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武侠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分类: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21-03-17 17:10:51

作者:末喜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介绍

这本书《厉少,夫人又闯祸了》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沈若初听了方菁的话,觉得恶心的想吐,方菁这么多年,确实一直在惦记着她,不过不是内疚,而是惦记她有没有死才对?“太太,我还是叫你太太吧,在韩家,韩家太太也是让我这么叫她的,习惯了。”沈若初压住心里的恶心,脸上露出笑容,“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太太也不必内疚了。”方菁听了沈若初的话,心中不免欢喜,在韩家也叫太太,不是义母吗?说明韩家太太根本不喜欢这个义女,连义母都不让喊,这事儿一定要告诉老爷,让他知道。

书友点评: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的故事情节清晰,很感人,看得人心情起伏跌宕,人物心里描写的很棒,后半部分几乎是哭着看完的,我喜欢这本书,希望末喜继续努力,我挺你!

章节试看:

手表不是偷的吧?-末喜

若不是义父的人找到他,跟他说了自己的存在,他或许根本不知道她这个女儿还活在世上,反正他的子女多的是,他自始至终也是个薄情的人。

“父亲,太太,姨太太。”沈若初规规矩矩的喊了人。

众人打量着沈若初,传统的旗袍和真丝披肩,没有带什么首饰,连耳钉都没有,只是棕色的头发烫了卷,披在肩上,媚而不俗,端庄温婉,尤其是眼睛干净的不染尘世。

众人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什么,沈为点了点头,一旁的良叔将沈若初的东西放在一旁,恭敬的退了出去。

“怎么才这么点儿东西?不是说从英国长大的,从英国回来的吗?”话语里不掩饰的嘲讽,嫌恶的看了一眼沈若初的行李。

从英国回来的,穿的这么简朴,东西也这么点儿,想必过的也是很不如意的。

沈若初看向说话的人,从她依稀的印象里头,看得出这是她的二姐,沈怡,从小就很尖酸刻薄,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沈怡的话音一落,众人用帕子捂着嘴,低低的笑着。

沈若初倒是面上平静,仍旧是温婉的声音:“我是在英国长大,可义父家里也有哥哥姐姐,也有太太。”

不同的是那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却比这些有些血缘关系的要善良的多,人和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沈若初言外之意是寄人篱下的日子过得并不好,这话让在场的人,心中都觉得舒坦许多,沈若初还没回来的,沈为可是一直在嘱咐他们,家里要从国外回来一个名媛。

原本他们都不希望沈若初回来,知道她从国外度了金回来,心中怎么能不嫉妒呢?

“就是,就是,韩家再有钱,再有本事,若初在韩家也是寄人篱下的,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这回说话的是太太方菁,沈家如今的主母。

方菁这话是说给沈为听的,果然沈为的脸色难看了很多。

沈若初心中也明了,原来派人接她回来是打了这么一层心思的,以为因着她的缘故,他们能攀上了韩家,韩家,就是她义父的家,家大业大。

莫不说沈为只是个副市长,就是南京政府的,和这北方南方的督军们,都得卖义父一个面子。

不怕他们有欲|望,就怕他们没有欲|望,这样才好拿捏。

“好了,既然回来了,方菁你安排若初住下,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沈为脸色难看的开口,将手里的雪茄在烟灰缸里碾灭。

刚站起身的时候,沈若初快速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到沈为面前,沈为看了一眼沈若初,打开盒子。

是一只纯金打造的瑞士手表,打开的那一刹那,光亮能刺了人的眼睛,众人有些吃惊,沈若初都说了过的是寄人篱下的生活,却能拿出这么好的手表来。

沈为更是识货了,这种表,怎么着也得值个7八根大黄鱼,一根大黄鱼抵得上6000块钱,七八根大黄鱼,是他七八年薪酬加油水的收入了,他纵然看上了,也舍不得买。

韩家果然是家大业大。

“这是哪来的?”沈为眼底满是心动,却忍着没接,询问的目光看向沈若初。

沈若初红了红脸,低着头,小声开口:“我知道要回国,没有钱给太太姨太太姐妹们买些什么,但是想着一定要给父亲带什么礼物,看着这块表很好,就央求义父买下了。”

送表,送钟!送终!她恐怕是这个世上唯一希望自己生父早点儿去死的人,因为沈为做的那些好事儿,简直就不是个人,若不是逼不得已,她根本不会喊他父亲。

“这样啊,哈哈,真是孝顺的孩子。”沈为尽量掩饰自己的迫不及待,接过沈若初手里的表,戴在手腕上。

能给沈若初买这么贵的表,韩家想必是看重这个养女的,沈若初在韩家日子过得应该也没有那么难。

沈若初看着沈为戴着手表,笑着赞赏:“这块表和父亲很配。”

“哈哈,是吗?”沈为仔细的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表,他是乡下上来的,骨子里透着自卑,尽力挤上了上流社会,最怕的就是旁人瞧不起,如今被从国外回来的女儿赞赏,心情自然大好。

沈为难得这么高兴,方菁和几位小姐,脸色难看的很,几位姨太太倒是看好戏的姿态,这沈家大院,怕是要有好戏上演了。

一旁的穿着粉色洋裙,梳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儿忍不住开口:“都说了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怎么会给你买这么贵的金表送给父亲,该不是偷的吧?”

沈若初看了过去,说话的是比自己小几岁的女孩儿,她调查过沈家,这应该就是她所谓的妹妹,沈媛了,这一家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沈媛的话,让众人目光齐唰唰的看向沈若初,看着沈若初有些惊讶的表情,沈媛不免得意,原来真是个手脚不干净的。

这块表若真是偷来的,父亲再怎么喜欢,也不会戴的,更不会看重这个女儿了。

沈若初也不恼,温温婉婉的笑着,慢条斯理的开口:“五妹有所不知,父亲这块表,是英国最高级的一个表行买的,那里每一块表都是世上唯一的定制,所以买的时候,底盖会刻上拥有者的名字,父亲若是觉得这手表来的不干净,可以看看表的底盘。”

还好这块表买的时候,对方说刻了字才有意义,她便同意了,否则还真要被沈媛给坑死了。

沈为听了,立刻取了手表看了看底盘,果然刻了自己的名字,“沈为”二字,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沈媛说的时候,他还真怕是沈若初偷来哄着他的。

这样,韩家若是知道了,闹腾开了,他这个政府官员就不要做了,如今可是铁打的城池流水的官,他爬到这一步,不容易。

沈若初的话,让大家不由看向沈媛,心知肚明,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沈为肯定是要发脾气的。

“沈媛,若初不过才回来一天,你作为妹妹不知道尊重姐姐,还在这儿大放厥词,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沈为一边重新戴上表,一边训斥着。

沈媛张口结舌好半响,可面对生气的父亲,却不敢多说什么。

方菁心中不由气结,沈为平日里最惯着的就是这个嘴甜年幼的沈媛,如今为了沈若初三两句话,就把沈媛给骂了。

压了压心底儿的火,方菁上前挽着沈为的胳膊,劝道:“老爷,您就别生气了,沈媛还小不懂事儿,难免口无遮拦了些,可她也是为了您好,凡事儿多留心一点儿,总没有错的。”

“还小?不懂事儿?你还有脸护短?你看看你教的这些女儿,只知道花钱和攀比,你看看若初,不打扮都比你这些打扮的女儿好看的多!”沈为猛地挣脱手臂,凌厉的目光看向方菁骂着。

在他的眼里,女孩儿就该是端庄温婉的,而不是像家里这些女儿一样,一个个小肚鸡肠的算计,上不了台面。

当着众多姨太太的面儿,方菁觉得自己被下了脸面,她给沈为生了儿子,生了女儿,沈为可从来没这么对待过她。

这一切都是因为沈若初的到来。

沈为觉得不解气,又骂骂咧咧的说了方菁几句,这才拿了外套离开了,沈为一走,方菁瞪了一眼沈若初,可碍于沈若初送了那么贵重的表给沈为。

沈为必当会维护这小贱蹄子几天的,她还不能和这小贱蹄子撕破脸,反正沈若初以后是要住在沈家的,她有的是时间收拾这小贱蹄子,让她后悔回了沈家。

想到这儿,方菁抑制着体内的怒火,脸上多了些温和的笑容:“这沈家大院虽然大,可人多,原也没有太多的房间,你就住在西侧洋楼吧。”

言外之意她是多余的,沈若初面上没什么表情,心中气的不行,这西侧是姨太太们住的地方,她原先的房间是在东侧的,如今怕是早就被方菁的女儿住去了。

他们恐是忘记了,这整个沈家大院都是她外祖的钱买来的,这里所有的一切,哪怕是一草一木,都该是她的东西。

“好。”沈若初好说话的应着,这边方菁脸色舒缓了好多,是个好捏的,方才的事儿,许是巧合。

“陈嫂送四小姐回屋。”方菁对着里头喊了一声,忽的想起什么似的,又对沈若初开口,“算了,还是我送你去吧,我有些话要同你嘱咐的。”

说着方菁命陈嫂拿了沈若初的行李,带着沈若初去了一间西侧的房子,房间不大,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个不大的沙发,地上铺着羊绒毯,却很旧了,但胜在干净。

方菁指着陈嫂道:“陈嫂把东西放下,你先去忙吧。”

“是,太太。”陈嫂恭敬退了出去。

方菁走到整理东西的沈若初面前,试探的开口:“若初啊,你失踪了十五年,你还记得十五年发生的事儿吗?”

从知道沈若初要回来的时候,她就觉得忐忑不安,生怕十五年前的事儿会暴露。

笑天真-末喜

“十五年前?”沈若初凌厉的目光看向方菁,声音忽的抬高了一些,“太太,十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在山里失踪的事儿吗?”

“你都想起来了?”方菁被沈若初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毛,那可就麻烦了,若是这小贱蹄子出去乱说。

老爷为了声誉,是不会放过她的,她怎么着都没想到,在那荒山野岭里头,这小贱蹄子还能好好的活下来,还能再回到沈家。

就在方菁惶恐的时候,沈若初忽的笑了起来,眼底像是蒙上了一层纱:“我那时不过只有三岁的模样,哪里记得什么?是义父找到我把我救下来的,是他告诉我在山里发现我的,太久以前的事儿,我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啊。”沈若初的话让方菁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却忽略了沈若初眼底的狠厉,“其实也没什么是事儿,就是当年我们一起去山里拜佛,我让你跟着姐姐,你不听话,自己一个人跑了,才丢了的。”

今日方菁来试探,那就证明当年确实是方菁故意把她给给扔在山里的,还说是她不听话,自己走丢的。

若不是义父同一行军官打猎,路过那里把她救了,带回英国抚养,她那会儿怕是早就喂了狼了。

也或者方菁不知道她偷听了方菁说话,是她害死了自己的生母,这笔账,她一定要慢慢的,好好的和这些人算一算。

决不能轻易的便宜了他们。

“原来是这样,当年的事儿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也过去这么多年了。”沈若初一副大度的模样开口。

方菁却有些虚情假意起来,对着沈若初露出内疚的样子:“是啊,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阿妈还是很内疚的,这些年,没有一日不惦记你的。”

沈若初听了方菁的话,觉得恶心的想吐,方菁这么多年,确实一直在惦记着她,不过不是内疚,而是惦记她有没有死才对?

“太太,我还是叫你太太吧,在韩家,韩家太太也是让我这么叫她的,习惯了。”沈若初压住心里的恶心,脸上露出笑容,“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太太也不必内疚了。”

方菁听了沈若初的话,心中不免欢喜,在韩家也叫太太,不是义母吗?说明韩家太太根本不喜欢这个义女,连义母都不让喊,这事儿一定要告诉老爷,让他知道。

不用指望靠着这个女儿,能够攀上韩家这棵富贵树了。

想到这儿,方菁心情大好,也根本不管沈若初心里叫她什么,反正想着沈若初叫她阿妈,她就能觉得一阵儿恶寒。

“好吧,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随你开心就好。”方菁难得心情大好的离开。

这边吃了亏的沈怡和沈媛,在房间里恨得咬牙切齿,沈媛对着沈怡咬牙切齿的开口:“二姐,你瞧沈若初那狐媚样子,跟个交际花似的,哪有大家闺秀的样子?阿爸还同阿妈说她比我好看,她哪里好看了?”

那沈若初有什么好看的,你看那微挑的眼睛,天生一股子骚气,简直是掉档次,和戏子是一个路数的还差不多。

沈怡对着一旁的沈媛问道:“媛媛,你想好怎么给那个小贱人一点儿教训了吗?”

若不教训教训沈若初,她觉得今天晚上都睡不得好觉的。

“当然了,等着瞧吧,明天一早那个小贱人若不皮开肉绽的,算我沈媛白活这么多年了的。”沈媛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沈若初还没回来的时候,她就听母亲和姐姐们说那不是省油的灯,她就提前做好了准备,要给沈若初一个教训。

沈怡听了沈媛这么说,心中也放心了许多,沈媛一直是鬼点子最多的,她肯定早就想好怎么整沈若初了。

这边沈若初看着自己的新房间,将一些东西拿了出来,慢慢摆好,这次从英国回来,韩家那些哥哥姐姐和义父阿妈是不同意她回来的。

可她决定了,这仇一定要报,不能让这些人活的太自在了,花着她们的钱,害死了她最亲的人。

义父阿妈拗不过她,便同意她回来了,还给她准备了不少的东西,和钱,不过都被她存起来了,她才不会带回来便宜给这一家狼心狗肺的东西呢。

所以她带了很多很多的书,这些书堆在角落的柜子上摞着。

放好了书,沈若初觉得还有件事儿要做,就将东西搁在脚边,腾腾下了楼,抬手敲了敲漆了白漆的门,开门的不过是比她大了八九岁的女子,很是年轻,穿着绸缎的旗袍,短发烫了新式的波浪,束在耳后,显得整个人风情又漂亮。

沈为这些年过的不错,还娶这么小的姨太太。

“四小姐?”四姨太看着面前的沈若初,不免有些讶然,“四小姐有什么事儿吗?”

“有,我想借个东西,我能进去坐会儿吗?”沈若初冲着四姨太笑了笑,四姨太迟疑了一会儿,开了门,让沈若初进去。

进了四姨太的屋子,沈若初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了,这个姨太太不仅年纪小,还很得父亲的宠爱,这住的地方布置的很好,地上的那块波斯地毯就值不少钱。

“四小姐要借什么?”四姨太端了杯茶过来,递到沈若初面前,白瓷描了花团锦簇的杯子,说明这四姨太是喜欢热闹的人。

沈若初接过杯子,看着面前的四姨太,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还有些灵性,只是寡笑了一些。

做人姨太太的,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从来都是卖笑的,可是四姨太不同,而且今天白天的时候。

方菁和几位姨太太都是打扮的很精致,可见沈为对姨太太都是不错的,唯独这个四姨太,戴了很少的首饰。

她们嘲笑她在韩家寄人篱下的时候,唯独四姨太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沈若初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瞧了一眼四姨太,慢条斯理的开口:“四姨太耳朵上上的耳钉和这项链都是仿品吧?父亲给其他人都买了那么好的东西,怎么给四姨太买的都是仿品?”

四姨太闻言不由一惊,她身上戴的确实仿品,那些人说一般人看不出来的,这些年确实没人看出来,没想到沈若初一眼就认出来了。

看着四姨太脸色难看,沈若初再次开口:“我去同父亲说,他不能这么对你。”

“四小姐不要去,我会被打死的。”四姨太连忙拉住沈若初,恳求道。

迟疑了好一会儿,四姨太这才对沈若初说了真相,她是穷人家的孩子,家里还有哥哥妹妹,都要花钱。

小妹又生着病,这对她来说就是个无底洞,太太管钱又管的紧,她没什么地方能弄到钱,她就把首饰全都变现了,一直戴着仿品。

沈若初点了点头,果然和她想的一样,背后有不得已的苦衷。

“求你不要说出去,若是老爷和太太知道了,我补贴他们,会把我打死的。”四姨娘再次拉着沈若初的手求着。

她进门的时候,老爷就要求她跟那个穷家断清关系,那是她的家,怎么能说断就断呢?

沈若初握着四姨太的手,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完沈若初从包里拿出二百块钱递给四姨太。

这些钱,不多也不少,在沈家全都是狼,她需要拉拢一个战友,否则仅凭她一个人,对付那些人,不是容易的事儿。

“这么多钱?我不能要。”四姨太有些惊讶,这够沈家四个月的开销了,她们一个月,太太也只给十五块零花钱。

沈若初对着四姨太道:“你对我说了真话,就是拿我当朋友,这些钱是我在国外一点点攒的,你拿去应应急,都戴假的首饰,迟早要暴露的。”

四姨娘闻言不由红了眼睛,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姐,都比这沈家的人有良心,一点一点攒的,想必在国外过的也不如意,却大方的把这些钱都给她了。

“这些钱,我不能要,四小姐收回去吧。”四姨太将钱推了回去,她不能白拿这些钱。

沈若初蹙了蹙眉,好看的脸上多了些不悦:“你不拿便是瞧不起我,好了,我上楼了。”

这让四姨太更感动了,就在沈若初起身的时候,四姨太开了口:“四小姐,你要小心一些太太和小姐们,我昨日看到五小姐偷偷上了楼,就是去你的房间。”

她原是不想在这个家结仇的。

一句话让沈若初觉得这二百块花的值,对于四姨太这样的穷苦人来说,你帮她,她就会为你卖命的。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说完沈若初上了楼。

四姨太说沈媛进了她的房间,肯定是想要整她的,整个屋子,也就是这么几样东西,一眼就能敲出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那么唯一能藏的,就只有这张床了。

就在沈若初朝着床走过去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沈若初开了门,是沈媛和沈怡,两人看着沈若初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不免有些郁闷。

“二姐,五妹,你们怎么来了?”沈若初看着两人,没什么表情,背着灯光的缘故,目光也叫人瞧的不太真切。

沈媛朝着里头看了一眼纹丝未动的床,不由撇了撇嘴,这一幕被沈若初尽收眼底,果然那床是有问题的。

沈媛和沈怡收回目光,沈怡对着沈若初随意扯了个谎:“是阿妈让我们来看看你屋里缺什么不,需不需要添置。”

说完沈怡一副反客为主的姿态,径自推开沈若初,领着狗腿子的沈媛进了房间,两人忽略了沈若初眼底的一丝冷意。

沈怡走到各处,扫了扫沈若初的房间,这满屋子除了书,也没几样能看的东西,还有脸回来沈家,分她们的钱,分她们的东西。

沈媛就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对着沈若初道:“姐姐,你怎么不试试这床怎么样?这被子可是上好的绸缎面儿,我们也都只有一床呢。”

为了整沈若初,她只好把她的那一床拿过来铺在这床上,阿妈还说她傻,她岂是真傻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是吗?这被子看着还真是舒服。”沈若初仍旧是温婉的声音,浅浅的笑着。

沈媛闻言,拉过沈若初嘿嘿笑道:“是呀,你快躺上去看看,感觉一下。

沈若初也不说话,任由着沈媛拉着,走到床边的时候,沈媛着急的想要推沈若初躺下。

“既然五妹喜欢,不如你帮我试试好了?”沈若初就这么反手一带,将沈媛推倒在床上。

只听见沈媛哎哟一声,紧接着便是床断裂的声音,沈媛整个跌了下去,再后来便是沈媛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媛媛。”沈怡吓得不轻,赶忙上前,拉过沈媛起来,只见沈媛原本粉色的洋裙上染满了血,沈怡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吓得不轻:“血,血,好多血!”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