师遗体,我要隆重安葬!”

……

幽幽的睁开眼睛,江鱼茫然往周围望去。

只见一名身材高挑,容貌绝美的妙龄女子,淡雅的站在讲台上。

她手里拿着一封情书,正在当众调侃:“江鱼,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做你的女朋友。”

全班屏住呼吸,唯独江鱼迷茫的眼神逐渐清醒过来。

先前危急时刻,他灌入毕生修为,堪堪保住了随时都会化为齑粉的元神。

“你能跟我上床吗?”

妙龄女子咯咯一笑,把江鱼天萎的消息,公之于众。

全班哄然大笑。

不少人,看着江鱼纷纷摇头。

当真自不量力,居然去追求一中排名第三的校花孙婉月,如今人家毫不领情,甚至视为耻辱,当众让他难堪。

江鱼表情慢慢变化,哪怕从云巅之上跌落,他也依然波澜不惊。

唯独此刻,一股寒气顺着脊背直冲天灵盖。

天萎?

江鱼连忙逃出教室,最后在卫生间里,一把扯下裤子。

“我靠,臭老天,不用这么玩我吧?”

江鱼欲哭无泪,尽管知道夺舍重生会遭受天罚,但这种惩罚,未免过分了些。

与此同时,一股陌生的记忆,和江鱼的元神缓慢融合。

刚才夺舍重生时,因为江鱼的元神太过强大,险些将这具身体碾灭。幸好关键时刻,江鱼收住了九分力道。

江鱼,一中高三学生。

云城江家子嗣,因为天萎,被家中长辈排挤,地位一落千丈,诸如猫狗。

有自知之明的他,一直在混吃等死。

云城江家,祖辈白手起家,三代经商,身家过千万,算是小富。

刚才那名叫做孙婉月的女子,是云城孙家的宝贝千金,做海鲜生意,家里有点小钱。因为长相清纯漂亮,身材高挑性感,被誉为一中第三校花。

片刻,江鱼无奈的摇了摇头。

也罢,刚才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元神笼罩整个云城,唯一适合夺舍的,就是这个身体孱弱的倒霉蛋了。

江鱼同名者,云城一共有三十八个人。

名字巧合了,到没有多少稀奇的地方。

“五千年了,足足活了五千年,还是仙路无门。”

“难道我这一生,真的注定无法飞升吗?”

江鱼思绪万千,无力的靠在墙壁上。

如今修为尽毁,元神薄弱,又要从头开始。

江鱼自认为万劫不灭的心智,却在此时开始动摇起来。

飞升,真的是一个弥天大谎吗?

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冷笑声传来:“江鱼,我们江家的脸面,今天算是被你丢尽了。”

来人身材高大,名叫江少奇,是江鱼二伯的长子,一中的风云人物,十八岁便被保送燕京北大。

这个人的一生,多少有点传奇,精通小提琴、钢琴,十三岁在江北钢琴大赛中获取前三甲,十五岁全省奥数第二,十六岁白手起家,自己研发网站赚了上百万。

十八岁被保送燕京北大,一中的明星学生之一。

江少奇,江家百年一遇的天才。

他与大伯的女儿江姿悦齐名,一龙一凤,江家祥瑞,在江城算得上美谈。

江家所有的资源,几乎都倾斜在他们兄妹身上。

从小要什么给什么,就连江老爷子也对他们宠爱有加。

记得江少奇十八岁生日那天,江家耗资八十万,购买两块极品翡翠,让能工巧匠雕刻成龙凤吊坠,寓意龙凤呈祥,分别送给江少奇和江姿悦。

只是,江少奇凭借着自己在江家的地位,又因为二伯和江鱼父亲不合,经常打压江鱼。

自从江鱼被查出天萎后,江鱼更是被江少奇踩的不能翻身。

江鱼父母,被江老爷子发放小县城,打整一家小珠宝店生意,等于被江家直接放弃。

想到这里,江鱼微微一笑,伸手推开江少奇。

卫生间门口,站着一名身材异常性感的女子,身穿百皱裙,脚踩小白鞋,长发披肩,明眸皓齿,眉目妩媚。

江姿悦,大伯的女儿。

也是一中三大校花之一,窈窕的身段一眼看上去,可谓是风情万种,惹人遐想。

江姿悦抱着手,表情冰冷,呵斥道:“江鱼,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

江鱼抬头望着江姿悦,笑道:“你这是在训斥我吗?”

江姿悦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江鱼:“现在好了,你天萎的消息,整个学校都知道。江家的脸面,被你一封情书丢的一干二净。”

“还有,模拟考试后,家里集合。金城郑家千金今晚要来。”

江鱼皱起眉头。

金城郑家?

就连他们都等不及了吗?

郑家千金郑萱,江鱼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子,上一次见面,是在三年前吧?

那会儿双方刚好成年,满十六岁,家中长辈有意撮合,曾带着江鱼和郑萱去小聚。吃饭时,郑萱神情冰冷,一言不发,有意无意的看向窗外,心思俨然不在江鱼身上。

那一刻江鱼就知道,退亲是迟早的事情。

江鱼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的。”

江姿悦脸色缓和不少,小声开口:“江鱼,不是我江姿悦看不起你,是你自己一无是处,从来不思进取。整天浑浑噩噩,小小年纪,犹如一个废人。或许是我和江少奇的光芒太过耀眼,无论你多努力,始终要活在我们的光芒之下。”

她惋惜摇头,不在多说什么。

江鱼,在她心中,也颇为可怜,父母在江家不受待见,生个儿子是天萎不说,性格纨绔,还自私自利,从来不会为他人着想。

是啊,自己和江少奇,尚且还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前途就已经一片光明。

她们两人,是江家的希望,一龙一凤。相比之下,平庸的江鱼,也只能成为他们的垫脚石,只能一辈子仰望她们。

于学,江鱼不学无术,上课除了睡觉就是发呆,年年垫底。

于商,江鱼毫无经商经验,只知道花钱玩乐。

哪一点,江鱼无不与废物这个词,紧紧联系在一起。

江少奇从卫生间走出,嘴角带着平静的笑容,没有看江鱼一眼,独自离开。

这个废人,他都懒得再教训一句,因为这会拉低他的身份。

云城一中,年轻翘楚云集,基本所有的上层社会子女,都集中在这里。

这是年轻一辈的比拼。

回到教训,模拟考试已经开始。

众人蛇走龙游,答题飞快。

唯独江鱼趴在桌子上面,无精打采,老师瞧见了,微微摇头叹气,接着视线转向别处。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江鱼一觉醒来,发现不少人纷纷停下笔,皱起眉头。

台上的老师小声安慰:“这次的模拟试题,堪称史上最难,大家不要有什么压力。”

江鱼这种活了五千年的老怪物,见证了各个朝代的灭亡,拥有庞大的知识阅历。这些试题在他面前,起初一看,的确有点意思。

就像一名博士去做小学生的奥数,前一秒的确会因为独特的思路眼前一亮,但弄清楚后,也就失去了解题的兴趣。

时间快到时,江鱼拿起笔,答题行云流水。

偶尔的解答题上,还会标上一些自己的见解,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五分钟时间,缓缓放下手中的碳素笔,起身离开。

……

半个钟头后,江家大院。

门口挂着两个硕大的红灯笼,脚下铺着大红地毯,规格还算隆重。

外边一辆宝马7系缓缓驶来,最后停在江家大院门口。

车门打开,一名身穿紧身短裙,脚踩高跟鞋的性感女子从后排走下,两条性感大腿被肉丝紧紧包裹,愈发显得纤细匀称。

江家老爷子亲自率领大家在门口迎接,江鱼也在人群后面。

郑萱下来后,笑容有些不自然的叫了声江爷爷。

退亲,始终来了。

似乎所有的耻辱,都是江鱼带给江家的。

纵横五千年:有眼不识真龙!

江老爷子满头白发,身穿中山装,身子站的笔直,两个大眼睛炯炯有神。

看见郑萱父母陪同着她一起过来,脸上有些尴尬,干笑两声说道:“亲家,进来吧。”

郑父在人群中看见了江鱼,视线闪躲,一脸的愧疚。

前些年,郑萱父母和江鱼父母因为经商相识,两边相谈甚欢,觉得遇到了知己,相逢恨晚的他们,也就在酒桌上擅自敲定了江鱼和郑萱的婚事。

今天上门,明眼人都知道,自然是要反悔了。

“咦,江鱼的父母呢?”

郑母心直口快,没把住火候,看见江鱼的父母不在人群,下意识问了一句。

一瞬间,气氛压抑了几分,谁都不说话了,就连江老爷子嘴角的笑容也凝固起来。

大家沉默一会儿,江老爷子看了眼江鱼,叹息道:“江鱼父母生意上有些私事,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我们直接开始吧,我能够为这两个孩子做主。”

谁都知道,江鱼父母哪儿还有脸来?

只是没人点破而已。

江鱼的二伯,虽然没有说话,但嘴角带着一丝嘲笑。

江鱼这一家子,今天可谓是颜面尽失了。

大伯摇头叹气,小声嘀咕江鱼是个不争气的玩意儿,被女人上门退亲,脸面何在,脸面何在啊?

性格火爆的大伯,差点爆发出来。

江鱼没有太多表情,婚姻讲究你情我愿,既然郑萱不愿意,就随她的心意吧。

刚坐下,郑萱就看向江鱼:“对不起,我不想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我只知道对方的存在。但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连朋友都算不上,何况结为夫妻?”

江鱼淡漠的点头:“理解,儿女情长,你不愿意,我不能强迫你,没有丢脸不丢脸的说法。你不用觉得欠我,如果有男朋友了,我祝福你们姻缘美满。”

众人一愣。

包括郑萱在内。

这些话,可不像是江鱼嘴里说出来的。

按照他的性格,只怕是又怒又闹,埋怨天下人都在欺他。

可江鱼说出的这番话,充满了豁达,根本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江鱼活了五千年,那颗心早就古井无波。

再说人家不愿意,退亲就退亲了,难不成还要从此结为仇家?

郑萱礼貌一笑,意外的看着江鱼:“我最怕的,是你说我郑家强势,欺你一家。这次的婚事,本来就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以后我们可以当做朋友相处。”

看见两个孩子的宽容,江老爷子心中最后一点愤怒,也烟消云散了。

倒是二伯的嘲笑,好像用力一拳搭在棉花上,毫无施展的余地。他老脸一红,心中憋着气,半天都没有喘出来。

只有江鱼的气急败坏,才能衬托出他的春风得意。

江姿悦站起来,平静的说:“江鱼,多谢你的自知之明,你的确配不上郑萱。执意结这个婚,到头来也只会委屈了她,你能放手,我承认对你刮目相看。”

郑萱连忙开口:“言重了。”

江姿悦摇摇头,看向江鱼:“我还以为你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呢,平庸的过一辈子,也挺好的。至于你的天萎,以后江家会尽力帮你查看。”

提起这点,郑萱脸蛋微红。

好歹自己也算的上富贵之家,让别人知道自己嫁给一个不举,到时候父母怎么面对其他人?

这时候,江鱼的二伯开口了:“不知道,郑萱可有心上对象?”

郑萱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大家好奇的看向二伯,他儿子江少奇心头一跳,隐约间猜到他爸要说什么。

本能打量着郑萱,这个女人身材前凸后翘,两条大腿性感纤长,小小年纪就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韵,要是二十岁以后还不得……

想到这里,江少奇呼吸急促了不少。

二伯继续开口:“你们郑家今天过来退亲,就算当事人自暴自弃不在乎,可对于江家的颜面,多少有些影响,对不?”

郑萱的父母脸色尴尬,她们过来之前,早就想到这个可能。

当下点头:“我也有这个想法,要是直接退亲了,江家的脸也丢光了,我郑家也成了罪人。”

郑母满面红光的笑道:“如果少奇和郑萱两个小辈不介意的话,可以试着处一段时间,合适了,以后挑选一个良辰吉日一起结婚。”

“这样说起来,也不算退婚,既保全了江家的面子,也了却我的一桩心事,萱萱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一个人托付终生。”

啪!

江鱼一掌拍下,椅子扶手骤然断裂。

“江鱼,你干什么?”

江鱼眼神冰冷,看向二伯:“你在羞辱我?”

二伯笑呵呵的开口:“呵呵,你都答应退亲了,既然你和郑萱退亲,那郑萱跟谁结婚,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江鱼声音愈发冰冷:“我刚答应郑萱退亲,你们便当着我的面,让江少奇和郑萱定亲,我父母知道了,以后你让他们如何面对世人?”

二伯笑了笑:“那是你们的事情。”

“少奇十八岁被保送北大,就读名校以后,还可以海外进修,凭着我们江家的人脉,以后少奇不在军场飞黄腾达,那也会在商场平步青云,带领江家更上一层楼。”

“你呢,碌碌无为,就连男人最重要的地方都完了,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少奇的?贪恋美色,今天一纸情书被人家奚落的体无完肤。多年以后,你的成就无非就是帮你父母打理一下小生意,勉强度日。”

“论成就,你比得上谁?姿悦还是少奇?”

江鱼笑了,他从凳子上站起来,看向郑萱:“你也答应了吗?”

郑萱视线摇晃几下,小声的开口:“只有少奇才符合我的一切要求。”

江少奇走到江鱼面前,压低声音开口:“从小你和我抢吃的抢不过我,恩宠也不如我,你和我抢什么都不如我,现在就连女人,都被我抢了。”

“你还有什么底牌,值得你这么冷静?”

江鱼深深看了眼郑萱:“你与我退亲,我无怨无悔。但你错在当着我的面,和江少奇订婚,希望有一天,你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

郑萱摇摇头:“我从来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二伯说的对,少奇以后的成就已经注定,至于你,庸碌一生。不要怪我势力,这就是现实,你再优秀,这一辈子也无法超脱少奇。”

看着江鱼离开的背影,郑萱深吸一口气:“我们这一辈人,压力太大了,不要怪我和你谈成就。这个话题,你避不了。”

江鱼背影迟顿了一下,随即离开。

站在大院中,江鱼抬头看着碧蓝的天空。

“我在你们眼里,平庸不堪。殊不知,我站在云端之上,俯瞰这个江家,乃至这个云城,同样是渺小的犹如蝼蚁。这个江北省,这个华夏,甚至这颗星球,依然遮不住我的双眼。”

“不知道我六个弟子,这会儿是否还在云崖下寻找我的遗体?”

江鱼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也罢,先恢复一下修为,再去找他们吧。到时候,顺便让江家郑家众人,瞧瞧什么才叫做成就?

正当江鱼感慨时,性感不可方物的江姿悦,踩着高跟鞋走道他身后,小声开口:“不要怪大家对你苛刻,豪门望族就是这种生存环境。”

“你没错,郑萱也没错,不要想太多。”

“今天晚上,我们有个宴会,到时候一起参加吧。”

江鱼负手背对江姿悦:“你认为,什么才叫优秀?”

江姿悦沉默片刻,鬼使神差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只有成为人中龙凤,才算优秀。就像二伯说的那样,要么在军中飞黄腾达,要么在商场平步青云。男人当如了黎豪那种枭雄,在云城只手遮天,呼风唤雨,号称地下皇帝。”

“女人当如全国当红女明星顾菲菲那种,倾国倾城,受万人爱戴,高高在上。这才叫优秀。”

江姿悦看向江鱼:“你父母托我适当的照顾你,我只是看你烂泥扶不上墙,痛心而已。”

小说《纵横五千年》 第1章 飞升乃是弥天大谎!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