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魔逆九天
魔逆九天

魔逆九天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2-22 16:48:04

作者:疯狂泽天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魔逆九天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魔逆九天介绍

魔逆九天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阴辰,本是万年前的大魔天王,却因为爱人叛变,身死道消,重生之后却成了一个残疾。以残缺之躯,逆天而行,寻回自身法宝神兵,横扫九天,逆战万古!

书友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魔逆九天》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疯狂泽天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章节试看:

魔逆九天第6章试读

阴辰冷冷的回头,而后挺直自己的身躯,将赤级木火剑高高举起,扫视着周围,那一张张瞪眼张嘴的脸。

静。

安静。

而后……“轰”的一声,众人惊呼,惊讶之语不觉于耳。

那司仪,更是站直身子,犹如挺尸了一般,动了不动,双眼圆睁,竟是难以闭上。

而那滕建,更是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作为一名御用锻造师,他知道器师,在统治者心中的分量,不觉之间,手中那柄宽背刀,便是哐啷一声,坠落在地。

犹如拔刀相向之时的脆响。

阴青山更是差点站不稳,他呆呆的看着,器师……什么时候……

白云急忙起身,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就是那身躯,都微微的颤动着。

这可是一名器师,这下子,华木国在整个大陆上的身价会抬高了。

“小兄弟……”白云望着那依然高举赤级木火剑的阴辰,道:“有没有兴趣,加入国家锻造师?”

他相信,看着阴辰的打扮,这绝对是个充满诱惑的条件,特别是对于这种年轻人。

只不过,这次他显然,算错了。

阴辰将木火剑往背上一背,道:“这次大赛的冠军,是不是我?”

“当然。如果一名器师都拿不了冠军,那我这个一级匠师的头衔,也可以不要了。只不过。”白云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据我说知,器师必须达到中阶才可以进行锻造,我看小兄弟也不过初阶一段的实力罢了。”

阴辰淡淡的望着那张老脸,道:“我自然有我的方法,这不是前辈您关心的问题。”

言罢,便是转身,冲着欧阳尹发出会心一笑。

看着阴辰正要离开的背影,白云急忙道:“哎,小兄弟,你叫……阴辰是吧,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要加入华木国的御用锻造师,随时来找我。”

阴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选择。

阴青山有些激动,他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儿子成为稀罕的器师,还获得了一笔丰厚的报酬。

“辰儿……”阴青山激动的将双手放在阴辰单薄的肩膀上:“你是怎么做到的?”

阴辰笑笑:“父亲,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那天大雨之后,我便成为如今的模样,也算是幸运吧,”

少年说着老成的话,稚嫩的双眼却透出一股沧桑。

阴青山咧嘴一笑,倒也是相信了,除了归于天意之外,还能作何解释。

待得赛场疏散之后,滕建拿着宽背刀,低声道:“师傅,便是刚才那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辱没您的名声。”

“是他?”白云皱起眉头,想起滕建在饭馆跟人的矛盾,便是因为对方先侮辱自己而起。

滕建点点头,道:“确实如——”

“拍!”

突然,白云猛地一巴掌打了过去,滕建脸上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却也是不敢发言,只是惊诧。

“师傅……您?”

“老脸都被你丢尽了!”白云几近咆哮的骂道:“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终于出了一个器师,却被你将关系搞臭,怪不得那小子对老夫冷眼相待,原来是出了你这个废物!”

“不是,师傅,是——”滕建粗大的脖子涨的通红。

“哼!侮辱我是吧?”白云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道:“就你那破事老夫会不知?明日,跟我前去谢罪,华木国的未来,不能就这么被你败掉!”

众弟子恭敬立于一旁,不知作何感想,谁都没想到,那单薄的残疾少年,竟能一鸣惊人,一锤定音!

只剩咬牙切齿的滕建,跪在冰冷的地上,等待着华木国的惩罚。

刚入村庄之时,拿着那一袋子的钻石币,想着这些可以换成无数的金币,去满足未来父母的生活,阴辰的心中微微松了松。

华木村的村长,滕充带着一群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恭敬的站在村口出,他们早先一步得知消息,知道村里出了个稀罕的器师,急忙赶出来迎接。

“啊,回来了!”突然,一名村民伸手一指,只见阴青山带着儿子,和一名少女走了过来。

滕充抹了把花白的胡子,急忙率众上前:“恭喜恭喜,青山啊,你可是养了个好儿子啊,哈哈,看,辰儿给咱村里争光了啊!”

阴辰鼻子冷哼一声,这些人平日里可是欺男霸女的,单是阴辰,便是没少吃他们儿子的苦头。

如今换脸,怎可能还以好脸色。

不过,阴青山生性老实,倒是憨厚笑道:“拖儿子的福气,还让村长这么大费周章的,怪不好意思的。”

滕充爽朗一笑,道:“哎,都是一家人,看你说的什么话,走,村里给你们接风了,来来,辰儿,让滕爷爷今天好好请你们一顿。”

“不必了。”阴辰冷语一声,随即转身拉起欧阳尹的手,道:“我还有事情要做,恕不能奉陪。”

言罢,便是拉起不明就里的欧阳尹,起身就走,背后那青袍微微舞动着。

留下村长一行人尴尬,他们在村里,何时被人如此拒绝过,向来只有别人请他的分,哪有他请别人的时候。

这天大的面子……还被人拒绝了!

不过,滕充能当上村长,倒也不是一般人,只不过心中暗道此后生如此秉性,日后若是不能为友,必定为敌。一边暗骂自己那胡来的孙子,倒是将这稀有资源给断绝了。

阴辰再次来到这破败的寺庙之中,将背后那火木剑取下,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感受着那青色的能量,透过天魔左手轻轻流动着。

一股清凉的气息缓缓的从火木剑上传来,让他有些浮躁的心情,缓慢的静止下来,直到双眸再次宁静之后,他才将这火木剑放在草垛上。

“辰哥哥,你说,那些坏人以后还会不会来?”望着陷入沉思的阴辰,欧阳尹将火木剑拿起,道。

阴辰侧过头,笑道:“傻瓜,有哥哥在,他们就算来了,我也会保护你的。”

他本想毁掉这把火木剑的,作为前大陆顶尖器师,怎能容许这只有五分的火木剑存在于世,只不过如今看来,倒是可以当做欧阳尹的武器。

毕竟现在的阴辰,没有晶石可以锻造。

而一件优秀的装备,可以说是将实力提升一段也不为过,更有甚者,全部紫级装备的战士,即使只有初阶,也能跟那神阶,甚至帝阶战斗。

这就是装备的可怕力道,也是器师受欢迎的原因,当然,要想锻造出紫级的装备,整个大陆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得到,除了万年前的他……阴辰。

霜之哀伤,唯一一件踏入紫级的装备,却被用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阴辰微微叹了口气,便是再次找到那隐蔽的角落,交代了欧阳尹几句之后,继续修炼。

他知道,在这个黑白颠倒的世界,只有自己变强,才具有说话的资格。

实力,永远是最大的优势。

次日,那滕建便在白云的带领下前来,自然,村长滕充再次大费周章,不过白云根本不在话下,反而嫌他碍手碍脚,将滕建五花大绑的带去见阴辰。

阴辰刚要去寺庙修炼,昨日让他感觉自己的实力再次充实了不少,天魔左手也多了些力气,尽管依然微不足道,但还是值得阴辰欣喜一翻。

出门看到白云等人之时,本想转身的阴辰,却被白云留住,道:“阴辰兄弟,前日之事,是我这位徒弟无理取闹,今天交给你发落,你看着办吧,不用给我面子。”

阴辰抬眼一看,那滕建正谄媚的对自己笑着,不禁心中惋叹,这就是你们仙法的世界吗?尽是培养这些没有脊椎的小人罢了。

“上次……你不是想让我下跪叫爷爷吗?”阴辰嘴角微微扬起,道。

那滕建脸色一变,竟未等阴辰说话,便跪下,道:“爷爷饶命!爷爷饶命!”

一个彪形大汉,却对着一个单薄的少年喊爷爷,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着实可笑。

阴辰冷哼一声,道:“也罢,跟你这种人,我实在没什么兴趣交涉。”

说完,便是不理众人,转身离开,拐进一条巷子之后,很快的消失不见了,只留下白云一干人等,傻愣愣的看着。

就像一幕搞笑剧一般,却让人笑不出来。

这是赤裸裸的无视,赤裸裸的藐视。

即使如此,白云等人,又能作何?

在阴青山尴尬的笑声中,草草收场,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气,阴青山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不过,他依然相信,自己的儿子,做的是对的。

就算面对那些整日拜访的远方表亲,阴青山也只是保留着基本的礼貌,他不会傻到真正将这些人当成亲人。只不过阴辰连基本的礼貌也不会保留。

只要惹了他的人,对不起,别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他是残疾,但绝不是个任人欺凌的废物!

不觉几日,时间倒也是过的飞快。

一抹心惊,突然掠过阴辰的心中,猛地,他睁开双眼,寺庙内走进十多个年轻人。

为首那人,赫然便是村长孙子,滕力。

“小子,这几天你倒是过的挺风光的,哥几个过来照顾照顾你!”

滕力恶狠狠的说道,自从阴辰声名大噪之后,他没少被父亲责备,这次,带了村里有修炼的一些亲戚过来寻仇了。

阴辰冷冷的扫视这这群人的脸,走到欧阳尹的身边,望着依然安睡的小妮子,他的心中感到一阵满足。

从欧阳尹身边拿起火木剑,阴辰的声音不带有一丝的热气:“来。”

阴辰一步一步的往外走,虽看似单薄,那群年轻人却不敢挡住他的路,自觉的分开,跟随在阴辰的后面走出寺庙。

这让滕力的心中大为不爽,却也不敢跟这些修仙者发难,随即转向阴辰,怒斥道:“小子,怕了?”

“怕?”

阴辰冷笑一声,将手中的木火剑举起,而后一一的扫过众人,最后停在滕力的面前:“吵醒我妹妹,今天在场的各位,都得死在这里。”

滕力回头一望,随即怒吼道:“我他妈就嚷——”

话音未落,那道看似虚弱的身影,已然窜出……

魔逆九天第7章试读

很快,即使对方有着不少初阶一段的修仙者,在赤级木火剑之下,那些刚造的兵器完全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尽皆发出清脆的声响,而后掉落在地。

莫得,这些年轻人全部瞪大双眼,面面相窥,而站在中间的阴辰,依然拿着自己的木火剑。

“我不想伤人。”阴辰的声音,让这些年轻人的身上,不由得泛起了一股寒气。

滕力咬牙切齿,不敢出声,刚才阴辰冲过来的时候,他……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如果你们敢伤害我亲人的一根汗毛。”阴辰顿了顿,转头看着滕力:“我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滚!”

不紧不慢的从口中吐出这个字,滕力一行人面色诡异的仓皇离去。

阴辰望着那些流氓远去的方向,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还是不能拿这些人如何,毕竟自己父母还会在华木村过下去,将矛盾激化,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天魔左手上突然跳出一团幽冥鬼火,阴辰望着那团火焰,默默道:“不过,万年前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要夺回来!”

寺庙远处的一个黑衣人,陡然发出一声惊疑:“竟然是他……不对……不可能是他……”

而后,身影便是再次隐匿在黑暗之中。

次日,当阴辰从修炼中醒来之时,微微动了一下身子,便是传来筋骨咯吱声响,令他大笑一声,数个月的修炼,已然踏入了初阶二段的境界。

虽然经济状况好了不少,阴青山夫妻依然兢兢业业,奖金的大部分被捐赠给了村里和城里一些穷苦的百姓。

村子里,突然来了两拨人马。

一拨是村民们熟悉的斗武学院的学生,为了招募新人而来,另外一拨,显然属于大陆上的某个势力,不知为何前来。

更让村民们诧异的是,两个势力在村子口对立了起来,最后在某个大人物出面调和之下,这才化干戈为玉帛。

不过,村子被封住了,这倒让村民们心中有些担心,封村这种事情,似乎只有在发生了某件大事时才会发生。

依然沉浸在修炼中的阴辰,丝毫不知道村外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他苏醒过来时,看到一头闪耀着银色光晕的一头大狼,正安静的趴在欧阳尹的身边。

而欧阳尹,趴在了大狼的背上,小嘴巴不停的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话。

阴辰急忙拿起木火剑,惊道:“幽梦雪狼?!”

“嘶吼!”

突然,那头大狼仰头长啸一声,随即起身,背上的欧阳尹哎呦一声,摔落在地。

大狼低吟一声,随后便朝着苍茫古林中奔去。

“这里怎么会有幽梦雪狼?”阴辰诧异的望着那被踩踏出的脚印,惊愕道。

欧阳尹爬了起来,道:“辰哥哥,那头大狼受伤了,你把它吓走了。”

“受伤?吓走?”阴辰更是摸不着头脑,成年期的幽梦雪狼相当于神阶的实力了,这头估计是被人封印了力量。

正说着话之时,阴青山的身影从那山坡下爬了上来,气喘吁吁道:“快……走,辰儿,有人来抓你!”

“抓我?”阴辰脸色一寒,是白云?还是滕充?还是……那日被骷髅杀死的……

“兽神堂的人已经开始搜山了,说是发现魔族的踪迹。我已经交代了斗武学院的带队教师,你跟着他们走!”阴青山不安的望着山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兽神堂的人都骑着一头大兽,正在村子里挨家挨户的搜查。

看这个架势,要不了多久,后山寺庙便会被搜到。

“父亲,我……”阴辰望着阴青山的双眼,这个中年人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东西。

“辰儿,你往右边小路跑,那边有人会接应你,这些钻石币你带着。”阴青山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袋:“我和你娘会活的很好,你先去斗武学院暂避风头。”

阴辰一推,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青山再次转头望着山下,更加焦急的说道:“哎呀,不知为何那些人要来搜寻魔宗的残余分子,那滕家人硬是咬牙就是你,你还不赶紧走?!”

一抹阴寒浮上了阴辰的表面:“魔宗?纵使是魔宗又如何!”

“辰儿……”阴青山开始推着两人:“你和小尹一起去斗武学院,等到他们离开要回来也不迟,我不想看着你死在那些人手上啊!”

阴辰的心中,万般不是滋味,这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却是因为自己的一个身份,便要被迫离开吗?

莫得,阴辰转头:“他们不会放过你和娘的!”

“辰儿,兽神堂仙风道骨,不会对无辜的人作何处置,大不了一顿臭骂,这里不用你担心。”阴青山那粗狂的大手狠狠地推了两人一把:“走!赶紧走!”

欧阳尹都快哭出声来,她仓皇失措的望着村子里的大事,还有阴叔叔的焦急,都让她感到无力。

要是那头大狼跟我在一起,该有多好,它能听懂我的话呢。

“不行了,他们上山了!”那兽神堂的人,已经开始爬山了。

阴辰不甘的吼叫一声,道:“父亲,你和娘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待他们离开,我会回来看望你们!”

言罢,心下一狠,便是拉起欧阳尹的手,开始朝着山下狂奔。

望着那离开的两个年轻人,阴青山心中,同样万分难受,望着自己的孩子犹如无家可归的小鸟一般,他怎能好过。

他叹了口气,直到那背影消失之后,才转过身。

“拍!”

一个巨大的拳头,猛地砸向了阴青山。

滕力怒吼一声:“竟敢放走魔宗分子,先生,这小子就是那魔宗分子的爹!”

站在阴青山面前的,便是当日那紫面人,骑着一头双角犀牛的兽神堂成员。

“你们几个继续追,这个人,给我带走!”那人摆摆手,嘴角的两颗獠牙,闪烁着残忍的寒光。

到了山下之后,欧阳尹已经有些跑不动了,所幸已经看到接应的人了,只是让阴辰感到不爽的是,前来接应的竟是在镇上凌辱自己的高材生罗面。

罗面也很吃惊的看到阴辰,不过这来自华木村的第一器师,倒让他有些忌讳,特别是学院里亲自交代要好好的对待此人,他也不敢造次。

不过,看着那残废的左手,罗面脸上依然是傲慢的表情。

阴辰更是面无表情,心中五味杂陈,知道这事不能怪父母,不过他的心情显然不太好,刚被人赶走,又碰到不想见的人。

不过欧阳尹一直牵着的手,却是能驱散阴辰内心的一些阴霾。

惊讶于欧阳尹犹如天仙美貌的众人,纷纷凑了过来,这些人都是将要入学斗武学院的年轻人。

看着谈不上帅气的阴辰,竟然牵着欧阳尹的小手,那些年轻人的眼睛瞬间变红了。

所幸,听到欧阳尹喊着哥哥,那些人随即会心一笑,纷纷过来同阴辰套近乎了。

罗面的眼珠,同样上下打量着穿着一袭白裙的欧阳尹,虽然穿着朴素,但更加烘托了那出尘的气质,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微微发育的小胸脯随着呼吸不断起伏。

那如星辰一般的黑眸,如柳叶一般的弯眉,无不是在诉说着淡淡的夏夜。柔顺的黑发之下,便是那修长的脖颈。

“咳咳,大家站好,站好,赶紧上马车,现在人已经齐了,我们该离开了。”罗面指挥着这些年轻人,道。

阴辰冷冰冰的扫视着这些讨好的众人,没有说话,众人也自觉无趣,纷纷回到自己的兽车上,这是一种由六角巨马拉动的大型运输车。

总共五辆大车,浩浩荡荡的顺着一条刚开辟出来的路,望着南方行驶而去。

“辰哥哥……我们要去哪里?”欧阳尹望着窗外掠过的树影,脸色有些不好。

阴辰强颜欢笑,道:“我们去斗武学院修炼,那里你会找到很多很多的伙伴。”

“真的吗?”欧阳尹开心的笑起来,笑声却让不少人心中如沐春风,惊讶天下竟有此人。

望着那快速掠过的倒影,阴辰有着一丝的不甘,不过,他一定会回来的。

紫面人正在山顶上,刚好看见那车缓缓离开,额头上青筋暴起。

旁边一人,同样骑着一头野兽,连道:“大哥,为什么不追?”

“追?”紫面人冷哼一声:“我们没凭没据怎么追,就凭死了一个废物?没那么容易抓到。”

他就算不忌讳,兽神堂华木城分会也要忌讳斗武学院的院长,在华木城的影响力。

“嗷呜——”一声痛苦的狼嚎,划破天际,将两人吓了一跳。

座下的两头野兽不安的咆哮着,眼神中同时充满惊恐的望着苍茫古林的方位。

“这头畜生正在突破封印,不好,赶紧叫人!”那紫面人突然大喝一声,旁边那人随即取出一个魔法弹,朝着天空猛然射去。

“咻”的一声,响彻整个华木村的上空。

顿时,华木村的各个地方响起了连绵不断的兽吼声,一个有着小山包大小的飞鹰发出一声长叫,盘旋而来。

“苍茫古林,杀!”那鹰上的一名老者,脚踏飞鹰,发出命令。

此时,阴辰等人,却是在六脚巨马的奔驰之下,很快就到了斗武学院不远处。

不过,马车并没有停下,而是停留在了斗武学院外。

那些高年级的学生,开始驱散着马车里的人,一位面容英俊的高大学生,站在了山坡处,道:“大家好,我是这次负责定级赛的学生秦洛。”

“他就是秦洛?”一名身材苗条的少女对旁边的女孩说道。

“哇,斗武学院第一美男子耶!”那少女同样抱着双拳,崇拜的望着一袭长衫的秦洛。

“是哦,器师和美男子,哪个好呢……还是帅哥好!”一个姿容更美的女子,瞟了眼闭目养神的阴辰的左手,旋即马上做出了决定。

秦洛扫视了下众人,在欧阳尹的身子上多留意了几秒,旋即说道:“斗武学院的学生,都必须参加一场定级赛,赛场为苍茫古林外缘。即是一场淘汰赛。”

他正了正身子,接着说道:“如果你的实力和智慧不够,那么即使你是一名器师,那也会被淘汰出局。所以,我希望众人,放下你们以前的身份,好好的在这场淘汰赛中……战下去!”

阴辰猛然一睁眼,秦洛同样注视着他,两个男子的眼神,开始对碰。

沧桑……残忍……阴寒……

秦洛猛然将自己的眼神转移,心里咯噔一声,一阵冰凉。

“现在,定级赛……已经开始了!”他回复了下心神,举手高喊道,双眼已比自然的望向别处。

小说《魔逆九天》 第6章 打的就是你的脸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