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官场 > 最狂保安
最狂保安

最狂保安

分类: 职场官场

更新时间:2021-02-15 09:49:32

作者:沈靓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最狂保安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最狂保安介绍

作者沈靓给大家带来了《最狂保安》的主要情节:“可是不管怎么说,芊芊终究只是一个女孩子,迟早有嫁为人妇的一天。而一旦嫁人,也就意味着我华卫东辛勤一生,打下来的基业,就要白白的拱手让人。”听到这里,徐晓峰多少有些忍不住讥笑道:“董事长,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思想就有些落伍了,说句难听的,就算华芊芊是男孩子,你就能保证华菱集团可以万世长青?当年秦始皇也是这样想呢,最后大秦基业还不是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书友点评:

《最狂保安》此书我看过很多遍了,内容十分精彩人物形象生动有特色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章节试看:

  上老狐狸的当了-沈靓

华卫东一声叹息的说道:“好……恩公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恩公放心,关于你的往事,会跟随着我一起埋葬到地下,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搅属于你的生活。但是……”

说话间,华卫东竟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文件袋,从里面拿出来一份“股权转让书”,递到了徐晓峰的面前,“恩公,你的救命之恩,我无论如何都还是要报答的。”

“股权转让协议?”这是一份价值五十亿的股权转让协议,相信只要是个人,在这份协议面前都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的。

徐晓峰当然是人,可是他却摇了摇头,仿佛递到自己面前的不是什么股权转让协议,只不过是一叠没用的废纸罢了,“董事长,我不需要这个!”

徐晓峰的淡然,让华卫东都愣住了,以他这么多年来,在商海上的浮沉,对于人性的了解,原本以为徐晓峰一定会收下的,却没有想到自己到底还是小瞧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居然可以对着这样一份唾手可得的财富毫不动心?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的,要知道,他这一生,见过各式各样的人物,也没有任何人在他的面前可以藏得住自己的心思。可是临了,却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就真有自己都看不透的人?

“恩公……”华卫东看上去有些踌躇,徐晓峰当然也看出来了,于是说道:“董事长,你是有什么难事?”

华卫东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其实……其实这份股权转让协议不仅仅是对你救命之恩的感谢,同时也是一个请求……”

徐晓峰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什么请求?”

“华芊芊是我的孙女!”

“这个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徐晓峰笑了起来,就凭华芊芊二十几岁的年纪,就能坐上华菱集团执行总裁位子,用屁股想也想得到,不是女儿就是孙女了。

因为就算是包二奶找小三,也不可能把整个公司都交给她去打理啊。

“芊芊的父母,在她还只有四岁的时候,就双双因空难去世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独自一人将她拉扯长大。虽然说现在芊芊已经顺利执掌了公司,他的表现也足够优秀……”说到这里,华卫东的脸上,多少带了一点欣慰和自豪。这是大多数爷爷奶奶在谈论到自己孙子孙女时,都会流露出来的表情。

“可是不管怎么说,芊芊终究只是一个女孩子,迟早有嫁为人妇的一天。而一旦嫁人,也就意味着我华卫东辛勤一生,打下来的基业,就要白白的拱手让人。”

听到这里,徐晓峰多少有些忍不住讥笑道:“董事长,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思想就有些落伍了,说句难听的,就算华芊芊是男孩子,你就能保证华菱集团可以万世长青?当年秦始皇也是这样想呢,最后大秦基业还不是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华卫东苦笑道:“这个当然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我担心有些心怀不轨的人,只是单纯的为了我们华家财富,而刻意的接近和欺骗芊芊。芊芊从小性子单纯,没有经历过人心险恶,其实一开始我是想亲自为芊芊物色一个值得信赖,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可惜,你也看见了,我被检查出了尿毒症,还是晚期,恐怕是没有时间等到芊芊找到自己如意郎君的那一天啦。”

徐晓峰叹了口气,说道:“我说老头子,你这辈子活的累不累呀?一辈子管天管地,临了还要操心自己孙女找对象的事,唉……”

华卫东摇头道:“这也只是其二,还有其三。”

“其三又是什么?”徐晓峰问道。

华卫东说道:“你别看我们华菱集团现在看起来不错,风光无限,其实内部早已是波谲云诡。有不少人都在着我这个老头子死呢。只要等我一死,那些早就蠢蠢欲动的人,必然会对芊芊出手,或者阴谋将她踢出董事会,或者将勾结我们的对头,出卖集团利益。总之对华菱集团来说,都是一道坎儿啊,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男人帮助她,我死以后,她的日子恐怕会非常的难过。”

对于华卫东的这个担心,徐晓峰完全可以理解,因为这就是人心,人心是复杂的,又是贪婪的,他华卫东在的时候,某些野心家可能忌惮其威,不敢随便造次。可是一旦他死了,面对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丫头,谁还会放在眼里?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不对,老头子干嘛和自己说这些?这些东西,和他一个小保安有几毛钱关系?

“董事长,你要有什么话就直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华卫东笑道:“既然恩公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接受这份股权,这不仅仅是报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更是希望你能够在关键的时刻,用你手上的这份股权,帮助芊芊度过难关。”

他也是一个聪明人,只是稍稍一想,就已经明白了华卫东这么做的用意。感受到华卫东眼神之中投来的殷切期盼,徐晓峰一声叹息。

“你是想让我做一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奇兵?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将全部股权都转让给自己孙女的时候,却又偷偷的将另一部分股权交到了我的手中。这样一来,即便是在你去世之后,有人想要趁机兴风作浪的话,你的孙女华芊芊也不至于在董事会里孤立无援,是吗?”

华卫东漠然的点了点头。

“可是这种事情,我想你随便交给任何一个人,他都必然很愿意去做的。我很疑惑,难道你老头子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就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了吗?”

“没有。”华卫东摇了摇,这一刻,竟是显得有些凄凉。“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值得绝对信任的,不背叛不是因为忠心,只是因为价码还不够。”

“你这思想也太阴暗了点儿。”徐晓峰笑道:“那你凭什么就觉得我可以相信?”

华卫东目光如炬的望着徐晓峰,眼神十分坚定的说道:“就凭恩公对这样一份五十亿的财富都毫不动心的心境,就凭恩公……过往的那些经历……”

徐晓峰死死的盯了他半晌,突然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抱歉,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的这个请求,我恕难从命。”

为了救猴子,他已经破例一次了。而这一次,明显水要更深,一个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大型集团公司,里面所牵涉的利益纠葛,又岂是那么容易应付的?一旦暴露了自己,别说关键时刻助华芊芊一臂之力了,不牵连到她那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徐晓峰的拒绝,令本就有些憔悴的华卫东,看上去又老了几分。他活了这么七十几年,曾经风光无限,何曾遇到过如今这样的窘迫,竟然连想要送钱给别人,都送不出去。

“恩公,我已经时日无多了,芊芊已经是我唯一的牵挂。你真的想看着我临死也不能瞑目吗?其实对于恩公而言,你收下了这份股权,也一样可以当你的保安,过你的安稳小日子,我只是希望在关键时刻,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帮我孙女芊芊一把啊!这……难道都不行吗?”

华卫东说话的语气十分的平静,可是分明可以看到他浑身都在颤抖,或许是因为病痛?或许是因为想到自己死后,就再也无依无靠的孙女?

看着眼前这位已经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脸凄然绝望的看着自己,徐晓峰多少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就在这时,华卫东突然变得面色苍白,额头上的冷汗哗哗直落,一手捂住自己肾脏部位,趴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徐晓峰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将他扶住,“董事长,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打120?”

“不用……”华卫东一把紧紧的攥住徐晓峰的手腕,疼得牙关紧咬的他,依然露出一丝最后期盼,“恩公,就当我求求你,行不行?”

徐晓峰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只能答应他的请求,“好吧,我答应你。”

听到了徐晓峰的回答,华卫东似乎忘记了病痛,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颤颤巍巍的将股份转让协议递到他的手中,“合同……你先收下,明天一早来公司的时候带上你的户口,再陪我去一趟民……民政局……”

徐晓峰愣道:“股权转让协议什么时候需要带着户口本去民政局办理了?”

“好歹五十亿的股权啊,我怎么可能真的就这么放心的交到你手上,万一你拿了股权就跑路了,我和芊芊怎么办?只有让你和芊芊建立稳固的婚姻关系,将你绑上华菱集团的这艘巨轮上,我才能安心呐。”华卫东老奸巨猾的说道。

徐晓峰听了,顿时呆若木鸡,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华卫东这只老狐狸给耍了。

  who怕who?-沈靓

谁特么想得到,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乱扔垃圾,砸到花花草草,或是砸到老人孩子。可是这一转眼的功夫,居然就被桃花运给砸中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曾经那段不为人道的杀手身份,徐晓峰多少觉得,这样的买卖实在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不等于天下掉下个自带五十亿嫁妆的林妹妹么?

一直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下,华卫东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一连几杯酒下肚,已是喝得烂醉如泥。

夜深人散,徐晓峰好不容才算问清了华卫东家的住址,拦了辆出租车将其送到别墅门口,按了下门铃之后还没等人来开门,就已经转身离去。

等他自己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徐晓峰有些愣愣的坐在沙发上,想着刚刚华卫东的那些话,多少感到有些像做梦一样的。

自己这就算是有老婆的人了?

而与此同时,华家的别墅里,佣人保姆亲属家眷,以及私人医生们确实忙得不可开交,上下来回奔波着。

他们的一颗心也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老爷子这是什么情况?视身体为儿戏吗?就他患的这种病,居然还敢去喝酒?医生明明三番五次的叮嘱,不能喝酒,不能抽烟。

没想到这老爷子不但喝了,还喝得烂醉如泥。

华芊芊坐在华卫东的床边,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既生气又有些无奈。一边十分细心的用热毛巾帮爷爷擦拭着额头,一边在心中咬牙切齿,“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是谁带爷爷去喝的酒,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躺在床上的华卫东突然悠悠醒转,微微扭头,看到坐在床边,趴伏在自己身上的孙女,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充满不舍的怜爱。

“芊芊……千万不要难过……对于爷爷如今这个身体状况来说,喝不喝酒都已经无关紧要……无非是多活个几天罢了……”华卫东说话的声音很轻,语速也十分的缓慢,但落在华芊芊的耳朵里,却有着说不出来的悲戚。

华芊芊微微抬起头来,已是泪流满面,“爷爷……”

华卫东十分慈祥的望着自己这唯一的孙女,伸出手去,轻轻摩挲着她的小脸蛋,“其实多活几天,少活几天,爷爷都已经不在意了……爷爷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经历过无数的风雨,早就看破了生死。可是不能亲眼看到你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爷爷的心里担心啊,死不瞑目啊……爷爷怕自己死后,再也没有人为你遮风挡雨了啊……”

华卫东的话充满了对孙女的眷念和不甘,也同时让一向孝顺的华芊芊心头一痛。她的脑海之中突然涌出一个十分荒唐,却又十分大胆的想法。

自己一定要在爷爷还活着的时候结婚,甚至生子,绝不能让爷爷带着遗憾和不甘去世。

“爷爷,您放心,只要您以后听话,不要再喝酒抽烟,好好的养病,芊芊答应您,一定会让您亲眼看到芊芊步入礼堂的那一刻……”

华芊芊郑重承诺,却没有注意到,华卫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老顽童一般的狡黠光芒。只是一瞬即逝的,又装作好像身体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极为虚弱的说道:“不……芊芊,你不能因为爷爷,就在自己的婚姻问题上随意将就,爷爷绝不想看到你以后过得不幸福不开心……”

华卫东的话,让华芊芊再也忍不住的哭出声来。

看到孙女梨花带雨的样子,华卫东终于在心中长舒了口气,“其实啊,爷爷还真为你物色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

“铃铃铃铃……”

一大清早的,手机闹钟就像催命符一样的开始叫唤起来,徐晓峰一头坐起身来,将脑中关停。

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点上,美美的抽了几口,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谁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徐晓峰嘀咕了一句,接通电话。

那边传来华卫东的声音,“恩公,早啊,我是华卫东,嘿嘿……昨晚上你答应我的事情,还记得吧?今天早上十点半,带身份证和户口本到民政局门口会面,现在已经九点啦。”

徐晓峰听了苦笑道:“我说华董事长,这事儿咱们是不是再商量商量?结婚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答应了就行的啊。而且我特么昨天之前,连女朋友都还没有一个的,今天就直接领证结婚了,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一点吧。”

“恩公,我知道你这个人,一向是言出必行,一诺千金的。你昨晚上既然都已经答应我了,总不会一觉醒来就变卦的吧?至于我孙女那边,你放心好了,昨天晚上我一回去就已经和孙女说好了。好啦,恩公,不多说了,我这马上出门了,咱们有什么直接到民政局再说……”

“喂董事长……”

嘟嘟嘟嘟……

徐晓峰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电话那边已经传来忙音。搞得徐晓峰多少有些无语,倒头成个‘大’字型往床上一躺,目光愣愣的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去还是不去?”

足足一刻钟后,徐晓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特么的,老子枪林弹雨都闯过来了,不就结个婚吗?怕?”

十点三十分,徐晓峰准时出现在民政局的大门口。

这个时候,正是人流高峰期,来往的男男女女,有的喜笑颜开,相互道喜,这必然是来登记结婚的。

也有摆着一副吊丧一样的表情,相互指责埋怨的,显然,这是来登记离婚的。

“小徐……小徐……这里这里……”

华卫东的声音从一侧传来,徐晓峰转过头去,看见一位妙龄女子正搀扶着华卫东,站在路旁的一辆加长型S600奔驰的旁边。

这妙龄女子正是昨天在华菱大厦有过一面之缘的集团执行总裁?华芊芊。

徐晓峰在看到华芊芊的时候,多少有些感慨,想不到自己的未来老婆,竟然会是这样一位绝色美人儿。

不仅心中的那一丝犹豫没有了,反而多少生出了一丝期待。

可是华芊芊就完全是另外一番心境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爷爷给自己物色的未来夫婿,居然就是这个在自己公司看大门的小保安?

她本来还想着,以爷爷的眼光,至少也应该是给自己介绍的哪家豪门世家的公子才是。

在她看见徐晓峰转过头来的那一瞬间,华芊芊几乎就想要调头走人,可是考虑到身旁的爷爷,还是终于强忍住这股冲动。

华芊芊和许多出生豪门的千金不同,她几乎很少在爷爷的面前耍过性子。从小父母早亡的她,是爷爷一手拉扯大的,对于她而言,爷爷已经几乎是她生命中的全部。

就算她有百般的不愿,也不想令爷爷伤心。

何况爷爷现在还是重病缠身,实在不想他老人家再因自己的事情操心太多。

“东西都带了吧?”华卫东一脸老狐狸的笑容,扭头对华芊芊介绍道:“芊芊,这位徐晓峰就是我给你物色的夫婿。昨天你们在华菱大厦也见过一面了,小徐是咱们公司的员工,以后你呀,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要多关心关心人家。小徐,你也一样,以后我就把我最疼爱的孙女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顾她。这样,我以后就是在九泉之下,也能够安然瞑目了……”

看到爷爷递过来的眼神,华芊芊这才万般无奈的伸出一只玉手,说了一句“你好。”同时心里产生出一种极其怪异的荒诞感。

爷爷究竟是看中眼前这小子身上的哪一点?

每一个女人,都曾对自己的爱情,有过各种浪漫的憧憬。华芊芊自然也不例外,可是今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心中对于浪漫爱情的那份憧憬,已经砰然碎裂。

事实上,华芊芊也没有奢求过自己未来的夫婿,是一位像童话故事里一样的白马王子。又或是那种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盖世英雄。

可是……

怎么着……

也不能是一个看大门的小保安吧?

这种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是个正常人只怕都难以接受。

“华总,你好。”徐晓峰看了一眼华卫东,嬉皮笑脸的说道:“老董事长说的是,以后还希望华总在生活和工作上,对我多多关心了。”

华卫东看到孙女脸色一变,暗道不好,连忙打了个马虎眼,“快走快走,今天人多,再不进去排队就得等到下午去了。”

说着话,已经一左一右的拉起两人往民政局的大楼里走去。

两人多少有些无奈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只能任由华卫东拉着前行。

可是华芊芊却突然愣了一下,感觉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这个徐晓峰,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怎么的?难道说娶本小姐做他的老婆,还是委屈了他不成?

小说《最狂保安》 第10章   上老狐狸的当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