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绝美俏总裁
我的绝美俏总裁

我的绝美俏总裁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42

作者:天耀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我的绝美俏总裁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我的绝美俏总裁介绍

作者天耀给大家带来了《我的绝美俏总裁》的主要情节:饶是凶神恶煞的任二狗,也不免心绪一震,可很快,他想到自己是手握重兵的王者,碾压一个喜欢装B的小白脸,还需要犹豫吗?“是你骗了老子,给我干他,弄断他一条腿,我倒要看看一个瘸子今后还怎么勾搭女人!”任二狗狰狞怪叫道。大群小弟有家伙没家伙的一拥而上,准备来场刀光剑影的残忍碾压。而李怀风心里却在犹豫,思考是跑,还是忍,就是没有动手的念头。他不想招摇,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只想隐姓埋名,过平平淡淡的普通日子。

书友点评:

第一次看作者天耀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这类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章节试看:

9-半路杀出个任二狗

一根面滑入口中,饱满的汤汁,浓郁的香气刺激着王妍的味蕾。

她忍不住又夹了几根,五味杂陈,香而不腻,咸鲜适口。

面条根根劲道,阳春面独有的擀制工艺,让面身细小的空洞将面汁的味道完美吸收。

她忍不住喝了一口汤,温热的气息,摩擦着她粉嫩的香舌,流进胃部的瞬间好像一盏暖炉贴在胸口,驱散了夜晚的微寒和之前的一切不愉快。

美食真的能让人精力充沛,神清气爽吗?

王妍从没在这个问题上较过真,而此时,一碗普通甚至在她世界里本不该出现的廉价猪杂面,完美的诠释了这一切。

她施施然又夹了一片煮到烂熟的猪肚咀嚼了几下,没有一丝腥气,比高端宴会中的野生海参还要Q弹充满嚼劲,味道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生平第一次,她用最短的时间,全程无交流将整整一碗猪杂面连汤带面全部吃光。

抬头的瞬间,看到李怀风微笑的神情,心中一颤。

在他放荡不羁,有几分色相的外表下,王妍读出一抹不经意流露的阳光与活力,那是不用心发觉不会感受到的精彩。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正如这碗猪杂面,又像是加勒比海峡深处的极品牡蛎,品相不堪,却回味无穷,让人一旦触碰,就生出流连忘返,深入挖掘的烦恼与期待。

“你吃饭的样子,就像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宝宝!”李怀风乐呵呵的说道,抽出桌上的纸巾,为王妍擦去嘴角一抹汤汁。

不知怎地,王妍对李怀风这个亲昵举动没有丝毫抵触,甚至在擦拭过程中,心里萌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潮。

“王秘书?我的天,真的是你!”一道突兀声,打破了王妍有些杂乱的思绪。

“我一直觉得像你这样高端的女人,只会出现在有钢琴伴奏的高档西餐厅中,怎么会吃这种农民工专属的路边摊?”余冠昌带着毫不掩饰的轻佻与讽刺,不合时宜的现身。

他上身是阿玛尼新款针织衫,下身是范思哲亚麻裤,脚踏高档皮鞋,加上手腕上的劳力士金表,是他一贯的奢侈标配。

王妍抬起头,表情微变。

“我吃什么东西,好像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而且,我并不觉得西餐牛排比猪杂面好到哪去!”她不着痕迹的回击了余冠昌的攻势。

最快的反应,轻重适中的力度,彰显了她身为高级秘书的睿智与处变不惊的干练。

身姿一挺,完美的酥胸依旧惹眼,让一旁吃面的农民工大呼女神。

余冠昌眉头一皱,心中暗骂伶牙俐齿。

他刚跟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酒吧消遣完,准备找间不错的宾馆与几个新鲜出炉的辣妹开展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午夜运动,却没想在这里碰上了王妍。

余冠昌也是金帝集团的员工,而且身份不低,产品宣传部的经理,位居中层。

他不止一次邀请王妍共进晚餐,想俘获这个总裁身边亲信的芳心,顺便搞好关系,为自己升职加薪的锦绣前程铺平道路。

怎奈,这女人跟自己玩矜持,和韩大总裁那座冰山一样,是个水火不侵的石女,几轮攻势败退下来,让他偃旗息鼓,准备择机再战。

而今天,他居然看到自己都搞不定的女人,跟一个看上去类似保险公司推销员,或是,从农村转战大城市闯荡的小屌丝吃路边摊。

举止极其暧昧,缠绵极尽忘我!?

这让他脆弱的自尊心,怎能受得了!

“王秘书,你就算缺男人,也不用饥不择食,连这种土包子都能踏上你的温柔乡吧?啧啧,我对你的品味感到惋惜!”余冠昌言语毒辣,丝毫不顾及听众们的感受。

他了解王妍,虽然干练,但性格偏向温柔,不会做出什么剧烈反应,能极大程度满足他想打击对方的虚荣心。

此外,他觉得眼前这个穷酸小白脸要是敢BB一句,他不介意让身后的铁磁们,让对方体验痛不欲生的滋味。

“一股屎臭味,真是倒胃口,王秘书,我想我们还是走吧!”李怀风起身要走。

王妍一愣,她还想反击来着,帮李怀风挽救一些被践踏一地的可怜尊严,却没想对方头也不抬,狼狈败退。

王妍略显失望,但也理解,无论从气场还是身份,他都没法跟余冠昌相提并论,留下来只能被数落的更惨。

“穷鬼,你特么说谁屎臭味?把话给我说明白喽!”余冠昌拦住李怀风,不打算轻易结束这场好戏,准备在午夜狂欢来临之前,先热热身。

“按照我以前的脾气,你这条手多半已经残了,不过我今天有点累,不想过于粗鲁,劳烦让开!”李怀风微低着头,随意点了一根烟,淡淡道。

余冠昌被这句在他看来充满装B意味的话,弄得火冒三丈,再看对方掏出来的廉价红河香烟,已经完全肯定,这是被自己虐到满地找牙也不可能有实力反击的弱势群体,他的表情更加狰狞。

可还没等开口,旁边酒吧里,忽然走出来一群不速之客。

“哎呦我去,今晚的山路十八弯,又来到了外婆的澎湖湾啊,小美人儿,咱俩真有缘,换个地方交流一下人生呗!”

任二狗闪亮登场,用他那大金链子,大光头,极度凶残的呕吐造型,跳到王妍面前。

他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因为这间酒吧是他在中海的唯一产业。

余冠昌躁动不安的情绪,在任二狗登场之后忽然哑火,他隐约认出对方,好像是附近有名的大流氓,再一看身后陆续走出的十几个张牙舞爪的小弟,已经完全确定,对方是自己惹不起的道上狠人,原本还想去干李怀风的手,安分的缩回了兜里。

“你要干什么,还想被带去警局录口供吗?”王妍紧张的后退几步,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的行为懊悔不已。

如果只是遇到余冠昌,最多在公司传出总裁秘书与无良小司机深夜幽会的八卦绯闻,而碰到这个人渣性质就完全变了,王妍甚至怀疑,在自己名节没受到玷污之前,能不能安全走出去。

她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看来你喜欢粗鲁的男人!”任二狗有些生气,邪恶的咸猪手伸过去,企图侵犯女人的隐私。

王妍更加慌乱,手机掉到地上,绝望间,忽然感到身后一只有力的大手将自己拉过去,身体一倾,竟是不偏不倚靠在李怀风了怀里。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觉得,李怀风看似精瘦的外表下,隐藏了饱满而有型的强健肌肉,让王妍胸口小鹿乱撞,脸上突兀升起一丝绯色的桃红。

呸呸呸,自己怎么会乱想这些?!

“妈了个巴子的,在我面前玩英雄救美?你们谁是她男人,站出来,老子今天就要正大光明的横刀夺爱!”任二狗吐沫星子狂喷,做威武状。

“这位是狗哥吧,敬仰敬仰,我们只是恰巧路过,这个小白脸才是她的正牌男友。”余冠昌谄媚道,又提了几个道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作后盾,大有沾亲带故,为任二狗摇旗呐喊,一睹其不凡风采之能势。

可任二狗也不是傻子,之前看到了余冠昌怎么刁难对方,一个巴掌煽过去,骂道:“去尼玛B的,谁是你狗哥,叫任二爷,虚头巴脑的胆小鬼。”

任二狗这一巴掌不是为了证明他有多正值,只是想在小美女面前展现一下自己威武不凡的身份,如果能用人格魅力征服对方的一颗芳心,岂不是让本就强悍的姿态,又增添几抹英雄气概,与王者风采?

“小子,这个美女我看上了,你一边待着去,下回吃软饭找个肥婆或者丑一点的,这么水灵灵的极品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任二狗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对李怀风指指点点。

居高临下的姿态,让他忘掉了之前的一切不快,再一看王妍精美外表下,带着三分紧张、七分畏惧,精致的酥胸不安的乱颤,更激发了他雄性荷尔蒙的分泌速度,恨不得当场就脱裤子办事。

可此刻的李怀风却很委屈,弱弱的解释道:“大哥,我想你误会了……”

误会了?

这个开场白让王妍潮红的脸蛋刷一下变白,后面的台词是不是,我不是她男朋友?

要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她本来也没指望李怀风能为自己出头,可好歹不至于无抵抗就落荒而逃,没有一丁点作为男人的勇敢与担当吧?

王妍算是彻底把对方看透。

“这顿饭明明是我买的单,怎么能算吃软饭呢?况且,我本身除了优秀的颜值外,也是很有内涵的!”李怀风理直气壮道。

“哈?”任二狗肥脸抽动,旋即又怒道:“小子,你是在跟我装无知吗?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主动滚开,二呢,被我手下打成王八之后,从这里扔出去,你选一个!”

李怀风挠了挠鼻尖,像个足智多谋的军师,贴近对方小声道:“任二爷是吧,我看你气宇轩昂,英姿不凡,就算不靠武力,单凭您另辟蹊径的颜值与魅力,也足可以征服大多数女人!”

任二狗蠢蠢欲动的拳头闻言松开,很受用的胡弄了一下油光铮亮的秃头,这句恭维着实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其实,退位让贤是我的分内之事,但我女朋友属实不方便,因为,她刚刚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二爷的口味不会那么重吧?”

李怀风声音很小,却足以让任二狗和王妍听清。

啥,怀孕了?

任二狗有些懵逼。

他是人渣,但不是禽兽,就算大姨妈来了,在王妍的超高颜值面前也可以忽略一些细节,提枪上马。

但有孕在身,就另当别论。

“不过,上帝关闭了一扇窗,注定会为你敞开一道更宽敞的大门,且看那位兄台身旁姿色上乘的一群美女,看上去各个身怀绝技,胸怀坦荡,定是能征善战,久经沙场的骁勇之辈,二爷不如跟他商量一下,搞个别开生面的狂欢派对,不仅能策马奔腾,快意人生,同时,还会体验到莺莺燕燕诸多滋味,岂不是比跟我这个中看不中用的黄脸婆斗气更好?”

李怀风挤眉弄眼,颇有几分跟任二狗臭味相投的缘分。

这一手隔山打牛,更是运用得妙到毫巅,让一旁心思焦灼的王妍,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10-叫风爷!

对付流氓,就得用流氓的套路。

不过,你说谁是黄脸婆呢?

王妍冷不丁掐了一下李怀风的腰,这是对他粗陋言语的惩戒。

可,谁又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打是亲,骂是爱的旖旎味道!

余冠昌还在一旁乐呵呵的抽烟看戏,宣泄他积郁已久近乎变态仇恨情绪,可谁成想,那个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小白脸,竟然把矛头指向自己,想借刀杀人?

余冠昌立刻扔掉手中的烟头,破口大骂道:“放屁,你个狗东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二爷,别信他的鬼话,据我所知,王妍半个月前还是单身,没接触过任何男人,怎么会怀孕一个月?他明明在撒谎!”

身为一个公司的同僚,余冠昌又是一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狡诈之人,早就通过公司中的眼线,了解王妍的感情动向。

他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个小白脸在王妍身边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月,甚至,有可能是今晚才刚刚认识的。

“嗯?你怎么知道我未来女友的名字?”任二狗神色一凝。

余冠昌自知语失,脸色刷白,可还是不甘心的解释道:“二爷,我骗谁也不敢骗您啊,我可以买根验孕棒过来,验一下不就知道了!”

“余冠昌,你就是个禽兽!”王妍粉拳紧握,玉齿已经将薄唇咬出血迹。

余冠昌自知理亏,也没好意思看对方,不过,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我这个高富帅对你示爱你不接受,偏偏喜欢一个吃软饭的土鳖,怪就怪你太骚。

余冠昌也不怕对方在总裁面前说自己坏话,毕竟,他在公司也有靠山,不是一个小秘书能搬倒的。

“好啊,那就验验呗,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说谎!”任二狗冷酷一笑,接近二十个混混将李怀风和王妍围在中间。

王妍紧张极了,心中更是绝望,并没注意自己的玉手始终抓在李怀风的胳膊上。

从开始到现在,她对李怀风的态度兜兜转转来了好几次大转折,如今,是既想把自己的安危托付到对方身上,又深知局面已经不是他这个小人物所能控制得了的,万念俱灰。

“任二爷,你好歹也是道上混的大哥,这样没羞没臊的欺负我们平头小百姓,有些过了吧!”李怀风微眯着眼睛,深邃的眸子中放射出前所未有的凌厉精芒。

饶是凶神恶煞的任二狗,也不免心绪一震,可很快,他想到自己是手握重兵的王者,碾压一个喜欢装B的小白脸,还需要犹豫吗?

“是你骗了老子,给我干他,弄断他一条腿,我倒要看看一个瘸子今后还怎么勾搭女人!”任二狗狰狞怪叫道。

大群小弟有家伙没家伙的一拥而上,准备来场刀光剑影的残忍碾压。

而李怀风心里却在犹豫,思考是跑,还是忍,就是没有动手的念头。

他不想招摇,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只想隐姓埋名,过平平淡淡的普通日子。

如果没有王妍在,他自认为凭借强悍的体魄,能够抵抗这群普通喽啰的打击。

但现在,怀中美女的紧张与期许让他矛盾,就像他过往走过的每一条路,不是自己想做,而是被逼上梁山。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闪过一道刺眼的车灯,两台宝马按着喇叭,想强行从这里通过。

喊打喊杀的小弟,看见最前面一辆沪B,B8888的牌照,顿时如惊弓之鸟,纷纷避让开来。

这是浦东区扛把子,北哥的专属座驾。

与北哥相比,任二狗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市井无赖,更别说他们这群小鱼小虾了。

“呦,北哥巡游啊,北哥您慢走!”

任二狗点头哈腰,朝宝马车恭维谄媚。

即便,对方根本没有摇下车窗的意思。

开出十米,车子却忽然停了下来,因为,李怀风迟钝的反应挡住了北哥的去路。

“草泥马,想死是吧,快点给北哥让路,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

任二狗跳脚骂娘,怒气腾腾的跑过去,想把李怀风提溜过来。

在自己的地盘让北哥不悦,今后还想不想混了?

“真是一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余冠昌狰狞冷笑,已经预料出对方即将到来的厄运。

宝马车司机探出半边身子,指着李怀风痛骂道:“知不知道这是谁的车,立刻滚开!”

李怀风被刺眼的灯光晃得有些狼狈,落魄得如同一个街头乞讨的流浪汉,点点头,准备躲开。

然而这时,宝马车后门忽然打开,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剑眉星目的俊朗男人。

任二狗立马惊出一身冷汗,忙不迭的赔礼道歉:“北哥,不好意思啊,都是这个煞笔没眼力见,我立刻把他踢走!”

可北哥头也不回,微眯着眼睛,神情恍惚的看着不远处那个有些孤单,有些落魄的男人。

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认错人,又上前几步,带着询问的语气,说道:“这位朋友,你能抬一下头吗?”

这句话,明显是北哥说给李怀风听的,可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高高在上的浦东扛把子,怎么亲自下车了?

难道,北哥今天很烦躁,要对这个没眼力见的煞笔做些举手之劳的小事,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

余冠昌在一旁顿呼过瘾,不虚此行的兴奋,如果北哥出手,这小白脸下场可要比任二狗出手惨痛一万倍啊。

李怀风没搭话,也没让开,而是用自己独有的动作,弹出一根烟,站在原地,静静的抽了起来。

任二狗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当场发飙。

怀中的王妍更是紧张的不成样子,拉了拉他的衣角,想让这个脑筋有些短路的小司机,快点回过神来。

然而没有人发现,当李怀风点烟的一刹那,微弱的火苗照见了他棱角分明的脸颊,北哥身体不受控制的狂震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连这个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都狂乱,灵魂深处都战栗的事情。

“风哥,是你嘛?”

北哥一句话,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他踉跄着上前几步,推开手下司机,掠过一旁点头哈腰的任二狗,眼中只有李怀风。

慌张的神态,凌乱的脚步,与他这个号称浦东震北王,江湖大哥响当当的名头反差巨大。

距离李怀风只有三米远的时候,北哥彻底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散发着凌厉气息的眼圈倏然红彤彤一片,激动的喊道:“风哥,我是小北,李振北啊!”

李振北心中狂喜,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与他相逢。

那个曾经带他喋血街头,亡命江湖,风雨飘摇的苦难日子中,一人一把西瓜刀,从几十号敌人手中救出他,如入无人之境,永远的心中战神,老大:风哥。

“风哥,这些年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浦东杠把子,震北王李振北,不顾周围人几乎飙血的目光,大步冲上前,猛地与李怀风抱在一起,就像一个走丢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犀利的眸子里温情满满,热泪滚烫。

能让一个手中沾染无数敌人鲜血,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震北王激动到流泪!

对方到底是谁?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惊诧,战栗与深深的不解,在灯红酒绿的街道前缠绵交织,组成了任何人都无法猜透的复杂音符。

王妍也愣住了,身体忍不住躲开,似乎是被振北王身体流露出的霸气与威慑所倾倒,又或是,想从另一个角度,看清这个给她带来太多震撼与惊喜的小司机。

“大男人哭什么,被你手下看到该笑话你了!”李怀风微笑着用拳头打了一下李振北的胸口。

一个动作,让一旁的任二狗险些栽倒过去。

这要是换做自己在北哥的胸口来那么一下,不,不,不,或者说是摸那么一下,这条手估计已经喂狗了吧?

“风哥,在你面前我都是你的手下。”李振北拭去眼角滚烫的热泪,转头朗声道:“所有人下车,叫风哥,不,叫风爷!”

没人敢拒绝李振北的命令,一群西装革履,在道上也都声明显赫的人物纷纷下车,码成一排,站到李怀风面前。

异口同声的叫道:风爷!

两个字,让任二狗两腿发软,止不住的点头,跟着叫了好几声。

风一样的男子,或者说,刀锋一样的男人,这个称号,他受之无愧。

可李怀风脸上看不出一丝欣喜,反而眉头一皱道:“小北,过了。”

“什么风不风爷的,我只是个臭打工的小屌丝,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王妍呆呆的看着两个本不该出现在同一画面中的男人,李怀风脸上充斥着沉着与沧桑,哪还有之前那个吊儿郎当无良司机的丁点影子。

她越发觉得,读不懂这个男人了。

陌生,遥远,仿佛初次见面,却让她本就起伏的心绪激扬澎湃,生出了一种像剥洋葱一样,将对方彻底了解的冲动。

“风哥,我小北能有今天,都是您一手带起来的,就算叫风爷也合情合理,风哥,摇旗子吧,如果楚爷知道您回来,一定比我还激动,今后整个中海,还有谁是我们兄弟的对手?”李振北激动却毫不夸张的说道。

李怀风表情黯淡,弹出一根烟派给对方。

李振北看到自己昔日的偶像、大哥抽的仅是六块钱一包的红河,心如刀绞,想把兜里特供的极品中华拿出来,可想了想,又放弃了想法,像以前一样给李怀风点上。

“咱们有四年多没见了吧?”李怀风微笑道。

“四年零三个月。”李振北准确补充道,如果对方还想问,他甚至能精确到具体的天数,无论他是过去喋血街头的小北,还是如今名震中海的扛把子,浦东震北王,眼前的男人都是他一生不变的大哥。

“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就在王大爷的面摊上叙叙旧,如果你还想跟我说摇旗子的事情,就当我们不认识!”李怀风说道。

李振北讶然,觉得对方变了,不再是曾经那个拿着一把西瓜刀,就敢单枪匹马对战百十来人的铁汉。

或许,是这些年的经历让他变得收敛,学会了以前并不懂得的忍耐。

李振北低头叹了口气,说道:“风哥,以前都是你请我,今天我来请你,王大爷,两碗猪杂面,加两个腰子,要最肥的!”

李怀风爽朗一笑,似乎想起曾经年少轻狂时让他回味,却又有些酸楚的友情岁月。

“我跟风哥谈话,你们一边等着,另外,这些人我今后不想在中海看到,做的干净点!”

“是,北哥!”手下应声回道。

李振北头也不回,仅仅是挥了一下手,就决定了一群人的生死。

余冠昌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不是求饶,而是吓的已经没了骨头。

小说《我的绝美俏总裁》 第9章 半路杀出个任二狗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