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至尊
封天至尊

封天至尊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2-19 14:24:35

作者:半亩方塘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封天至尊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封天至尊介绍

《封天至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亩方塘,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老者也猜出王风要问什么,缓缓道:“你是问我为何给他一段仙缘,送他去当外门弟子吧!按说,他刚走到重力之地,没有资格成为外围弟子。不过,你也看到了,如果他不是中途滚下山坡,以他的毅力走到一半以上不难。”王风恍然憬悟,点头道:“弟子明白。”韩斌被送到登记处之后,一名身穿青衣道袍的人走了过来,从怀里拿出一个本,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韩斌回答道:“韩斌,十五岁。”

书友点评:

刚刚看完《封天至尊》,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章节试看:

外围弟子

河水湍急,每隔半丈立着一个石墩,石墩刚过河面,大小不过两个脚掌的面积。想要从河面上跳过去,十分艰难,没有一定的胆量都不敢起跳。韩斌腿骨受伤,跳跃十分不便,他咬着牙,猛然一个起身,向第一个石墩跳去。

落在石墩上,难以忍受的剧痛从腿行传来,韩斌的身体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跌进河里。

“小心!”旁边观看的孩子,也揪了一把汗,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好半天,韩斌才稳住身体,他稍微休息一下,继续向第二个跳去。

后面的孩子见状,也一个个跳了过去,他们的速度比韩斌快上许多。

片刻之后,后面的一个孩子追了上来,见韩斌在石墩上休息,笑着道:“兄弟,加油,我先走了。”说着,从旁边的石墩上跳了过去。

韩斌定睛一看,正是那名带头爬山的少年,也是一笑。

身边不断有孩子跳过,韩斌依旧站在石墩上,他不是不想动,而是大腿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让他无法起跳。身体每动一下,都痛的死去活来。前面还有三个石墩,每一个在他的眼里,都如一座大山一般。太阳缓缓的下落,如果天黑下之后无法到达,要么在这呆一夜,要么等天亮以后再继续。

韩斌一咬牙,也不顾腿上的疼痛,猛然向对面跳去。一下,两下,三下,一口气,韩斌奇迹般的跳完了所有的石墩。河两面,无论没有过河,还是过河之后的孩子都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甚至有几名正在过河的孩子,看到韩斌如此迅猛的跳跃后,一时间失神,落入湍急的河水中。

来到对岸,韩斌的双腿已鲜血淋漓,他咬着牙,一步步向那面大旗走去。

深山中,那名救过韩斌的红衣老者正看向这里,随即叹息一声,“此子毅力固然坚定,可大道无情,大道无情啊!”

韩斌迈出了第一步,却惊讶的发现,地下传来一股庞大的引力,让他无法抬起脚。如果是以前,可以一步步走去,但此刻双腿受了伤,他这一步想要抬起,无比的艰难。那些已到了旗旁的孩子,也被韩斌的毅力感动了,同时喊道:“加油,加油……”

“不能放弃,不能放弃。”韩斌咬着牙,艰难地向前迈出一步,这看似简单的一步,却用了他全部的力气。

一步之后,韩斌脑海中嗡嗡作响,头脑一沉,摔落在地上。

第二天,韩斌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忙爬了起来,向门外跑去。

门外是一片树林,鸟语花香,雾气弥漫,清静而又优雅。

树林中,王风走了过来,道:“你醒了?”

韩斌忙跑到他的面前,抓着他的肩膀,急声道:“我是不是失败了?”

王风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韩斌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脑海中一片混乱,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

王风在韩斌的头上敲了一下,后者当即清醒过来,道:“你还有机会。”

韩斌苦笑一声,认为他在劝自己,道:“我都失败了,还有什么机会?”

王风缓缓地说道:“修仙有三个考验,一是灵根,二是毅力,三是仙缘,就算你前两条都不附和,若附和了最后一条,也可以成为入门弟子。”

韩斌脸色一喜,道:“你说,我还有一关考验?”

王风摇摇头,无奈道:“没了,仙缘测试在你昏迷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他看到韩斌的脸色又黯淡下去,继续道:“其实,你这样毅力坚强的人,完全可以留下来当外围弟子。”他所指的仙缘,并非测试,而是人情。

“外围弟子?”韩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外围弟子也能修仙吗?”

看到韩斌一脸期待的样子,王风犹豫了一下,道:“只要你有坚定的信念,以后会有修仙的机会。”

韩斌猛然握拳,点头道:“好,那我当外围弟子。”

一个时辰后,当王风把韩斌送到外围弟子登记的地方后,又回到了这片树林。

此刻,树林中站着一人,正是那红衣老者,老者看王风来后,道:“送去了?”

王风拱手道:“师叔,弟子有一事不明白。”

老者也猜出王风要问什么,缓缓道:“你是问我为何给他一段仙缘,送他去当外门弟子吧!按说,他刚走到重力之地,没有资格成为外围弟子。不过,你也看到了,如果他不是中途滚下山坡,以他的毅力走到一半以上不难。”

王风恍然憬悟,点头道:“弟子明白。”

韩斌被送到登记处之后,一名身穿青衣道袍的人走了过来,从怀里拿出一个本,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

韩斌回答道:“韩斌,十五岁。”

“家住哪里?”孙元刚一边写,一边问道。

韩斌道:“天风城青石村。”

记完之后,孙元刚扔给韩斌一个木质的腰牌,道:“这个是外围弟子的身份牌,你可要拿好了。以后只要完成了任务,就有饭吃,若是完不成任务,只能喝水。”说着,又指向不远处的一排错落有致房屋,道:“去哪里选一间房子住下。”

听到这话,韩斌不解道:“仙人,我什么时候才能修炼仙术呢?”

孙元刚微微一愣,道:“仙人,仙术?”说完,才想起这小子刚从凡人圈子里过来,笑着解释道:“你也别喊我仙人,喊我师兄就行了。再说,我们也不是仙人,以后你就明白了,来这里的弟子,一般情况下没有修仙的资格?”

韩斌忍辱负重,经历千辛万苦,就是为了修仙。可眼前这青年却告诉他没有修仙的资格,这怎么能行,忙问道:“师兄,我们没有修仙资格,来这里干什么?”

孙元刚道:“当然是做任务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也不是没有修仙机会。”

“如何才能修仙呢?”韩斌原本黯淡的心,再次燃起了希望。

“只要你每天都能完成任务。”孙元刚缓缓道,“坚持三年,便有修仙的资格。”

韩斌心里一喜,恨不得现在就完成任务,道:“都是什么样的任务呢?”

孙元刚把手背在身后,笑着对韩斌道:“任务有很多种,采药、挖矿、制衣、钓鱼、砍柴、洗衣、做饭……”

“这就是任务?”韩斌完全懵了,这和凡人做的事没什么区别啊!

孙元刚早知道他会这么想,摆手道:“这和凡人做的事可不一样,采药必须采集灵草灵药,普通的药材可完成不了任务,可别想拿杂草来糊弄我。”

听到这里,韩斌终于明白了,所谓的外围弟子,其实就是为正式弟子服务的人,若是做的好,以后便有修仙的机会,若是做的不好,一辈子只能干杂货。想到自己的资质,若是按正常程序,铁定学不到仙术,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不就三年吗?

韩斌一咬牙,大声道:“好,我干!”

这么大的声音,把孙元刚吓了一跳,揉了揉耳朵,道:“你想接什么任务?”

“采药!”韩斌生活在山村中,从小就帮父母采药过,也认识一些药材。

孙元刚的表情有些怪异,问道:“你真的确定采药?”

凡人的药材和仙人的可能不一样,韩斌想,反正都是药材,还不是一样的采摘,也不犹豫,点头道:“就是采药。”

孙元刚没有多说,从怀疑拿出一本精装书本,递给韩斌道:“这个周围山脉中所有药材的名字和样貌,只要你每天采集到一株就算完成任务了。”

“这么容易?”韩斌接过书本,看都没看,便向不远处的一排房屋走去。

看着韩斌远去的背影,孙元刚嘿嘿一笑,道:“真是个白痴,这方圆十里内的药材都被人采完了,每天寻找药材就够你累的了。”

韩斌来到那一排房屋前,看到里面有人在了,忙道:“请问,里面有人吗?”

片刻后,里面穿来一个声音,“满了。”

连续走了几个地方,都住满了人,到第十间的时候,韩斌问完了话,里面却没有人回答。

“终于找到没人的了。”韩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门内有两张床,其中一个床上正躺在着一个少年,呼呼大睡呢!另一个床上,放着整齐的被褥,韩斌几步走上床上,坐了下来。这刚一坐下,木床吱呀一声,似乎要断了一样。

韩斌忙站起身来,向床下看去,看到木床少了个腿,郁闷道:“难怪没人住,这床还能睡人吗?”

对方面呼呼大睡的少年,突然醒来了,转身看了一眼韩斌,吃惊道:“是你!”

韩斌也认出了对方,正是那天第一个爬上山头孩子,友好道:“你好,我叫韩斌。”

对方也说道:“我叫谢虎,你不是被淘汰了吗?怎么又来了?”

韩斌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谢虎一见,仿佛明白什么似的,道:“怎么进来的不重要,你就和俺一起睡吧!对了,那床有点问题,来几个都跑了。”

“没事,我修理一下就好了。”韩斌把床掀了过了,把取下几跟木棍,从新摆列了一下。

一旁的谢虎瞪大了眼睛,吃惊道:“我说兄弟,你以前当做木匠啊!这玩意都会?”

韩斌微微一笑,解释道:“以前村里,木匠爷爷做东西时,我看过几次。”

“看过几次就会了?”谢虎直勾勾的看着韩斌,好像看到一个怪物似的。

接下来,韩斌别和谢虎聊了起来,当他问起韩斌接的是什么任务后,再次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你以前也干过这活?”

韩斌点点头,道:“以前采过几次药草。”

谢虎只觉得一阵眩晕,郁闷道:“采集过几次就敢接这任务,你真的奇材啊!”

阴尸绝地

从谢虎那里得知,仙人采集药材和凡人采集药材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或者说,要比凡人难多了,凡人采集的药材很好辨认,仙人需要的药材却不一样,就拿聚灵草来说吧!这是最普通的药材,却可能遇到剧毒无比的邪灵草,一不小心中了毒,半条命就没了,若是倒霉的话,死在深山里都没人知道。

韩斌走到山路上,心里越想越害怕,但这个任务都接了,铲子都拿了,总不能回去换个任务吧!看着前方崎岖陡峭的山路韩斌一咬牙,道:“我就不信会被毒死。”俗话说的好,人要倒霉喝水都能被呛死。韩斌就倒霉了一会,没走多远,就看到一株聚灵草,大喜之下,他拿着铲子挖了起来。挖完之后,刚想用手去拿,却觉得不对劲,谢虎说了,方圆十里都看不到药材,这没走多远,怎么就遇到了呢!

眼睛一瞥,韩斌看到一个树叶上有一只毛毛虫,快速的抓了过去,向那聚灵草上一仍。毛毛虫落在草叶之上,青色的身体慢慢变成了黑色,接着便一动不动了。韩斌到底一口凉气,这也太毒了,若是自己碰了,那岂不是和毛毛虫一样死翘翘了?

想到这里,韩斌有了注意,跑到树上抓起了毛毛虫。旁边的路过的外围弟子,看到韩斌的举动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有人问道:“师弟,你这是采药,还是采毛毛虫啊?”韩斌也不把那些人的话当一回事,继续抓起了毛毛虫,抓了几十只之后,便向前方走去。看到聚灵草就仍一只,毛毛虫死了就不采,若是不死,就挖进药篓里。

十里之内的地面,韩斌看都没看,到了十里之外,便仔细的寻找起来。那些平坦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那也是不看的,专门找一些别人不易去的地方。昨天晚上同谢虎的聊天中,也知道一些关于宗内的情况,原来谢虎没来之前,就把宗内的事情弄清楚了。

他们所在的地方,名为天明宗,也就是凡人口中的国教,仙人居住的地方。其实这里的人不叫仙人,而是叫修道者,他们修炼的也不是仙术,而是道术。不过,当修为修炼到一定程度,确实如仙人那人飞天入地,无所不能,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也能延长寿命。据谢虎说,只要入了修道者的门,起码可以活上两百岁以上。凡人里,岁数最大的也不过一百对一些,两百岁,确实很长了。天明宗有两个地方,一是内院,那里的人都是真正的修道者,至于外院,就是外围弟子打杂的地方。像他们这样的外围弟子,有一千多人,这些人有的来十几年了,有的才来。如果运气好,可以弄到修道的资格,运气不好,一辈子只能呆在这里打杂。

韩斌虽然有些失望,但起码来到仙人居住的地方了,只要努力,一定可以成为仙人。

采药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一般外围弟子都不会去做,整个外院也只有三十多个采药弟子。韩斌挖了几天,把采药当成了一种乐趣,每天起早贪黑寻找药材,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未能找到珍贵的药材,但每天都能找到一株聚灵草,勉强可以完成任务。要知道,在外院中很多弟子都无法完成任务的,完不成任务就吃不了饭。

转眼间,韩斌在外院已经呆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中,除了采药还是采药,日子看起来有着无聊,却有快乐的地方。这一个月,韩斌修仙没有成功,却学会了凡人界的武功,谢虎就是一个武功高手,每天都会抽时间教导韩斌。

这一天,韩斌像往常一样进去深山中寻找药材,刚走出十里外,突然身影一道身影出现。

韩斌忙转身看去,却看到一名二十岁左右,身穿白衣的弟子站在那里,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白衣弟子,那可是内院弟子的身份。从谢虎那里得知,内院弟子修为不同,所穿的衣服也不同。练气期弟子穿的是白衣,筑基期弟子身为长老,穿的是红衣。金丹期弟子穿的是黄衣,掌门则是深黄色的道袍。而紫色衣袍的人,则是传说中的元婴期,他们在宗内拥有着绝对的地位。

韩斌的衣服则是灰色,这是外围弟子的标志,孙元刚穿的青衣,因为他是记名弟子。记名弟子虽然不是真正的弟子,却有修仙的资格。外围弟子如果没有奇遇,不可能一下成为正式弟子,只有先成为记名弟子,表现不错后,被长老看中,才有成为正式弟子的可能。韩斌现在的目标就是记名弟子,所以他才努力的寻找药材,只要每天挖了一株药草,坚持三年,便有修仙的资格。

看到白衣弟子,韩斌一愣,他成为外围弟子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正式弟子,忙说道:“师兄好,我叫韩斌。”他看到对方脸色有些苍白,以为他严重饥渴,忙冲药篓里拿出一个装满水的葫芦,递了过去,“师兄,这个给你。”因为一个人极度饥渴的时候,脸色也会出现这样情况。韩斌的想法很简单,他觉得都是一个门派的师兄弟,应该互相帮助一下。

那白衣弟子冷哼一声,一把打翻了韩斌递来的葫芦,不屑道:“一个外围弟子,也想多管闲事。”

韩斌脸色有些难看,从对方的话语中也听得出来,他很看不起外围弟子。

别看外围弟子和正式弟子,同为天明宗弟子,他们的身份却是天壤之别。一个还是凡人,只是拥有仙人的虚名罢了,另一个却是实实在在的修道者。修道者有个共同的特性,根本不把凡人放在眼里,像救韩斌的那名长老,可谓是万中无一。

就在这里,周围风声响起,白光闪动,三名白衣弟子出现在周围。

这三人,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一女两男。男子相貌英俊,剑眉星目,女子更是绝美动人,全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其中一名男子上前一步,得意道:“唐小峰,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

唐小峰冷哼一声,道:“这里可是天明宗,你们杀了我,就不怕长老们追究下来吗?”

那女子冷笑道:“唐哥哥,不要生气嘛!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唐小峰脸色一寒,怒声道:“贱人,你还敢来,若不是因为你,他们会误会我?”

那女子撩动了刘海,莞尔一笑道:“咯咯!你若是不勾引我,他们怎么可能误会你啊?”说完,还水性杨花的对旁边两人抛了抛眉眼。两名男子哈哈一笑,笑声极为淫荡。

这一幕,韩斌算是看明白了,那女的和两名男子先前就商量好了,要陷害唐小峰,可是他们究竟为了什么?

唐小峰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你这个贱人,就算今天拼了性命,我也要杀了你。”只见他身前白光一闪,一把长剑悬浮在身前。

三人也相继祭出了自己的法器,一个扇子,两把长剑。

女子身前的扇子散发着耀眼的白光,刚想动手,突然对站在唐小峰身边的韩斌说道:“师兄,你还不动手。”

唐小峰和韩斌都是一愣,前者都是警惕的转过身。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三人的法器同时飞向他。唐小峰低喝一声,手中法决掐动,长剑呼啸一声猛然飞动,瞬间击落两件飞来的长剑,后面跟来的巨尺,乘着长剑击飞的瞬间,猛然砸在唐小峰的胸上。只听啪嗒一声,胸骨断裂,他的身体也随之飞了起来,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重伤唐小峰后,那女子对身边的两人道:“去把那家伙干掉。”

两人身影一闪,便如鬼魅一般来到韩斌的身前,其中一人道:“小师弟,你很不走运,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唐小峰咳嗽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下他全明白了,原来那女子在使诈。外围弟子身没有灵气,还不是一名修道者,这样明显的漏洞,刚才怎么没看出来了。苦笑一声,唐小峰站了起来,见两人要杀了韩斌,忙说道:“你们身为修士,去杀一个凡人,难道不觉得有失身份吗?”他并不是想救韩斌,而是想借着说话的机会,拖延一下时间。

那女子咯咯一笑,道:“你还想救一个凡人?”她似乎看出唐小峰心里所想,笑着道:“我看你想拖延时间,恢复伤势吧!”说到这里,她话锋突然一转,对两人道:“杀!”

杀字刚说出,唐小峰猛然祭起法器,朝女子击杀而去,同时身影也来到对方的身前,顿时掌影漫天。如果此刻两人击杀韩斌,女子可能会死在唐小峰的攻击下。唐小峰的修为远在女子之上,只有三人连手才能挡下一击。

两人不暇多想,忙祭起法器攻击唐小峰的后背,同时又扔出几张符咒。

此刻,韩斌反而成为最安全的一个了,一愣之后,丢下身上的药篓,转身就跑。

这可是仙人之间的战斗,不是他一个凡人可以参合的,一个不慎,便死无葬身之地。

韩斌一口气跑了一里多路,看到一片茂密的树林,想都没想,便钻了进去。刚进去树林,便感觉一股阴森的气息传来,韩斌一个哆嗦,忙停下脚步。一想起那三个人回追上来,一咬牙,快速的向前跑去。没跑多久,身后风声响起,唐小峰突然出现在身边,而后直直地倒在地上了。

树林外,隐约可以听到三人的身影传来。

“晓蝶,我们还追不追?”

“追什么,这里可是阴尸绝地,你想死吗?”

“万一他们死不了呢?”

“放心吧!这地方很邪门,师父都弄不明白,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

韩斌听到这里,突然觉得头脑一沉,接着便晕了过去。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