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灭尽天下修仙者
灭尽天下修仙者

灭尽天下修仙者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04-07 19:31:51

作者:第六只乌鸦

来源:七悦文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灭尽天下修仙者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灭尽天下修仙者介绍

《灭尽天下修仙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第六只乌鸦,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真的,夏语遥从不曾奢望过自己的丈夫能多有钱,毕竟夏家本来就有着丰厚的财富,夏语遥不在乎金钱,夏语遥只希望自己能像一个普通人那般,有一个老实本分,会照顾人的丈夫。 那就足够了。 但是,对普通女人,很容易达成的愿望,对夏语遥来说,却变成了一个奢望。 面对其他人的冷嘲热讽,夏语遥也只能佯装没听到,但是在无数个寂静的夜晚,夏语遥只能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面,偷偷的哭泣。

书友点评:

《灭尽天下修仙者》这本书真的不错,贴近现实,不装逼,思维清晰。真心不错

章节试看:

我要,离婚!-第六只乌鸦

  夏语遥被楚枫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霎时间,心跳加速,面上都是一层绯色。

  就在此时,夏语遥突然间看到,面前出现的那些小混混,直接拿出来了一个打火机,咔啪一声,一簇火苗瞬间跳跃出来。

  那一幕,让夏语遥脸色霎时间一片苍白:“你们,想做什么?”

  “做什么?怪就怪你身边的男人,得罪谁不好,偏生要得罪钱少,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那小混混狞笑。

  手一抖,防风打火机,直接飞了过来。

  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楚枫身上。

  嗡……

  汽油,瞬间燃烧,火焰直接将楚枫上半身完全笼罩。

  就在此时,楚枫一把将怀里面的夏语遥推开,貌似有些慌张,手忙脚乱的扯掉了自己的外套,丢在了地上,衣服在短短的时间,被焚烧的干干净净。

  连带着衣服上的咒文,也彻底消散,隐隐约约,似乎有一团黑色的浓雾,化作一个骷髅头的形状,逐渐消散。

  只是因为衣服焚烧的黑烟,导致那一幕,看起来并不是很清晰。

  另外一边,隐藏在暗处,偷偷窥视着这边画面的韩岩,在看到衣服被烧掉的时候,顿时暴怒。

  可恶,一群蠢货。

  自己布置下来的失魂咒,乃是一门相当歹毒的手段。

  中咒者,魂魄会受到巨大伤害,刚开始只是感觉精神不振,头痛欲裂,逐渐的,记忆力衰退,大脑侵蚀,到最后,会彻底变成行尸走肉,灵魂会彻底消散,生不如死。

  只是这失魂咒,需要一个载体。

  而韩岩选择的载体,就是楚枫的外套,可现在,这外套因为汽油燃烧被丢掉,化作灰烬。

  载体不存在,失魂咒自然也就消散。

  可恶,一群小混混,居然敢坏了自己的大事儿。

  ……

  楚枫是什么人,这种小手段,能伤害到楚枫,才奇怪了。

  若不是因为担心夏语遥可能会遇到危险,甚至都不需要这么麻烦。

  只是这一幕,却是将夏语遥给吓了一跳,冲着楚枫上下不断打量着:“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儿?”

  “有没有受伤,我带你去医院。”

  楚枫笑了,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支香烟:“我没事儿,更何况,就算是要走,也得摆平了这些人才行吧?”

  目光睥睨着面前那一群小混混:“是钱益善让你们来的吧?”

  “还真是有些高看了那个家伙,我原本以为那个蠢货,会稍微有点儿耐性,等到夜晚降临再动手,没想到居然如此无法无天,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就敢公然袭击他人,谁给你们的胆子?”楚枫厉声喝道。

  面前那一群小混混,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前俯后仰:“还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不知道钱少在江阳市是什么地位,就敢冒冒失失的得罪钱少?”

  “告诉你,别说在大街上弄死你,就算是在青天白日之下,钱少上了你身边的女人,又有谁敢多言一句?”

  “在这江阳,钱少就是天,谁敢不服。”

  现在,这城市的治安,已经混乱到了这种地步吗?

  楚枫忍不住叹息,一根手指冲着面前几个人轻轻勾了勾:“巧了,我就不服,你们,又能奈我何?”

  为首的小混混,脸色逐渐变得阴冷下来,大手一挥:“那你就去死吧,给我上,弄死他,钱少重重有赏。”

  一声令下,一群人瞬间一拥而上。

  这些人,纯粹就是一群亡命之徒,无法无天。

  好几个人,甚至连刀子都超抽了出来。

  明晃晃的刀刃,散发着刺眼的寒芒,直接冲着楚枫的身上就戳下去。

  那一幕,吓的夏语遥一阵惊声尖叫,门口附近的人,在看到这种画面的时候,也全都是脸色大变,连连退开,生怕殃及池鱼。

  只是……这些人的动作,在楚枫看起来,实在是太慢了。

  冷哼一声,猛然上前一步,一条腿瞬间横扫过去。

  只听到砰的一声,膝盖在一个小混混的腰部爆开,整个身子倒飞出去,腰身弯折的不成样子。

  估摸着脊椎,都快要折断。

  这还是楚枫在拼命压抑着自身的力量,不然的话,展现出来的画面,绝对会更加夸张,这小混混的身子,说不定都会变成一滩碎肉。

  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饶是这些小混混手里面抓着武器,结果依旧是三下五除二,没几秒种的功夫,几个人全都已经躺在了地上,哼哼唧唧,一个比一个凄惨。

  就连楚枫口中的那一根香烟,也只是刚刚燃烧了三分之一的距离。

  楚枫没有下杀手,虽然这些人死不足惜,但是楚枫还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

  饶是如此,四周也是一片呆滞。

  就连夏语遥,都是满脸不可思议,夏语遥知道楚枫很能打,之前轻松打跑了天哥那群人,却是没想到楚枫面对着一群手持着刀子的暴徒,依旧能如此轻松的解决。

  “你,学过格斗吗?”许久之后,夏语遥这才不断的闪烁着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目光当中满是崇拜。

  “稍微学过一点儿。”楚枫很谦虚,修罗道当中千年修行,如果说只是稍微学过一点儿的话,那么比楚枫学的更多的,估摸着就不复存在了。

  至少,在这人间界,应该是没多少的。

  “我要走啦,你的丈夫在那边,要是让你丈夫看到我们关系这么好,怕是要吃醋。”楚枫笑了笑,手指了指身后的某个方向。

  夏语遥下意识的看过去,刚好看到还来不及缩回脑袋的韩岩。

  居然跟踪自己?

  心中顿时涌现出来了一阵强烈的厌恶感。

  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所谓的丈夫,只是躲在后面看,而眼前这个刚认识没多长时间的男人,却是用身子,挡住了泼向自己的汽油。

  两相对比之下,只让夏语遥心中那种厌恶感变得越发强烈,甚至比丈夫之前身为一名傻子的时候,还要更加浓烈。

  韩岩,做了三年傻子。

  三年的时间,全都是夏语遥在照顾,原本以为韩岩在清醒之后,会好一点,可现在,韩岩的表现,带给夏语遥的,只有无尽的失望。

  “他,不是我丈夫。”夏语遥低沉着声音说道。

  楚枫能确信,这一句话,韩岩绝对听到了,因为韩岩的脸色,在瞬间,阴沉的极度发指。

  整个身子,甚至都在微微发抖,那是几乎快要压抑不住的强烈的愤怒。

  “咦?不是吗?”

  “也不能说不是,名义上,他是我丈夫。”夏语遥斟酌着词语:“但是,我们结婚三年,从未发生过夫妻之实,只是有名无实。”

  “只是因为家族的逼迫,所以,我不得不嫁给一个,我并不喜欢的男人。”夏语遥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一抹悲哀。

  被迫着跟一名自己并不喜欢的男人结婚,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一名女子来说,都是一种悲剧吧,更何况,是夏语遥这种性格骄傲的美丽女子。

  楚枫脸色淡然:“是吗?”

  “为何要同意结婚,为何不离婚?”

  “这婚事,是我爷爷早就定下来的,如果不结婚,会对我们夏家的名誉造成很大影响,我奶奶,最爱面子,所以,我不得不结婚,也绝对不能离婚。”

  楚枫微微摇头:“家族的面子,比孙女的幸福更重要吗?”

  “那么你呢……”楚枫凝视着夏语遥。

  那种目光,甚至让夏语遥有些慌乱:“我,我怎么了?”

  “结婚,是你的事情,跟其他人无关。”

  “你渴望幸福?不是吗?”

  “你憎恶自己的命运,你痛恨那些强行将这种不幸,压在你身上的那些人。”

  “可是,你可曾为自己的命运挣扎过?”楚枫再次看向夏语遥。

  夏语遥甚至有些不敢去看楚枫的眼睛:“我,我们家……”

  “不要说什么家族的命令,我命由我不由天,天都轮不到,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去插手?”

  “要做什么,要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来决定,就算是最后头破血流,也不会后悔。”

  楚枫的话,刚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抱歉,我可能说的太多了。”

  夏语遥勉强笑了一下:“没,没关系,你现在去哪儿,我送你……”

  “送我去云枫居那边吧……”

  一路无言!

  等到云枫居的时候,夜色已经黑了下来。

  楚枫下车,目光凝视着面前的熟悉又陌生的房子,神色,略微有些怅然。

  “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将云枫居买下了。”夏语遥苦笑:“早知道,就不跟你说了,这是一栋凶宅啊。”

  楚枫微笑:“不,或许我还应该感谢你,这云枫居,与我有特殊的意义。”

  夏语遥不明。

  楚枫说道:“你可知,这云枫居,为何叫云枫居?”

  夏语遥摇头。

  “云枫居,乃楚家老爷子楚云海所建,原名云海局,在孙儿出生之后,取孙子名讳,改名云枫居。”

  夏语遥也是冰雪聪明。

  孙子名讳,云枫居?楚家?

  楚枫?

  几个关键点联系到了一起,夏语遥脸色骤然间变了:“你是……”

  “你先回去吧,夜已深了。”楚枫轻声说道。

  夏语遥心中,可谓是惊涛骇浪。

  楚枫,难道说就是楚家,唯一的遗孤不成?

  楚家如何灭亡,谁都知道,那是刘家搞的鬼,现如今,在刘家如日中天的时候,楚枫居然依旧敢回到这个城市?

  难道说,楚枫就不担心刘家知道这个消息,杀人灭口?

  或许,这就是楚枫选择的道路?我命由我不由天?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楚枫的选择,那自己的选择,又在何处?

  车厢内,夏语遥怅然。

  身后,云枫居,早已消失不见。

  但楚枫的声音,似乎依旧在耳边回荡。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夏语遥白皙的脸颊上,突然闪现出来了一抹决然,拿出来了手机,手指都在微微哆嗦着。

  终究,夏语遥还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语遥?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做什么?”电话另外一边,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奶奶,我要……离婚!” 

这婚,我离定了!-第六只乌鸦

  我要,离婚!

  当夏语遥说出了这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突然之间,卸下了肩膀上一直扛着的沉重的巨石一般,浑身上下,都彻底松懈了下来。

  离婚。

  这想法,在夏语遥心中,不知道浮现出来多少次。

  但是自始至终,夏语遥都没有那么勇气说出来。

  而今天,夏语遥得到了勇气。

  她不愿意继续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着,她想要做自己。

  没错,就是离婚。

  或许,自己离婚,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说自己嫌贫爱富,取笑自己是个二手货。

  但是……夏语遥已经不在乎了。

  又有谁能知道,夏语遥在跟一个傻子结婚的时候,自己肩膀上,究竟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和压力?

  又有谁能知道,伺候一个傻子三年,究竟需要多大的付出了辛劳?

  夏语遥也是个女人啊,而且还是个很漂亮,很性感的女人,以夏语遥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谁不希望自己能有一场完美的婚礼,能有一个关心疼爱自己的丈夫?

  真的,夏语遥从不曾奢望过自己的丈夫能多有钱,毕竟夏家本来就有着丰厚的财富,夏语遥不在乎金钱,夏语遥只希望自己能像一个普通人那般,有一个老实本分,会照顾人的丈夫。

  那就足够了。

  但是,对普通女人,很容易达成的愿望,对夏语遥来说,却变成了一个奢望。

  面对其他人的冷嘲热讽,夏语遥也只能佯装没听到,但是在无数个寂静的夜晚,夏语遥只能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面,偷偷的哭泣。

  退掉了那一层女强人的外壳之后,里面所剩下的,也只是最软弱的心。

  在丈夫傻子的时候,夏语遥不曾提出离婚,但是现在,丈夫已经不再是傻子,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照顾,原本以为丈夫清醒过来之后,自己的生活,大约会改变一些。

  但,夏语遥想错了。

  就算是丈夫在清醒过来之后,自己的日子,也并不曾出现丝毫改变,甚至比之前更加的不堪。

  原本身边的朋友,全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孤独感越发强烈,而且清醒过来的丈夫,依旧是毫无上进心,完全没有改变的意思,甚至冲动的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动手,跟踪自己。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夏语遥极度失望。

  她累了。

  真的是,好累好累了。

  夏语遥只希望,能得到一个解脱。

  电话另外一边,一名头发银白的老女人,在听到夏语遥的话之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目光当中闪过了一抹浓烈的愤怒,沉默了几秒钟,死一般的压抑。

  “语遥,你喝酒了吗,这种醉话,就不要再说了。”许久之后老太婆沉声说道。

  “我没喝酒,我也没说醉话,我只是……想要离婚。”夏语遥再次说道。

  老女人陡然间勃然大怒:“混账东西,离婚的事情,不要再提,你要明白,你离婚之后,会对我夏家的名誉造成多大的影响,我不想让我夏家头上顶着一个嫌贫爱富的名声。”

  “离婚的事情,切莫再提。”

  嫌贫爱富吗?

  自从自己跟韩岩结婚之后,最瞧不起韩岩的,就是夏家自己人吧,一直觉得自己丈夫是个傻子,给夏家丢人。

  明明自己就是最嫌贫爱富的人,但是现在,还非要树立起来这么一块牌坊?

  呵……

  人啊。

  夏语遥的脸上闪过了一抹苦涩:“奶奶,我问你……”

  “家族的名声更重要,还是你孙女的幸福更重要?”夏语遥突然间很想要明白这一点。

  “你给我记住,你是夏家的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夏家的利益,任何可能会对夏家名誉造成影响的事情,都必须要禁止,今天你说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见,但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夏语遥脸上苦涩的表情越发的浓郁。

  从奶奶的话里面,她已经明白了。

  自己所谓的幸福,在奶奶的眼里面,根本不值一提,对那个人来说,家族的利益,高于所有的一切。

  那个完美主义者,不允许自己掌管的家族,出现任何一丁点儿的瑕疵。

  原来是这样呢……内心深处,最后一丁点儿的奢望,也在这个时候,被无情的给碾压成了碎片。

  “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所以不要再说……”

  “我要离婚,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夏语遥沉声说道。

  另一边,夏家奶奶,在听到这一番话的瞬间,身子激灵灵的哆嗦了一下,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夏家奶奶,在夏家,有着独一无二的权威,说的话,从未有人敢反驳,权利极为稳固。

  现在夏语遥居然敢不听自己的命令,这一点,差点儿将夏家奶奶给气死。

  满是皱纹的老脸,都扭曲在一起,模样看起来甚至有些凶狠和残忍。

  “夏语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夏家奶奶厉声喝道:“如果,你真敢跟韩岩离婚,我会将你逐出韩家。”

  这是夏家奶奶手中最大的依仗。

  在韩家当中,夏语遥可以衣食无忧。

  如果离开了韩家,这所谓的千金大小姐,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夏语遥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抹弧线,真到了这个时候,夏语遥的心中居然没有太多的难受和痛苦,反倒是解脱了。

  原来,自己对于家族来说,也不过如此。

  所谓的亲情,不过虚妄。

  “您随意……这婚,我离定了!”

  丢下了一句话,夏语遥直接挂断了电话。

  “喂,夏语遥,不许挂我电话,你给我……可恶。”

  啪……

  夏家老奶奶,直接将手里面的手机给摔成碎片,一张脸不断的蠕动着,目光当中散发着浓郁的憎恶。

  夏语遥,居然真的如此不听自己的话,居然铁了心要跟韩岩离婚。

  这种事情,她决不允许。

  一方面,她不允许在夏家当中出现不听自己命令的人。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韩岩的身份。

  之前,强迫夏语遥跟韩岩结婚,只因为夏家名誉。

  但现在,自己突然得到了一条消息,这才知道,这韩岩的身份,居然是非同小可,那是京都韩家的子嗣。

  虽然只是庶子,但这身份,依旧非同小可。

  京都韩家,那可是整个国内最大的家族之一,相比较起来,夏家在韩家面前,甚至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韩家的大公子,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惹上了重大麻烦,入狱,韩岩就变成了韩家唯一继承人。

  若是能将韩岩笼络,利用韩家庞大的财富,对夏家来说,好处数之不尽,偏生就在这时候,一直以来都没有提出过离婚要求的夏语遥,居然铁了心的要离婚,将夏语遥的计划,都给完全打乱。

  这是夏家,能攀上真正上流社会最好的机会,夏家老奶奶决不允许这个机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

  ……

  另外一边,夏语遥开着车,准备回家,或许,明天自己就要被赶出去,但夏语遥心中并不后悔。

  只是夏语遥,并不曾注意到,就在自己车子后面,还远远的跟着一个人。

  漆黑的夜空当中,那一个身影,漂浮在半空中。

  就在夏语遥开车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在近光灯前方,陡然间窜出来了一道黝黑的身影,刚刚松懈下来的夏语遥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脚急刹车,直接踩了下去。

  轮胎,在地面上剧烈的摩擦着。

  还不等夏语遥看清楚面前出现的那个身影究竟是谁,一片浓烈的黑雾,陡然之间弥漫过来,钻进了夏语遥的鼻腔当中。

  腥甜的味道,让人有种作呕的冲动。

  紧接着,夏语遥只感觉脑子一阵晕沉沉的,再也承受不住,趴在了方向盘上,彻底晕了过去。

  一名身材颀长的男子,阴测测狞笑着出现在了车子旁边,一把拽开车门,丢出去了老远,旋即一只手将夏语遥从车子里面拽了出来。

  目光扫过夏语遥那完美的身材,喉头微微蠕动了一下。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是师尊看上的女人,他还真想要好好享受一番。

  拿出来了手机,男人拨通了一个号码:“师父,人已经抓住了,要怎么办?”

第六只乌鸦 楚枫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