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域外归来我最强
域外归来我最强

域外归来我最强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04-07 13:26:38

作者:我家有个小光头

来源:七悦文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域外归来我最强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域外归来我最强介绍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域外归来我最强》由我家有个小光头编写,主角苏河 我家有个小光头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鸿哥~” 听到林鸿开口,夏丽丽瞬间换脸,嗲声嗲气道:“我知道您心善,可十万做慈善还能得一个名声,给这种人就是喂狗啊。” 说完厌恶的看着苏河,“看看清楚,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你连给人家鸿哥提鞋都不配。” “丽丽,别说了。”夏雨柔脸色愈白。 “姐,你还护着这个废物干嘛。”夏丽丽不肯收口,指着苏河:“我说你,人废了嘴也废了,不知道谢谢鸿哥?”

书友点评:

《域外归来我最强》这本书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

章节试看:

域外归来我最强第1章试读

  “我回来了?”

  苏河打量着自己的双手,神情有些激动。

  白皙、修长,肉体凡胎。

  逆转时间的法则真的存在,自己重生到了二十岁的地球时代。

  苏河本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前途光明,却遭人步步迫害,垂死之时被时空裂缝吸到了紫微星域,那是一个修真的世界。

  苏河从普通人开始,历经千年岁月,一步步成长为执掌星河的天尊。

  弹指可灭星辰!

  只是可惜,地球时代的遭遇让苏河种下心魔,在仙劫中大发作,被雷劫吞噬。

  最后时刻,苏河领悟到了一丝时间法则,强行运转,回到了现在。

  “貌似你还挺高兴回到这里?”

  一个讽刺的声音响起,铁栏外,一名女警满脸厌恶的看着苏河。

  “你未婚妻来了,你可以走了。”女警打开铁门,冷冷的丢下一句。

  苏河默然,跟着女警走出铁监。

  外面,一男一女等候。

  女的白的晃眼,OL制服,黑丝长腿,曲线曼妙,气质绝佳。

  男的一身裁剪合身的淡蓝色西装,雪白立挺的衬衣,棕色皮鞋擦拭的锃亮,头发纹丝不乱,标准的英伦海归范。

  两人站一起,如一对壁人。

  “雨柔。”苏河看着女子,目含思念,满是柔情。

  未婚妻,夏雨柔。

  但夏雨柔的目光却略过苏河,歉意的对女警道:“云警官,给您添麻烦了。”

  “这话对林先生说吧,没有他的面子,我哪敢放人。”女警摇摇头,拿起桌上的文件递给夏雨柔,“人你领走,别再犯事,否则十万保释金就没了。”

  夏雨柔接过保释单,挽了挽头发,歉意的对男子道:“老板,保释金,我会尽快还给您的。”

  “雨柔,我的心意你懂的,只要是为你花钱,多少我都心甘情愿。”男子微笑,炙热的目光一直黏在夏雨柔身上,来回扫视,透着赤裸裸的欲望。

  夏雨柔被他的目光刺的有些慑慑发抖。

  苏河见此,拳头缓缓捏紧。

  林鸿,江州市青年企业家,年纪轻轻便赚得数千万资产,披着人皮的禽兽,苏河的心魔就是被他种下的。

  苏河品学兼优,毕业一年后自主创业,这时候一家风投找到他,愿意投资五十万助他起家。可等苏河签订协议,风投摇身一变成了高利贷,利息每隔十五天就翻一倍。

  为此,苏河赔进去了所有本钱,包括自己的婚房和父母的老宅。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高利贷还未还清,苏河又被人打晕绑架进了传销窝,警察端掉窝点,苏河被一致指认为传销头目。

  那是半个月前的事。

  这次是二进宫,一模一样的手段,绑架栽赃。

  幕后的主使,正是眼前这个人,林鸿。

  苏河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格杀,但他强忍了,因为解除心魔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杀人没用,得诛心。

  “姐,那个废物保出来了没有?”这时,一个吊带短裙,浓妆艳抹的女子走了进来,高跟鞋噔噔往地上跺,满脸厌烦。

  小姨子,夏丽丽。

  如果说林鸿是个火坑,那夏丽丽就是那个奋力把夏雨柔推向火坑的人。

  夏丽丽是林鸿的地下情人,早年因为不知节制,那种手术做了十几次,失去生育能力。林鸿便以想要亲生孩子为幌子,哄骗夏丽丽为他猎艳,说等有了孩子,便和夏丽丽结婚。

  夏丽丽信以为真,诱骗了一些无辜女孩没能满足林鸿的兽欲之后,便丧心病狂的把自己的姐姐推到了林鸿面前。

  “丽丽。”

  尽管不喜,但毕竟是亲人,苏河还是喊了一声。

  这个女人可恨也可悲。

  “闭嘴,谁让你这么叫的,当你还是我姐夫么,从你嘴里听到我的名字,我都觉的恶心。”夏丽丽满脸厌恶,似乎被苏河叫一声,就会掉了她的价一样。

  “瞧你那衰样,贱的跟条狗一样!”

  “呸!”

  夏丽丽口水几乎喷到苏河脸上。

  “丽丽。”

  夏雨柔不忍,拉了拉夏丽丽,示意她别说了。

  “姐!”

  夏丽丽甩开夏雨柔,鲜红的指甲几乎戳到苏河的鼻子,“这种没脸没皮的废物,就该让他蹲监狱,最好死在监狱里,还保他出来干嘛。”

  “上次鸿哥保他出来,结果呢,他又去传销,五万保释金都没了。”

  说完她脸色微微一变,看向夏雨柔,“姐,这回保释花了多少?”

  夏雨柔脸色有些白,不敢对视夏丽丽的眼睛,“十……十万。”

  “十万?!”

  夏丽丽瞪大了眼睛,拍着腰上的爱马仕包包,叫道:“十万都可以买两个包包了,要是妈知道,姐,我看你怎么交代。”

  夏雨柔脸色更白,局促不安的不敢答话。

  “丽丽,算了。”林鸿笑笑,神色傲然,“不就是十万么,小钱而已,权当是做慈善了。”

  “鸿哥~”

  听到林鸿开口,夏丽丽瞬间换脸,嗲声嗲气道:“我知道您心善,可十万做慈善还能得一个名声,给这种人就是喂狗啊。”

  说完厌恶的看着苏河,“看看清楚,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你连给人家鸿哥提鞋都不配。”

  “丽丽,别说了。”夏雨柔脸色愈白。

  “姐,你还护着这个废物干嘛。”夏丽丽不肯收口,指着苏河:“我说你,人废了嘴也废了,不知道谢谢鸿哥?”

  苏河默然。

  向伪装成“好人”的毒蛇道谢?

  “给你脸了是吧,鸿哥两次动用关系保释你,还给你垫付十五万保释金,你就是这个态度?”夏丽丽见苏河无动于衷,几乎是在尖叫。

  “我什么态度,不需要你来舌燥。”任是苏河千年修炼,心境已无比淡然,此刻也被刺激出了一丝火气。

  夏丽丽如果是为夏雨柔讨不公,苏河自无话可说,可夏丽丽拼命踩自己,把夏雨柔往林鸿那边推,却是为了满足林鸿的兽欲,在林鸿面前摇尾乞怜。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夏丽丽不敢置信,这个废物自从欠下高利贷之后,就怯懦的像只老鼠,现在竟然硬气了?“姐,你看看他,他哪一点配得上你,鸿哥比他好一万倍。”

  “你放着鸿哥的真心不领,管这个垃圾干嘛?”

  “丽丽,求你别说了。”夏雨柔近乎乞求。

  “算了,苏先生可是江洲大学的青年才俊,有些傲气也是正常的。”林鸿讥笑道。

  “青年才俊,呵!”

  夏丽丽嘴不饶人,讽刺道:“搞传销、欠高利贷吃软饭的青年才俊么?那倒确实是‘才俊’。”

  “行了行了,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要吵架回家去吵。”这时候,女警出声训斥。

  夏丽丽这才不甘心的闭了嘴。

  “雨柔,我送你回去。”林鸿温柔道。

  夏雨柔转身往外走,至始至终没对苏河说过一句话。

  外面路边,停着一辆卡宴,林鸿打开副驾驶的门。

  “老板,我坐车回去就可以了。”夏雨柔摇了摇头。

  “还是坐我的车吧,上班你也累了,这里坐公交回去,至少要两个小时。”林鸿坚持。

  “真的不用了。”夏雨柔还是摇头。

  林鸿点点头,“那好吧,明早我去接你。”说完伸手想去抚摸夏雨柔的头发,却被夏雨柔不着痕迹的躲开。

  他脸上怒意一闪,扭转头对苏河道:“苏先生,明天雨柔将随我去马尔代夫出差,您受点累,多做点家务,让雨柔好好休息。”

  说完狠狠的剜了苏河一眼,开门上车。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所收敛的话,那这句话分明就是在说:把你未婚妻伺候好,因为明天,我要和你未婚妻去‘度蜜月’。

  赤裸裸的羞辱!

  “听见没,别让我姐做家务,鸿哥和我姐要去马尔代夫谈大生意,马尔代夫皇冠酒店知道不,那是你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夏丽丽叉着手满脸鄙夷,上了副驾驶。

  卡宴离去。

  夏雨柔走向不远处的公交车。

  苏河忍不住了,提醒道:“雨柔,林鸿对你居心不良,你不能跟他去。”

  上一世苏河没能阻止,夏雨柔回来之后哭了很多天,没多久便离他而去。

  “苏河!”

  夏雨柔停下,眼泪再也忍不住簌簌往下落,“那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我不去的话,连高利贷的利息我们都还不起,现在还要加上你的保释金。”

  “我夏雨柔不是嫌贫爱富的女人,但我希望我的男人是一个有骨气、有担当的人。”

  说完,夏雨柔抹泪快步离开。

  苏河既郁闷又心疼。

  郁闷的是一切真相自己都没办法和她说,无论是修真千年回来了,还是自己被人陷害。

  借高利贷,两度传销被抓,自己说话已经没有任何可信度。

  心疼的是夏雨柔在自己债务压顶的情况下,仍不顾一切阻拦坚持和自己在一起,甚至不惜与养父母反目,还未过门便搬去了自己家,以儿媳的身份侍奉两老。

  原本,苏河与夏雨柔郎才女貌,订婚后生活事业蒸蒸日上,令人艳羡,然而林鸿的出现,打碎了一切。

  不用多久,林鸿便会再次对苏河下手,在一家赌场将苏河的手筋脚筋挑断,割掉舌头成为废人。

  有前三次的铺垫,苏河早已无人同情,只当是穷疯了想去赌场搏一把,结果欠下巨资被人行凶。

  半个月后,林鸿伪造了苏河的自杀现场。

  一切天衣无缝,就像是戏耍一般,苏河被玩弄于股掌之间,无处申冤,背负一身骂名去了紫微星域。

  这便是苏河的心魔所在。

  不杀人诛心,不洗白冤屈,心魔就无法驱除,苏河就算重新修炼回天尊境界,也同样会死于仙前大劫。

  “对不起!”

  苏河追上夏雨柔,真诚道:“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你难过了。”

  现在的苏河,是天尊苏河!

  一切,自当改写!

  夏雨柔流泪上车,从包里拿钱投币,引得旁人纷纷侧目。

  “我来。”

  苏河急忙去掏兜,结果却发现一毛钱也没有,传销窝早就收走了他所有的财物。

  顿时尴尬的站在那。

  “我……”

  夏雨柔投了币,找空位坐下,那是一个单独的座位,泪眼面窗。

  一路无话。

  ……

  下了车,回到楼下。

  夏雨柔似乎想起了什么,顿了顿。

  “我去买。”苏河急忙道,老爹苏忠国患有糖尿病,晚饭吃的少,睡前都会补吃一小份素饺。

  夏雨柔给了钱,上楼。

  苏河看着她的背影,暗下誓言:“雨柔,请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扪心自问,苏河确实辜负了这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女孩,毕业后心高气傲,否则也不会被人轻易设套。

  甚至连婚期都一拖再拖。

  夏雨柔尽管失望、生气,却没忘记家中的老人。

  贤惠的令人心疼。

  ……

  走了两条马路买好素饺,苏河往回走。

  忽然,一道不弱的气势从身后飞速接近,苏河一惊,闪电般脚下一点,险之又险的避了开去。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一辆加长豪车停在身旁。

  “走路不看着点,找死啊!”

  豪车车窗落下,一个约莫十六七,身穿运动衣的少女瞪着杏眼说道。

  苏河看了看路标,微微皱眉:“这里是人行道。”

  “人行道怎么了,人行道就不是道了,这么大一辆车,你没长眼睛不知道看着点啊。”

  少女蛮横,上下打量了苏河一眼,嫌弃道:“看你这身就知道是个穷鬼,刮坏一点车漆你都赔不起。”

  “你不讲道理。”苏河脸色微沉。

域外归来我最强第2章试读

  被苏河目光一扫,少女只觉没来由的突然浑身毛都立了起来,就好像被枪顶住了脑门一样。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叫道:“我跟你个穷鬼讲什么理,你知道我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

  “玲儿,不得胡闹。”

  这时车门被两名黑衣保镖打开,一名身穿唐装的老者盘坐在车内的长椅上,对苏河道:“这位先生,我孙女驾车经验不足,冒犯之处,多多包涵。”

  苏河不是小气之人,加上老者道歉,点点头正准备离去,却突然微微一愣。这老者身上竟然有一股气劲波动,再看他盘坐的姿势,竟然是在运气。

  苏河暗忖,看来地球并非如自己想象的那样荒芜,这个老者是一个内家高手,只是可惜太弱,差点忽略他身上的波动。

  老者则是微微一惊,苏河的目光扫视让他瞬间感觉像是全身秘密都被人看光了一样,本能的认为苏河是“同行”。

  可仔细一看,苏河却全无特殊之处,又不禁暗暗摇头,心想最近运功是不是什么地方没做对,总出现幻觉?

  “你的运气的方向是错的,再炼下去要走火入魔。”苏河说了一句。

  “唉唉唉,你谁呀,你懂什么就是错的!”翁小玲气不打一处来,这人全身穿的就没一件能入眼的,偏偏还一副“我是高人”的模样,老气横秋。

  竟敢说自己爷爷运气的方法是错的,也不去打听打听,爷爷翁青山在江洲是什么地位?

  那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再牛的人来到江洲这一亩三分地,都得对爷爷客客气气。

  说句一点不客气的话,爷爷打个喷嚏,江洲就得地震。

  轮的到你一个穷鬼来指点?

  “年轻人,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翁青山也有些不悦,道:“我的运气法门,可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从龙虎观黄真人手里得来的,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就算真的有问题也得细细研究,摸经把脉才能下论断。”

  这年轻人只看了一眼就说自己的运气方法有问题,要么是宗师级的高手,要么就是口无遮拦的狂徒。

  宗师级的高手?

  华夏从没有这么年轻的宗师,更没有宗师会差点被车撞。

  苏河本就是多一句嘴而已,对方信不信他根本不关心,更懒得解释,摇摇头径直转身离去。

  但此举落在翁小玲眼中,更加罪不可恕了,自打她懂事,所有人对爷爷都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没有敢忤逆,这人的眼神,却是那么的不屑。

  她暴跳如雷,叫道:“阿龙阿虎,给我抓住他,割了他的舌头,再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

  两名保镖急忙跳下车,一个箭步朝苏河背后扑去,他们全身鼓胀,一看就是好手。

  探手成爪,虎虎生威,气势、力道和速度皆无可挑剔。

  一旦被抓住,别说是人,就是头老虎也要动弹不得。

  然而,他们抓向的……是天尊。

  天尊已经领悟了法则的力量,哪怕没有一丝灵力,也不是凡俗可以欺辱的。

  “嗡!”

  四手离着苏河还有半尺就再也抓不下去,一道无形的屏障堪比铜墙铁壁,任他们怎么用力都无法再近半分。

  重力法则!

  两名保镖脸色大变,本能的收手,然而令他们更加吃惊的事情出现了,手就好像被铁钳箍住,收不回来。

  车内,老者眼皮一跳,高手!

  苏河缓缓转身。

  瞬间,一股巨力汹涌而至,两名保镖如落叶一般横飞回去,撞在豪车上,气血一阵翻涌。

  翁小玲脸色一变,这两个保镖她知道,擒拿高手,虽然还没有修出内劲,但绝对是普通人的巅峰。

  却不想连碰都没碰到对方,就被扫飞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修出的内劲的高手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你是,我也是!

  翁家鼎立江洲百年,又岂是凡俗?

  “你有点本事,但还不够你狂妄,今天本小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别以为有点实力就可以目中无人,胡说八道。”

  翁小玲杏眼含怒,言罢身体如子弹一般射向苏河,探手一点。

  指尖,乌光闪烁。

  乌金指!

  乃夏家家传绝技,锋芒锐利,可一指点穿厚实的坦克装甲。

  败在这一招上的内劲高手,不知凡几。

  这是翁小玲最得意,也是最厉害的招。

  然而,翁小玲快,却有一只手比她更快。

  翁小玲只觉眼前一花,自己引以为傲的“乌金指”,竟然……被捏住了。

  被捏住了!

  苏河捏着它,就像捏一支笔,轻松,随意。

  翁小玲脸色大变,本能的抽手,却发现,苏河的手虽随意捏着,却像是铁钳一样,根本抽不回,顿时急的满脸通红。

  “你……你松手!”

  苏河很听话,松手。

  翁小玲触不及防重重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又羞又愤,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指着苏河道:“你……你敢摔我!”

  “玲儿住口,这位是宗师前辈!”

  这时候,老者急急下车作揖打躬,脸上甚至带上了一丝惊恐,“大师在上,老朽孙女年轻气盛,冲撞大师,老朽代她向大师赔罪。”

  看走眼了!

  这不是普通高手,而是宗师级高手!

  自己的孙女他知道,天赋异禀,年不过十七便已修出了内劲,加上自己悉心调教。

  除了宗师级高手,没有人能如此随意的捏住至刚至锐的乌金指。

  这让他惊骇,华夏的宗师级高手都是数得着的绝顶大人物,此人如此年轻,怎么会?

  可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又确是无疑。

  苏河摇了摇头。

  内劲?

  紫微星域也有,但那都是些贩夫走卒,荒野村夫强身健体的路数,和广播体操差不多。

  见苏河不语,老者摸不准苏河是否动怒,干脆作揖到底,恭敬道:“老朽翁家家主翁青山,敢问大师可是刚刚入世,如有需求,我翁家愿鞍前马后,为您效劳。”

  由不得他不惶恐,今天若是不能消了苏河的气,翁家恐怕会就此成为历史。

  这一点不夸张!

  宗师,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存在。

  同时,他也心里也生出了别的心思。

  苏河如此年轻、又面生,老者一眼就断定华夏宗师绝无此人,加上苏河衣着普通,应该是新晋的宗师,声名还未传开,很像是刚刚下山入世的那种。

  这让他生出了投靠之意,若翁家能靠上一位宗师,必将更上一层楼。

  效劳之事,既是在赔罪,也是在投靠。

  苏河对翁家自然没有概念,只是觉的这老者不怒自威,应该是上位者,很有权势的那种,比林鸿要高上很多个层次。

  老者的拉拢投靠之意,他自然接收到了,沉吟了一下不客气道:“我确实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忙,帮我调查一个叫林鸿的人,刚刚被评为十大青年企业家。”

  老者顿时如大松一口气,大师提出帮忙,就证明他没有动怒,急忙道:“谨遵大师吩咐,两日定向大师回复。”

  翁小玲这会儿也回过味来了,吓的脸色发白,怯怯的想说话,却有些不敢开口。惹怒宗师级高手,光想想后脊背就发凉,幸好这个大师没动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玲儿,还不快向大师赔罪。”老者有些严厉的训斥。

  翁小玲不敢再沉默了,惶恐道:“晚辈有眼无珠,冲撞大师,还请大师恕罪。”

  “算了。”苏河摆摆手,自己活了一千多年,和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生气,犯不着。

  翁小玲冰雪聪明,杏眼咕噜一转,道:“大师,那林鸿可是得罪了您,如果您需要,晚辈可以帮您处置了他。”

  十大青年企业家?

  在翁家面前,那不过是蝼蚁。

  翁家让他白天破产,他就捱不到晚上。

  “这件事不需要你们插手。”苏河摇头。

  “是,前辈。”翁小玲恭敬点头。

  之后又说了几句。

  老者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从兜里摸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双手托举,道:“大师,您刚才说老朽运气方向是错的,老朽斗胆,请大师指点迷津。”

  这本运气法门乃是一个他很信任的人交给他的,如果法门有问题,那就意味深长了。

  运气法门出问题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暴毙。

  所以,尽管这样的请求很唐突,但事关重大,老者还是提了出来。

  因为最近他确实经常看到一些幻象,疑似走火入魔的前兆。

  苏河抬手一摄,直接将老者手中的小册子摄入手中,稍稍看了一眼便道:“这样,两天后你再来取。”

  然而此举落在老者和翁小玲眼中,更加震撼了。

  隔空摄物!

  不是宗师!

  而是超越宗师级的存在!

  “恭送大师!”

  老者急忙一揖到底,任是他历经几十年风雨,也不由心中惶恐、激动。

  翁小玲也急忙躬身,心中最后一丝不满也烟消云散。

  超越宗师级的存在,只有那些名山大观里面才有,他们每一个,都是雄镇一方的超然,翁家在他们面前如蝼蚁一般。

  看着苏河远去的背影,老者急忙对翁小玲道:“玲儿,从现在开始,你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时刻听候大师差遣,若能得大师青睐,收为弟子,哪怕是记名弟子,你的前程就完全不用担忧了。”

  翁小玲重重点头。

  ……

  苏河自然不知道自己一个习惯性动作对两人造成的震撼,快步往家赶。

  进入小区,远远的看见楼道口围拢了一大群人,有熟悉的声音在叫喊,哭泣。

  苏河一愣,飞快的升起一丝不妙。

  这时正好一个邻居大妈看见苏河,急急跑上前:“苏河,你怎么才回来,快去救救雨柔吧,收高利贷的打上你家门了,要把她抓到夜总会去抵债,造孽哟。”

苏河 我家有个小光头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