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3-24 15:57:26

作者:桃子123

来源:追书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介绍

在《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里面是一波三折,桃子123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北宫淮也面露难色,他纠结了一下,叹了口气:“那就在这睡一晚吧,反正赶夜路也危险。”我噗的笑出了声,他这别扭样倒是挺可爱的。正当我们搬着东西回山洞的时候,山洞内却空无一人,地面上还有几滴血。“双双!”她该不会是遇到危险了吧,这荒山野岭的,再看到那几滴血,着实令人着急。“冷静。”北宫淮拦住我,淡定的说道,“还好不是一滩血,我先看看。”我点点头,看着他走到那几滴血前蹲下,用手沾了沾,眉头却皱了起来。

书友点评: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章节试看: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探险者

听他这么一说,那卡在挡风玻璃上的镜子里,竟然真的能显现出一条没有雾气的山路。

我明白的点点头,继续小心翼翼的看着前方。

车又行驶了起来,但速度也不敢太快,好在这样开了半个小时后,车前的浓雾才开始渐渐消散,也终于回归了正轨。

“看你这么年轻,没想到懂这么多。”我收回镜子放入乾坤袋,羡慕道。

“都是从小耳濡目染来的,我们北宫家世代都是法师,专门与鬼相克。”

果真是家庭环境不同造就的人才也不同,我更加羡慕了。

由于刚才的大雾和飘着的小雨,我们花费了不少的时间,这还没有到第二座山的半山腰,就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我们只得停下来先吃午饭,毕竟司机不能饿着,我肚子里的定时炸弹也不能饿着。

吃完了午饭,天空飘起的小雨一点都没有要停的架势。

终于到了半山腰,刚把车停在边上,却看见不远处的半山腰上站了个人,不对,也不知道是不是人。

隐约可以看见这个人穿着厚实的运动服,背上背了个大包,好像是正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

我与北宫淮对视一眼,他让我先上车。

收伞上车,我看着北宫淮直接朝那人走去,由于距离问题,也听不见声音。

但那个人居然动了,还和北宫淮交谈上了,之后,北宫淮朝我示意了下,我赶忙下车走过去。

“你好。”我一走过去,这人就和我打招呼。

她是个长的有点瘦小的女人,脸色看起来还不错,但眉间有颗黑痣特别明显。

“你好啊。”我礼貌的笑笑看向北宫淮,“她是?”

“我叫双双,是个探险者。”她站出来自我介绍道,“我们本来是一组探险者一起进的山,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你和他们走散了?”北宫淮问道。

她有些悲伤的抽泣了一声,低声说道:“都遇难了。”

“遇难了?”我瞪大眼有点不相信,但仔细一想我们这一路来遇到的诡异事,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她嗯了一声,擦了擦脸:“我好不容易找到这条路,本以为可以顺着这条路走出去,没想到遇到了你们,所以这条路真的可以走出去吗?”

北宫淮看了我一眼,对她说道:“可以是可以,但凭你一个人有点难度。”

他说的对,北宫淮算是个厉害的捉鬼师,这一路来都坎坎坷坷,别说眼前这个看似文弱的弱女子。

但人不可貌相,我也就只有沉默,看着不说话。

“那怎么办?我,我现在只想出去。”她带着哭腔说道,看着着实令人心疼。

北宫淮叹了口气,问道:“你们进山几天了?都走了些什么地方?”

“大概半个月,我发下这条路才几天,我从那边走过来的。”她指的方向刚好是我们要去的路。

“这样吧,反正我也有车,你干脆跟我们一起,到时候我们再送你出去。”北宫淮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真的吗?”她很高兴,显然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结果,所以一口应了下来,“那就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了,你们到这五皇山也是来探险?”

北宫淮勾起嘴角,神秘的一笑:“不是,我们来捉鬼。”

我汗了汗,他这说的也太直白了,也不怕吓坏人家。

但双双的表情只是微微一愣,低头恩了一声,也没有表现的过多惊恐。

因此,我想她应该是经历过这些,所以对北宫淮说的话也没有产生质疑和不信任。

这是第二座山的半山腰,北宫淮让我先带着双双回车上,他留下来找东西。

我带着双双上了车,然后找了点吃的给她。

“我真是太幸运了,我以为我不会活着出去,还好遇到了你们,我要是真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们。”双双边吃边兴奋的说道,“这鱼从外面带进来的吗?太好吃了,我好久没吃过这样的食物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好吃就多吃点。”

她点点头,继续狼吞虎咽的吃着。

我看着车前面不远处的北宫淮,看他样子本来也是打算用小纸人,但由于天在下雨,小纸人刚一放出来就湿透了,所以他应该是打算自己找。

他从包里翻出了结实的麻绳,牢牢的套在那颗大石头上,我很想下去帮忙,但我也知道刚才北宫淮话里的意思。

再怎么说双双也都是才认识的人,可不能让一个陌生人留在车上,万一到时候把车开跑了怎么办?

他将自己套在绳子上,然后往下攀岩,看的人心惊动魄。

“我刚才要是有力气,我都可以帮他那样做。”这时,双双忽然说道,“虽然我是女人,但我攀岩很厉害,你的朋友一看就是不太会这方面的人。”

我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这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你叫什么名字啊?”她笑着问道。

我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也把北宫淮的名字告诉她,她听了后点点头,然后靠在后面休息了一会儿。

趁着她休息的空隙,我一动不动的往北宫淮方向看,生怕他出点什么意外,但好在半个小时后,他艰难的从峭壁下爬了上来。

他解开麻绳收好,然后走了过来。

看他脸色就知道,皇炉,肯定也不在这里。

“走吧。”他上车休息了一下,准备启动车子继续往里行驶。

我看了他一眼问道:“什么都没有吗?”

他点头,似乎有点忌惮后座上睡着的人,所以没有多说。

见此,我也只好沉默。

前两座山都没有皇炉,我想这皇炉要么是在第三座的半山腰要么就是在最后一座。

我也是按照藏东西的规律来推测,但也有可能推测错误,只能继续边走边找了。

这雨下了一天,等我们下了第二座山后,雨才停,而且此时天已经全黑了。

“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小山洞,我们去那里做晚饭吧。”双双在后面建议道。

北宫淮犹豫了一下,点头。

小山洞的位置车开不过去,好在不远,走个几分钟就到。

这山洞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底,好在干燥,不像外面到处都是稀稀的泥土。

“我来帮你们生火做饭吧。”双双毛遂自荐。

北宫淮点头:“那你先在这里准备,我们去外面看有没有干柴。”

说完,他带着我走了出去。

这雨下了一天,外面肯定没有干柴,而且他带了生火的炉子,又不像以前的原始人一样还要钻木生火什么的。

离那小山洞够远了,我不解看向他。

“这个女人有问题,等吃了饭我们找个机会甩了她。”北宫淮严肃的说道。

我一愣,很是不解:“她是鬼吗?还是?”

“不太确定,但直觉告诉我她有问题,这山里什么情况都会发生,为了安全出去我们还是远离点好。”说完,北宫淮走到车的后备箱搬了点吃的下来。

我赶紧过去帮忙,心里却始终有疑惑。

面对陌生人多少有点警惕很正常,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存活下来也不容易,但北宫淮说的没错,进了山总是要有一定的防备。

在山洞里吃完了晚饭后,双双问道:“接下来你们怎么安排?是去车上睡觉吗?还是在这里?”

“我们的帐篷都在车上,要不你先在这等等?我们去搬过来。”北宫淮说道。

双双点头应下:“好,我在这里帮你们收拾一下。”

说完,我跟北宫淮走了出去。

他的心思我大概能猜到,他之所以准备吃了晚饭走,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那女人,所以就先让她吃饱一顿再说。

我看在眼里,也没多说。

走到车边,我正准备上车,却看见车后座上有个大背包,那不正是双双的吗?

“北宫淮,你看。”我指着那背包,“她的背包还在这,我们就这样走了会不会太……那个了?”

北宫淮也面露难色,他纠结了一下,叹了口气:“那就在这睡一晚吧,反正赶夜路也危险。”

我噗的笑出了声,他这别扭样倒是挺可爱的。

正当我们搬着东西回山洞的时候,山洞内却空无一人,地面上还有几滴血。

“双双!”她该不会是遇到危险了吧,这荒山野岭的,再看到那几滴血,着实令人着急。

“冷静。”北宫淮拦住我,淡定的说道,“还好不是一滩血,我先看看。”

我点点头,看着他走到那几滴血前蹲下,用手沾了沾,眉头却皱了起来。

“淼淼你在洞里把帐篷支起来,我出去找找。”他起身说道。

“那你小心一点。”

目送他出去,我赶忙将帐篷拿出来搭上。

“他倒是很放心将你一个人留在这。”这时,洞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身子一僵,回头看去,说话的男人正是尹信。

我吓的连忙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他:“你,你怎么在这?”

他笑着走了进来,完全不理会我的害怕,反而还将这山洞打量了一番:“今晚别住在这里。”

“为什么?”我蹙眉问道。

他没回答我,只是手指轻轻一动,这山洞里的气温顿时降了下来,就像是在冰窖一样,他示意我往山洞顶上看。

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山顶的尸体

山洞顶突然变透明起来,隐约中我看见顶上挤了几个面目僵硬双眼怒瞪的……尸体。

我啊了一声,下意识的往后退,却刚好撞到了他结实的胸膛。

他扶住我肩,嘴角带着笑:“怎么样?喜欢吗?”

谁会喜欢这么阴森的玩意儿!我推开他,赶紧将支好的帐篷全部收了回去,准备离开这鬼地方。

被他这么一吓,我顿时感觉头顶有无数眼睛在瞪着我,毛骨悚然。

刚收拾好帐篷,北宫淮回来了。

“北宫淮,这地方不能住!”听见他的脚步声,我连忙起身说道。

而尹信的鬼影又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怎么了?”北宫淮一脸不解,而他身后的双双也满脸疑惑的走上前。

我指了指山洞的顶上,没有说话。

北宫淮快速的走了进去,双双走到我面前,很是歉意:“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是看到有受伤的动物跑到山洞里来,就追上去看了下。”

我嗯了一声,也跟着北宫淮走了进去。

北宫淮仔细的看了眼山洞顶上,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眼镜镜片,放眼镜上一看,脸色大变。

“先离开这。”北宫淮快速收拾帐篷往外走。

我们又原路返回到了停车的地方,此时的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看来今晚我们只有在车里面休息了。”北宫淮叹息了一声,说道,“先委屈下吧,等天亮了再看。”

“我没问题,在哪里睡都一样。”双双说道。

我没说话,脑海里想的却是尹信消失前说的话。

他到底是在帮我们还是另有目的?如果是有另有目的,那又是什么目的?

这样的话我对皇炉的期望是越来越高了。

一晚上在车里肯定会休息不好,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醒了,北宫淮好在熟睡着。

我打了个哈欠准备起来,却发现睡在我旁边的双双不见了,我立马坐了起来往窗外周围看,仍旧是没发现她的身影。

难不成是去上厕所了?

为了不吵醒北宫淮,我打开车门轻轻的走了下去,气温低周围也阴森很,隐约能看见隐秘的山体。

这里荒郊野外的,我也不敢乱叫,只能靠在车门上左右看。

这时,在车后面不远处的地方,隐约看见个人影,是躺在地上的,我眯着眼仔细看了一下,居然是双双。

我赶紧跑了过去,发现双双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双双?”我小声的推了她一下,没有任何回应。

我又叫了几声,仍旧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而此时,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我看见双双的手臂露了出来,这么冷的天。

我赶紧帮她把手腕上的衣服弄了下去,却发现她的手臂上有许多黑颜色的乌斑点,而且身体也冰冷的很。

她该不会是……我不敢乱想,转身准备去找车里的北宫淮。

但我刚一转身,身后突然传来双双的声音:“淼淼?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愣,回头一看,只见双双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疑惑的看着我。

“我刚才醒来看你不在,出来找你的时候就发现你倒在这里,我正准备去照北宫淮帮忙。”我赶忙将她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谢谢关心,我可能是有点犯低血糖了。”她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我摇头笑笑,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往车方向走。

天已大亮,北宫淮也醒了,他见我们两人都参扶着过来,立马下车:“怎么都下车了?”

我将刚才的情况大概说给他听,他听了后眉头深蹙:“上车吃点东西,准备出发。”

上第三座山的时候,路上又开始起雾,好在上午些的时候太阳出来把雾气化散了。

五皇山的第三座山峰很高,途中花费了不少时间,等达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了。

北宫淮将车停在旁边的空地上,率先下了车,我看着双双下去我也背着包跟了下去。

“北宫大哥,你们进山来是在找什么东西?”双双试探性的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等着北宫淮回答。

“我们是为了捉鬼而来。”北宫淮淡淡的说道。

双双哦了一声也没再多问。

第三座山的半山腰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边上是一片空地,直接延伸出去,像是悬崖一般。

北宫淮走了过去,左右环顾一圈,最后将目光放在地面上。

我不仅要用余光瞅着双双的一举一动,还得注意北宫淮的行踪,我站在一边听他叫了我一声,我赶紧走过去。

“把乾坤袋拿出来。”他道。

我翻出乾坤袋递给他,他伸手进去摸了根绳子出来,然后低声说道:“皇炉很有可能在下面,我们下去一趟。”

我的心立马紧张了起来,点头收好乾坤袋,又看了眼双双用眼神示意她该怎么办。

“双双。”北宫淮将绳子握在手中叫了她一声,双双走过来,“昨天听淼淼说你很会攀岩?”

双双点头:“对,而且昨天到现在有你们的帮忙我也吃了不少东西,恢复了点体力,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北宫淮笑笑,指了指手中的麻绳:“我们需要到这悬崖下面的山洞里面去,方便一起吗?”

双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点头:“好啊,那我先下去打头阵吧。”

我知道北宫淮要的就是这效果,我也没多说,任凭他安排。

北宫淮帮她安全的系上了麻绳,轻轻的将她放了下去,看的出来,双双确实是个攀岩高手,三下五除二的就到了悬崖下的山洞。

这山洞是开口在我们所站的地面下几米,真不知道北宫淮是怎么发现的。

手中的绳子扯了一下,说明双双已经安全的进入了山洞,但北宫淮却突然将绳子解开然后丢了下去。

“你干嘛!”我惊讶的盯着他,他这不是害了双双吗?

北宫淮脸色冰冷的望着悬崖边上,开口说道:“我们的一番好心差点害死自己。”

我一愣,蹙眉不解:“什么意思?”

“她是附身在人身上的鬼,估计是有什么宝物在身上把鬼气压住了。”北宫淮耐心解释道,“附在人身上不好对付,我就不信她不出来。”

北宫淮的解释倒是令我吃惊,但似乎又在我意料之中。

因为从昨天认识双双到现在,北宫淮都一直保持着一个怀疑的态度,而双双也确实有太多值得怀疑的地方。

普通的探险者虽具有探险精神,但是对鬼神方面是没有太深的了解,而且她一个弱女子毫发无损的出现在第二座山的半山腰上,这也太巧合了。

而北宫淮的这句话也证实了我心里的想法,今天早上在双双手臂上看见的乌黑斑,还有她自己说低血糖的事,一般有什么低血压低血糖的人怎么会做这么危险的探险事,更别说这座被相关机构封住的五皇山。

我深呼口气,做好跟北宫淮一起战斗的准备,那个双双见我们丢下绳子肯定知道被看破。

结果无非两个,冲上来面对我们,或者是偷偷跑掉。

但是过了好一会儿,下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跟北宫淮面面相觑一番。

“下面真的有山洞吗?”我轻声问道。

北宫淮点头:“我们要进去,皇炉说不定就在里面。”

我恩了一声,心里却越发担心起来。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北宫淮转身往车的方向走:“准备下去。”

在车里准备了不少必备的东西后,我们走到悬崖边上,他又乾坤袋里拿出一捆麻绳,固定在一旁后说道:“淼淼,我先下去,如果安全我给你发信号。”

我点点头:“那你小心点。”

看着北宫淮小心翼翼的攀爬下去,我紧张的注意着麻绳,生怕发生什么意外,这悬崖边上下去可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过了半晌,麻绳松了,说明北宫淮安全到了山洞里。

见此,我深呼口气,也准备攀着麻绳下去。

虽然我不恐高,但还是第一次双脚悬空的处在这么高的地方,紧张是难免的。

在北宫淮的帮助下,终于安全的抵达了山洞。

松开绳,余光瞥见旁边躺着的双双:“她……她晕了?还是?”

“早就死了,这是尸斑。”北宫淮指着她手臂上的乌黑斑说道,“那鬼逃了,这样也好,免得浪费不该浪费的力气。”

我点点头,心里默哀了两下,然后开始打量起这个山洞来。

山洞很深,但完全不知道是死路还是通道,周围光秃秃一片,连一片绿叶都没有,岩石也干燥的很。

“这洞很诡异,进去后一定要听我话。”北宫淮蹙着眉头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皇炉可能就在里面。”

听到皇炉的名字,我又紧张了起来:“好。”

准备出发,我手里抓着几根从乾坤袋里面拿出来的定魂针,以备不时之需。

山洞里面没有光,只能勉强用手电筒前行,周围的静谧也添加了恐怖的气氛。

突然这时,前面不远处隐约传来几声异响,北宫淮拦住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

“把罗盘拿出来。”

小说《冥冥有鬼:阴婚不可离》 第18章 探险者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