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2-21 12:31:24

作者:一枝秃笔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介绍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是一篇非常好的历史军事小说,一枝秃笔为大家带来的故事:破落户韩信到了未来,是否如他所愿享受花花世界?还是像外星人不幸落入地球人手中被制作标本?或是被人擒住当做稀有珍禽送入园中圈养供人参观?此是后话,暂且不表。韩淮楚折腾了一夜,也觉乏了。穿着韩信留下的那件长袍,只觉恶臭扑鼻。心想幸亏那内裤没与韩信也换了,否则小生不知将多么难堪。于是他提起韩信留下的那把长剑,径直向淮阴城里走去。“大秦朝,小生来了!”

书友点评:

一枝秃笔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历史军事书!

章节试看:

2-相遇韩信

经过时空隧道撕心裂肺般地挤压,拉伸,变形,眼前五彩旋光不停闪烁,韩淮楚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忘了自己还存在不存在于这个世界。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空气流“轰”的一声爆炸,韩淮楚身体遭到重撞,接着脑袋是一阵锥骨般的疼痛,立马晕了过去。

漫长的失意过后,韩淮楚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夜虫呢喃,蛙鸣声声。韩淮楚缓缓睁开眼,抬头望去,一轮莹色的新月挂在树梢,透出清澈的冷光,月旁有无数星辰交相辉映。

“这是个什么时代?正所谓代代年年月相似,看来星星月亮也没什么不同啊。”

他方忆起此行的任务:寻找自己的战友——军方特种部队第七军团的前辈项少龙。

自从项少龙被马克所长、方廷博士、谢枝敏送入时空隧道,传送至迄今遥远的战国时代,便彻底失去了联系。他们本意让项少龙去见证大秦帝国的历史,孰知项少龙似断了线的风筝,再也回不来了。经过数年的等待,眼看时空计划将趋失败,于是又派出了第二个试验品——军中各项技能考核均优的士官韩淮楚,去寻找失了踪的项少龙同志。

韩淮楚忍住全身的疼痛,爬了起来。身下是被空气流轰出的一个一百平方的大坑,一大片焦土。花草树木,全似被天火炼过,色成漆黑。

他解了身上一套纯银色的制服,脱去战靴、头盔、束带,露出一张清秀英俊的脸来。

说起这套制服,便是由方廷博士精心设计的时空隧道服。材料采用稀有金属钛,专为时空旅行者而制。里面藏了射电子超光速涡流发生器,抗一百吨重压的保护甲,抗辐射保护层,抗热绝缘层,恒压调节层,湿度调节层,时空坐标器……总共一百来种最新高科技的结晶,有点类似于为星际旅行者而设计的太空服,但性能构造比那太空服又不知繁复了多少,价格直超过百倍。

韩淮楚被夜晚的清风一吹,只觉精神一爽,刚从时空隧道出来后感觉到的全身疼痛,似乎缓解了不少。他不由伸了伸懒腰,甩了一下胳膊与腿,“还好,全身这些杂碎,经过时空隧道后,还长在我身上。”

他不由心中暗想,这时空坐标器是否靠谱,真把我送到秦朝来了?要是失控系统发生了紊乱,把我送到一个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到处是吃人的荒人野兽,那可真是欲哭无泪。

蛮荒时代过后便是母系社会,书上说男人在那时只是用来配种,就像公牛给母牛配种,一点地位都没有。可千万不要落到那个时代。

正在胡思乱想,突然林中传来一声叹息,那叹息充满了失意与绝望。

一人的声音传来格外清晰:“想我韩信,今日竟丧命于此,也罢!也罢!”

韩淮楚脑中轰的一震,“他说什么!他名叫韩信?可是那汉初百战百胜的兵仙神帅韩信?”

“靠,看来我真的回到了秦朝,今日竟有缘得见这位伟大的军事天才?”

韩淮楚此时的心情,就像发掘到稀世的出土文物一般,心情激动得很。不禁寻着那声音,快步走了过去。

走了约百十米,只见月光下一年轻人站在一棵树旁,穿着一件破旧不堪满是补丁的长袍,看光景就知道他混得不行,是个潦倒人。那树树枝上系着一根细细的草绳,那年轻人脸上甚是痛楚,貌似想要上吊自杀,却又犹豫不决,就那么踟躅地在树下踱来踱去,却丝毫没有察觉韩淮楚走近。

韩淮楚借着月光,仔细一瞧,不禁吃了一惊。

“真是活见鬼了,这人怎么长得与我一模一样?就好像他与我是一对双胞胎一样!我爹妈可只生了我一个儿子,就算生了个孪生兄弟,也不会生到两千年前的秦朝来吧?”

韩淮楚拱了拱手,朗声问道:“这位兄弟,你可叫韩信?”

那韩信显然注意到韩淮楚的长相与他一模一样,心中的惊异一点也不下于韩淮楚。更何况韩淮楚穿着一件T恤,一条休闲裤,质地也与当时的布料不同,看起来甚是奇特,

那韩信满脸的惊异,说道:“在下正是韩信,不知阁下从何处来,为何穿得如此奇怪?”

韩淮楚笑道:“我从二十一世纪过来,请问现在是什么朝代?”

一听此话,韩信更是惊讶:“现在是秦朝,不知何谓二十一世纪?”韩淮楚耐心地解释道:“二十一世纪就是距今二千多年以后。”

韩信闻言大吃一惊,连退三步:“你竟从二千年后而来!不知如何做到?”

一个人声称自己是二千年后的未来人,无论谁听了都会觉得骇人听闻。

韩淮楚噼里啪啦解释道:“到那时,人们的认知能力,征服自然的能力已非常强大,月亮和星星我们都可以到达,科技不知强于现在多少倍,学者发现了速度与时间的关系,可将速度提升到光速以上,时光穿梭也就有了可能,我就是从时空隧道中来。”

韩信被这一连串现代名词弄得一头雾水,半懂不懂,又问道:“你与在下为何长得一模一样,叫人好生诧异。”

韩淮楚思索半晌,说道:“听说在多维空间中,长的一样的人很多,或许你我应是同一人,你即是我,我即是你,只是时空坐标不同。”

这番解释,韩淮楚自己也不知是否能解释得通。

韩信诧道:“难道你便是二千年以后的我?”韩淮楚点点头:“换句话说,你就是二千年前的我。”

说到此,他心中一动,“父母给我取名淮楚,是否正应了韩信既做过楚王,又做过淮阴侯?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就这么两人经过一会儿交流,彼此感觉亲近不少。韩淮楚得知,那韩信乃是淮阴城中一破落贵族子弟,也没什么本事安身立命,成日在城里游荡,乞食于亲朋之间,平日最常去的是友人南昌亭长家。他常算好时间,趁开饭时去亭长家蹭饭。南昌亭长虽不说什么,但那夫人李氏,却早有不耐。今日韩信一去,却见饭席早已撤去,原来那李氏已安排早早开饭,吃完了将碗碟收拾得干干净净。韩信是个明白人,知道亭长夫人将自己纳入不受欢迎之列,暗自叹息一声,忿然离去。

不想韩信今日简直衰到了家,出了南昌亭长家门,一路怒气冲冲往外走,也不看路,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身上。那人乃是淮阴城中有名的地痞无赖,名叫牛大赖,平日里纠集一帮流氓,横行于淮阴城,无人敢惹。韩信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牛大赖当下挥起老拳,一把将韩信砸倒在地。看韩信乃文弱书生,有意刁难,张开双脚,要他从胯下钻过。韩信羞怒交加,又无力反抗,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得依牛大赖所言,从其胯下爬过。韩信本是贵族子弟,心高气傲,想今日受此大辱,已感自己无颜见人,不禁生念尽绝,找了根草绳,徒步走到林中,欲上吊自尽。

幸而遇上了韩淮楚,制止了他的自杀行动,否则一代军事大家,战无不胜的战神,便不复存在。而那汉起秦灭的历史,乃至中国的历史演衍都将会彻底改写。

书归正传。那韩信听韩淮楚从未来而来,充满好奇问道:“二十一世纪,会是个什么样子?”

韩淮楚便满口的吹嘘:“那时科技高度发达,人可以坐着飞机飞上天,出行有汽车,传递消息有电话,最勾人的是还可以上网玩游戏,泡美眉。”

那韩信听了羡慕得不得了,说道:“真谓奇事!听阁下说未来这般好,在下可否到那里见识一下,享受一下未来的花花世界。”

“那未来的花花世界也是你一个古代人能享受的么?”

韩淮楚正欲拒绝,心中忽然一动,“多维空间里,两个不同时代的同一个人,居然会相遇到一起,这是否说明会有一人消失。那韩信口口声声想要去未来,是否他应存在于未来,而我则应存在于秦末汉初?难道历史上叱诧风云的战神韩信,便是我自己?”

韩淮楚被自己这念头吓了一跳。

那韩信百战百胜被奉为两千年来第一兵家,在他的印象中,那韩信就是一尊神。将自己与神划上等号,韩淮楚简直难以想象。

“看眼前这韩信,一副猥琐模样,怎么也不能把他与军事大家联系起来。或许到未来享福,是他的命吧。而小生却无巧不巧地在此时此地出现,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

韩淮楚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可以帮你去未来,只是你我要将身份互换一下。”

韩信一听大喜,连忙作揖:“多谢阁下,不知在下如何能去未来?”

韩淮楚道:“这个容易,只须穿上我的时光隧道服,调整时空坐标,按一下按钮,加速后便可想去哪里就去哪了。不过——”说到此,韩淮楚又心有犹豫,欲言又止。

韩信急问道:“不过什么?”韩淮楚道:“那时空隧道服只有一件,你穿走了,我就回不到未来了,岂不要困死在这个时代,享受不了未来的花花世界?”

韩信道:“这个容易,我去了之后,叫那个什么博士所长再制一件,遣人送来,你不就可以回去了么?”

韩淮楚冷笑道:“好大口气,再制一件,你可知道这件时空隧道服,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做出?”

韩信听了这话,担心韩淮楚不肯与他互换身份,低头不语。

韩淮楚想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也罢!有可能我是老天爷特意派到这个时代的,何况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就送你去未来走走吧。”

那韩信闻言喜形于色,作揖不迭,口中连连称谢。

接下来两人便开始互换衣服。

韩信身为贵族子弟,着装倒也讲究,穿了那时一件贵族才能拥有的长袍。只是他唯有这一件,且破旧不堪。韩信脱下长袍,解下随身携带的一把家传长剑,对韩淮楚道:“小弟不知如何答谢,就以陋剑相赠。”

那剑虽不是什么削铁如泥的神兵,质地却也不错,韩淮楚推辞不过,接纳了。

韩淮楚此来随身携有一个百宝囊,内中有多种东东,什么指南针、手枪、子弹、抗生素药品、战地匕首、火机、瑞士军刀等等,本是方廷博士怕他到古代遇上危险,特意准备的,韩淮楚便留了下来。

韩淮楚询问了韩信在淮阴城中家里及亲朋好友的情况,又叮嘱韩信时空隧道里注意事项。那韩信接过韩淮楚递来的时空服,却不知如何穿上。韩淮楚暗暗一笑,在制服上按了下按钮,随即制服象变形金刚也似,先脱散开来,然后自动在韩信身上一阵捆绑,不一会就已附好韩信身体。韩淮楚又在制服上按了一排数字,从身上拿出小似巴掌大的自动定位仪,定好坐标,交给韩信,接着按了一下制服上的红色按钮,道声:“保重!”

那韩信突觉头昏目眩,身体仿佛变得像流质一样,不停变换形状。

空中忽现一个巨大黑洞,将韩信吸起吞噬了进去,俄而不见。

破落户韩信到了未来,是否如他所愿享受花花世界?还是像外星人不幸落入地球人手中被制作标本?或是被人擒住当做稀有珍禽送入园中圈养供人参观?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韩淮楚折腾了一夜,也觉乏了。穿着韩信留下的那件长袍,只觉恶臭扑鼻。心想幸亏那内裤没与韩信也换了,否则小生不知将多么难堪。

于是他提起韩信留下的那把长剑,径直向淮阴城里走去。

3-漂母馈食

“大秦朝,小生来了!”

韩淮楚一路向淮阴城里走来,天空已现出鱼肚白,慢慢开始亮了。

当他到达淮阴城门时,已是清晨。只见车水马龙,穿梭于城门,都是些老百姓要讨生活,一大早就忙碌起来。几个大秦军校,守在城门,不停地盘查来往行人。

那破路户韩信他们认识,故而韩淮楚未经盘问便进了城。

熬了一夜,他只觉肚中饥饿难忍,想起了最爱的红烧猪蹄、铁板牛肉便口水横流。看看周围饭馆不少,不过那时的铜钱韩淮楚一蚊也没有,不知如何弄些吃的,安慰自己不争气的肚皮。

韩淮楚此时方体会到韩信的苦衷,“作为贵族,韩信实不如放下身段去乞食,却又无安身立命之法,成日游荡于街头,混吃混喝于亲朋,怎不叫他蒙羞?现在换了自己变成韩信,又有何良策?”

“算了,看来解决吃饭问题,还要靠自己。”

韩淮楚不是那破落户韩信,他本是特种部队中佼佼者,野外存活训练经常遇到。把他放在旷野山林,他不仅不会饿死,还会收获许多战利品——野味。此时到了淮阴城中,唯一可用的办法是到那淮阴河边钓鱼。

他打听到淮阴河的位置,向河边走去。来到一座桥边,找了处钓鱼有利位置坐下,从宝囊中取出鱼线、鱼钩,折了根树枝权当鱼杆,找了条蚯蚓作鱼饵,开始钓起鱼来。

从那桥底望将上去,只见桥上人来人往,士农工商,贩夫走卒,不一而足。小桥流水,绿柳成荫,好一副江淮风景图!

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忽飘来一缕炊烟。

韩淮楚禁不住扭头望去。却见数十米远,有个老妪正在烧火做饭。那老妪将米饭置于蒸笼中,又卷起一堆衣物,在河水中漂洗,用木棰不停地敲打。

很不幸的是,韩淮楚钓了半天鱼,一点战利品都没有收获。而那米饭的香味却越来越浓,把他肚中的馋虫钩了出来,韩淮楚忍不住食指大动,咽了一下口水。

米饭做好了,那老妪停止了漂洗,用碗筷盛好饭,自个吃了起来。

“人家有吃的,偶却没有。”韩淮楚瞧着老妪在那吃饭,心中饥火更烈。忽觉手中一沉,知道鱼已咬钩,手一抖,一条尺余长的鲢鱼飞出水面,他连忙掩住心中欢喜,捧住兀在挣扎的鲢鱼。

那老妪望见韩淮楚钓起鱼,本也不奇怪,待见那条钩索在晨曦下闪了一闪,却把她目光吸引住了。

原来那时的钓鱼器具,逾于当时落后的生产力,做得十分粗陋,鱼线乃是麻线所制。而韩淮楚手中的那根鱼线晶莹剔亮,却非当时人力能及。其实那只不过是现在最普通的尼龙材料而已。

那老妪便生好奇之心,走了过来,欠了欠身,问道:“这位公子,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钓具?”

韩淮楚穿的长袍虽破损良多,但仍能代表他的贵族身份,故而老妪称他一声公子。

韩淮楚将钩从鱼鳃中取出,递与老妪,说道:“请便。”

老妪看了看鱼线,又把弄了一下鱼钩,心中更是诧异。那鱼钩采用轻金属做成,表面又镀了一层铬,看上去十分平滑锃亮,,不似当时鱼钩均为铁匠手工砸的粗胚,慢慢打磨而成,不仅材质粗糙,又极易生锈,哪及得上韩淮楚手中的鱼钩?以当时的眼光,用鬼斧神工形容也不为过。

能做出如此工具者,必为当世大匠。老妪问道:“公子,你这一套钓具,乃是何人所制?”

韩淮楚哑然失笑,“简单的一个鱼钩,竟当做宝贝,我要告诉她某某FACTORY做的,她不当我是妖怪才怪。”也不解释,问道:“这位大娘,可否用我这条鱼,换你一碗米饭?”

老妪笑道:“一条鱼换我碗米饭,那你可吃亏了。公子想必是饿了,且到我那边吃碗米饭。只是无酒无菜,怠慢公子了。”

韩淮楚也不客气,随老妪走到洗衣处。老妪盛了碗饭,取来筷子,韩淮楚便吃将起来。

他一边吃一边问道:“大娘,我这条鱼送与你做个下饭菜如何?”老妪道:“世道艰难,公子不如将鱼卖掉,换回些粮食,可多度些时日。”

“这老妪居然一条鱼也舍不得吃。原来秦末时期的百姓,日子这么艰难,难怪历史上那么多人要造皇帝的反。”韩淮楚笑道:“没关系,待我明日去山林中打些野味,送与大娘去卖。”

老妪便听从韩淮楚之言,准备剖鱼,不料一时之间找不出刀具。正着急间,只见韩淮楚从囊中取出一个东东来。

那东东明晃晃,上面有刀有剪用锉,还有其它许多老妪叫不出名的工具。韩淮楚把那东东递给老妪,老妪一见,脸色顿时大变,喝道:“公子到底什么人?这物器从何处得来?”

“物器?怎这般文绉绉?”

也是韩淮楚一时大意,把瑞士军刀拿了出来。这要在现代也不稀奇,许多人搞不到正宗的就收藏一把水货。但这是大秦朝,那上面的开瓶器,螺丝刀之类的工具老妪何曾见过?遂对韩淮楚的身份起了疑心。

韩淮楚寻思,“这大娘赐我以饭待人真诚,看来也不是奸险之徒,干脆就实话实说。于是说道:“不瞒大娘,其实我来自两千年之后。”

那老妪的反应也在韩淮楚预料之中,一听便大惊,诧道:“两千年以后!你可是来自未来?”韩淮楚点头道:“正是。”

哪知那老妪突然说出一句话来,倒把韩淮楚震住:“项少龙你可认识?”

“这老妪居然知道项少龙!”

韩淮楚此行的目的正是寻找项少龙,一闻老妪之言,惊喜交加,问道:“大娘知道项少龙的下落吗?”

老妪眼望天际,半响不答,人似乎痴了。

一个老妪怎会知道项少龙?是不是太巧了?

无巧不成书。原来这老妪,乃是战国时期韩国贵族郑国之女。

当时秦国军力强大,韩国国力薄弱,地处秦国东出函谷关的要塞,秦国对韩国一直虎视眈眈,一直想找个理由灭掉。韩国君臣无奈之下,想出一条疲敌之计,派间谍郑国入秦。那郑国精通水利,说服当时掌权的秦国相国吕不韦,云愿替秦修建一条河渠。吕不韦非常高兴,批准了这个浩大的工程,并命名为郑国渠。不料那郑国渠修建多年,一直未能竣工,徒然耗费了秦国大量人力物力及财力。最后被老谋深算的吕不韦看出端倪,明白郑国此举,用意在于拖垮住秦国,让秦国军队无法东进。吕不韦一怒之下,欲处死郑国。

那郑国分辩道:“即便修建郑国渠让秦国消耗掉甚多物力,也只能让韩国多苟延残喘几年而已,而建河渠可使秦国富民强国,建万世之功。”

当时秦王羸政尚且年幼,却也从善如流,不怒反喜,赦免了郑国,让他继续修渠。郑国便捡回一条性命。

后来郑国渠果如郑国所言,让秦国愈加富强起来。那渠今在泾阳、三原、高峻、临潼境内,长约150公里,灌溉面积4万公顷,与都江堰南北呼应,渠建后,关中成为天下粮仓。

当时郑国一家羁留在秦国,他的女儿郑惠,结识了同样被困在此的著名法家代表人物韩非。

韩非也是韩国人,师从当时的大家荀子,却自成一家,归本于黄老之说,继承了商殃,申不害法家思想,成为战国末年法家之集大成者,著有《内外储》、《说林》等十余万言的名作。秦王读了他的文章,对他非常赏识,想得到此人,便下令攻打韩国。韩王本来就不重用韩非,情急之下,将韩非献于秦王。

秦王见到韩非,初时非常热情,常请教问题于他,但因韩非生于敌国,终究不敢重用。那韩非在此虽不得志,因原本无心向秦,也并不在意。眼见韩国危如累卵,不日将亡,忧心忡忡。

在一次偶然的集会上,韩非遇到同是天涯伦落人的郑惠。郑惠虽是一女子,却也深为祖国的命运担忧。韩非见她深明大义,才识过人,不由产生了爱慕之情。韩非虽有口吃,但才名早已传遍天下,就连当时有名的大才女——风华绝代的纪嫣然也对他青睐有加。郑惠对韩非也非常仰慕,两人不久结为连理。

可惜不久,韩非因上书秦王先伐赵缓攻韩,遭到同是荀子徒弟李斯的谗害。他诋毁说:“韩非,韩之诸公子也。今王欲并诸侯,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归之,此自遣患也,不如以过法诛之。”秦王信以为然,将韩非交由李斯。李斯赐给韩非毒药让他自尽。韩非想向秦王自陈心迹,却不能进见,唯有仰药而死。

郑惠悲愤之余,只身离开秦国,一路来到了这楚地淮阴,隐居了下来。

秦王政十四年,秦军直指韩国。郑国的疲秦之计变成了强秦之策。弱小的韩国怎敌秦军狼虎之师?一场激战,韩军大败,国遂破。

秦王政二十三年,秦将王翦攻楚,大破楚军,楚国之地淮阴,也蹂躏在秦军的铁蹄之下。

郑惠在秦国时曾听韩非说起过,秦王政有一个师傅,叫项少龙,此人高深莫测,听传言说他来自未来。

现在又冒出个未来之人,郑惠不由勾起了对丈夫的回忆,同时又深深陷入到国破家亡的痛苦回忆之中。

书归正传,且说韩淮楚见老妪低头不语,问项少龙的消息也没有回答,不由有些心急,唤了声“大娘”。

那郑惠被韩淮楚打断了思绪,脸上神色依旧凝重,说道:“年轻人,你果真从二千多年后来的?”韩淮楚笃定地点了点头。

郑惠缓缓说道:“老身冒昧的问一句,秦国是否会灭亡?”

韩淮楚回答得十分肯定:“这是当然。”

郑惠脸色一喜,追问道:“我韩国能否复兴?”

小说《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第2章 相遇韩信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