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前妻再嫁我一次
前妻再嫁我一次

前妻再嫁我一次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2-23 15:02:38

作者:流光飞舞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前妻再嫁我一次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前妻再嫁我一次介绍

独家婚恋生活小说《前妻再嫁我一次》由流光飞舞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难道是出去了?魏学文又返回大堂询问前台,可是前台小姐却说,贺兰雪从进房间以后就没有出来过,这令魏学文不禁隐隐担忧,莫不是出了什么事?魏学文焦急的对前台说:“是这样的小姐,我是贺兰雪的朋友,刚才她发短信给我说是有事相谈,可是现在却没人开门,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你能不能帮我开下门?”前台小姐思忖半晌,道,“先生你先别担心,那位小姐进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这会儿估计是睡着了。我询问下经理,等下带你过去。”

书友点评:

《前妻再嫁我一次》开头很好的中间部分好虐心啊,看的我都代入了,作者流光飞舞文笔很棒呢,结局很完美,强烈推荐给大家

章节试看:

一个诡异的短信

(经理,我有问题要请教你,我在华康酒店,520号房间等你。)

点开短信,魏学文反复看了又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有问题请教他?不能吧,同事两年,她可是从来没问过自己任何问题,恍惚间,手机突然被夺,紧接着调侃在耳边响起,“哟呵,这是哪位美眉给咱们的魏打帅哥发的求爱短信?”

“别胡说。”魏学文冷斥。求爱?贺兰雪如果给他发这样的短信,那么明天太阳铁定打西边出来。

“谁胡说了。哥几个,你们看,这上面写着520号房间,你们谁给小魏子解释下这是什么意思?”那人把手机递给其他人看。

众人看过,皆是一脸暧昧的看着他,其中一个叼着烟卷的人,流里流气的道,“520就是我爱你嘛!这个叫雪儿的够味啊,开个房间还搞这么浪漫。魏子,你还不赶紧脱了裤子去,那女人现在铁定双腿张开,躺在床上等你呢。”

“哎,要不要哥几个给你去买盒伟哥啊!去和那女人大战三百回合,结束你的‘处’级干部生活。”

“哈哈哈……”几人哄堂大笑,臊的魏学文脸颊微热。

虽然平时的他也是满嘴跑火车没个正行,但是只要与贺兰雪有关的,对他来说都是极其敏感的话题,尤其是这样的H笑话。

“这就一个短信,你们想的也太多了吧?”这几个人平时就爱七想八想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嘛!

“是不是想多了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这么磨磨唧唧的可不是你的风格,反正你是个大男人,就算是被女人强了,也没什么好吃亏的。”

“你要是不去,哥们替你去,走啊,哥几个……”

“走,咱们去看看这个雪儿到底是何许人也,要是美的话,哥几个就甭客气了,都是兄弟……”

“丫的,怎么哪哪都有你们这群混蛋。”魏学文佯怒的踢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正拿着牙签剔牙的男人一脚,拿起桌上的手机和车钥匙,向外走。

“操,你丫的,我招你惹你了。”被踢的男人捂着腿肚子叫嚣,“记得把帐结了,这顿你请,不能白白的挨你一脚。”

“吃吧,最好是撑死你们这群社会败类。”魏学文头也不回的抛下一句咬牙切齿的话,之后开着车,直奔华康酒店。

到了之后魏学文没有直接去520房间,而是先询问了前台,“请问小姐,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名叫贺兰雪的房客?”

“先生请稍等,我帮你查看一下。”前台小姐翻看着住户登记薄,不消一刻,抬头对他道,“有的,贺兰雪小姐在520号房。”

魏学文还是不敢相信,所以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指着上面一个因距离较远,而拍摄的不那么清楚,却也能看的清楚的照片,“是这个女孩吗?”

“对的,是这位小姐。先生要不要我带你上去?”

真的是她!

魏学文唇角愉悦的上扬,绅士有礼的道谢,“谢谢,我自己上去就好。”

站在挂着520号码的房间门前,魏学文还觉得自己有点处在梦中的感觉,整个脑袋都晕晕乎乎的,雪儿真的是像朋友们所说的那个意思?

520,520,魏学文心中的喜悦像吹气球般越涨越大,雪儿真的是在向他隐晦的表明心意吗?

思绪纷乱,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紧张到两只手不由自主的互搓,情不自禁的握紧双拳,深呼吸数次,渐渐的抬高手臂,曲起手指,“咚咚咚……”轻叩三声房门。

嗯?是没听到吗?

等了半天没有任何回应,魏学文不禁蹙眉,又连续敲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难道是出去了?

魏学文又返回大堂询问前台,可是前台小姐却说,贺兰雪从进房间以后就没有出来过,这令魏学文不禁隐隐担忧,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魏学文焦急的对前台说:“是这样的小姐,我是贺兰雪的朋友,刚才她发短信给我说是有事相谈,可是现在却没人开门,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你能不能帮我开下门?”

前台小姐思忖半晌,道,“先生你先别担心,那位小姐进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这会儿估计是睡着了。我询问下经理,等下带你过去。”

前台小姐给客房部的经理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经理同意她带着魏学文上去。

拿了备用房卡,前台小姐打开了520的房门,进去后按开了房门口的开关,可是屋里却是空空如也,被子也是整整齐齐的,没有一丝被动过的痕迹。

魏学文的心不由的一沉,指着浴室,“麻烦你去看看她在不在里面?”

前台小姐不敢迟疑,连忙去寻找了一番,片刻之后,跑了回来,“先生,里面没人。”

“没人?你不是说她没有出去过吗?”魏学文语调不由的拔高。

前台小姐被他阴鹜的神情吓了一跳,向后退一步,抠着手指嗫嚅,“是没有出去啊!那位小姐脸色苍白的可怕,我还刻意多看了两眼,不可能认错的。”

“那现在人呢?你告诉我人呢?”魏学文黑着脸咆哮,“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找啊!”

听到前台小姐说她脸色苍白的可怕,他就更加担心,一向暴脾气的他,抄起手边的东西一通乱砸,把前台小姐吓的抱头逃离……

响声惊醒了柜子中不知不觉睡着了的贺兰雪,她惊恐的抱紧自己,尖叫着,“啊……”

“什么声音?”耳尖的魏学文听到声音,放下手中的东西,循着声源而去,打开柜门,看到了缩成一团,泪流满面的贺兰雪。

“贺兰雪……”大概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颤抖的不成样子,小心谨慎的伸出手去扶她,在还没碰到她的时候,她就恐慌尖叫着跑了出来。

“不要碰我,走开,走开,走开……”

“雪儿?”魏学文呆滞了,这样的贺兰雪是他所没有见过的,惊慌,恐惧,甚至还有点疯癫……

贺兰雪跑到窗边,躲在窗帘后面,浑身都在颤抖,嘴里一直碎碎念着,“不要打我……”

魏学文沉吟良久,提步上前,蹲在她面前,声音放的很低很轻很柔,“雪儿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魏学文,你的经理。你别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跟我讲,我帮你解决好不好?”

窗帘后面的贺兰雪瑟缩成一团,双眼空洞无神,思绪涣散……

“雪儿,是不是有人欺负……”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后颈一疼,来不及回头,就双眼一闭,倒地不起……

暧昧的电话

倒地不起的魏学文被人拖到大床上,那人不慌不忙的脱光他的衣服,又回到窗边,用窗帘蒙住贺兰雪的脑袋,用同样敲后颈的方法,把她也弄晕,之后也是拖到床上,脱光了衣服,放在魏学文的臂弯里,掀起薄被堪堪的盖在两人身上,最后拿出一张纸放在床头柜上。

做好了这一切,来人对着大床邪肆的挑起半边唇角,拿出准备好的相机,拍下大床上两人相拥的画面,又拿出随身携带的掌中电脑,与贺兰雪的手机连接在一起,拨通了赫连爵的号码……

等了良久才被接起,对方没有吭声,来人邪恶的勾起唇角,眸中闪过一抹阴历,按下enter键,暧昧的声音随即响起,传进电话对面的赫连爵耳朵里。

“那你为什么不跟赫连爵离婚?我厌倦了这样偷偷摸摸的生活。”

“亲爱的,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再耐心些,我连第一次都给了你,现在还怀了你的孩子,难道还不足以令你相信吗?”

“不是不相信你,我是对我自己没信心,不得不承认,赫连爵各方面都很优秀,我怕你……”

“不许妄自菲薄,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赫连爵就算是很优秀,我也不会爱上他,两年了,我对他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嘘……雪儿,惨了,你不小心按到了手机,电话打到了赫连爵的手机上……”

“啊……快点挂断,关机!嘟嘟嘟……”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赫连爵的脸色不能单单的用难看来形容,无法用文字或语言表达,整个人被一团阴沉的低气压环绕,周围的温度也像是寒风国境般,瞬间骤降。

紧攥的拳手,指关节被握的嘎吱响,启动了手机CPRS定位功能,找到贺兰雪所在的位置之后,怒意不可抑止的掀翻了书桌,震撼般的响动,吓的楼下正在聊天的秦羽凝与赫连秋惜皆是一怔,不明所以的望了望楼上书房的方向,刚好看到脸色铁青的赫连爵风风火火的下楼来。

“爵,发生了什么事吗?”秦羽凝忙迎上前询问。

“滚……”赫连爵一改和她在床上缠绵时的温柔,毫不留情的推开她。

秦羽凝被推的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后背抵上大理石柱子,疼的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而赫连爵却只是阴冷的瞥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坐在沙发上的赫连秋惜,端起面前的咖啡浅抿着,对于眼前的这一切选择视而不见,眼角余光却幸灾乐祸的瞥着双眼微红的秦羽凝。

宽阔的柏油马路上,一辆黑色的帕加尼,如疾风般疾驶着,速度之快,让人都来不及看真切,吓的路上的行人忍不住膛大眼,有的甚至还谩骂出声,“靠,这是把汽车当成飞机开了。”

街对面一个环境优美的咖啡馆靠窗的位置上和一个穿着清凉身材性感的美女调笑的上官泓,一转眼正好看到一闪而过的车影,顿时剑眉一蹙,邪气的桃花眸中闪过一丝担忧。老大,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

不行,他得跟去看看。

上官泓推开坐在她腿上的小美女,扔下一张信用卡一句话也没说,就匆匆忙忙的离开。

二十分钟后,帕加尼停在华康酒店门前,赫连爵面色沉寂的下车,用了很大的力气甩上车门,浑身笼罩着一团无形的森冷气息,阴沉的脸色,吓的前台小姐不由的往后缩,心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碰到一些外表长的帅的如妖孽似得,脾气却如撒旦一样的男人。

“贺兰雪住几号房?”赫连爵开口,低沉沙哑的声音让人瑟瑟发抖。

“5……520……”前台小姐很没出息的口吃了。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声贺兰雪,就因为她,今天她都被吓了两次了。

前台小姐一改先前对贺兰雪的同情,暗暗的咬着唇,真是扫把星。

520?好,很好!

赫连爵直上520房间,一脚踹开房门,站在打床边,看着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的贺兰雪与魏学文,怒极反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眸子仿似在慢慢变绿,诡异的颜色,让人毛骨悚然。

大床上的两人‘睡’的很死,一点也没察觉到危险正在向他们一步步逼近,而床头柜上一张印着B超化验单的纸张,措不及防的映入眼帘,大手拿起来,诡异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上面的黑色图片……一些特殊字眼,把他最后一丝理智燃烬。

而这时原本‘睡’的很死的魏学文,低喃一声,悠悠转醒。

“嘶……”头怎么这么疼?

转眸观看着陌生的房间,断层的记忆一点点回笼,贺兰雪?

连忙坐起身,正好对上赫连爵要杀人的眸子,还有抱着他腰部的白花花手臂,移动视线,他看到贺兰雪恬静的睡颜之后,吓的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他们……他们怎么会不着寸缕的躺在一起?他的记忆在后颈一阵闷疼之后就缺失了,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时候时候发生的,而赫连爵为什么一副想要活剐了他的样子?

“总总裁……”魏学文低垂着头不敢直视赫连爵的眼。

而他这个样子,在赫连爵的眼中无疑就是心虚,从牙缝里挤出六个字,“魏学文,你该死!”

“……”魏学文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生气,就在这时火急火燎跑进来的上官泓,惊诧的大叫声,解了他的疑惑,也把他吓的连话也说不出了。

“魏学文,你竟然上了爵的老婆?”

看着眼前这一幕,一向自诩自己是2.0视力的上官泓,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双眼,又眨了无数次,可是眼前的那一幕仍旧赤果果的呈现在他眼前。

偷偷的看了眼赫连爵的表情,尼玛,简直比鬼还可怕,他表示这两个人真的要惨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总裁,你听我解释,我和贺兰雪是清白的。她今天情绪不好,我来看她,不知道是谁把我们敲晕了……”

“闭嘴吧你。都这样了还说你们是清白的,真当我们瞎了啊!”上官泓怒喝,“魏学文,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忘了当初爵是怎么帮你的了?好了,现在你有本事了,居然撬爵的墙角,泥煤的,你真的是活腻了。”

强忍住直接把他们两个撕碎的冲动,赫连爵转身向外走,“给我把他们关起来,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