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它 > 纪忆
纪忆

纪忆

分类: 其它

更新时间:2021-03-08 18:48:52

作者:宋健强

来源:七悦文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纪忆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纪忆介绍

作者宋健强的小说《纪忆》主要讲的是:猛烈呼吸:啥?今晚请你喝酒?你你你……还想见面?!卡路里:正是!今晚九点,热带雨林酒吧17号卡包,不见不散!猛烈呼吸:蒙人吧你!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叫我请你喝酒!我不和随便的人交朋友!卡路里:谁随便了?!反正今晚说定了,你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猛烈呼吸:凭啥?我就不去就不去,看你能咋滴!卡路里:呵呵!我既然能知道你QQ号,我就能知道你电话号,不来你试试!看我不把你的电话号码写去墙上还在后面加两字——办证!哈哈:)

书友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纪忆》,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章节试看:

纪忆:第3章

就这样,我平淡无奇的大学生活就以这样在我来说算是轰轰烈烈的方式结束了。

回到家乡后,通过我爸的关系,几乎没费什么周折,短短几天就被安排进了我们市的广播电视局,在电视台工作。

初到台里,什么东西对我来说都是崭新的,需要学会的待人处世也不再像在学校里那么简单。虽然这是一份我喜欢的工作,可是我骨子里仍然时常冒出很多不安分的想法,因为我早厌倦了父母从小到大一直为我包干安排好的一切,只是小时候太乖了没有反抗的胆儿,到了现在,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想按着自己的意思做些事情。特别不想再被别人控制着。

可是初到台里的我根本没有说话的地儿,我只能每天埋头苦干实干,但是都是一些很杂碎的事,我也没那么在意,摄像、灯光、布景、剪辑、配音、撰稿、外联、策划,甚至有时候还出镜做主持人,做没多事就是想得到同事和领导的一点肯定。可是很多事都不是自己像的那么简单,有时候多做了一些事反而被同事说我是碍手碍脚想出风头。毕竟我进电视台太顺利了,大家都知道我是凭关系进来的,所以多多少少有些没把我放在眼里,认为我就只能干个杂活。

电视台这一次进了好几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大概和我一样都是有点关系才进的吧。看到刚进来的其他人和我一样受着同样的待遇,我在心里也只好自我安慰平衡一些吧。

后来我被分到一个法制类的栏目组,整天就是老老实实地拍摄一些法庭小案件,牵扯太多的案子人家也不让拍,还有就是交通违规通告。栏目组的编导天天说着要改版,可还是老一套那么死板地做着,那几个编导不腻,观众也都看腻了,谈不上什么收视率。而我一个新来的大学生,提出的意见基本上没起什么作用,交到我手上的工作无非是写稿和剪辑,对我来说几乎没什么难度。

有着一身的抱负却使不上劲儿,心里很是压抑。到后来没多久我也就习惯了,心想没必要那么认真,大家偷闲的时候我也一样,工作变得懒散起来。

也就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当我努力适应新生活的时候,大学里的一切似乎已经遥远了许多。我也无意地原谅着自己在大学的最后发生的一幕,虽然常常责怪自己,可是如果时光重来的话,也许我也会那样地选择,因为有的东西是无法逃避的。我也明白我丢失的那份责任,但我更明白现实中有很多难以如愿的事情。虽然有很多事情我都想不明白,也不想太明白,所以我在不自觉中无意识地原谅着自己。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的时间,虽然我一回来就把新换的手机号码发给了猫猫,但是她一直都没有和我联系,在我新发生的记忆里几乎已经快要把她忘记。

忘记原本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可是我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

(五)

我没有发现,这些细微的改变将会给我带来什么。而接下来开始遇见的人和事对于我来说,也许并不是像初遇见时的那么平静。一点也不。

不久后,在市广播电视局召开的一次全市广播电台、电视台的例行会议上,我遇见了我的高中同学于枫。这于枫可谓是多才多艺、能说会道,加上时尚帅气的外形,走到哪里想不成为焦点都难。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个很好的人,热情活泼,还挺念旧,把每年组织同学聚会的活儿都包揽下来。不过那都是过去的印象了,现在大学都过完了,谁知道谁将有什么改变呢?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高中三年的奋战让我们这帮兄弟很像是从同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一样,建立的感情似乎比初中和大学的同学要深许多。只是后来各奔前程后联系越来越少,到了现在已经不知道大家都在做些什么,在哪条路上各自前进。

与于枫的突然相遇让我们很是意外。他见到我时掩饰不住的兴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真的是你啊!几年不见越来越帅气了哦!刚看到你还以为你是电视台请来的嘉宾呢!”

“哪有那么夸张啊?你是越来越时尚了呢!一看就是大明星的来头,改天给你组织个粉丝团啊!”我打趣地说着。

“得了吧!怎么你在电视台啊?来多久了?”

“是啊,这不毕业了才刚来吗?你呢?”

“我在电台那边,去年实习的时候就来了,一直在电台做节目呢!”

“晕了,才几年的时间咱就没联系了,要不是今天开会还不知道我俩就在一个局里头工作呢!”

“可不是吗?你们一个个都没心没肺的,上了大学后就都生疏了,任我这个同学会的会长怎么都联系不上你们,换了电话号码的也不吱一声。”

“见谅见谅!以后咱有的是机会像从前一样疯闹狂耍了!”

“哈哈,那是!对了,你现在住在哪里啊?”

“我住家里,你呢?”

“我刚刚搬进了局里的一套宿舍,两室一厅的。要不你搬过来住吧?”

“家就在这儿了干嘛还住宿舍啊?大学几年还没住够啊!”

“瞧你,住宿舍不是自由吗?你倒是赶紧搬啊,要不被局里安排进来一个没趣的人,那我就无聊了。我正愁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室友呢!你来了真是打瞌睡遇上枕头哪!”

“那还得向局里申请,挺麻烦的。”

“呵,你就硬搬进来就可以了,就说加班需要嘛!要不我帮你去说?局领导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不用不用!只怕家里不同意呀,家这么近还不回家住,这不说不过去吗?”

“你到底来不来?!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嘿!就冲你这句话,我搬还不成吗!”

“呵呵,那就对了!下周日就是一年一次的同学聚会了,你可记好了!”

“一定一定!会长发话了敢不来吗?”

“什么啊,我这会长可没拿你们工资啊,当得老冤了呢!对了,问你个事啊,我们高中同学若雯,你还记得她吗?”

“记得啊,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真是没心没肺呢!你是装糊涂呢还是真笨蛋!你不知道她一直暗恋你吗?”

“有吗?我们都那么多年没见面了,不可能吧?”

“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人家可是一直没有放弃地等着你呢!还老来我这打听你的消息。你小子回来也没和人家打个招呼吧?”

“确实还没呢,这不刚来工作还没理顺吗。可是我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啊!”

“晕!你觉得没什么,人家可不这么觉得啊!我上次和她见面是3个月前吧,她还说起你了,问我那么久了都没你的消息,也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女朋友了。我说,你想知道就亲自问他去呀,想联系还不简单吗?”

“汗……对了啊,她现在做什么工作啊?”

“话务员,在语音台接线呢。”

……

我突然被于枫说得挺郁闷的,我和若雯在读高中的时候根本就没什么,也不过是懵懵懂懂觉得有个谈得来的同学罢了,感情是有点,但是与什么爱啊恋啊的感觉几乎没沾边,现在突然在那么多年后听到她居然暗恋着我,真的很让我意外加郁闷。

关于从家里搬出来到宿舍住的事,没想到我答应的爽快,到真的要搬的时候却是颇费周折,家里硬是不同意。我妈说已经给我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了,就等着我结婚的时候装修一下就可以搬进去了,如果想自己单独住的话马上就可以装修住进去。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加班晚了的时候随便住一下而已。没想到我爸听我一说就答应了,说孩子大了,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了,晚了就住宿舍,家里也放心。

这让我很感到意外。以前我爸对我真是很严格,什么事都得经过他三番五次的拷问,想不到这一次对我那么宽容,也许觉得我工作了就算长大了吧。最让我意外的是,我爸竟然说要给我一笔钱,让我自己先学着经营小生意学点经验,不要只知道拿死工资吃饭,现在的社会不必要有很多钱,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行的。

我当时听了也没往心里去,想不到我刚刚象征性地搬到宿舍几天后,我妈就告诉我已经帮我盘下了一家专营文化用品的连锁小超市,在市区共有4个店铺,经营好了不会亏的。我妈还说开始的时候她会一直帮我把店送上经营正轨,不必我操多少心。

于是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这几家店的老板,营业执照什么的都换成了我的名字。一切都很顺利,因为是从别人手里转接的,总共有员工二十多人,固定资产大约30万,很多供货商都是先铺货后结款,货源和销售都没因为经营权的转让而改变,很有秩序地正常运转着。倒是我刚刚接下的时候光账面资产就手忙脚乱地瞎忙了好一阵,毕竟我对这行真是太陌生了。不过我的担心几乎没有必要,因为我妈既然能帮我盘下店铺,她肯定已经什么都安排好了。这一点我很是不满,我实在不想一直都在家里的束缚下生活。虽然很多时候我很庆幸我有一个这样的家庭,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小仁小富。可是我知道,父母为我安排好的这一切我都不能反抗,那会让他们伤心的。

而在他们的安排中,我大学毕业后紧接着要办的事就是结婚。我从来没正面回答过他们问我的关于结婚的打算一类的话。结婚对我是件遥远的事,我从来没有把这当作是个问题来考虑。

(七)

几天后同学聚会时,我遇到了若雯。我已经有3、4年没和高中的同学们见面了,大家都极力地找话题,显然我们已经疏远了许多,至少在我的感觉是这样的。而我也看不出若雯对我做出什么“暗恋”的举动,在和她的聊天中听说我正在为打理店铺而忙乱,她说:“要不我过来帮你打工吧?”我没意识地说了句:“好啊,不嫌弃我庙小的话你就来吧!”

让我一点都想不到也想不通的是,她就那么当真了,并且辞了职来向我报到。我当时就对她说:“你傻不傻啊?为我这小店值得吗?”

“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反正我已经来了,当初可是你答应我来帮你的啊!你不是反悔了吧?”她撅起了嘴。

“不是,但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嘛。”我瞪大了眼睛说。

“不是就行啊,你要让我干点什么就吩咐吧,你现在可是我的老板啊!”她笑得甜甜的。

“你不怕委屈你的话就先干着吧,反正我还得上班,也没多少时间来管理这儿,你把全部该熟悉的都先熟悉了吧,不懂的就问我妈。你要有兴趣长期干的话以后就要你多帮忙打理了哦!”我脸上笑着,心里却莫名地不舒坦起来。

“行,那我就先熟悉了解情况吧!谢谢老板!”若雯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说。

“可别,这称呼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啊,以后还叫我名字好了,咱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可别见了外啊。”我还是很礼貌地笑着。

……

在我的印象里,若雯是个特别文静而有修养的女孩,以前在班里也是个很有管理能力的班干部,只是后来高考时好像因为熬夜体虚的原因而考场失利,最终考取了个不入流的大学,伤心了好一阵却说什么也不再复读,后来慢慢没了联系,但是早在几年前听说她已经是上班族了。

若雯到了我的店里没几天就博得了我妈的十分好感,我妈很是为我找到这样一个好帮手而高兴。就这样,我似乎成了一个局外人,到了店里看到的都是她们在忙忙碌碌,我几乎不用怎么管事,就算偶尔管了也是文不对题的,所以干脆就少管,落得一身清闲。

而若雯也绝对不是只来帮我忙而已,从她来的第一天我就开始相信,她真的暗恋我。可是我对她纯属没一点感觉,也不知道怎么把这样的消息传达给她,只能尽量避免和她单独接触,可接触是免不了的,除非那店不是我的。可是她对我的好真是众所周知,除了卖力地帮我把小生意做得顺顺利利,在生活上更是有些无微不至地关心我,比如帮我买很多的生活用品,比如上外地接货时帮我买一大堆她认为很流行的衣服……

对这一切,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来接受才能心安理得,因为我对她根本就没一点那方面的意思。我甚至很厌恶她像我妈一样帮我安排生活里的一切,可是我更不知道怎么去拒绝这样的宠爱,也许用宠爱这样的词来形容她对我的好是没错的。

但是,对一个人太好了他就会犯贱的,无论男人女人都一样,很多东西都是得不到的才是宝,得到了的就是草,如果是轻易得到的就连草都不如了。这是我后来喜欢上别人的时候才懂得的。

纪忆:第4章

生意上的事不用我操心,工作中的我也越来越散漫,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工作还没几个月就像个老油条似的,因为台里实在人多,多得必须要有人闲着。所以我只能更精细地安排我工作之余的时间,除了每周两晚去电台帮于枫的节目做义务导播或者当嘉宾DJ,其余时间我还参加很多俱乐部,比如拉丁舞、茶道、户外运动甚至参加厨艺培训,我没想过要当个会洗衣做饭的好男人,但是我觉得那样精细的生活安排很充实,我自己也觉得那样很符合我的小资情调。

随着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去店里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但是家里知道我那么勤奋地融入社会很是高兴,丝毫没有对我有任何不满。

而我自己知道,我只是找不到适合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才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也许这个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想把阳光灿烂的生活说得那么阴郁。而那时候的我的生活也绝对是明亮的。

后来发现在工作中多做点少做点都一样,每个人手头上的活干完了就行,千万不要插手别人的事。在同事眼里,我这样做就是很受欢迎的;而在领导眼里对我的工作也很满意,私下说我至少比老员工要出色得多。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这样的工作其实是很无趣的,离我想象的工作中的忙乱格格不入。到后来,由于工作太清闲了,坐在办公室里的我几乎整天地上网聊天,没完没了。上网聊天和打游戏从高中到现在一直都陪伴着我,可是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依恋它,以前我只是把网络当做是个与学习有关的东西,而现在却完全成了娱乐消遣的工具。

我在网络上有很多好朋友甚至女朋友,有很多是我在大学时候就认识的,因为我和猫猫那不远不近的关系使得我在网络上很放纵,我们几乎谁也不知道对方在网络上认识一些什么人。也许我在网络中是可以放纵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把网友看得那么重要。而我对我的网络情人也显得格外开放,根本不像我在现实里那么约束自己。

我的网名叫做猛烈呼吸,我已经忘记了大四的时候我和一个叫纯净氧气的女企鹅是怎么认识的,但看在呼吸需要氧气的面子上我毫不犹豫地把她加为我的好友。后来,我们聊得很投机。再后来我们大约变成了网恋。那时候,的确有一种称得上浪漫的情绪蔓延在两个人的世界里,而我们也毫不避讳地任由一种叫感情、恋爱的东西横冲直撞而来。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有人说在网上结交的朋友中,第一个往往是让你印象最深的一个。纯净氧气不是我的第一个,可是却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我从未想过网恋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走进我的生活。因为我从来没有相信过虚拟世界里的两种动物会顺着网线爬到一起,从来不相信,即使看到了《第一次亲密接触》这样鼓吹眼泪与浪漫的故事后我仍然不相信。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想我是理智的。可是,理智一旦遭遇真诚,它的化学反应就成了感性。而感性中再加入心跳,那便是投入。无论你自不自觉,这个复杂的方程式一一算下来,网恋就是这样炼成的,绝无调侃之意。

其实在我未进入网恋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幻想中的网恋定会充满着无限的激情、浪漫和挑战,至少也应该充斥着欺骗,即使是只字片语的欺骗或者互相隐瞒着去和其它一个甚至N个网友发生多角网恋。可是,我们的聊天一直从琐碎中走来,直到把每一份快乐和忧伤都与彼此分享的时候,顺其自然地平淡是真地铸就了自己的网恋。更因为当时还很单纯的我们都不会伪装淑女和君子,猛烈呼吸是我的本性,纯净氧气是她的本质。

我在办公室里又开始和纯净氧气聊天。

猛烈呼吸:你的生日我们一起过好吗?

纯净氧气:我不过生日的,因为我生日那天是我父亲的祭日!

猛烈呼吸:I’msorry!我不是故意提你的伤心事。

纯净氧气:没有啊,你不必自责的,不过我真很想很想过我自己的生日的。

猛烈呼吸:那么和我的生日一起过好吗?

纯净氧气:便宜你了,好吧!只是你比我大两岁哇!

猛烈呼吸:嘻嘻,那么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呢?

纯净氧气:嗯,只要一个蛋糕和一束鲜花就足够了,另外,希望我们可以面对面坐在一起,燃起我们俩的生日蜡烛。

猛烈呼吸:就这么简单?!

纯净氧气:不简单啦!我要的蛋糕是鲜花的。我要的鲜花是每朵花都残缺一半的,另外还要两份生日蜡烛。

猛烈呼吸:Why?

纯净氧气:蛋糕上有鲜花当然很稀奇啦,要两蜡烛是因为我们的年龄不一样。至于那束残缺的花嘛,因为我不想一切都太完美了,完美了会遭天妒的。

猛烈呼吸:OK,那我先去蛋糕店和花店预付10年的订金好了。

纯净氧气:10年?为什么,我们只有10年吗?

猛烈呼吸:呵呵,物价会涨啊会跌嘛。10年后的东西谁知道是一百块才买一个鸡蛋还是一块钱够买一只钻戒!

纯净氧气:说得头头是道,不知道你这双手打动了多少MM的芳心。

猛烈呼吸:不多不多,MM的芳心那有那么好打动的,倒是有一个打成了我的GF。

纯净氧气:GF?我可没答应过我是你的GF,但你绝对是我的BF!

猛烈呼吸:你是我的GF和我是你的BF有什么不同吗?

纯净氧气:当然不同了!呵呵!

……

我们就是常常这样聊天的。而我另一边还有很多网友,貌似大家都对网恋这样的事付出着真诚的感情,或许这都是大家用来补充生活里的空虚和无聊罢了,就像我似的。我和纯净氧气确实聊得很投机,虽然我还有很多网友或说是网恋情人。

(八)

生活中的我和网络上是两个不同的人。

生活里,我仍然上班、回家、吃饭、睡觉,除了我为自己安排好的业余生活外还偶尔和于枫以及他的一大堆朋友去唱歌、蹦的、泡吧……这样的日子久了也会厌倦,反而觉得自己内心里更加空虚和无聊了。

一天,我在QQ上聊天时,有一个叫卡路里的女企鹅闯进我的QQ要加我为好友,本来已经忙于应付我和其他网友聊天的我很不想理她,但是她死皮赖脸地加了我好几次。我只好加了她。

卡路里:初到贵地无依无靠,想交你这个大虾做朋友。

猛烈呼吸:我不是大侠,我就是一虾米仁。

卡路里:你是啥我都认定你了。

猛烈呼吸:为啥捏?我招你惹你咧?

卡路里:不为啥,初到贵地想找个人照顾呗!

猛烈呼吸:你找别人去吧,俺家没多余的房间收留你!

卡路里:说啥呢!谁要住你家去了!自做多情吧你!

猛烈呼吸:原来不住俺家啊!那你咋就非得缠着我捏?

卡路里:缠你咋啦?陪我聊会儿咋啦?7456!(气死我了)

猛烈呼吸:现在我正有事呢!以后聊行不?

卡路里:以后你咋还记得我呢?不行!要不今晚你请我喝酒!

猛烈呼吸:啥?今晚请你喝酒?你你你……还想见面?!

卡路里:正是!今晚九点,热带雨林酒吧17号卡包,不见不散!

猛烈呼吸:蒙人吧你!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叫我请你喝酒!我不和随便的人交朋友!

卡路里:谁随便了?!反正今晚说定了,你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猛烈呼吸:凭啥?我就不去就不去,看你能咋滴!

卡路里:呵呵!我既然能知道你QQ号,我就能知道你电话号,不来你试试!看我不把你的电话号码写去墙上还在后面加两字——办证!哈哈:)

猛烈呼吸:晕!你肯定是我的朋友或者同事!44944!(试试就试试)

……

那天晚上我真是无聊,心想着见就见,反正闲着也没事,所以我准时出现在约定的地点。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傻丫头敢这么放肆,竟敢把连聊都没聊上几句的网友约出来见面!估计嘛,也就是个朋友想耍我罢了,反正大家都无聊。同时我也做好了随时拨打110的准备,要是遇上个女“流”之辈也好有个退路啊。

“我的天!你啊?神神秘秘地干什么呀?让我虚惊一场!”我一见坐在卡包里的人就大声嚷嚷起来,这不是台里新来的没事就爱跟我找茬较劲儿的女同事许艾吗?“你没毛病吧?和我玩这么下三烂的游戏,你觉得你这是新潮呢还是时尚呢?”

“怎么?生气了?我看你在台里上班时候那个酷样,想必你已经超凡脱俗了,想不到啊,整天悄悄上网在聊天室里泡MM。没想到你也不过是俗人一个,经不住诱惑,还不是一样随随便便就来赴约了。”她说着还咯咯地笑。

“你管天管地还管我上网聊天啊?关你什么事!再说了,今天你都说成那样了我能不来吗?连我电话都知道的人,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肯定是想和我认识的或者暗恋我的人咯!”我也笑。

“臭美吧你!暗恋你?我要恋也得明着恋……”

……

就这样,我们互相调侃着,把工作里的无聊无奈一股脑地说了个痛快。因为工作中相同的话题,我们聊得很热烈。

那一晚我们喝酒喝到凌晨两点。我和许艾的宿舍就在同一个小区里,虽然我搬进了宿舍,但是我只有平时和于枫下节目玩到很晚了才偶尔去住一次,算是占着厕所不拉屎吧。当许艾说让我送她回去的时候,我说我今晚也去宿舍住,正好一起回去。

不知道许艾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没多想什么。快到小区路口的时候,许艾对我说:“我们恋爱吧!”我听了很优雅地笑笑,算是不在乎的样子。她一下子扑在我怀里把我抱住:“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好久了,你相信吗?”

“我不相信……”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抱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想立刻松开她的双手,但是话一出口我突然闻到了一种很熟悉的味道,很奇怪很特殊的香味,像花香,像乳香,像猫猫宿舍里的香……这样的味道突然刺激了我,我在那一瞬间不但没有挣脱,反而在数秒钟后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忍不住轻吻了一下她的脖颈,慢慢地吻到了她的脸。在这种味道的刺激下我心跳猛地加快,浑身像充满了一种从心里燃烧到汗毛根部的火焰,当我迎着她的唇吻上去的时候,身体上该膨胀的地方也迅速膨胀起来,有一种洪水也浇不熄灭的猛烈。

我们吻了很久,直到我做出了把双手放进她的衣服猛地触碰她酥软的**时,我从喘息声中不经意地哼出了“猫猫”两个字的时候,我突然像触电一样一下子把手松开,也迅速地把许艾推到了离我半米远的地方。

“怎么了?”

我的突然举动把她吓了一跳,慌乱地解释道:“没,没什么……”

“那你这是?”

“我想……我想我们发展得是不是……太快了?我不可以那么对你……”

“你说什么啊,我已经说了,我喜欢你!你要怎么对我都行……”

“我们回去吧!”我尴尬地笑笑,滑过她莫名其妙的表情推着她向前走去。

到她楼下时,我怕她有什么想法,于是主动抱了抱她,再次闻到了那种让我产生冲动的味道。

回到我宿舍,我轻轻打开门进去后看见于枫的卧室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便想轻声走过去吓吓他,因为他不知道我今晚会过来。可是我从虚掩的门里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于枫和另一个人全裸着身子在床上缠绵……我当时脑子里是这么想的:这个于枫什么时候有女朋友并且发展到这一步了?怎么成天和他在一起的我会不知道呢?他不是很确定地说他没女朋友吗?……这样的念头刚闪过,我定睛一看,突然发现——缠绵的两个人——竟然都是男的!——不会看错吧,我揉了揉眼睛再看——确实都是男的!但是他们在接吻在拥抱在抚摸在互相……完全一副陶醉的样子!

天!我突然什么反应都没了,那个吃惊的样子不亚于见到了彗星撞在地球上。直到听见他们发出的一阵阵挠人的呻吟,我才猛地知觉过来,第一个想法就是:千万不要让于枫知道我回来了!可是这一出去那门一响恐怕不知道也难了……我突然觉得我站在一个风口浪尖上,进不得,退不得……

小说《纪忆》 第3章 第3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